正在阅读:

世界首富,中国制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世界首富,中国制造

谁更会赚中国人的钱?

图片来源:Unsplash- Towfiqu barbhuiya

文|巨潮 老鱼儿

编辑|杨旭然

《福布斯》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由于特斯拉股价连续下跌,马斯克的身价被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超过,由此也失去了全球首富的头衔。

这也意味着,世界上又出现一位新的首富。

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世界首富的“王座”被比尔·盖茨、巴菲特、贝索斯等人把持,变化不大。直到2021年9月,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超过了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成为了二十多年来的第一个首富新面孔。

2022年,贝尔纳·阿尔诺登顶,世界首富的名单上再次迎来新人。

这和中国首富格局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在过去两年,当大家习惯了房地产和互联网大佬轮番坐庄首富之际,卖水的钟睒睒突然斜刺杀出,改写了“首富格局”。

以往做软件、金融、互联网的比尔·盖茨、巴菲特、贝索斯构成了“旧首富”体系,如今做实体、做产品的马斯克、贝尔纳·阿尔诺则行成了“首富新格局”。

粗看没什么规律,仔细品却能发现其中的玄机所在:一方面,相比金融互联网,实体经济再一次发挥了价值塑造机的作用;另一方面,与旧首富不同的是:新首富的身家中,从中国获得的财富比例悄然增大。

01、 “含中量”的历史变迁

10月11日,贝尔纳·阿尔诺旗下的LVMH集团公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22财年前三季度关键财务数据:销售额同比增长28%至564.85亿欧元。

就地区而言,亚洲(除日本)地区销售额占比32%,仍然是该集团最大的业务板块。

实际上早在10年前,亚洲(除日本)地区就已经是LVMH集团的最大业务区域。

虽然“亚洲(除日本)地区”并没有提到“中国”字眼,但相信世界上所有奢侈品商们都清楚,这个地区就是:中国地区。

2022年11月7日,中国商业联合会奢侈品专业委员会及要客研究院在进博会上联合发布的《中国高质量消费报告》显示:中国人奢侈品市场总消费额达到1465亿美元,也就是近万亿人民币;中国人奢侈品市场在全球奢侈品市场中的占比高达46%,接近一半;中国国内市场在全球奢侈品市场的占比已上升到30%,中国国内市场第一次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这从LVMH集团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可以管窥一二。

截至2021年6月底,中国共有2123家LVMH旗下品牌的门店,在LVMH集团门店总数中的占比约为39%;远高于欧洲市场的1727家和美国市场的998家。

所以,即便是在饱受疫情困扰年份,也没有抑制得了中国人奢侈品的消费热情。

贝尔纳·阿尔诺曾表示:“我们在2021年发现,尽管中国客户无法出国旅游,但他们从LVMH购买的商品比2019年更多。”

鉴于中国市场对自己财富的巨大支撑作用,阿尔诺丝毫不敢放松对中国市场的服务。他表示,“国际旅行短期内不会恢复”,当务之急是“如何保持与中国客户的密切联系?我们如何确保为他们提供最好、最有创意的产品?”

比起阿尔诺,几天前的世界首富马斯克的财富中的“含中量”清晰而直观。

2022年10月24日,特斯拉发布三季度报,2022年第三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56%至214.54亿美元,其中在中国市场的营收同比增长64.8%至51.31亿美元,前三季度中国市场营收135.68亿美元。中国市场仍为特斯拉第二大市场,占公司总营收比例为23.9%,仅次于美国市场。

根据乘联会数据,特斯拉中国第三季度中国市场销量为12.6万辆,在全球占比为36.73%。

而相比起“新首富”们极高的“含中量”,“旧首富”们与中国经济的联系并没有那么紧密。

比尔·盖茨旗下的微软从来没公布过中国区的营收占比。

但在网络资料中,有非官方渠道称2016财年,微软中国区的营收仅占微软整体营收的1.2%(最低的时候甚至仅占0.78%)。

很多人猜测,中国区营收最多只是占微软总营收的2%—3%。

而另外一个“旧首富”贝索斯旗下的亚马逊的站点数量在2021年达到了20个,虽然其中17个站点对于中国用户开放注册,但是亚马逊中国站点却在2019年停止运营。全球第一大电商平台竟然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里毫无存在感,看起来着实有些荒谬。

是“旧首富”对中国业务并不感冒吗?恐怕也不尽然。

02、新旧首富“含中量”对比

在20世纪90年代,微软公司就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如今已经有30年。

直到今年,微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仍然告诉媒体,他非常看好公司业务在亚洲发展,尤其是在中国和印度。他在采访中特别点名了中国市场:“我们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支持在中国等国家经营的跨国公司。”

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侯阳表示,中国市场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公司明年将通过增加约1000个新工作岗位,将当地劳动力增加到10000多人。

微软虽然持续加码中国,不过由于其高昂的版权费用导致了盗版横生,甚至打击盗版产生的收入,都成为了微软中国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微软主力推出的云计算,也未能在中国占领足够的份额。2022年4月15日消息,行业权威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2021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份额数据,微软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亚马逊,份额为21.07%,是第三名阿里云的两倍多。

但是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2021年中国云计算市场报告显示,中国的云基础设施市场规模已达274亿美元,由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占据80%的中国云计算市场,稳居主导地位。

贝索斯的亚马逊在中国市场也完美演绎了“如何打烂一手好牌”。

2004年,亚马逊作为全球最早的电商公司之一,已经拿下了加拿大、德国、日本市场。于是,它意气风发地买下卓越,进军已拥有8700万互联网人口的中国。

那时候,马云的淘宝刚刚成立一年,还处于“线上洽谈,线下交钱的上古网购时代”。刘强东刚刚开起了“京东多媒体网站”,主业还是在中关村卖光磁。亚马逊唯一的对手是同样以图书业务起家的当当网。

如今将近20年过去了,阿里巴巴和京东已经占据了中国70%以上的电商份额,就连当当都还依靠卖书坚强地活着。

2019年7月18日,亚马逊关闭了中国网站的商家入驻渠道,停止为亚马逊中国网站的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近日,亚马逊还官宣将于2023年6月30日正式停止Kindle中国电子书店运营。

由此可见,旧首富们并不是不看重中国,而是在欧美成功的经营策略在中国大受打击。总结旧首富们的失利,微软干不过盗版、阿里,亚马逊干不过淘宝、京东,这和新首富们形成了鲜明对照。

特斯拉在刚进入中国市场时,推出的是售价高达七八十万的Model S,主打豪车概念,从而一举树立高端形象,再加上火箭发射所带来的极客形象,在中国定位清晰精准,利润高销售规模大。

更不用说,正是上海超级工厂将特斯拉从泥潭中拉了出来。

如果说特斯拉起码还有中国本土的竞对。那么对于LVMH集团来说,在缺少奢侈品文化的中国,可以说是“只有朋友,没有对手”。

不光是LVMH集团如此,2021年,国际其他几个奢侈品巨头:爱马仕、历峰集团、开云集团在亚太(除日本)地区的营收占比分别达到47%、45%、38%。

“含中量”越来越高,奢侈品巨头们的财富才会越来越高。

03、“含中量”争夺将成常态

这种趋势的出现,本质上来自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力。2021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14万亿元,占全球经济的比重由十年前的11.4%上升到了18%以上。

这些年,我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总体上保持在30%左右,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

这样的引擎作用,第一来源于中国拥有着14亿人口带来的消费力。

2012年至2021年的十年间,中国人均GDP也从2012年的3.98万元,上升至2021年的8.10万元,十年间,我国人均GDP累计增加4.12万元,累计名义增长率达到103.6%,即实现了人均GDP翻一番。

2012年,中国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307亿元,2021年这个数字也翻了一番有余,变成440823亿元。

在这样的巨量增长中,受益的是在中国成功完成业务落地的消费品巨头们。LVMH集团在2012财年时,亚洲(除日本)地区收入约为79亿欧元,而十年过后,已经增长至224亿欧元,增长超过180%。这样的增速远高于其在其他地区的增长速度。

第二也来源于中国不断升级的制造能力。

中国在过去的十年间,开始逐渐减少了低端制造业比重,向中高端制造业进行升级,并在通信设备、消费电子和新能源等诸多领域取得突破。

这样的供应链环境,对旨在开拓消费中国消费市场的工业企业,更加具有吸引力。

如今,特斯拉已经把供应链建在了中国,上海超级工厂落成投产之后,其多种车款的价格快速下降,在国产品牌面前有了更强的竞争力。

近日,还有消息称,德国最大的化工企业巴斯夫将把业务永久迁往中国。据悉主要原因是欧洲日益高企的能源成本以及中国的广阔市场。

如今,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商品消费第二大国、外资流入第二大国、外汇储备第一大国。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会长江小涓指出:中国已经有能力以中国新发展为世界提供新机遇。中国是国际环境的塑造者而不仅仅是被动的接受者了。

尤其是在世界经济预期向差的当下,中国市场愈发珍贵。

世行最新的综合研究报告《全球经济衰退迫在眉睫》显示,随着多国央行纷纷加息应对通胀,2023年世界可能走向全球性经济衰退;经合组织11月22日发布经济展望报告表示,预计美国经济明年增速将放缓至0.5%;欧元区经济明年增速将放缓至0.5%;英国经济明年将负增长0.4%;摩根士丹利预计,2023年美国GDP增速仅为0.5%,欧元区同比萎缩0.2%,而中国明年GDP可能会增长5%。

全球政治经济环境越来越复杂的环境下,留给新旧首富们可以追求增量的地区已经不多了。对于每一个想要登顶全球商界的企业家,中国都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市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LVMH集团

1.6k
  • LVMH旗下Benefit品牌高管:正与TikTok商讨限制APP上的假冒产品
  • 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打响“继承之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世界首富,中国制造

谁更会赚中国人的钱?

图片来源:Unsplash- Towfiqu barbhuiya

文|巨潮 老鱼儿

编辑|杨旭然

《福布斯》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由于特斯拉股价连续下跌,马斯克的身价被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超过,由此也失去了全球首富的头衔。

这也意味着,世界上又出现一位新的首富。

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世界首富的“王座”被比尔·盖茨、巴菲特、贝索斯等人把持,变化不大。直到2021年9月,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超过了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成为了二十多年来的第一个首富新面孔。

2022年,贝尔纳·阿尔诺登顶,世界首富的名单上再次迎来新人。

这和中国首富格局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在过去两年,当大家习惯了房地产和互联网大佬轮番坐庄首富之际,卖水的钟睒睒突然斜刺杀出,改写了“首富格局”。

以往做软件、金融、互联网的比尔·盖茨、巴菲特、贝索斯构成了“旧首富”体系,如今做实体、做产品的马斯克、贝尔纳·阿尔诺则行成了“首富新格局”。

粗看没什么规律,仔细品却能发现其中的玄机所在:一方面,相比金融互联网,实体经济再一次发挥了价值塑造机的作用;另一方面,与旧首富不同的是:新首富的身家中,从中国获得的财富比例悄然增大。

01、 “含中量”的历史变迁

10月11日,贝尔纳·阿尔诺旗下的LVMH集团公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22财年前三季度关键财务数据:销售额同比增长28%至564.85亿欧元。

就地区而言,亚洲(除日本)地区销售额占比32%,仍然是该集团最大的业务板块。

实际上早在10年前,亚洲(除日本)地区就已经是LVMH集团的最大业务区域。

虽然“亚洲(除日本)地区”并没有提到“中国”字眼,但相信世界上所有奢侈品商们都清楚,这个地区就是:中国地区。

2022年11月7日,中国商业联合会奢侈品专业委员会及要客研究院在进博会上联合发布的《中国高质量消费报告》显示:中国人奢侈品市场总消费额达到1465亿美元,也就是近万亿人民币;中国人奢侈品市场在全球奢侈品市场中的占比高达46%,接近一半;中国国内市场在全球奢侈品市场的占比已上升到30%,中国国内市场第一次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这从LVMH集团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可以管窥一二。

截至2021年6月底,中国共有2123家LVMH旗下品牌的门店,在LVMH集团门店总数中的占比约为39%;远高于欧洲市场的1727家和美国市场的998家。

所以,即便是在饱受疫情困扰年份,也没有抑制得了中国人奢侈品的消费热情。

贝尔纳·阿尔诺曾表示:“我们在2021年发现,尽管中国客户无法出国旅游,但他们从LVMH购买的商品比2019年更多。”

鉴于中国市场对自己财富的巨大支撑作用,阿尔诺丝毫不敢放松对中国市场的服务。他表示,“国际旅行短期内不会恢复”,当务之急是“如何保持与中国客户的密切联系?我们如何确保为他们提供最好、最有创意的产品?”

比起阿尔诺,几天前的世界首富马斯克的财富中的“含中量”清晰而直观。

2022年10月24日,特斯拉发布三季度报,2022年第三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56%至214.54亿美元,其中在中国市场的营收同比增长64.8%至51.31亿美元,前三季度中国市场营收135.68亿美元。中国市场仍为特斯拉第二大市场,占公司总营收比例为23.9%,仅次于美国市场。

根据乘联会数据,特斯拉中国第三季度中国市场销量为12.6万辆,在全球占比为36.73%。

而相比起“新首富”们极高的“含中量”,“旧首富”们与中国经济的联系并没有那么紧密。

比尔·盖茨旗下的微软从来没公布过中国区的营收占比。

但在网络资料中,有非官方渠道称2016财年,微软中国区的营收仅占微软整体营收的1.2%(最低的时候甚至仅占0.78%)。

很多人猜测,中国区营收最多只是占微软总营收的2%—3%。

而另外一个“旧首富”贝索斯旗下的亚马逊的站点数量在2021年达到了20个,虽然其中17个站点对于中国用户开放注册,但是亚马逊中国站点却在2019年停止运营。全球第一大电商平台竟然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里毫无存在感,看起来着实有些荒谬。

是“旧首富”对中国业务并不感冒吗?恐怕也不尽然。

02、新旧首富“含中量”对比

在20世纪90年代,微软公司就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如今已经有30年。

直到今年,微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仍然告诉媒体,他非常看好公司业务在亚洲发展,尤其是在中国和印度。他在采访中特别点名了中国市场:“我们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支持在中国等国家经营的跨国公司。”

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侯阳表示,中国市场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公司明年将通过增加约1000个新工作岗位,将当地劳动力增加到10000多人。

微软虽然持续加码中国,不过由于其高昂的版权费用导致了盗版横生,甚至打击盗版产生的收入,都成为了微软中国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微软主力推出的云计算,也未能在中国占领足够的份额。2022年4月15日消息,行业权威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2021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份额数据,微软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亚马逊,份额为21.07%,是第三名阿里云的两倍多。

但是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2021年中国云计算市场报告显示,中国的云基础设施市场规模已达274亿美元,由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占据80%的中国云计算市场,稳居主导地位。

贝索斯的亚马逊在中国市场也完美演绎了“如何打烂一手好牌”。

2004年,亚马逊作为全球最早的电商公司之一,已经拿下了加拿大、德国、日本市场。于是,它意气风发地买下卓越,进军已拥有8700万互联网人口的中国。

那时候,马云的淘宝刚刚成立一年,还处于“线上洽谈,线下交钱的上古网购时代”。刘强东刚刚开起了“京东多媒体网站”,主业还是在中关村卖光磁。亚马逊唯一的对手是同样以图书业务起家的当当网。

如今将近20年过去了,阿里巴巴和京东已经占据了中国70%以上的电商份额,就连当当都还依靠卖书坚强地活着。

2019年7月18日,亚马逊关闭了中国网站的商家入驻渠道,停止为亚马逊中国网站的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近日,亚马逊还官宣将于2023年6月30日正式停止Kindle中国电子书店运营。

由此可见,旧首富们并不是不看重中国,而是在欧美成功的经营策略在中国大受打击。总结旧首富们的失利,微软干不过盗版、阿里,亚马逊干不过淘宝、京东,这和新首富们形成了鲜明对照。

特斯拉在刚进入中国市场时,推出的是售价高达七八十万的Model S,主打豪车概念,从而一举树立高端形象,再加上火箭发射所带来的极客形象,在中国定位清晰精准,利润高销售规模大。

更不用说,正是上海超级工厂将特斯拉从泥潭中拉了出来。

如果说特斯拉起码还有中国本土的竞对。那么对于LVMH集团来说,在缺少奢侈品文化的中国,可以说是“只有朋友,没有对手”。

不光是LVMH集团如此,2021年,国际其他几个奢侈品巨头:爱马仕、历峰集团、开云集团在亚太(除日本)地区的营收占比分别达到47%、45%、38%。

“含中量”越来越高,奢侈品巨头们的财富才会越来越高。

03、“含中量”争夺将成常态

这种趋势的出现,本质上来自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力。2021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14万亿元,占全球经济的比重由十年前的11.4%上升到了18%以上。

这些年,我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总体上保持在30%左右,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

这样的引擎作用,第一来源于中国拥有着14亿人口带来的消费力。

2012年至2021年的十年间,中国人均GDP也从2012年的3.98万元,上升至2021年的8.10万元,十年间,我国人均GDP累计增加4.12万元,累计名义增长率达到103.6%,即实现了人均GDP翻一番。

2012年,中国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307亿元,2021年这个数字也翻了一番有余,变成440823亿元。

在这样的巨量增长中,受益的是在中国成功完成业务落地的消费品巨头们。LVMH集团在2012财年时,亚洲(除日本)地区收入约为79亿欧元,而十年过后,已经增长至224亿欧元,增长超过180%。这样的增速远高于其在其他地区的增长速度。

第二也来源于中国不断升级的制造能力。

中国在过去的十年间,开始逐渐减少了低端制造业比重,向中高端制造业进行升级,并在通信设备、消费电子和新能源等诸多领域取得突破。

这样的供应链环境,对旨在开拓消费中国消费市场的工业企业,更加具有吸引力。

如今,特斯拉已经把供应链建在了中国,上海超级工厂落成投产之后,其多种车款的价格快速下降,在国产品牌面前有了更强的竞争力。

近日,还有消息称,德国最大的化工企业巴斯夫将把业务永久迁往中国。据悉主要原因是欧洲日益高企的能源成本以及中国的广阔市场。

如今,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商品消费第二大国、外资流入第二大国、外汇储备第一大国。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会长江小涓指出:中国已经有能力以中国新发展为世界提供新机遇。中国是国际环境的塑造者而不仅仅是被动的接受者了。

尤其是在世界经济预期向差的当下,中国市场愈发珍贵。

世行最新的综合研究报告《全球经济衰退迫在眉睫》显示,随着多国央行纷纷加息应对通胀,2023年世界可能走向全球性经济衰退;经合组织11月22日发布经济展望报告表示,预计美国经济明年增速将放缓至0.5%;欧元区经济明年增速将放缓至0.5%;英国经济明年将负增长0.4%;摩根士丹利预计,2023年美国GDP增速仅为0.5%,欧元区同比萎缩0.2%,而中国明年GDP可能会增长5%。

全球政治经济环境越来越复杂的环境下,留给新旧首富们可以追求增量的地区已经不多了。对于每一个想要登顶全球商界的企业家,中国都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市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