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买进伊利浮盈1.4亿元 又赚钱又举牌的阳光保险下一步要做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买进伊利浮盈1.4亿元 又赚钱又举牌的阳光保险下一步要做什么?

界面新闻从阳光保险经营特点、资金来源、举牌特点、举牌思路、投资成果等多个维度,试图厘清脉络,还原这个新举牌“大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阳光保险正在获得比预期更多的关注。这家中国第七大保险公司在过去数月利用多个账户悄悄买进中国最大乳企伊利股份(600887.SH),并在9月14日持股比例达到5%——这是一个需要信息披露的比例。也由此,一切变得不同了。

伊利股份并不是阳光保险第一次举牌的上市公司,其曾先后举牌承德露露、凯瑞德、中青旅等五家公司。但直至此次举牌伊利,投资者才注意到,在险资中,举牌上市公司的“大户”除了宝能、安邦,还有阳光保险。

界面新闻从阳光保险经营特点、资金来源、举牌特点、举牌思路、投资成果等多个维度,与举牌大户宝能系、安邦系做出对比,试图厘清脉络,还原这个新举牌“大户”。

纯财务投资or野蛮人?

9月18日晚间,伊利股份公告一出,市场上对于阳光保险增持意图的争议就相持不下。阳光保险一方,动用官微发声、媒体发声、监管背书,成为保险业史上第一次为举牌倾尽洪荒之力发声的案例。那么,阳光保险究竟是纯财务投资还是野蛮人?

质疑派认为,近六个月以来,阳光保险对伊利股份一直未有大动作,9月14日增持0.09%刚刚过举牌线。以阳光保险管理资产近6000亿元的规模来看,微小幅度的增持显然不是因为差钱,更像是一种对于市场的试探。

而构成举牌之后,阳光保险成为伊利股份第三大股东,只比第一大股东呼和浩特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少了3.79%。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伊利股份股权十分分散的背景下,预期阳光保险获得董事会席位的可能性较大。

“保险公司喜欢举牌股权分散的企业,便是因为更容易进入董事会。”一位跨国金融保险集团投资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进入董事会之后,会计上便将此项股票投资计为长期股权投资,将企业盈利而非仅仅是股利分红和价差收益计入投资收益,这样保险公司不仅可以获得较高的收益率而去收益率更稳定,这对于改善保险公司损益表是有很大好处的。

会计师事务所分析人士认为,阳光保险通过增持可以吸引市场注意力提振股价、获取董事会席位增强议价能力、举牌后由于对上市公司产生重大影响,将由公允价值计量调整为长期股权投资下权益法计量,被投资股票在偿二代下风险资产从31%-48%下降为10%-15%,可一定程度上提升阳光保险偿付能力充足率且规避股价短期波动对报表利润的影响。

但是财务派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以阳光保险惯常的投资手法为据,强调其二级市场投资的198家企业中,没有一家是第一大股东,没有一家持股比例超过10%,坚信投资伊利股份同样也是正常的财务投资行为。

精准抄底浮盈1.4亿元

动机或许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形势的变化,皆有可能,投资者的获益通过数据更能直观说明。

历史公告显示,2015年年报里,阳光保险第一次出现在伊利股份的前十大股东。在2015年第四季度阳光保险持股伊利股份首次超过三季报的第十大股东1.26%,达到1.8%。今年3月14日-9月14日阳光保险对伊利股份的增减持保持在百股之间。也就是说,除去9月14日增持构成举牌的0.09%之外,剩余的4.91%是阳光保险在去年10月-今年3月14日之间购买。

而回放伊利股份这一阶段的股价,主体徘徊在13元/股-16元/股,不仅属于伊利股价的历史低位,更在今年1月出现了2009年下旬以来的历史最低价12.51元/股。显然,阳光保险进驻伊利股份,可谓是一场精准抄底的买卖。

值得注意的是,伊利股份在2015年12月中下旬出现了一波被解读为“险资概念股”的连续涨停,而据目前的公开报道和信息披露,阳光保险是唯一染指伊利股份的险资。

自2015年10月8日-2016年3月14日,伊利股份的交易均价为15.64元/股;截至停牌,伊利股份报价16.11元/股,期间阳光保险累计持股伊利股份29757.22万股,界面新闻以此估算出其这部分浮盈约1.4亿元。

实际上,界面新闻通过梳理发现,这是阳光保险唯一一次实现精准抄底的举牌。

表一,上述浮盈计算未包含分红影响。

由上表可知,2015年下半年是阳光保险集中举牌时段,半年举牌五家上市公司。界面新闻查阅各公司历史股价发现,除了以13.38元/股累计交易均价举牌承德露露时,算是抓住了公司2013年-2015年上半年的历史最低价进场之外,其他举牌多是在公司股价震荡走高时出手,举牌前后股价变动较大。不过不幸的是,阳光保险进入承德露露之后,公司股价仍旧一直未见大的起色,截至9月19日收盘,浮亏9357.35万元。以9月19日收盘价计算,除了伊利股份,阳光保险举牌的其它6家上市公司也获得了约1.4亿元的浮盈。

新晋举牌大户未来凶猛?

从本次阳光保险对伊利股份的举牌来看,不仅增持幅度小,增持之后的态度也是十分谨慎。但这个新晋的险资举牌大户真的没有更多想法吗?

回看仍在上演的“宝万之争”,宝能强势上位与万科的负隅顽抗,形成另一番拳脚相加、拔刀相向的景象,甚至不惜在公开市场骂战三百回合。再看安邦举牌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等的情景,持续买入,强势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入驻董事会,试图对举牌企业产生重大影响。拼杀之间,不留半点余地。

上述市场人士分析道,持续举牌,的确可以在短期拉升公司股价,但是后期乏力比较明显。金融街、万科股价在暴涨之后回调都很明显,脱离了基本面,造成二级市场股价未能反应真实价值,价值回归扭曲。在宝万纷争之际,7、8月万科销售业绩明显下滑,主要是源于股权纷争造成的相关利益者关系受到影响,管理层动荡。而且,保险公司控制上市公司之后,未必能实现行业经验叠加的协同效应。

相比之下,上述险资投资部人士认为,目前来看,阳光保险本次的策略是比较妥当的,“寻找内在价值明显的企业,以长期持有的思路逐步吸收筹码。如果有条件,则适时转为长期股权投资,如果条件不成熟,则以财务投资的思路长期持有。这一点比一些保险公司孤注一掷的做法更稳妥”。

他提醒道,保险公司进行长期股权投资,要遵循互利共赢的原则,友好协商,稳妥推进,则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引发股权争夺战,进而引发企业经营危机,内在投资价值下降,则是两败俱伤,社会反响恶劣。

值得注意的是,与宝能系、安邦系投资倾向于房地产行业不同,阳光保险更喜欢消费行业。

界面新闻根据同花顺iFinD整理出安邦系、宝能系举牌公司情况,见下表:

表二,上述浮盈计算未包含分红影响。

与阳光保险一致,宝能系及安邦系集中举牌的时点亦在2015年下半年。但是从举牌标的来看,其钟情对象各有特点,安邦系已经大手笔举牌了四家地产股、两家银行股、两家商业贸易股,并对医药和电力设备有所涉猎,均属于大蓝筹股;而宝能系在大笔购入地产股的同时,对商业百货、电气设备、建筑材料、科技股均有所涉及,分散度高。

由此可以看出,宝能系、安邦系对房地产情有独钟。而细看表一,阳光保险只举牌了京投发展一家房地产公司。其他举牌公司均为民生基础衣食住行相关,如食品饮料及服装行业等,属于震荡市中的防御型板块,受经济景气度影响较低,有较强的盈利预期,申万一级行业板块中食品饮料为今年至今唯一实现正收益的板块,是财务投资的良好标的。

不论是举牌思路还是标的选择,三家险企已然各有特点。而这些迥异的背后,或许与保险公司的主体——投保端息息相关。

起家于2005年成立的阳光财险,2007年变筹建了阳光人寿的阳光保险已经有10年左右的历史,相比2006年取得健康险牌照之后,等到2010以后才拿得产寿险牌照的安邦系及2012年获批的前海人寿,阳光保险都可以算是老牌保险了。监管层出身的阳光保险集团董事长张维功更是将传统保险人的气息带到了阳光保险。

这一点可以从保费数据上直接体现,阳光人寿前七月主要保费收入来自传统险种,万能险贡献的保费占比约摸34%;而同期安邦人寿、前海人寿的主要保费收入均来自万能险,分别高达1868.64亿元、501.31亿元,占比总保费收入达74%、77%。此外,做为市场上少数几家能够销售投资型保险的财产险公司之一,安邦财险的保费收入里亦有大量投资型保险,而阳光财险从未销售过理财型产品。

据界面新闻查阅,安邦、前海万能险的结算利率大致在4.5%-7.5%,加上销售渠道成本,总的负债端成本在6%-9%之间。而据相关分析,传统险种的资金成本普遍在5%以内。那么,显而易见,阳光保险的资金成本比起安邦、前海要低得多。

除了资金成本优势之外,资金期限是另一个不同。传统寿险的期限一般在五年以上,有的甚至高达十年、二十年,而安邦、前海万能险往往仅有一年。把实际久期为一年的资金投入到久期长至几年到几十年的长期股权投资,保险公司资产端久期远远小于负债端。相比之下,资产错配压力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保监会近期发文进一步规范万能险,明确实际结算利率应当不高于最低保证利率与实际投资收益率的较大者。在利率下行、优质资产荒之际,险资上半年投资收益率已经夭折,下半年形势仍然严峻。结算利率预期悲观之下,万能险保费收入降速迫在眉睫,安邦、前海资金增量堪忧,而阳光产寿险均有良好的保费增长动力。

这意味着,在资本市场上,阳光保险可能继续凶猛。已经拿到了伊利股份5%股份的阳光保险,会满足于只用伊利这只“肥羊”做一锅汤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阳光保险

219
  • 阳光保险:前4月两附属公司原保险合同保费收入合计约547.8亿元
  • 跨越转型之谷 上市险企2023年交出增长答卷 股价复苏是否可期?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买进伊利浮盈1.4亿元 又赚钱又举牌的阳光保险下一步要做什么?

界面新闻从阳光保险经营特点、资金来源、举牌特点、举牌思路、投资成果等多个维度,试图厘清脉络,还原这个新举牌“大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阳光保险正在获得比预期更多的关注。这家中国第七大保险公司在过去数月利用多个账户悄悄买进中国最大乳企伊利股份(600887.SH),并在9月14日持股比例达到5%——这是一个需要信息披露的比例。也由此,一切变得不同了。

伊利股份并不是阳光保险第一次举牌的上市公司,其曾先后举牌承德露露、凯瑞德、中青旅等五家公司。但直至此次举牌伊利,投资者才注意到,在险资中,举牌上市公司的“大户”除了宝能、安邦,还有阳光保险。

界面新闻从阳光保险经营特点、资金来源、举牌特点、举牌思路、投资成果等多个维度,与举牌大户宝能系、安邦系做出对比,试图厘清脉络,还原这个新举牌“大户”。

纯财务投资or野蛮人?

9月18日晚间,伊利股份公告一出,市场上对于阳光保险增持意图的争议就相持不下。阳光保险一方,动用官微发声、媒体发声、监管背书,成为保险业史上第一次为举牌倾尽洪荒之力发声的案例。那么,阳光保险究竟是纯财务投资还是野蛮人?

质疑派认为,近六个月以来,阳光保险对伊利股份一直未有大动作,9月14日增持0.09%刚刚过举牌线。以阳光保险管理资产近6000亿元的规模来看,微小幅度的增持显然不是因为差钱,更像是一种对于市场的试探。

而构成举牌之后,阳光保险成为伊利股份第三大股东,只比第一大股东呼和浩特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少了3.79%。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伊利股份股权十分分散的背景下,预期阳光保险获得董事会席位的可能性较大。

“保险公司喜欢举牌股权分散的企业,便是因为更容易进入董事会。”一位跨国金融保险集团投资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进入董事会之后,会计上便将此项股票投资计为长期股权投资,将企业盈利而非仅仅是股利分红和价差收益计入投资收益,这样保险公司不仅可以获得较高的收益率而去收益率更稳定,这对于改善保险公司损益表是有很大好处的。

会计师事务所分析人士认为,阳光保险通过增持可以吸引市场注意力提振股价、获取董事会席位增强议价能力、举牌后由于对上市公司产生重大影响,将由公允价值计量调整为长期股权投资下权益法计量,被投资股票在偿二代下风险资产从31%-48%下降为10%-15%,可一定程度上提升阳光保险偿付能力充足率且规避股价短期波动对报表利润的影响。

但是财务派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以阳光保险惯常的投资手法为据,强调其二级市场投资的198家企业中,没有一家是第一大股东,没有一家持股比例超过10%,坚信投资伊利股份同样也是正常的财务投资行为。

精准抄底浮盈1.4亿元

动机或许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形势的变化,皆有可能,投资者的获益通过数据更能直观说明。

历史公告显示,2015年年报里,阳光保险第一次出现在伊利股份的前十大股东。在2015年第四季度阳光保险持股伊利股份首次超过三季报的第十大股东1.26%,达到1.8%。今年3月14日-9月14日阳光保险对伊利股份的增减持保持在百股之间。也就是说,除去9月14日增持构成举牌的0.09%之外,剩余的4.91%是阳光保险在去年10月-今年3月14日之间购买。

而回放伊利股份这一阶段的股价,主体徘徊在13元/股-16元/股,不仅属于伊利股价的历史低位,更在今年1月出现了2009年下旬以来的历史最低价12.51元/股。显然,阳光保险进驻伊利股份,可谓是一场精准抄底的买卖。

值得注意的是,伊利股份在2015年12月中下旬出现了一波被解读为“险资概念股”的连续涨停,而据目前的公开报道和信息披露,阳光保险是唯一染指伊利股份的险资。

自2015年10月8日-2016年3月14日,伊利股份的交易均价为15.64元/股;截至停牌,伊利股份报价16.11元/股,期间阳光保险累计持股伊利股份29757.22万股,界面新闻以此估算出其这部分浮盈约1.4亿元。

实际上,界面新闻通过梳理发现,这是阳光保险唯一一次实现精准抄底的举牌。

表一,上述浮盈计算未包含分红影响。

由上表可知,2015年下半年是阳光保险集中举牌时段,半年举牌五家上市公司。界面新闻查阅各公司历史股价发现,除了以13.38元/股累计交易均价举牌承德露露时,算是抓住了公司2013年-2015年上半年的历史最低价进场之外,其他举牌多是在公司股价震荡走高时出手,举牌前后股价变动较大。不过不幸的是,阳光保险进入承德露露之后,公司股价仍旧一直未见大的起色,截至9月19日收盘,浮亏9357.35万元。以9月19日收盘价计算,除了伊利股份,阳光保险举牌的其它6家上市公司也获得了约1.4亿元的浮盈。

新晋举牌大户未来凶猛?

从本次阳光保险对伊利股份的举牌来看,不仅增持幅度小,增持之后的态度也是十分谨慎。但这个新晋的险资举牌大户真的没有更多想法吗?

回看仍在上演的“宝万之争”,宝能强势上位与万科的负隅顽抗,形成另一番拳脚相加、拔刀相向的景象,甚至不惜在公开市场骂战三百回合。再看安邦举牌招商银行、民生银行等的情景,持续买入,强势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入驻董事会,试图对举牌企业产生重大影响。拼杀之间,不留半点余地。

上述市场人士分析道,持续举牌,的确可以在短期拉升公司股价,但是后期乏力比较明显。金融街、万科股价在暴涨之后回调都很明显,脱离了基本面,造成二级市场股价未能反应真实价值,价值回归扭曲。在宝万纷争之际,7、8月万科销售业绩明显下滑,主要是源于股权纷争造成的相关利益者关系受到影响,管理层动荡。而且,保险公司控制上市公司之后,未必能实现行业经验叠加的协同效应。

相比之下,上述险资投资部人士认为,目前来看,阳光保险本次的策略是比较妥当的,“寻找内在价值明显的企业,以长期持有的思路逐步吸收筹码。如果有条件,则适时转为长期股权投资,如果条件不成熟,则以财务投资的思路长期持有。这一点比一些保险公司孤注一掷的做法更稳妥”。

他提醒道,保险公司进行长期股权投资,要遵循互利共赢的原则,友好协商,稳妥推进,则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引发股权争夺战,进而引发企业经营危机,内在投资价值下降,则是两败俱伤,社会反响恶劣。

值得注意的是,与宝能系、安邦系投资倾向于房地产行业不同,阳光保险更喜欢消费行业。

界面新闻根据同花顺iFinD整理出安邦系、宝能系举牌公司情况,见下表:

表二,上述浮盈计算未包含分红影响。

与阳光保险一致,宝能系及安邦系集中举牌的时点亦在2015年下半年。但是从举牌标的来看,其钟情对象各有特点,安邦系已经大手笔举牌了四家地产股、两家银行股、两家商业贸易股,并对医药和电力设备有所涉猎,均属于大蓝筹股;而宝能系在大笔购入地产股的同时,对商业百货、电气设备、建筑材料、科技股均有所涉及,分散度高。

由此可以看出,宝能系、安邦系对房地产情有独钟。而细看表一,阳光保险只举牌了京投发展一家房地产公司。其他举牌公司均为民生基础衣食住行相关,如食品饮料及服装行业等,属于震荡市中的防御型板块,受经济景气度影响较低,有较强的盈利预期,申万一级行业板块中食品饮料为今年至今唯一实现正收益的板块,是财务投资的良好标的。

不论是举牌思路还是标的选择,三家险企已然各有特点。而这些迥异的背后,或许与保险公司的主体——投保端息息相关。

起家于2005年成立的阳光财险,2007年变筹建了阳光人寿的阳光保险已经有10年左右的历史,相比2006年取得健康险牌照之后,等到2010以后才拿得产寿险牌照的安邦系及2012年获批的前海人寿,阳光保险都可以算是老牌保险了。监管层出身的阳光保险集团董事长张维功更是将传统保险人的气息带到了阳光保险。

这一点可以从保费数据上直接体现,阳光人寿前七月主要保费收入来自传统险种,万能险贡献的保费占比约摸34%;而同期安邦人寿、前海人寿的主要保费收入均来自万能险,分别高达1868.64亿元、501.31亿元,占比总保费收入达74%、77%。此外,做为市场上少数几家能够销售投资型保险的财产险公司之一,安邦财险的保费收入里亦有大量投资型保险,而阳光财险从未销售过理财型产品。

据界面新闻查阅,安邦、前海万能险的结算利率大致在4.5%-7.5%,加上销售渠道成本,总的负债端成本在6%-9%之间。而据相关分析,传统险种的资金成本普遍在5%以内。那么,显而易见,阳光保险的资金成本比起安邦、前海要低得多。

除了资金成本优势之外,资金期限是另一个不同。传统寿险的期限一般在五年以上,有的甚至高达十年、二十年,而安邦、前海万能险往往仅有一年。把实际久期为一年的资金投入到久期长至几年到几十年的长期股权投资,保险公司资产端久期远远小于负债端。相比之下,资产错配压力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保监会近期发文进一步规范万能险,明确实际结算利率应当不高于最低保证利率与实际投资收益率的较大者。在利率下行、优质资产荒之际,险资上半年投资收益率已经夭折,下半年形势仍然严峻。结算利率预期悲观之下,万能险保费收入降速迫在眉睫,安邦、前海资金增量堪忧,而阳光产寿险均有良好的保费增长动力。

这意味着,在资本市场上,阳光保险可能继续凶猛。已经拿到了伊利股份5%股份的阳光保险,会满足于只用伊利这只“肥羊”做一锅汤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