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稀土精矿涨价议案终获通过,北方稀土是最后赢家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稀土精矿涨价议案终获通过,北方稀土是最后赢家吗?

包钢股份作出让步,北方稀土的中小股东对事件走向起到了决定作用。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徐宁

编辑 | 庄键

包钢股份(600010.SH)和北方稀土(600111.SH)围绕稀土精矿价格的拉锯终于画上暂时的句号。

12月28日,北方稀土临时股东大会做出决议,通过包钢股份提出的稀土精矿调价方案,同意此项议案的股东占比67.8%,投出反对票的股东为32.1%。

这意味着,今年四季度包钢股份将以3.53万元/吨的价格向北方稀土出售稀土精矿。这一价格相较年初的交易价上涨31%。

此前半年,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两度敲定稀土精矿调价方案,但在股东大会表决阶段,均由于遭到北方稀土中小股东抵制而被否决。这在过去六年中从未出现过。

相较于首次提出的交易价3.92万元/吨,最终付诸实施的稀土精矿价格降低了约10%。

包钢股份的让步换来了北方稀土中小股东的放行,但两家公司围绕稀土精矿价格的拉锯,显然不会是最后一次上演。

中小股东不同意

“如果涨价协议通过了,北方稀土身上覆着包钢股份这个吸血鬼,想吸多少是多少,北方稀土还有希望吗?”“只有反对才能捍卫中小股东的利益,这次一定不能通过法案,捍卫我们自己的利益!”在股票投资交流平台上,不少北方稀土中小股东表达了强烈的反对。

稀土精矿涨价方案的拍板权,最终落在了北方稀土中小股东们的手中。

根据北方稀土公司章程规定,总额高于3000万元、且高于公司净资产5%的关联交易,须由股东大会批准实施。北方稀土、包钢股份同为包钢集团旗下子公司,大股东包钢集团需要回避表决。

因此,持股5%以下的中小股东掌握了此项提案的决定权。

截至今年3月底,北方稀土的股东总数为47.59万户。其中仅包钢集团持股比例高于5%,后者隶属于内蒙古自治区国资委。

这两家同属包钢集团的兄弟公司,今年就稀土矿涨价方案四次过招。

今年1月,包钢股份和北方稀土达成协议,约定本年度稀土精矿交易价为2.68万元/吨,较2021年上涨64%。

今年6月,包钢股份第二次宣布调价:自7月起,上调稀土精矿交易价格至3.92万元/吨,较1月的提议价格上涨46%。

这招致了北方稀土中小股东一致反对。在7月中旬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反对票高达84.84%,未获通过。

这种情形在过去并不多见。

原则上,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每半年根据市场情况协商价格。但双方几乎每隔一年才会进行调价,并且,例次股东大会审议均高票通过。

包钢股份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士当时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将继续与北方稀土协商稀土精矿价格,会坚持涨价诉求,退让的可能性不大。

10月,包钢股份第三次寻求涨价,但较上一次提价折让2000元/吨。并警告称,若北方稀土不同意,将采取竞价、拍卖等方式销售稀土精矿。

包钢股份的预警并未奏效。在北方稀土的股东大会上,49.9%的股东投出反对票,较赞成票仅高出0.01%,中小股东们惊险胜出。

12月,包钢股份再次妥协,降价1900元/吨。稀土精矿供应价格最终落槌在3.53万元/吨。且此次调价从今年10月开始,不再追溯此前的交易。

兄弟公司业绩此消彼长

在稀土精矿调价事宜上“大打出手”的包钢股份和北方稀土,既是行业上下游关系,也算得上是兄弟公司。两者的第一大股东均为包钢集团,后者持有包钢股份55.02%的股份,同时拥有北方稀土36.66%的股权。

包钢集团坐拥全球最大稀土矿白云鄂博矿的独家开采权。自2015年起,该矿所生产的稀土精矿就排他性供给包钢股份,包钢股份则将其独家出售给北方稀土,为其提供原料保障。

据东亚前海证券研究所资料显示,白云鄂博矿的稀土氧化物储量为3500万吨,占国内总储量的八成。其中,轻稀土占比为98%。

上海有色网稀土分析师李莹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北方稀土中小股东投票反对涨价,主要原因可能是利润问题,因为稀土精矿价格上涨,北方稀土的成本也会随之上涨,压缩利润空间。

2020年下半年起,受下游新能源稀土磁材需求增长、供给增量有限等因素影响,国内稀土价格进入新一轮景气周期。

包钢股份的业绩也在这一年被北方稀土反超。2020年,北方稀土净利润为9.12亿元,三年来首次超过包钢股份。次年,北方稀土净利润跃升至51.3亿元,大幅领先净利润28.66亿元的包钢股份。

今年上半年,轻稀土氧化物价格每吨突破百万元,价格处于近十年高位。得益于此,北方稀土2022年业绩有望创下新高。

但钢铁市场今年行情下行,导致包钢股份利润下滑,其已陷入亏损的泥潭。前三季度,包钢股份营收为582.05亿元,净亏损7.46亿元。

北方稀土、包钢股份的年营收和净利润。单位:亿元;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尽管屡遭北方稀土股东大会否决,但包钢股份仍坚持稀土精矿涨价诉求,与其改善今年盈利水平的迫切需求密切相关。

包钢股份此前透露,其主要业务由钢铁和资源开发两项组成,虽然销售收入约九成来源于钢铁,但约七成利润仰仗于稀土业务。

稀土精矿涨价协议获得通过,是包钢股份今年扭亏为盈的重要砝码。

北方稀土向包钢股份购买稀土精矿的金额。

向北方稀土出售的稀土精矿价格过低,也一度为包钢股份的中小股东所诟病。

双方今年初签订的2.68万元/吨交易价,只有市场价的一半左右。今年3月,曾有包钢股份的中小股东提议,在股东大会上否决上述调价方案,但未能获得足够支持,仅有10%的参会股东投出反对票。

新定价机制前景不明

包钢股份也曾试图调整稀土精矿定价机制,以提升自身利润。

去年8月,包钢股份在答投资者问时表示,2021年起稀土精矿定价机制由半年议价变更为季度议价,今后将进一步推进定价机制改革。

今年是包钢股份首次进行季度调价,但屡次被北方稀土中小股东否决,可谓出师不利。为此,包钢股份一度威胁称,要进行稀土精矿市场化销售。

北方稀土特殊的行业地位,让该公司中小股东拥有投出反对票的底气。

稀土是国家严格实行生产总量控制管理的产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无指标和超指标生产。接收指标的四大稀土集团为北方稀土、中国稀土集团、厦门钨业(600549.SH)和广东稀土集团。

今年下发的两批稀土指标中,北方稀土获得的冶炼量为12.8万吨,占总指标的64%。过去三年,北方稀土获得的稀土矿开采指标均排名国内首位。

且南北方稀土矿存在差异,北方稀土主要以中国北部的轻稀土冶炼为主,南方的中国稀土集团、厦门钨业等主要以中重稀土矿冶炼为主。稀土精矿主要在这些公司各自内部使用,市场流通量较少。

2022年中国稀土指标分配情况。数据来源:工信部

东吴证券研报称,即使包钢股份按照竞价、拍卖的公开方式定价,影响的只是双方的定价模式,不会改变两家公司的客户关系,因为目前国内不具备第二家与北方稀土同等规模的稀土精矿加工企业。

上海有色网分析师杨佳文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一举措将会对北方稀土的生产原料造成影响,但该方案难以得到实行,如果未来确实通过公开竞拍,双方的经营都将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市场化销售可能造成北方稀土原料不足等问题,包钢股份在答投资者问时表示,此项计划也是被动之举。

在北方稀土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公司总经理瞿业栋表示,包钢股份若采取市场化方式销售稀土精矿,美国矿的市场价格将是参照物之一。据东吴证券研报测算,若参照进口美国矿价销售,包钢股份的精矿价格将达到每吨5万元,远高于其此前提出的交易价格,无疑将大幅增加北方稀土的成本。

北方稀土董事会秘书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士曾向界面新闻记者回应,公司正在与包钢股份和包钢集团商量解决该事宜,未来的方向是建立起新的稀土矿交易机制。界面新闻就此问题尝试采访包钢集团,但截至发稿尚未与其取得联系。

根据两家公司签订的稀土精矿供应合同,双方的供货协议有效期截至今年12月31日,且包钢股份股东大会委托给董事会的稀土精矿定价授权也仅为今年有效。

两家公司明年将如何调整定价机制,是否仍会上演类似今年的拉锯战,目前尚不明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北方稀土

2.3k
  • 基本金属指数遭主力资金净卖出逾20亿元,赣锋锂业净卖出超4亿元
  • 北方稀土:第二大股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度】稀土精矿涨价议案终获通过,北方稀土是最后赢家吗?

包钢股份作出让步,北方稀土的中小股东对事件走向起到了决定作用。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徐宁

编辑 | 庄键

包钢股份(600010.SH)和北方稀土(600111.SH)围绕稀土精矿价格的拉锯终于画上暂时的句号。

12月28日,北方稀土临时股东大会做出决议,通过包钢股份提出的稀土精矿调价方案,同意此项议案的股东占比67.8%,投出反对票的股东为32.1%。

这意味着,今年四季度包钢股份将以3.53万元/吨的价格向北方稀土出售稀土精矿。这一价格相较年初的交易价上涨31%。

此前半年,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两度敲定稀土精矿调价方案,但在股东大会表决阶段,均由于遭到北方稀土中小股东抵制而被否决。这在过去六年中从未出现过。

相较于首次提出的交易价3.92万元/吨,最终付诸实施的稀土精矿价格降低了约10%。

包钢股份的让步换来了北方稀土中小股东的放行,但两家公司围绕稀土精矿价格的拉锯,显然不会是最后一次上演。

中小股东不同意

“如果涨价协议通过了,北方稀土身上覆着包钢股份这个吸血鬼,想吸多少是多少,北方稀土还有希望吗?”“只有反对才能捍卫中小股东的利益,这次一定不能通过法案,捍卫我们自己的利益!”在股票投资交流平台上,不少北方稀土中小股东表达了强烈的反对。

稀土精矿涨价方案的拍板权,最终落在了北方稀土中小股东们的手中。

根据北方稀土公司章程规定,总额高于3000万元、且高于公司净资产5%的关联交易,须由股东大会批准实施。北方稀土、包钢股份同为包钢集团旗下子公司,大股东包钢集团需要回避表决。

因此,持股5%以下的中小股东掌握了此项提案的决定权。

截至今年3月底,北方稀土的股东总数为47.59万户。其中仅包钢集团持股比例高于5%,后者隶属于内蒙古自治区国资委。

这两家同属包钢集团的兄弟公司,今年就稀土矿涨价方案四次过招。

今年1月,包钢股份和北方稀土达成协议,约定本年度稀土精矿交易价为2.68万元/吨,较2021年上涨64%。

今年6月,包钢股份第二次宣布调价:自7月起,上调稀土精矿交易价格至3.92万元/吨,较1月的提议价格上涨46%。

这招致了北方稀土中小股东一致反对。在7月中旬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反对票高达84.84%,未获通过。

这种情形在过去并不多见。

原则上,包钢股份与北方稀土每半年根据市场情况协商价格。但双方几乎每隔一年才会进行调价,并且,例次股东大会审议均高票通过。

包钢股份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士当时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将继续与北方稀土协商稀土精矿价格,会坚持涨价诉求,退让的可能性不大。

10月,包钢股份第三次寻求涨价,但较上一次提价折让2000元/吨。并警告称,若北方稀土不同意,将采取竞价、拍卖等方式销售稀土精矿。

包钢股份的预警并未奏效。在北方稀土的股东大会上,49.9%的股东投出反对票,较赞成票仅高出0.01%,中小股东们惊险胜出。

12月,包钢股份再次妥协,降价1900元/吨。稀土精矿供应价格最终落槌在3.53万元/吨。且此次调价从今年10月开始,不再追溯此前的交易。

兄弟公司业绩此消彼长

在稀土精矿调价事宜上“大打出手”的包钢股份和北方稀土,既是行业上下游关系,也算得上是兄弟公司。两者的第一大股东均为包钢集团,后者持有包钢股份55.02%的股份,同时拥有北方稀土36.66%的股权。

包钢集团坐拥全球最大稀土矿白云鄂博矿的独家开采权。自2015年起,该矿所生产的稀土精矿就排他性供给包钢股份,包钢股份则将其独家出售给北方稀土,为其提供原料保障。

据东亚前海证券研究所资料显示,白云鄂博矿的稀土氧化物储量为3500万吨,占国内总储量的八成。其中,轻稀土占比为98%。

上海有色网稀土分析师李莹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北方稀土中小股东投票反对涨价,主要原因可能是利润问题,因为稀土精矿价格上涨,北方稀土的成本也会随之上涨,压缩利润空间。

2020年下半年起,受下游新能源稀土磁材需求增长、供给增量有限等因素影响,国内稀土价格进入新一轮景气周期。

包钢股份的业绩也在这一年被北方稀土反超。2020年,北方稀土净利润为9.12亿元,三年来首次超过包钢股份。次年,北方稀土净利润跃升至51.3亿元,大幅领先净利润28.66亿元的包钢股份。

今年上半年,轻稀土氧化物价格每吨突破百万元,价格处于近十年高位。得益于此,北方稀土2022年业绩有望创下新高。

但钢铁市场今年行情下行,导致包钢股份利润下滑,其已陷入亏损的泥潭。前三季度,包钢股份营收为582.05亿元,净亏损7.46亿元。

北方稀土、包钢股份的年营收和净利润。单位:亿元;数据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尽管屡遭北方稀土股东大会否决,但包钢股份仍坚持稀土精矿涨价诉求,与其改善今年盈利水平的迫切需求密切相关。

包钢股份此前透露,其主要业务由钢铁和资源开发两项组成,虽然销售收入约九成来源于钢铁,但约七成利润仰仗于稀土业务。

稀土精矿涨价协议获得通过,是包钢股份今年扭亏为盈的重要砝码。

北方稀土向包钢股份购买稀土精矿的金额。

向北方稀土出售的稀土精矿价格过低,也一度为包钢股份的中小股东所诟病。

双方今年初签订的2.68万元/吨交易价,只有市场价的一半左右。今年3月,曾有包钢股份的中小股东提议,在股东大会上否决上述调价方案,但未能获得足够支持,仅有10%的参会股东投出反对票。

新定价机制前景不明

包钢股份也曾试图调整稀土精矿定价机制,以提升自身利润。

去年8月,包钢股份在答投资者问时表示,2021年起稀土精矿定价机制由半年议价变更为季度议价,今后将进一步推进定价机制改革。

今年是包钢股份首次进行季度调价,但屡次被北方稀土中小股东否决,可谓出师不利。为此,包钢股份一度威胁称,要进行稀土精矿市场化销售。

北方稀土特殊的行业地位,让该公司中小股东拥有投出反对票的底气。

稀土是国家严格实行生产总量控制管理的产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无指标和超指标生产。接收指标的四大稀土集团为北方稀土、中国稀土集团、厦门钨业(600549.SH)和广东稀土集团。

今年下发的两批稀土指标中,北方稀土获得的冶炼量为12.8万吨,占总指标的64%。过去三年,北方稀土获得的稀土矿开采指标均排名国内首位。

且南北方稀土矿存在差异,北方稀土主要以中国北部的轻稀土冶炼为主,南方的中国稀土集团、厦门钨业等主要以中重稀土矿冶炼为主。稀土精矿主要在这些公司各自内部使用,市场流通量较少。

2022年中国稀土指标分配情况。数据来源:工信部

东吴证券研报称,即使包钢股份按照竞价、拍卖的公开方式定价,影响的只是双方的定价模式,不会改变两家公司的客户关系,因为目前国内不具备第二家与北方稀土同等规模的稀土精矿加工企业。

上海有色网分析师杨佳文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一举措将会对北方稀土的生产原料造成影响,但该方案难以得到实行,如果未来确实通过公开竞拍,双方的经营都将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市场化销售可能造成北方稀土原料不足等问题,包钢股份在答投资者问时表示,此项计划也是被动之举。

在北方稀土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公司总经理瞿业栋表示,包钢股份若采取市场化方式销售稀土精矿,美国矿的市场价格将是参照物之一。据东吴证券研报测算,若参照进口美国矿价销售,包钢股份的精矿价格将达到每吨5万元,远高于其此前提出的交易价格,无疑将大幅增加北方稀土的成本。

北方稀土董事会秘书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士曾向界面新闻记者回应,公司正在与包钢股份和包钢集团商量解决该事宜,未来的方向是建立起新的稀土矿交易机制。界面新闻就此问题尝试采访包钢集团,但截至发稿尚未与其取得联系。

根据两家公司签订的稀土精矿供应合同,双方的供货协议有效期截至今年12月31日,且包钢股份股东大会委托给董事会的稀土精矿定价授权也仅为今年有效。

两家公司明年将如何调整定价机制,是否仍会上演类似今年的拉锯战,目前尚不明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