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水逆”企业家艰难穿行2022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水逆”企业家艰难穿行2022

一千个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谁是你心目中的2022年“最水逆”企业家。

文|雷达财经  孟帅

编辑|深海

“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纲领,边缘业务全线收缩和关闭,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华为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的这番言论,成为了当前不少失意企业家的真实写照。

曾三度荣登胡润中国首富的黄光裕,出狱回归后,没能实现定下的18个月带国美重回原有市场地位的目标。为帮公司解决当下的员工薪资缓发等问题,黄光裕自掏腰包为国美救火,接连提供三笔总价5亿港元的免息贷款。

身为造车新势力老牌玩家威马汽车的掌舵者,沈晖先是陷入12亿年薪的天价薪资争议,但与2019年至2021年期间累计亏损接近175亿元、几番冲击资本市场仍未上市的现状相比,沈晖需要帮威马解决的问题更为棘手。

而另外一个由李一男率领的新能源造车队伍,则面临首款量产汽车NV短期无法交付的窘境。与此同时,自游家背后的火星石科技也深陷裁员倒闭的疑云之中。

风口之下的生鲜电商品牌每日优鲜,则同样卷入裁员解散的传闻之中。2018年至2021年累计超过106亿元的亏损,压得每日优鲜喘不过气。如何解决员工薪资未能按时发放、拖欠供应商货款、市值疯狂蒸发等问题,让身为每日优鲜创始人的徐正成为“年度失意财经人物”中的一员。

将视线进一步拓展至全球视野,特斯拉CEO马斯克也遭遇了颇为不顺的一年。虽然特斯拉已是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龙头企业,但其跌跌不休的股价仍不少投资者“揪心”;马斯克入主推特后,外界又接连传出诸多新的质疑声。

与此同时,由扎克伯格一手打造、与推特同处社交媒体赛道的Facebook,在改名“Meta”宣布全面进军元宇宙之后,目前并未取得明显的进展。为了解决公司的困境,这家美国的科技巨头也不得不走上大规模裁员之路。

一千个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谁是你心目中的2022年“最水逆”企业家。

三年巨亏175亿,沈晖仍未圆威马上市梦

与“蔚小理”并称“造车新势力F4”的威马汽车,其创始人兼CEO沈晖在2022年里压力颇大。

早些时候,身为威马头号人物的沈晖,一度陷入年薪高达12亿以上的争议之中。据威马的招股书显示,沈晖2021年的年薪高达12.62亿元,占到当年公司总营收的近三成。其中,沈晖当年的薪金和花红约为201.1万元,受限制股份/购股权开支约为12.6亿元。

对于外界提出的天价薪资质疑,沈晖回应称,香港的薪酬和内地的年薪是两个概念,12亿是股权激励,并非现金性质,因此不会产生实际的现金支付。如果威马汽车创业失败,这个数字就是零;如果威马汽车创业很成功,这个数字甚至会超过12亿。自己的实际年薪是201万,和行业的平均水平差不多。

招股书上天价薪资引发的热议还未完全散去,据媒体报道,今年11月,沈晖又向全体员工发出一封题为《和衷共济,共渡难关》的内部信。

这封内部信中提到,威马汽车自今年10月以来实施了一系列降本措施以应对资金压力,如M4及以上级别管理者主动降薪,仅发放50%的基本工资;其他员工发放七成的基本工资;发薪日从次月8日调整至次月25日;还一并取消额外奖金、留任奖金及年终奖的发放,并暂停发放购车补贴等。

12月26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吉利和威马21亿元天价知识产权纠纷作出一审判决,威马与吉利长达四年的官司也终于落槌。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结果,原告胜诉,被告威马系多家公司需赔偿吉利控股及吉利汽车研究院700万元,包括经济损失500万元和为制止侵权的各项花费200万元。

判决显示,威马要停止使用用于EX5车型上的5个汽车零部件图纸。法院审理后认定,这5个图纸相关信息均属于吉利。对此,威马方面表示,该案件判决尚未生效,已经提起上诉,停用图纸对公司没有实质性影响。

与此同时,天眼查显示,安吉智行物流有限公司与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上海)有限公司、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非诉保全审查裁定书于近日公开。相关文书显示,申请人安吉智行物流公司请求法院查封、冻结被申请人威马两公司价值7652.77万元的财产。法院认为,安吉智行物流公司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执行。

除了这前述提到的烦心事外,威马俨然有更严峻的问题需要解决。据威马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分别录得41.45亿元、50.84亿元、82.06亿元的期内亏损,三年时间威马汽车累计亏损近175亿元。

与此同时,早前处于同一起跑线的“蔚小理”早已登陆更广阔的资本市场,就连靠后梯队的零跑汽车也已于今年9月末冲击港股成功。而身为造车新势力较早入局的玩家,威马汽车近期被传有意借壳Apollo出行上市,但目前威马仍需要在上市的队伍中苦苦等待。

NV无法交付,李一男造车梦难圆

和沈晖一样,同样扎根于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李一男,在2022年即将收官的最后一个月,带来了NV无法交付的消息。

据大乘汽车发布的《致NV用户的一封信》显示,自10月NV面世以来,共收到24376名意向用户的支持,但由于自身的原因,NV短期内将无法交付。

为了弥补用户,大乘汽车表示将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并为订车用户准备一台NV车模,以及200元星巴克消费卡作为补偿。

据了解,NV是自游家品牌旗下的首款量产车型,此前于今年10月正式上市,售价区间为27.88万元至31.88万元。据自游家母公司火星石科技有限公司介绍,自游家是“与大乘汽车联合打造的全新品牌”,也是李一男在小牛电动成功上市后的全新创业项目。

虽然大乘汽车并未在这封信里提到NV短期无法交付的具体原因,但外界有猜测认为,背后原因或与大乘汽车的生产资质有关。

首款汽车未能如期交付的同时,火星石科技还被爆出裁员风波。自12月起,陆续有媒体报道称,火星石科技陷入倒闭裁员的境地,作为创始人的李一男做出公司关门、遣散人员的决定,各部只保留个别人员“善后”。与此同时,还有多位来自常州生产基地的自游家员工称,目前公司已开始分批次办理离职手续,公司计划全部清退。

对于外界的倒闭传闻,火星石科技予以否认,称未收到任何大规模裁员及破产消息,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还有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有正常优化30多人,本月开始交付的计划未收到调整通知。

雷达财经了解到,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曾就读于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除了外界较为熟知的小牛电动车创始人的身份外,其还曾在华为供职。年纪轻轻的李一男,早早便完成了从工程师一路晋升为华为副总裁的华丽转身。去年,李一男以10亿美元的财富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榜单第2674位。

然而,再次投身当下正火热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李一男却没能如期交卷。裁员、倒闭的疑云之下,李一男还能否带领自游家绝地重生,被外界打上大大的问号。

每日优鲜身陷窘境,徐正“每日忧钱”

雷军曾有一段经典的“飞猪理论”被外界广为传播——“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近年来,共享单车、网约车、共享充电宝等项目便是诸多风口之下的热门行业。不过,这些行业在经历了前期疯狂的野蛮生长之后,逐渐有不少选手开始掉队,由徐正创立的每日优鲜便是生鲜电商赛道中掉队的一员。

实际上,1981年出生于江西南昌的徐正,比起前文中提到的李一男还要年轻11岁,但这位曾经入选《财富》杂志2019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的年轻创业者,如今却需要面临每日优鲜的狼狈局面。

公开资料显示,徐正曾在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就读,毕业后原本打算出国留学的徐正加入了联想。在联想供职期间,徐正便展现出优于常人的能力。在联想负责全国各地区的零售大客户期间,徐正不仅率领队伍不断壮大,完成规模从4人到2000多人的扩张,还为联想创下40多亿元的年均营业额。

此后,徐正被调到联想中国区负责消费笔记本事业部,一度将该业务年均营业收入做到300多亿元,还一举成为联想集团中国区最年轻的事业部总经理。

2014年,徐正与其在联想一同奋战过的同事曾斌选择创业,两人一同成立了生鲜电商品牌——每日优鲜。天眼查显示,每日优鲜一度是资本青睐的明星项目,在IPO上市前,每日优鲜就已获得10轮融资,其中D轮、E轮、F轮融资的规模分别达4.5亿美元、4.95亿美元、20亿元人民币。

虽然成功摘得“生鲜电商第一股”的称号,但每日优鲜当下的日子并不好过。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1年,每日优鲜的净亏损分别达到22.32亿元、29.09亿元、16.49亿元、38.5亿元,前述报告期内每日优鲜的累计亏损超过106亿元。

巨额的亏损之下,每日优鲜不堪重负。今年7月28日,号称“最快30分钟达”的每日优鲜向用户发布通知称,配送时间变更为最快次日送达。自此以后,每日优鲜的境况开始不断恶化,有不少用户反映,部分商品加购后因无货处于失效状态。

与此同时,每日优鲜还被曝无法按时支付供应商的货款。今年5月,每日优鲜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朝阳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532万。而更早之前发布的2021年度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每日优鲜尚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多达16.52亿元。

随后,每日优鲜解散的传闻也开始在网络上不断扩散。据媒体报道,每日优鲜的HR负责人和商品负责人在线上会议上称,公司大部分员工工作时间将于7月28日截止,只留少数人员接管公司业务和处理后续事宜;因融资款尚未到账,大多数同事的工资将暂缓发放。

此外,每日优鲜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让众多投资者“心凉”。彼时登陆纳斯达克的每日优鲜发行价为13美元/ADS,如今已跌至不足2美元,还多次收到退市警告。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1月14日,每日优鲜早该发布的2021年财报终于发布。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日,每日优鲜的全职员工仅剩下55名。在年报发布的同一周,徐正还在朋友圈留下了这样一条动态“2014.11.15—2022.11.14 从心再来”。

一度失去世界首富身份,马斯克难以兼顾特斯拉和推特

作为入选此次“年度失意财经人物”名单的外籍企业家,埃隆·马斯克的来头可不小。他不仅是当下新能源电动汽车行业龙头特斯拉的掌舵者,名下还拥有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光伏发电公司SolarCity等多家企业,并曾于去年当选《时代》杂志年度人物。

然而,即便是世界首富的马斯克,也有自己的烦恼。截至美东时间12月27日,特斯拉报收109.1美元,跌幅11.41%,最新市值为3445.1亿美元,其市值在一夜间蒸发约444亿美元。

事实上,这已是特斯拉股价连续七个交易日下跌。若将时间线拉长,特斯拉的股价年内已累计下跌近七成。据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排行网Companies Market Cap数据显示,截至发稿,特斯拉的市值已被腾讯控股超越,腾讯控股排在榜单第11位,而特斯拉的排名已跌至榜单第20名。

特斯拉的市值“疯狂”蒸发之下,马斯克一度不得不从世界首富的位子上挪开。鉴于马斯克和特斯拉近来的表现,不少特斯拉的投资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开始怀疑马斯克是否还能成功胜任特斯拉的领导,如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华裔企业家廖凯原便在推特上发文,呼吁特斯拉找CEO替换马斯克,希望看到一位像库克的高管来接管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马斯克对于特斯拉公司关注的减少,或与其新收购的一家科技公司有关。此前在经历了漫长的拉锯战后,马斯克最终成功将打造出社交领域明星产品推特的公司收入囊中。在将推特收购后,马斯克并没有因此高枕无忧,反而陷入更多的烦心事之中。

入主推特后,马斯克便迅速开展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如向平台蓝V用户收取每月8美元的费用、解雇多位高管、大面积裁员、要求员工高强度工作,甚至还将推特位于旧金山的总部办公室改成员工临时卧室。不过,马斯特的诸多举动,目前并未给推特带来太多正向的转变,反而让推特陷入暂时混乱的局面。

马斯克还被美媒爆料称,架子非常大,当访客前往旧金山推特总部拜访时,经常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见到本人,且访客还被指示不要在马斯克开口之前说话,而在会面的过程中,马斯克甚至还会继续观看YouTube视频。

在马斯克于推特上发起的自己是否应该卸任推特CEO的投票中,多数网友给其投了确定票,希望他能卸任推特CEO一职。

12月27日,又有媒体报道称,一名黑客在暗网上要价20万美元(约139.4万元人民币),出售在2021年利用漏洞(现已修复)搜刮的4亿推特用户数据。黑客还在帖子中向马斯克喊话,如果他想要避免欧洲GDPR法规下的巨额罚款,就得买下这些数据。

因为在收购推特的交易中失分颇多,马斯克在参加脱口秀时被在场观众发出嘘声,还被卫报评选为“2022年情况最糟糕的科技企业家”之一。此外,马斯克的脑机公司Neuralink,还因动物实验面临美国联邦部门的调查。

转型元宇宙困难重重,扎克伯格仍未放弃

同样与马斯克一同入选卫报评选的“2022年情况最糟糕的科技企业家”名单的还有另外一名外籍企业家,他便是电影《社交网络》的原型人物、创造了Facebook这一风靡全球社交软件的扎克伯格。

这个引流全球社交潮流的企业家,一度被外界冠以“第二盖茨”的称号。扎克伯格不仅是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常客,还曾登上美国《时代》杂志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

去年10月,身为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的扎克伯格,宣布公司名称将改为“Meta”,公司将全力进军元宇宙。

不过,进军元宇宙赛道的Meta并未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据外媒报道,Meta推出的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未能达到目标预期,该平台的用户数量距离此前定下的50万目标还差30万,且用户数量还在持续下降。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进入2022年以后,扎克伯格押宝元宇宙的策略,让他本人和公司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据福布斯公布的2022年度美国400富豪榜,扎克伯格以577亿美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11位,这是其自2014年登榜以来首次跌出榜单前十。

截至美东时间12月27日收盘,Meta最新市值为3099.13亿美元,与此前市值一度冲破1万亿美元的高光时刻相比,Meta市值下跌十分惨重。

财报显示,Meta公司专注于包括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社交平台三类元宇宙项目开发的Reality Labs,今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下降近49%;运营亏损为36.7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的亏损为26.3亿美元。若从去年年初至2022年第三季度计算,Reality Labs部门已累计亏损近200亿美元。

为了帮助公司改善困境,Meta不得不削减整体业务成本,这其中便包括缩减预算、减少津贴、重组团队以提高效率等措施。2022年11月,扎克伯格对数百名高管表示,由于他过于乐观的估计导致公司失误,他要为此负责。Meta将开始大规模裁员,或涉及数千人。

随后的11月9日,Meta的裁员计划正式落地,裁员通知中确认公司将裁去8.7万员工中的13%。换言之,Meta将有超过1.1名员工将被解雇。据了解,这是Meta成立18年以来的首次大规模裁员,也可能成为科技行业今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

事实上,在很多公司员工的眼里,并不看好扎克伯格转型元宇宙的想法。据媒体获悉的一份来自Meta公司的内部备忘录,Meta公司的元宇宙应用程序Horizon Worlds存在大量的质量问题,甚至连构建团队都不愿意使用,目前该应用不到20万的月活与年初定下的50万目标相去甚远。

12月,又有诸多Meta的员工在匿名网络论坛Blind上对公司的掌门人进行“炮轰”。据了解,这些评论不少发表于Meta宣布解雇13%员工消息的当天。一位自称是Meta高级软件开发员的员工称,元宇宙将带来本公司的“缓慢死亡”。不少员工对此表示赞同,称扎克伯格将会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用元宇宙把Meta公司“杀死”。

值得一提的是,12月23日,Meta同意支付7.25亿美元,用于解决2018年开始的一项与用户隐私数据相关的集体诉讼。据悉,这笔和解金是数据隐私集体诉讼中有史以来最大一笔赔偿,也是Meta为解决涉隐私的集体诉讼支付的最高金额。

不过,即便元宇宙让Meta负重前行,扎克伯格在近日举行的《纽约时报》Deal Book大会上,仍表达了自己对于元宇宙未来五到十年的发展持乐观态度。

注:您觉得哪位企业家在2022最“水逆”,欢迎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与雷达财经编辑部共同分享。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5k
  • 欧盟委员会就Meta是否违反《数字服务法》启动正式调查
  • 美股收评:三大指数均小幅收涨,特斯拉大涨超15%创2020年3月份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水逆”企业家艰难穿行2022

一千个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谁是你心目中的2022年“最水逆”企业家。

文|雷达财经  孟帅

编辑|深海

“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纲领,边缘业务全线收缩和关闭,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华为任正非在内部讲话中的这番言论,成为了当前不少失意企业家的真实写照。

曾三度荣登胡润中国首富的黄光裕,出狱回归后,没能实现定下的18个月带国美重回原有市场地位的目标。为帮公司解决当下的员工薪资缓发等问题,黄光裕自掏腰包为国美救火,接连提供三笔总价5亿港元的免息贷款。

身为造车新势力老牌玩家威马汽车的掌舵者,沈晖先是陷入12亿年薪的天价薪资争议,但与2019年至2021年期间累计亏损接近175亿元、几番冲击资本市场仍未上市的现状相比,沈晖需要帮威马解决的问题更为棘手。

而另外一个由李一男率领的新能源造车队伍,则面临首款量产汽车NV短期无法交付的窘境。与此同时,自游家背后的火星石科技也深陷裁员倒闭的疑云之中。

风口之下的生鲜电商品牌每日优鲜,则同样卷入裁员解散的传闻之中。2018年至2021年累计超过106亿元的亏损,压得每日优鲜喘不过气。如何解决员工薪资未能按时发放、拖欠供应商货款、市值疯狂蒸发等问题,让身为每日优鲜创始人的徐正成为“年度失意财经人物”中的一员。

将视线进一步拓展至全球视野,特斯拉CEO马斯克也遭遇了颇为不顺的一年。虽然特斯拉已是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龙头企业,但其跌跌不休的股价仍不少投资者“揪心”;马斯克入主推特后,外界又接连传出诸多新的质疑声。

与此同时,由扎克伯格一手打造、与推特同处社交媒体赛道的Facebook,在改名“Meta”宣布全面进军元宇宙之后,目前并未取得明显的进展。为了解决公司的困境,这家美国的科技巨头也不得不走上大规模裁员之路。

一千个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谁是你心目中的2022年“最水逆”企业家。

三年巨亏175亿,沈晖仍未圆威马上市梦

与“蔚小理”并称“造车新势力F4”的威马汽车,其创始人兼CEO沈晖在2022年里压力颇大。

早些时候,身为威马头号人物的沈晖,一度陷入年薪高达12亿以上的争议之中。据威马的招股书显示,沈晖2021年的年薪高达12.62亿元,占到当年公司总营收的近三成。其中,沈晖当年的薪金和花红约为201.1万元,受限制股份/购股权开支约为12.6亿元。

对于外界提出的天价薪资质疑,沈晖回应称,香港的薪酬和内地的年薪是两个概念,12亿是股权激励,并非现金性质,因此不会产生实际的现金支付。如果威马汽车创业失败,这个数字就是零;如果威马汽车创业很成功,这个数字甚至会超过12亿。自己的实际年薪是201万,和行业的平均水平差不多。

招股书上天价薪资引发的热议还未完全散去,据媒体报道,今年11月,沈晖又向全体员工发出一封题为《和衷共济,共渡难关》的内部信。

这封内部信中提到,威马汽车自今年10月以来实施了一系列降本措施以应对资金压力,如M4及以上级别管理者主动降薪,仅发放50%的基本工资;其他员工发放七成的基本工资;发薪日从次月8日调整至次月25日;还一并取消额外奖金、留任奖金及年终奖的发放,并暂停发放购车补贴等。

12月26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吉利和威马21亿元天价知识产权纠纷作出一审判决,威马与吉利长达四年的官司也终于落槌。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结果,原告胜诉,被告威马系多家公司需赔偿吉利控股及吉利汽车研究院700万元,包括经济损失500万元和为制止侵权的各项花费200万元。

判决显示,威马要停止使用用于EX5车型上的5个汽车零部件图纸。法院审理后认定,这5个图纸相关信息均属于吉利。对此,威马方面表示,该案件判决尚未生效,已经提起上诉,停用图纸对公司没有实质性影响。

与此同时,天眼查显示,安吉智行物流有限公司与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上海)有限公司、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非诉保全审查裁定书于近日公开。相关文书显示,申请人安吉智行物流公司请求法院查封、冻结被申请人威马两公司价值7652.77万元的财产。法院认为,安吉智行物流公司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执行。

除了这前述提到的烦心事外,威马俨然有更严峻的问题需要解决。据威马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分别录得41.45亿元、50.84亿元、82.06亿元的期内亏损,三年时间威马汽车累计亏损近175亿元。

与此同时,早前处于同一起跑线的“蔚小理”早已登陆更广阔的资本市场,就连靠后梯队的零跑汽车也已于今年9月末冲击港股成功。而身为造车新势力较早入局的玩家,威马汽车近期被传有意借壳Apollo出行上市,但目前威马仍需要在上市的队伍中苦苦等待。

NV无法交付,李一男造车梦难圆

和沈晖一样,同样扎根于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李一男,在2022年即将收官的最后一个月,带来了NV无法交付的消息。

据大乘汽车发布的《致NV用户的一封信》显示,自10月NV面世以来,共收到24376名意向用户的支持,但由于自身的原因,NV短期内将无法交付。

为了弥补用户,大乘汽车表示将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并为订车用户准备一台NV车模,以及200元星巴克消费卡作为补偿。

据了解,NV是自游家品牌旗下的首款量产车型,此前于今年10月正式上市,售价区间为27.88万元至31.88万元。据自游家母公司火星石科技有限公司介绍,自游家是“与大乘汽车联合打造的全新品牌”,也是李一男在小牛电动成功上市后的全新创业项目。

虽然大乘汽车并未在这封信里提到NV短期无法交付的具体原因,但外界有猜测认为,背后原因或与大乘汽车的生产资质有关。

首款汽车未能如期交付的同时,火星石科技还被爆出裁员风波。自12月起,陆续有媒体报道称,火星石科技陷入倒闭裁员的境地,作为创始人的李一男做出公司关门、遣散人员的决定,各部只保留个别人员“善后”。与此同时,还有多位来自常州生产基地的自游家员工称,目前公司已开始分批次办理离职手续,公司计划全部清退。

对于外界的倒闭传闻,火星石科技予以否认,称未收到任何大规模裁员及破产消息,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还有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有正常优化30多人,本月开始交付的计划未收到调整通知。

雷达财经了解到,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曾就读于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除了外界较为熟知的小牛电动车创始人的身份外,其还曾在华为供职。年纪轻轻的李一男,早早便完成了从工程师一路晋升为华为副总裁的华丽转身。去年,李一男以10亿美元的财富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榜单第2674位。

然而,再次投身当下正火热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李一男却没能如期交卷。裁员、倒闭的疑云之下,李一男还能否带领自游家绝地重生,被外界打上大大的问号。

每日优鲜身陷窘境,徐正“每日忧钱”

雷军曾有一段经典的“飞猪理论”被外界广为传播——“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近年来,共享单车、网约车、共享充电宝等项目便是诸多风口之下的热门行业。不过,这些行业在经历了前期疯狂的野蛮生长之后,逐渐有不少选手开始掉队,由徐正创立的每日优鲜便是生鲜电商赛道中掉队的一员。

实际上,1981年出生于江西南昌的徐正,比起前文中提到的李一男还要年轻11岁,但这位曾经入选《财富》杂志2019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的年轻创业者,如今却需要面临每日优鲜的狼狈局面。

公开资料显示,徐正曾在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就读,毕业后原本打算出国留学的徐正加入了联想。在联想供职期间,徐正便展现出优于常人的能力。在联想负责全国各地区的零售大客户期间,徐正不仅率领队伍不断壮大,完成规模从4人到2000多人的扩张,还为联想创下40多亿元的年均营业额。

此后,徐正被调到联想中国区负责消费笔记本事业部,一度将该业务年均营业收入做到300多亿元,还一举成为联想集团中国区最年轻的事业部总经理。

2014年,徐正与其在联想一同奋战过的同事曾斌选择创业,两人一同成立了生鲜电商品牌——每日优鲜。天眼查显示,每日优鲜一度是资本青睐的明星项目,在IPO上市前,每日优鲜就已获得10轮融资,其中D轮、E轮、F轮融资的规模分别达4.5亿美元、4.95亿美元、20亿元人民币。

虽然成功摘得“生鲜电商第一股”的称号,但每日优鲜当下的日子并不好过。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1年,每日优鲜的净亏损分别达到22.32亿元、29.09亿元、16.49亿元、38.5亿元,前述报告期内每日优鲜的累计亏损超过106亿元。

巨额的亏损之下,每日优鲜不堪重负。今年7月28日,号称“最快30分钟达”的每日优鲜向用户发布通知称,配送时间变更为最快次日送达。自此以后,每日优鲜的境况开始不断恶化,有不少用户反映,部分商品加购后因无货处于失效状态。

与此同时,每日优鲜还被曝无法按时支付供应商的货款。今年5月,每日优鲜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朝阳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532万。而更早之前发布的2021年度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每日优鲜尚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多达16.52亿元。

随后,每日优鲜解散的传闻也开始在网络上不断扩散。据媒体报道,每日优鲜的HR负责人和商品负责人在线上会议上称,公司大部分员工工作时间将于7月28日截止,只留少数人员接管公司业务和处理后续事宜;因融资款尚未到账,大多数同事的工资将暂缓发放。

此外,每日优鲜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让众多投资者“心凉”。彼时登陆纳斯达克的每日优鲜发行价为13美元/ADS,如今已跌至不足2美元,还多次收到退市警告。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1月14日,每日优鲜早该发布的2021年财报终于发布。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日,每日优鲜的全职员工仅剩下55名。在年报发布的同一周,徐正还在朋友圈留下了这样一条动态“2014.11.15—2022.11.14 从心再来”。

一度失去世界首富身份,马斯克难以兼顾特斯拉和推特

作为入选此次“年度失意财经人物”名单的外籍企业家,埃隆·马斯克的来头可不小。他不仅是当下新能源电动汽车行业龙头特斯拉的掌舵者,名下还拥有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光伏发电公司SolarCity等多家企业,并曾于去年当选《时代》杂志年度人物。

然而,即便是世界首富的马斯克,也有自己的烦恼。截至美东时间12月27日,特斯拉报收109.1美元,跌幅11.41%,最新市值为3445.1亿美元,其市值在一夜间蒸发约444亿美元。

事实上,这已是特斯拉股价连续七个交易日下跌。若将时间线拉长,特斯拉的股价年内已累计下跌近七成。据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排行网Companies Market Cap数据显示,截至发稿,特斯拉的市值已被腾讯控股超越,腾讯控股排在榜单第11位,而特斯拉的排名已跌至榜单第20名。

特斯拉的市值“疯狂”蒸发之下,马斯克一度不得不从世界首富的位子上挪开。鉴于马斯克和特斯拉近来的表现,不少特斯拉的投资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开始怀疑马斯克是否还能成功胜任特斯拉的领导,如特斯拉第三大个人股东、华裔企业家廖凯原便在推特上发文,呼吁特斯拉找CEO替换马斯克,希望看到一位像库克的高管来接管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马斯克对于特斯拉公司关注的减少,或与其新收购的一家科技公司有关。此前在经历了漫长的拉锯战后,马斯克最终成功将打造出社交领域明星产品推特的公司收入囊中。在将推特收购后,马斯克并没有因此高枕无忧,反而陷入更多的烦心事之中。

入主推特后,马斯克便迅速开展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如向平台蓝V用户收取每月8美元的费用、解雇多位高管、大面积裁员、要求员工高强度工作,甚至还将推特位于旧金山的总部办公室改成员工临时卧室。不过,马斯特的诸多举动,目前并未给推特带来太多正向的转变,反而让推特陷入暂时混乱的局面。

马斯克还被美媒爆料称,架子非常大,当访客前往旧金山推特总部拜访时,经常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见到本人,且访客还被指示不要在马斯克开口之前说话,而在会面的过程中,马斯克甚至还会继续观看YouTube视频。

在马斯克于推特上发起的自己是否应该卸任推特CEO的投票中,多数网友给其投了确定票,希望他能卸任推特CEO一职。

12月27日,又有媒体报道称,一名黑客在暗网上要价20万美元(约139.4万元人民币),出售在2021年利用漏洞(现已修复)搜刮的4亿推特用户数据。黑客还在帖子中向马斯克喊话,如果他想要避免欧洲GDPR法规下的巨额罚款,就得买下这些数据。

因为在收购推特的交易中失分颇多,马斯克在参加脱口秀时被在场观众发出嘘声,还被卫报评选为“2022年情况最糟糕的科技企业家”之一。此外,马斯克的脑机公司Neuralink,还因动物实验面临美国联邦部门的调查。

转型元宇宙困难重重,扎克伯格仍未放弃

同样与马斯克一同入选卫报评选的“2022年情况最糟糕的科技企业家”名单的还有另外一名外籍企业家,他便是电影《社交网络》的原型人物、创造了Facebook这一风靡全球社交软件的扎克伯格。

这个引流全球社交潮流的企业家,一度被外界冠以“第二盖茨”的称号。扎克伯格不仅是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常客,还曾登上美国《时代》杂志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

去年10月,身为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的扎克伯格,宣布公司名称将改为“Meta”,公司将全力进军元宇宙。

不过,进军元宇宙赛道的Meta并未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据外媒报道,Meta推出的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未能达到目标预期,该平台的用户数量距离此前定下的50万目标还差30万,且用户数量还在持续下降。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进入2022年以后,扎克伯格押宝元宇宙的策略,让他本人和公司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据福布斯公布的2022年度美国400富豪榜,扎克伯格以577亿美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11位,这是其自2014年登榜以来首次跌出榜单前十。

截至美东时间12月27日收盘,Meta最新市值为3099.13亿美元,与此前市值一度冲破1万亿美元的高光时刻相比,Meta市值下跌十分惨重。

财报显示,Meta公司专注于包括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社交平台三类元宇宙项目开发的Reality Labs,今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下降近49%;运营亏损为36.7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的亏损为26.3亿美元。若从去年年初至2022年第三季度计算,Reality Labs部门已累计亏损近200亿美元。

为了帮助公司改善困境,Meta不得不削减整体业务成本,这其中便包括缩减预算、减少津贴、重组团队以提高效率等措施。2022年11月,扎克伯格对数百名高管表示,由于他过于乐观的估计导致公司失误,他要为此负责。Meta将开始大规模裁员,或涉及数千人。

随后的11月9日,Meta的裁员计划正式落地,裁员通知中确认公司将裁去8.7万员工中的13%。换言之,Meta将有超过1.1名员工将被解雇。据了解,这是Meta成立18年以来的首次大规模裁员,也可能成为科技行业今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

事实上,在很多公司员工的眼里,并不看好扎克伯格转型元宇宙的想法。据媒体获悉的一份来自Meta公司的内部备忘录,Meta公司的元宇宙应用程序Horizon Worlds存在大量的质量问题,甚至连构建团队都不愿意使用,目前该应用不到20万的月活与年初定下的50万目标相去甚远。

12月,又有诸多Meta的员工在匿名网络论坛Blind上对公司的掌门人进行“炮轰”。据了解,这些评论不少发表于Meta宣布解雇13%员工消息的当天。一位自称是Meta高级软件开发员的员工称,元宇宙将带来本公司的“缓慢死亡”。不少员工对此表示赞同,称扎克伯格将会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用元宇宙把Meta公司“杀死”。

值得一提的是,12月23日,Meta同意支付7.25亿美元,用于解决2018年开始的一项与用户隐私数据相关的集体诉讼。据悉,这笔和解金是数据隐私集体诉讼中有史以来最大一笔赔偿,也是Meta为解决涉隐私的集体诉讼支付的最高金额。

不过,即便元宇宙让Meta负重前行,扎克伯格在近日举行的《纽约时报》Deal Book大会上,仍表达了自己对于元宇宙未来五到十年的发展持乐观态度。

注:您觉得哪位企业家在2022最“水逆”,欢迎发送至邮箱:leidacj@163.com,与雷达财经编辑部共同分享。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