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自身难保,业绩补偿承诺“爽约”,ST高升实控人遭通报批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自身难保,业绩补偿承诺“爽约”,ST高升实控人遭通报批评

ST高升实控人、董事长遭通报批评。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蔡星卓

记者 | 吴治邦

在原实际控制人韦振宇从ST高升(000971.SZ)退出后,ST高升迎来了新控股股东天津百若克医药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天津百若克),公司实控人也从韦振宇变成了张岱。不过,从ST高升披露的信息来看,张岱或也是一不守信用的主体。因未能帮助股东袁佳宁履行对 ST高升的股份补偿义务,张岱先后收到了湖北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以及深交所的通报批评。

12月28日,深交所在其官网披露的信息来看,深交所认定张岱未能履行承诺的行为违反了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 年修订)》 第 1.4 条、第 2.3 条、第 11.11.1 条和本所《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 年修订)》第 1.2 条、第 6.6.1 条的规定,张岱被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公开信息显示,ST高升与上海莹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莹悦网络")股东袁佳宁、王宇签署了《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二)》以及《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三)》,主要约定如下∶袁佳宁、王宇承诺,莹悦网络2016年度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元,2017年度净利润不低于7000万元,2018年度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2019年度净利润不低于1.1亿元。

不过,因莹悦网络2019年未完成承诺业绩,袁佳宁需向公司补偿相应股份,但其股份一直处于质押状态,致使ST高升至今无法完成相应的回购注销手续,袁佳宁也因此被湖北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或是为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公司新实控人张岱在2021年6月17日出具承诺函:愿以自身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及个人资产提供保证:如三个月后袁佳宁不能解除质押,将以自有资产替袁佳宁履行对公司的股份补偿义务;承诺为不可撤销的承诺,自签署之日起,即对具有约束力,若违反上述承诺,将依法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为了保住ST高升的上市地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公司新控股股东天津百若克及实控人张岱还主动解决因违规担保而形成的债务。如2021年10月15日的公告显示,在碧天财富已与天津百若克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后,天津百若克放弃就上述债权向公司主张任何权利。

不过,从天津百若克及张岱的情况来看,在陆续帮助ST高升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后,天津百若克及张岱目前也陷入了自身难保的境地。天津百若克在2022年11月份出现了一笔3190.41万元的被执行人信息,张岱所持有的天津百若克股权也处于被司法冻结状态。

从天津百若克及张岱的司法信息来看,要让其帮助袁佳宁履行相关承诺确实难度较大,而ST高升会否对公司董事长、实控人张岱采取法律行动则成了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事项。界面新闻记者就此致电ST高升董秘办,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高升控股

  • *ST高升(000971.SZ):收到法院传票,涉与兴业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 *ST高升(000971.SZ):深交所拟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自身难保,业绩补偿承诺“爽约”,ST高升实控人遭通报批评

ST高升实控人、董事长遭通报批评。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蔡星卓

记者 | 吴治邦

在原实际控制人韦振宇从ST高升(000971.SZ)退出后,ST高升迎来了新控股股东天津百若克医药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天津百若克),公司实控人也从韦振宇变成了张岱。不过,从ST高升披露的信息来看,张岱或也是一不守信用的主体。因未能帮助股东袁佳宁履行对 ST高升的股份补偿义务,张岱先后收到了湖北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以及深交所的通报批评。

12月28日,深交所在其官网披露的信息来看,深交所认定张岱未能履行承诺的行为违反了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 年修订)》 第 1.4 条、第 2.3 条、第 11.11.1 条和本所《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 年修订)》第 1.2 条、第 6.6.1 条的规定,张岱被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公开信息显示,ST高升与上海莹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莹悦网络")股东袁佳宁、王宇签署了《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二)》以及《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利润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三)》,主要约定如下∶袁佳宁、王宇承诺,莹悦网络2016年度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元,2017年度净利润不低于7000万元,2018年度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2019年度净利润不低于1.1亿元。

不过,因莹悦网络2019年未完成承诺业绩,袁佳宁需向公司补偿相应股份,但其股份一直处于质押状态,致使ST高升至今无法完成相应的回购注销手续,袁佳宁也因此被湖北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或是为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公司新实控人张岱在2021年6月17日出具承诺函:愿以自身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及个人资产提供保证:如三个月后袁佳宁不能解除质押,将以自有资产替袁佳宁履行对公司的股份补偿义务;承诺为不可撤销的承诺,自签署之日起,即对具有约束力,若违反上述承诺,将依法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为了保住ST高升的上市地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公司新控股股东天津百若克及实控人张岱还主动解决因违规担保而形成的债务。如2021年10月15日的公告显示,在碧天财富已与天津百若克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后,天津百若克放弃就上述债权向公司主张任何权利。

不过,从天津百若克及张岱的情况来看,在陆续帮助ST高升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后,天津百若克及张岱目前也陷入了自身难保的境地。天津百若克在2022年11月份出现了一笔3190.41万元的被执行人信息,张岱所持有的天津百若克股权也处于被司法冻结状态。

从天津百若克及张岱的司法信息来看,要让其帮助袁佳宁履行相关承诺确实难度较大,而ST高升会否对公司董事长、实控人张岱采取法律行动则成了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事项。界面新闻记者就此致电ST高升董秘办,但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