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汽车电子领域起家的均胜电子,如何凭借量产经验切入智能驾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汽车电子领域起家的均胜电子,如何凭借量产经验切入智能驾驶?

均胜希望兼顾两件事,一是技术要有先进性,二是能够让企业有持续营收得以生存。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伍洋宇

风头正盛的智能驾驶领域从来不缺新入局者。创办于2004年、在2021年才成立智能汽车技术研究院的均胜电子便是其中之一。

公司自我定位为Tier1(一级汽车供应商),主要产品包括域控制器、传感器等硬件,以及智能驾驶虚拟仿真平台。此外,团队也在同步进行L0到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已掌握高速驾驶引导(HWP)、自动驾驶导航辅助(NGP)、交通拥堵领航(TJP)、代客泊车(AVP)等功能。

均胜电子入局汽车领域并不算早,但均胜电子副总裁、均胜智能汽车研究院院长郭继舜告诉界面新闻,当下时间点的好处是,“技术路径相对明确了,确定性提高了很多。”

具体来看,智能驾驶即将进入大规模交付和验证的深水区,而这正是具有良好品控和供应链掌控能力的大企业的入局机会。作为Tier1,郭继舜预感竞争局面会回归到国内企业与安波福、法雷奥、博世等巨头的竞争,而巨头的杀手锏就是稳定安全、高良品率和持续的降本。

想清楚这一点后,均胜在组建团队时便直接面向量产交付招募人才。

与此同时,选择赛道也是一个重要判断。均胜希望兼顾两件事,一是技术要有先进性,二是能够让企业有持续营收得以生存。综合来看,团队看的是未来两三年能够在市场上形成显性的技术感知的产品,于是在硬件上选择了域控制器和传感器两个方向。

据了解,域控制器的核心竞争方向大致在于三点,首先是在极端情况下,保证多任务进行时资源得到合理稳定的分配,其次是保证系统安全的多种冗余设计,第三是系统功能逐渐复杂深入之后,依然能够形成良好的操作逻辑。 

域控制器也是许多自动驾驶创业公司都会涉猎的一条产品线。郭继舜认为,这是因为软件的成本最终会被摊薄,但硬件不会,掌握硬件生产设计能力的供应商可以大幅度降低自己的可替代性。在此基础上,具有供应链整合能力的企业会有更高的生存率。他判断,最终硬件供应商的市场格局会高度向头部企业集中。 

传感器部分,均胜目前主要采取与激光雷达厂商合作量产的方式。在这一点上,均胜的优势来自于过去在汽车电子行业积攒的大量生产经验,包括完整充分的测试验证环境(例如-40~105摄氏度的温度环境),对生产节奏的把握,以及基于结构、工艺、材料、技术持续降本的能力。

这种降本能力贯穿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据郭继舜介绍,在激光雷达的组装工艺中,粘胶贴合工艺经过优化后会使其良品率从百分之七八十上升至超过90%。此外,在制造本身没有问题的基础上,公司会更擅长于识别哪些步骤可以用自动化手段进行优化。

“中间的优化是非常考验企业如何做取舍的,哪些应该一直保持高标准,哪些能够基于我们充分认知的前提下去降本,”郭继舜说,“这就是企业的know how了。”

现阶段,均胜还没有明确传感器自研的计划,但郭继舜认为,智能驾驶行业是汽车工业当中产业链最长也是最复杂的一个领域,需要合作伙伴也最多,因此均胜仍想以打造生态为主。

不过,激光雷达赛道中的公司,例如禾赛科技、速腾聚创等头部都有自建工厂,均胜会有朝一日面对不够有自主性的局面吗?郭继舜对此表示,行业无法限制这类公司的发展,但还有其他更多关注充分降本和大量出货的激光雷达公司,对他们而言,找到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是性价比更高的事情。“不同的客户,他们的诉求是不一样的。” 

智能驾驶领域的市场竞争已经相当激烈,郭继舜也认可此时切入有难度,尤其对于过去从事汽车电子与汽车安全的均胜而言,“难点在于可口可乐想要卖薯片的时候不太容易。”好在但团队接受客户对自己的认知要慢慢提升这件事,“这个当然是需要经验,也是需要一些耐心的。”郭继舜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均胜电子

2.3k
  • 均胜电子(600699.SH):2023年全年实现净利润10.83亿元,同比增长1.75倍
  • 均胜电子:宁波通高基金和甬宁基金拟合计出资14.75亿元购买子公司安徽均胜安全10%股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从汽车电子领域起家的均胜电子,如何凭借量产经验切入智能驾驶?

均胜希望兼顾两件事,一是技术要有先进性,二是能够让企业有持续营收得以生存。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伍洋宇

风头正盛的智能驾驶领域从来不缺新入局者。创办于2004年、在2021年才成立智能汽车技术研究院的均胜电子便是其中之一。

公司自我定位为Tier1(一级汽车供应商),主要产品包括域控制器、传感器等硬件,以及智能驾驶虚拟仿真平台。此外,团队也在同步进行L0到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已掌握高速驾驶引导(HWP)、自动驾驶导航辅助(NGP)、交通拥堵领航(TJP)、代客泊车(AVP)等功能。

均胜电子入局汽车领域并不算早,但均胜电子副总裁、均胜智能汽车研究院院长郭继舜告诉界面新闻,当下时间点的好处是,“技术路径相对明确了,确定性提高了很多。”

具体来看,智能驾驶即将进入大规模交付和验证的深水区,而这正是具有良好品控和供应链掌控能力的大企业的入局机会。作为Tier1,郭继舜预感竞争局面会回归到国内企业与安波福、法雷奥、博世等巨头的竞争,而巨头的杀手锏就是稳定安全、高良品率和持续的降本。

想清楚这一点后,均胜在组建团队时便直接面向量产交付招募人才。

与此同时,选择赛道也是一个重要判断。均胜希望兼顾两件事,一是技术要有先进性,二是能够让企业有持续营收得以生存。综合来看,团队看的是未来两三年能够在市场上形成显性的技术感知的产品,于是在硬件上选择了域控制器和传感器两个方向。

据了解,域控制器的核心竞争方向大致在于三点,首先是在极端情况下,保证多任务进行时资源得到合理稳定的分配,其次是保证系统安全的多种冗余设计,第三是系统功能逐渐复杂深入之后,依然能够形成良好的操作逻辑。 

域控制器也是许多自动驾驶创业公司都会涉猎的一条产品线。郭继舜认为,这是因为软件的成本最终会被摊薄,但硬件不会,掌握硬件生产设计能力的供应商可以大幅度降低自己的可替代性。在此基础上,具有供应链整合能力的企业会有更高的生存率。他判断,最终硬件供应商的市场格局会高度向头部企业集中。 

传感器部分,均胜目前主要采取与激光雷达厂商合作量产的方式。在这一点上,均胜的优势来自于过去在汽车电子行业积攒的大量生产经验,包括完整充分的测试验证环境(例如-40~105摄氏度的温度环境),对生产节奏的把握,以及基于结构、工艺、材料、技术持续降本的能力。

这种降本能力贯穿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据郭继舜介绍,在激光雷达的组装工艺中,粘胶贴合工艺经过优化后会使其良品率从百分之七八十上升至超过90%。此外,在制造本身没有问题的基础上,公司会更擅长于识别哪些步骤可以用自动化手段进行优化。

“中间的优化是非常考验企业如何做取舍的,哪些应该一直保持高标准,哪些能够基于我们充分认知的前提下去降本,”郭继舜说,“这就是企业的know how了。”

现阶段,均胜还没有明确传感器自研的计划,但郭继舜认为,智能驾驶行业是汽车工业当中产业链最长也是最复杂的一个领域,需要合作伙伴也最多,因此均胜仍想以打造生态为主。

不过,激光雷达赛道中的公司,例如禾赛科技、速腾聚创等头部都有自建工厂,均胜会有朝一日面对不够有自主性的局面吗?郭继舜对此表示,行业无法限制这类公司的发展,但还有其他更多关注充分降本和大量出货的激光雷达公司,对他们而言,找到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是性价比更高的事情。“不同的客户,他们的诉求是不一样的。” 

智能驾驶领域的市场竞争已经相当激烈,郭继舜也认可此时切入有难度,尤其对于过去从事汽车电子与汽车安全的均胜而言,“难点在于可口可乐想要卖薯片的时候不太容易。”好在但团队接受客户对自己的认知要慢慢提升这件事,“这个当然是需要经验,也是需要一些耐心的。”郭继舜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