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经营报】史上最严公路治超新规实施 长途货源或向铁路转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经营报】史上最严公路治超新规实施 长途货源或向铁路转移

备受关注的《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关于进一步做好货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意见》等一系列治超新政9月21日起正式开始施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备受关注的《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关于进一步做好货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意见》等一系列治超新政9月21日起正式开始施行。

煤炭、钢材、玉米等商品的公路长途运输成本将提高25%以上。

新政实施仅仅两天时间,部分物流企业已经上调价格,也有企业选择不出车观望。

业内普遍预计,如果这一政策得到长期且严格的执行,公路部分货源将流向铁路运输。

长途货运成本增25%以上

新规中对超限超载的认定标准进行了调整,6轴车车货总重由55吨变为49吨,“双排车”(上下两层均双排装载或上层双排装载下层单排装载,且不符合国家标准的车辆运输车)严禁驶入高速公路,新规明确交通、公安部门将实现常态化联合执法。

此次新规的一大亮点是统一车货总重限值认定标准。以《汽车、挂车及汽车列车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GB1589-2016)规定的最大允许总质量限值,认定车辆车货总重是否超限超载。而在此前,交警部门是按照行驶证上的准载吨位来执法,路政部门是依据每轴十吨的方案来管理车辆,两个部门的双重标准导致执法不一的情况时常发生。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路货运分会轮值会长、卡行天下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钱钰表示,新规的实施旨在推行货车的标准化,这是一个行业走向健康高效发展的必由之路。

速派得创始人兼CEO江镇表示,新规的实施,对于一些运输大宗物资的长途物流企业成本压力会非常大,对在货源组织上有优势的零担物流企业影响不大,对于一些提供很多增值服务,不单靠路费来赚钱的企业影响也不大。“我们行业内部有过测算,长途运输的货车,以17.5米的板车为例,假设过路过桥费、油费等其他运输成本不变,仅因为新规的影响,单个物品的物流成本将上升达25%~35%,这个力度还是挺高的。”

物流沙龙联合创始人潘永刚表示,物流成本上涨幅度与运输的货品有关,不同货品差异非常大,运重货和运泡货的车辆肯定不一样,对运重货的车辆影响更大,这也说明运重货的车以前超载的严重,一些车辆用超载的形式来维持现有的低价格。

部分货源或将流向铁路运输

记者了解到,近两天由于新政的实施,货车不能超重,导致增加发车频次,一些地区外调车有困难,部分外调车价格上涨了30%。广州、石家庄、北京、临沂等地的专线物流市场涨幅约为20%,专线老板也表示要想办法自己消化一部分成本压力,不能都让客户来承担。

另据媒体报道,目前河北钢贸商已经接到部分钢厂运费调整的通知。秦皇岛安丰钢铁公司至天津的运费由70元/吨涨至110元/吨,到北京的运费由80元/吨涨至125元/吨,至唐山丰润的运费由45元/吨涨至70元/吨。武安至石家庄、晋州的运费由50元/吨涨至70元/吨,涨幅40%。

钱钰表示,目前公路运输运费低廉,与司机长时间工作、车辆改装超长超宽等分不开。使用非标车运输,吨公里成本下降带来的利润空间并没有留给司机或者物流公司,而是全部被上游货主获得。车辆标准化后,时效更稳定,货物更安全,价格肯定也会更高。希望货主主动选择标准车运输,并理性客观的评估支付成本。“希望看到运费调整到合理的吨公里价格。这个价格是基于标准车安全运输下的成本加上司机获取的合理利润,而不是非标准的低成本+公路罚款。”

“国家治超可能会对铁路运输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如果政策长期严格推行下去,对公路运价有很大影响。”北方某长途物流企业负责人吴刚表示,铁路运输虽然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成本低是明摆着的事,如果公路涨价,势必和铁路在价格方面拉开更大的距离,到时客户可能真的会选择铁路,进而导致物流格局的变化。

江镇也表示,治超新规的落地,可能会导致货源向铁路和航运转移。在铁路专家孙章看来,铁路货运成本是公路的三分之一左右,且具有稳定性强、受天气因素影响小等特点,未来在货运市场上将更具优势。

企业期待各地能够统一执法标准

江镇表示,中国国土面积较大,高速公路分省区分区段执法标准可能不一样的,以前治理超载时,就曾出现诸如到山东查得不严,到江苏就查特别严的情况。此前交通部门对代开发票、货车注册等事,也都出现过特定区域执法特别宽松的情况。

“各地执法公平与否非常关键,如果在A地不查,到B地查,企业也很难弄。除了执法标准外,执法力度的持续性也很关键,如果持续一段时间不了了之,但再过一段时间,又开始严格执法了,这也不利于行业发展。”潘永刚表示。

“除了对司机和物流企业的规范外,超载问题也要从劳动工具即车辆生产方来控制,很多车辆都是在生产时就做得很大很长,汽车生产都是有相应核准目录的,这些特别大的车也都是通过目录核准的,不是非法改装的。如果车辆生产上能够更严格更规范,物流市场也会更加纯洁。”江镇表示。

“现在的现状是市场上可能有一半左右的车辆是不合乎新国标的。如何有序梳理引导这些车辆退出市场,是需要详细计算和规划的。”钱钰表示,通过2-3年的时间有序退出是最佳途径。罚款是一种“堵”的手段,同时更有序和接受度更高的手段是“疏”和“引”。比如超标车辆退出市场的激励机制,罚款金额专项集中加上一些政府补贴,鼓励主动愿意更换标准货车的车主的专项购车补贴。同时罚款也要有一个由轻到重的分阶段推进,同时罚款标准需要统一制定。而不是有的地方松,有的地方紧,这样达不到全国体系性治理的效果。

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标题:史上最严公路治超新规实施 长途货源或向铁路转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