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王填将失步步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王填将失步步高

“民营商超第一股”将易主?

图片来源:pexels-Pixabay

文|斑马消费 范建

王填终究是顶不住了。

1月9日,步步高披露公告,控股股东正在筹划以股权转让和投票权委托的方式,让渡上市公司控制权。不出意外的话,接盘方将是湖南省内国资。

创业27年,王填带领步步高,多次踩中了连锁零售行业的风口,一骑绝尘。但在这几年空前的逆境中,他也力有不逮。

突然转让控制权

消息来得有点突然。

1月9日,连锁零售业上市公司步步高,盘前突然披露停牌公告,原因是公司正在筹划控制权变更。顿时,中小投资者在股吧中炸开了锅,到底是利好还是利空,观点莫衷一是。

随即,公司进一步披露,于1月8日受到控股股东步步高集团通知,该集团正在筹划股权转让及投票权委托事项,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9%,涉及控制权变更。交易的对手方,系地方国资产业投资平台。公司预计停牌不超过两个交易日。

截至2022年9月末,步步高集团持有步步高34.99%股权,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填。另外,王填的妻子张海霞,直接持有步步高6.01%。

据公司2022年11月11日的公告,步步高集团和一致行动人张海霞,合计质押公司2.19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61.88%,占公司总股本的25.37%。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对应的融资额为9750万元,未来一年内到期质押对应的融资额为5.86亿元。

步步高集团由王填、张海霞夫妇分别直接持股57.45%和14.82%。夫妻二人分工合作,上市公司由王填直接掌控,董事长、总裁一肩挑;步步高集团,则由张海霞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步步高的股权较为分散,除了控股股东和一致行动人之外,持有公司5%及以上股权的股东仅有第三大股东林芝腾讯。

原持有公司5%股权的第四大股东京东,在2022年二、三季度持续减持,到9月末,已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国资纾困

王填出让上市公司控制权,此前并非没有任何征兆。

2022年,步步高集团的流动性一直较为紧张。该集团除了投资连锁商业公司步步高之外,还有大量的地产业务。

去年6月,步步高集团一度被“倒闭”的传言笼罩,上市公司亦受到波及。持有步步高预付卡的客户们,疯狂涌入公司旗下门店扫货,步步高超市里的食用油、大米甚至卷纸都被一扫而空。

2021年末,步步高预收购物卡金额高达15.65亿元,到2022年6月末,降至13.00亿元。

危局之下,王填只得向湖南当地紧急求助,毕竟,这个涉及数万员工的企业,不能随便倒下。

王填终于等来了“白马骑士”。6月14日,湖南国资和长沙高新区下属兴湘集团、湖南麓谷,分别与步步高集团签署意向协议,合计向该集团提供20亿元流动资金支持。

两天后,步步高集团发生股权变更,王填夫妇持有集团的股权由88%降至72.27%,拥有长沙国资背景的长沙高晟入局,成为持有步步高集团17.88%股权的第二大股东。

又过了几天,步步高董事会通过决议,向兴湘集团借8.27亿元经营款,借款期限不超过3年,公司以湘潭的新天地购物中心等资产作为抵押,同时步步高集团和张海霞以持有的上市公司部分股权为借款提供担保。

几个亿的借款,对步步高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最近几年,公司陆续投巨资建大型购物中心,导致固定资产高企,资产配置失衡,流动性严重不足。

截至2022年9月,公司资产总额高达303.0亿元,其中非流动资产273.1亿元,流动资产仅有29.91亿元,而同期流动负债则高达160.1亿元。当期末,公司在手货币资金9.18亿元,短期借款则高达65.30亿元。

不出意外的话,此次受让步步高控制权的,仍会是湖南当地国资。较大的悬念是,交易完成后,王填会否在公司继续留任?

他选择春天下车

即便王填即将丧失步步高的控制权,但依旧无法否认其对连锁零售行业超凡的理解力。

上世纪80年代,王填在湘潭商业学校求学期间,就表现出了做生意的天赋。他发现了学校商店的产品空白,贩卖热水瓶胆,并很快将这一业务拓展至湘潭市的大中专院校。

中专毕业,他进入湘潭当地国企南北特产食品总公司就职。因工作能力强,24岁就获提拔为业务科长。

工作期间,他又一次发现,已在沿海城市快速发展的商超业态,在湘潭市尚无人涉足。他果断辞职,于1995年和妻子凑了5万元钱,在湘潭市开出了第一家步步高,这也是湖南省第一家自选超市。

从湘潭起步,步步高快速将势力范围向长沙以及湖南全省扩张,成为湖南最大的连锁商超企业。

“抓住了风口,钱其实很好赚。”在那段火红的岁月,步步高超市几乎开一家火一家。王填并没有因此满足,而是力排众议,带领公司开设大卖场和百货商场,再度提前占据了消费升级的风口。

2008年,步步高以“民营商超第一股”的身份登陆深交所。公司借助资本优势,进一步驶入发展的快车道。2020年,公司旗下门店规模为420家(超市369家、百货51家),达到自身巅峰。

在公司高歌猛进之时,危机其实早已伴随左右。

电商的快速崛起,给传统零售业打来了摧枯拉朽的打击,步步高也未能幸免。

和大多数同行一样,步步高也选择了积极拥抱电商。2013年,公司耗巨资从阿里和IBM挖来团队,成立自己的电商公司,搭建起跨境电商平台“云猴全球购”,同时,成立移动支付公司,试图打通全渠道、全业态、全品类的O2O。

王填将2013-2017年称为“迷失的五年”,这一波传统零售业电商化的探索和尝试,大多以失败告终,步步高也是一样。

不过,转机随之而来。2017年之后,互联网巨头携“新零售”、“智慧零售”的概念反攻线下,各大连锁商超又变成了香饽饽。在阿里、腾讯两强之中,步步高选择了站在腾讯这一边。

2018年情人节这天,腾讯、京东以17.11元/股,分别出资8.9亿元和7.4亿元入股步步高,成为其重要股东。

坚守了两年有余,京东、腾讯在2022年不惜亏本减持,离步步高而去。

最近两三年,外界环境对线下零售业确实不够友好,步步高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公司营收规模已接近200亿元,到2021年,仅有133.6亿元。这一年,公司还罕见地亏损了1.84亿元。公司不得不壮士断腕,相继退出重庆、四川市场,大幅收缩江西市场,低效、亏损门店果断关闭。

2022年,步步高的业绩表现仍没有好转的迹象。前三季度,收入同比下滑23.86%,归母净利润更是被斩去超9成。

2022年12月31日,王填发布新年献词《2023大道致远,韧性生长,全力以赴向春天出发》。几天之后,他即选择了退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步步高

3.5k
  • *ST步高:预计2023年净亏收窄为13.2亿元-19.6亿元,预计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整体有所下降
  • *ST步高:目前公司重整正在稳步推进,经营逐步恢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王填将失步步高

“民营商超第一股”将易主?

图片来源:pexels-Pixabay

文|斑马消费 范建

王填终究是顶不住了。

1月9日,步步高披露公告,控股股东正在筹划以股权转让和投票权委托的方式,让渡上市公司控制权。不出意外的话,接盘方将是湖南省内国资。

创业27年,王填带领步步高,多次踩中了连锁零售行业的风口,一骑绝尘。但在这几年空前的逆境中,他也力有不逮。

突然转让控制权

消息来得有点突然。

1月9日,连锁零售业上市公司步步高,盘前突然披露停牌公告,原因是公司正在筹划控制权变更。顿时,中小投资者在股吧中炸开了锅,到底是利好还是利空,观点莫衷一是。

随即,公司进一步披露,于1月8日受到控股股东步步高集团通知,该集团正在筹划股权转让及投票权委托事项,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9%,涉及控制权变更。交易的对手方,系地方国资产业投资平台。公司预计停牌不超过两个交易日。

截至2022年9月末,步步高集团持有步步高34.99%股权,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填。另外,王填的妻子张海霞,直接持有步步高6.01%。

据公司2022年11月11日的公告,步步高集团和一致行动人张海霞,合计质押公司2.19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61.88%,占公司总股本的25.37%。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对应的融资额为9750万元,未来一年内到期质押对应的融资额为5.86亿元。

步步高集团由王填、张海霞夫妇分别直接持股57.45%和14.82%。夫妻二人分工合作,上市公司由王填直接掌控,董事长、总裁一肩挑;步步高集团,则由张海霞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步步高的股权较为分散,除了控股股东和一致行动人之外,持有公司5%及以上股权的股东仅有第三大股东林芝腾讯。

原持有公司5%股权的第四大股东京东,在2022年二、三季度持续减持,到9月末,已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国资纾困

王填出让上市公司控制权,此前并非没有任何征兆。

2022年,步步高集团的流动性一直较为紧张。该集团除了投资连锁商业公司步步高之外,还有大量的地产业务。

去年6月,步步高集团一度被“倒闭”的传言笼罩,上市公司亦受到波及。持有步步高预付卡的客户们,疯狂涌入公司旗下门店扫货,步步高超市里的食用油、大米甚至卷纸都被一扫而空。

2021年末,步步高预收购物卡金额高达15.65亿元,到2022年6月末,降至13.00亿元。

危局之下,王填只得向湖南当地紧急求助,毕竟,这个涉及数万员工的企业,不能随便倒下。

王填终于等来了“白马骑士”。6月14日,湖南国资和长沙高新区下属兴湘集团、湖南麓谷,分别与步步高集团签署意向协议,合计向该集团提供20亿元流动资金支持。

两天后,步步高集团发生股权变更,王填夫妇持有集团的股权由88%降至72.27%,拥有长沙国资背景的长沙高晟入局,成为持有步步高集团17.88%股权的第二大股东。

又过了几天,步步高董事会通过决议,向兴湘集团借8.27亿元经营款,借款期限不超过3年,公司以湘潭的新天地购物中心等资产作为抵押,同时步步高集团和张海霞以持有的上市公司部分股权为借款提供担保。

几个亿的借款,对步步高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最近几年,公司陆续投巨资建大型购物中心,导致固定资产高企,资产配置失衡,流动性严重不足。

截至2022年9月,公司资产总额高达303.0亿元,其中非流动资产273.1亿元,流动资产仅有29.91亿元,而同期流动负债则高达160.1亿元。当期末,公司在手货币资金9.18亿元,短期借款则高达65.30亿元。

不出意外的话,此次受让步步高控制权的,仍会是湖南当地国资。较大的悬念是,交易完成后,王填会否在公司继续留任?

他选择春天下车

即便王填即将丧失步步高的控制权,但依旧无法否认其对连锁零售行业超凡的理解力。

上世纪80年代,王填在湘潭商业学校求学期间,就表现出了做生意的天赋。他发现了学校商店的产品空白,贩卖热水瓶胆,并很快将这一业务拓展至湘潭市的大中专院校。

中专毕业,他进入湘潭当地国企南北特产食品总公司就职。因工作能力强,24岁就获提拔为业务科长。

工作期间,他又一次发现,已在沿海城市快速发展的商超业态,在湘潭市尚无人涉足。他果断辞职,于1995年和妻子凑了5万元钱,在湘潭市开出了第一家步步高,这也是湖南省第一家自选超市。

从湘潭起步,步步高快速将势力范围向长沙以及湖南全省扩张,成为湖南最大的连锁商超企业。

“抓住了风口,钱其实很好赚。”在那段火红的岁月,步步高超市几乎开一家火一家。王填并没有因此满足,而是力排众议,带领公司开设大卖场和百货商场,再度提前占据了消费升级的风口。

2008年,步步高以“民营商超第一股”的身份登陆深交所。公司借助资本优势,进一步驶入发展的快车道。2020年,公司旗下门店规模为420家(超市369家、百货51家),达到自身巅峰。

在公司高歌猛进之时,危机其实早已伴随左右。

电商的快速崛起,给传统零售业打来了摧枯拉朽的打击,步步高也未能幸免。

和大多数同行一样,步步高也选择了积极拥抱电商。2013年,公司耗巨资从阿里和IBM挖来团队,成立自己的电商公司,搭建起跨境电商平台“云猴全球购”,同时,成立移动支付公司,试图打通全渠道、全业态、全品类的O2O。

王填将2013-2017年称为“迷失的五年”,这一波传统零售业电商化的探索和尝试,大多以失败告终,步步高也是一样。

不过,转机随之而来。2017年之后,互联网巨头携“新零售”、“智慧零售”的概念反攻线下,各大连锁商超又变成了香饽饽。在阿里、腾讯两强之中,步步高选择了站在腾讯这一边。

2018年情人节这天,腾讯、京东以17.11元/股,分别出资8.9亿元和7.4亿元入股步步高,成为其重要股东。

坚守了两年有余,京东、腾讯在2022年不惜亏本减持,离步步高而去。

最近两三年,外界环境对线下零售业确实不够友好,步步高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公司营收规模已接近200亿元,到2021年,仅有133.6亿元。这一年,公司还罕见地亏损了1.84亿元。公司不得不壮士断腕,相继退出重庆、四川市场,大幅收缩江西市场,低效、亏损门店果断关闭。

2022年,步步高的业绩表现仍没有好转的迹象。前三季度,收入同比下滑23.86%,归母净利润更是被斩去超9成。

2022年12月31日,王填发布新年献词《2023大道致远,韧性生长,全力以赴向春天出发》。几天之后,他即选择了退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