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独立应用商店:一个过气名词和它的窘境

这个时代的话题是大数据、VR和人工智能,应用商店听上去一点也不酷了。在这个格局已定的行业里,仍然有一些独立应用商店在试图摸索出路,它们能走到哪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6年7月5日,是豌豆荚并入阿里,正式告别独立的日子。豌豆荚CEO王俊煜在个人公众号里写下《不是终点》。而更多人在朋友圈和自媒体中感慨,这也是独立应用商店的“时代终结”。

酷安联合创始人胡松华说,“对豌豆荚来说,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结局。”曾与豌豆荚有过一次短暂交集的他,评价其是独立应用商店里最不错的那一个。

胡松华口中的“不错”,是豌豆荚过去六年里收到的最多评价,它背后的含义通常指的是“有节操”、“有品牌”、“有调性”。毫无疑问,王俊煜想要将他和他的团队用心经营的这一品牌独立保持下去,但这个时代似乎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

酷安

胡松华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酷安小编。

2010年4月,胡松华和他的技术合作人创立了酷安网,一个以“发现应用的乐趣”为口号的Android应用下载网站。他俩一个负责技术,一个负责运营。差不多从那时起,胡松华在网络上的时间几乎都顶着“酷安小编”的ID。

胡松华这名字从来没有火过。在知乎,以酷安创始人的身份回答问题,胡松华只收获了不到80个赞和22个评论。但在酷安网,酷安小编的一条“有谁在熬夜看苹果发布会?”的动态下,就有超过27条评论。胡松华的知乎账号,最近一次活跃是一年前,而酷安小编几乎时刻在线。

回想起酷安刚诞生到现在的情形,Android确实发生了大变样。“2010年,Android刚刚兴起,从1.6到2.3版本体验都不怎么好。当时的Android用户大都在机锋、安卓、安智等论坛。当他们需要下载应用时,就去搜索下载到电脑上,然后通过豌豆荚等应用管理软件安装到手机上。”胡松华还记得,当时的手机应用还被称作手机软件,普通用户下载一个应用还需要教程引导。

胡松华觉得论坛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特别多,同样一个软件,可能很多人都在发资源(下载),但最终大家都没有搞清楚这个软件到底好不好。于是,他想着不如自己做一个网站,初衷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剔除掉不必要的信息,搞清楚一个软件到底好不好。

酷安网的前四年,来来回回虽有不少朋友兼职帮忙,但主要的人员只有胡松华和他的技术合伙人。那时候的应用点评语基本都出自酷安小编一人之口,带有浓厚的创始人烙印——用胡松华的话说是“些许猥琐,但有一定幽默感”。

每上架一款新应用,“酷安小编”都会对其点评一句话。有些是夸赞,有些是吐槽,而有些可能只是酷安小编简单的个人感受,而这个点评又形成了酷安独特的社区氛围。

因为点评,酷安得到了应用商店领域顶尖的高质量用户。“如果以金字塔来看的话,酷安用户属于金字塔非常上层的那一部分。数量上非常少,但他们都很Geek,都愿意折腾手机,以发现新应用、体验新应用为乐趣。”

为了维护好这部分用户,也导致了酷安在决策上谨小慎微。保持调性,慎选广告是一直以来酷安的策略。一直以来,酷安上的应用推广和游戏联运数量都是极少的。靠着这些为数不多的精品广告和游戏联运分成,酷安维持着团队正常运转,一直独立发展到现在。

繁荣时期

在酷安创立三年后,这个行业迎来了春天。

2013年7月,百度宣布19亿美元全资收购91无线,后者业务包括91助手、安卓市场两大Android应用商店。这一金额超过2005年雅虎投资阿里巴巴的10亿美元,创下了中国互联网最大并购金额纪录。

另一边,“独立应用商店”豌豆荚拒绝了阿里巴巴的收购要约,从软银拿到了1.2亿美元B轮融资,以10亿美元估值跻身“独角兽”行列。

胡松华认为,当时的应用商店领域算得上“百家争鸣”。BAT巨头们靠着资金和流量攻城掠地,手机厂商依托用户和设备暗自使力,独立应用商店则寻求着差异化寄望上市。他们心里似乎有着共同的一个打算——应用商店是移动互联网最佳的入口。

豌豆荚当时的一个探索方向是“移动内容搜索”,做成移动互联网时代的Google。酷安依靠着独立的“点评”机制和胡松华口中的“高质量用户群体”,想要做成精品应用发现社区。而应用汇、安智等应用商店,与巨头正面博弈也打出了“拒绝刷榜”、“节操满满”的旗号。

即使总摆脱不了“巨头夹缝里生存”的描述语,但很长一段时间,豌豆荚、应用汇、安智都在应用商店领域占有一席之位。甚至,豌豆荚曾一度排到过行业前三。

春天结束

然而春天并没有持续太久。

百度对91的收购虽然带来了一阵繁荣,但也宣告着巨头的正式入场。作为一个流量导向的商业模式,资源成为了这个行业里最重要的竞争优势。另一方面,手机厂商自带的商店也开始挤占应用商店的份额,对于用户来说,下载应用与逛超市一样——哪里近就去哪里,因为超市当中的商品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应用商店是移动互联网最佳的入口”这一幻想被现实打破了。

最先被击碎的是应用汇。2015年9月,A股上市公司智度投资宣布以1亿元人民币的估值收购应用汇运营方掌汇天下。A轮投资方创新工场、芳晟基金(各投2000万元,各占12.5%股份)宣布退出。相比起2011年底A轮融资时的1.6亿元人民币估值,应用汇身价下跌近40%,投资人也只能认亏。

去年被收购时,有媒体报道,应用汇月收入不足400万元人民币,与360等大渠道每月上亿元的收入相比,存在相当大的差距。此外,当时公开的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应用汇收入为2179.7万元人民币,不到2014年全年5462.6的一半。收入无法做到持续增长,对当时的应用汇来说,被收购已是唯一的最好结局。

相比之下,安智市场算得上“嫁入豪门”。今年4月,A股公司巨龙管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的天津华泽智永和舟山普利惠共同受让力天无限100%股权,总价约为9亿元人民币。力天无限正是安智市场的运营方,公司法定代表人也由安智市场CEO韩远变更为姚纲(后又变更为阮谦)。

安智创立于2010年2月,比应用汇诞生要早半年时间,公司曾于2011年4月获得盛大的千万元投资。有意思的是,安智母公司巨龙管业是一家钟情于应用商店领域的上市公司。在收购安智的前两周,巨龙管业还以3.38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北京拇指玩公司。后者是一家从事移动互联网游戏推广业务的游戏下载平台,即专注游戏分发联运的应用商店。

曾经最大的独立应用豌豆荚,也没能敌过应用商店行业的整体下滑趋势。7月5日,豌豆荚并入阿里移动事业群,外界传闻金额为2亿美元,与两年前阿里巴巴向其抛出的15亿美元橄榄枝,估值缩水近85%。

被收购之后,豌豆荚仍然独立运作,被王俊煜看作是最能体现豌豆荚品牌调性的“豌豆荚设计奖”栏目并未受到太多影响。但想象的到,未来豌豆荚将会与UC、高德地图、PP助手等阿里巴巴旗下应用有更紧密的联系,深深打上阿里巴巴的烙印。

至此,独立应用商店不再存在。即使酷安等Android应用发现下载社区仍然独立发展,但体量实在太小,在市场统计时,常常被统计至“其他”一栏。

“应用商店行业格局已定,已经很难有想象空间了。”胡松华这样形容眼下的情况。一个可以佐证的数据是,从2014年到现在,中国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活跃用户持续在增长,但增速在逐渐放缓。2015年第四季度起,但增速已降至1%,活跃用户规模维持在4.4亿的水平。

如果说豌豆荚被收购可以看作是应用商店独立发展的愿望落空,传闻百度将售卖91无线则可以看作是应用商店行业即将倒退的注脚。

9月20日,上市公司智度股份(原智度投资改名)发出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福建智度拟收购百度旗下91无线的iOS业务。目前,91无线运营方福建百度博瑞公司法定代表人仍然是百度CEO李彦宏。

尽管智度股份很大程度是一家壳公司,但互联网行业无风不起浪。过往无数例合并案的发生,很难不让人怀疑百度售卖91无线一事,会在不远的将来发生。

窘境

这早就已经是另外一个时代了——大数据、VR、AR、人工智能是这个时代最热门的话题,不是应用商店。

应用商店成为了一个听上去就已经有点过时的名词,这也是胡松华和他的酷安想要摆脱的一个标签。胡松华想要让酷安成为一个有个性有想法的产品,而不是在冷冰冰的搜索下载应用的工具。在他的设想里,酷安将变成一个用户畅所欲言的“应用发现社区”,这将不仅能让酷安在巨头夹缝里生存,也能改变应用商店的现状。

酷安并非刻意的追求独立。早在2014年,豌豆荚还曾与酷安接触洽谈收购事宜,但双方在金额上有出入,导致收购搁浅。靠着为数不多的精品应用推广和游戏联运分成,酷安维持着团队正常运转并小有盈利,一直独立到现在。

社区是胡松华的理想,也是目前酷安的唯一出路。他喜欢用7-11来形容酷安,“世界上尽管有沃尔玛、家乐福等超级商场,但7-11一样活得很好。7-11虽小,但全是精品。”

然而,现实真会如此么?

Kane是一名典型的酷安用户。他在2013年4月发现并入驻酷安,在酷安上发现的第一款应用是一个记录时间开销的小工具——Mr Time。当年6月,Kane在应用“简易记账”下评论了一个应用细节问题,很快应用开发者就回复并感谢了他,“你的提议非常好,我收下了。”

这样的与开发者直接交流的机会在酷安上并不少见。但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Kane变得对发现应用没那么感兴趣了。距离Kane上一次打开手机里的酷安,已经有两周时间。而上一次在酷安参与评论是45天前,评论的是一款第三方的Unsplash客户端——Mysplash。其实,从2015年底开始,Kane在酷安上的讨论频率就已经降到了一个月一次。

关于这一点,Kane有自己的理解,“现在的人需求都已经被应用满足了,很难再有发现新应用的需求,除非再出现一个类似外卖O2O这样的生活中新的需求。”

手机第一屏早已被瓜分完毕,愿意发现新应用的用户越来越少——这就是与酷安的理想相对应的现实。当然,对胡松华来说,格局已定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每一次Android系统大版本更新,酷市场也都会有一个大版本的更新。9月底10月初,酷市场会适配Android 7.0 Nougat系统,推出酷市场7.0版本。在那个版本中,胡松华提到的“社区”功能将会突出出来。

但同时,胡松华也不得不承认,酷安现在才考虑大的变化,确实有点晚了。

从开发者的角度,王均也认为,现在如果刚开始做一个App,提交到应用商店,可能很难被发现。苹果App Store还有免费的自荐渠道和编辑推荐,Android则普遍需要花钱推广。

这已经不是App创业最好的时代了。现实与理想差距太大,对开发者和应用商店来说,都是如此。这是还在独立发展并试图改变行业的酷安面临的窘境,也是整个应用商店的窘境。

即使360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腾讯应用宝依然赚钱,但它们已经很难成为各自公司移动互联网的核心版图——腾讯的未来是什么?显而易见,微信比应用宝更有资格站到台前。

阅读更多有关科技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