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刚刚,联合利华任命新CEO,又是一位中国市场的“老熟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刚刚,联合利华任命新CEO,又是一位中国市场的“老熟人”

在经历一系列重大调整后,带领联合利华走向下一发展阶段的掌门人终于敲定。

文|小食代  何丹琳

时隔4个月,全球快消巨头联合利华的新CEO人选终于揭晓了!

刚刚,这家和路雪、家乐、多芬、力士等知名品牌的制造商宣布任命司马翰(Hein Schumacher)为新任首席执行官。该公司表示,在经过广泛的全球筛选过程后,司马翰将成为乔安路(Alan Jope)的接班人,后者于2022年9月宣布打算从联合利华退休。

相信不少消费品业内人士都对这位新帅并不陌生。目前,司马翰是全球乳制品和营养品企业皇家菲仕兰(Royal FrieslandCampina)的首席执行官,并于去年10月成为联合利华的非执行董事。

这意味着,在经历一系列重大调整后,带领联合利华走向下一发展阶段的掌门人终于敲定,而这番“挖角”带来的连锁反应则是,轮到荷兰乳企巨头菲仕兰开始寻找新CEO了。

我们一起来关注下。

新帅

根据公告,司马翰将于2023年6月1日成为联合利华候任首席执行官(Unilever CEO Designate),并在为时一个月的交接期后,于2023年7月1日正式出任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乔安路将于7月1日辞去联合利华董事会职务。

联合利华前首席执行官乔安路 (Alan Jope,资料图片)

“司马翰是一位商业领袖,在多家行业领先的消费品公司拥有出色的业绩记录。” 联合利华今天表示。

公告显示,荷兰皇家菲仕兰是一家营业额达110亿欧元的企业,业务遍及40多个国家/地区。在担任该公司CEO期间,司马翰领导实施了重大的投资组合和组织变革,这是企业转型的一部分,以将其转变为一家更加业务聚焦、增长驱动和可持续发展的企业。

在2014年加入皇家菲仕兰担任首席财务官之前,司马翰曾就职于亨氏公司(H.J. Heinz)十多年,期间公司发生了重大变化,他在美国、欧洲和亚洲都工作过。2008 年,他被任命为首席战略官,之后于2011年调任中国,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2013年,司马翰被任命为卡夫亨氏亚太区执行副总裁。“在亨氏公司工作的最后四年里,他常驻中国,领导了亚太地区的成功转型。”联合利华今天在公告中提到,这些业务遍及中国、印度尼西亚、印度、日本和大洋洲。

有意思的是,司马翰看似是“空降”,却又不完全是“空降”。事实上,司马翰正是在联合利华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当时从事财务工作。在离开联合利华后,他加入荷兰食品零售巨头皇家阿霍德集团(Royal Ahold NV)。

司马瀚

联合利华董事长尼尔斯·安德森(Nils Andersen)今天表示:“经过广泛的全球寻觅,我们很高兴地欢迎司马翰成为我们的新任CEO。司马翰是一位充满活力、以价值观为导向的商业领袖,他拥有多元化的经验背景,并在全球消费品行业拥有出色的履历记录。”

“他拥有卓越的战略能力、久经考验的运营效率,以及在发达和发展中市场的丰富经验。董事会期待司马翰充分发挥联合利华的潜力,使其成为一家成功企业,能够实现长期增长,并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 安德森说。

“我还想借此机会感谢乔安路对联合利华的领导。他对公司的战略、结构和组织所做的改变使联合利华更有可能获得成功。乔安路将继续领导联合利华直至6月底。在为我们的企业工作了37年之后,他将退休。” 安德森表示。

联合利华前首席执行官乔安路

司马翰今天则表示,很高兴被任命领导联合利华,这是一家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全球足迹、强大的品牌组合、才华横溢的团队以及令人羡慕的可持续发展领导者声誉”的企业。

“在我担任董事会成员期间,我对联合利华强大的基本面及其明显的增长潜力更为确信了。我将专注于与联合利华团队携手共事,在为全球每天使用我们产品的数十亿人提供服务的同时,使业绩表现更上一层楼。”这位新帅说道。

根据公告,司马翰将获得185万欧元的年度固定薪酬,并有资格获得年度奖金和绩效分享计划奖励,以及搬迁支持费用。他还将获得基于股份的奖励,以弥补他在“前东家”处的奖金损失。

对中国市场策略

今天,菲仕兰证实司马翰接受了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的任命。菲仕兰监事会祝贺他将担任新的职务,并宣布菲仕兰已经启动了任命新CEO的程序。

菲仕兰监事会主席Sybren Attema今天表示,司马翰成功地带领了菲仕兰度过公司重要的转型期。“在经常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情况下,他带领菲仕兰完全专注于打造可持续的、面向未来的企业。我们很遗憾他离开了,我们祝愿他在新的岗位上一切顺利。”

据介绍,司马翰将继续在菲仕兰积极履行职责,直至4月30日;菲仕兰监事会也启动了一个加速程序来选择他的继任者,以确保菲仕兰的业务得到持续发展。

小食代介绍过,在司马翰出任菲仕兰全球CEO期间,其高度关注中国市场尤其是奶粉业务,并拍板了菲仕兰多个在华重大策略出台,充分展现了加速该公司在中国发展业务的决心。

例如,司马翰在2018年1月正式出任菲仕兰全球CEO职务一个多月后,即宣布其任内首个在华重要决策。2018年2月,菲仕兰宣布收购了它与辉山乳业合资公司的全数中方股权,代价为200万美元。这一交易也意味着,菲仕兰100%持有了菲仕兰辉山乳业有限公司的权益,这家合资公司在华生产、营销“子母”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及其他产品。

据当时的荷兰媒体报道引述司马翰的说法表示,为发展婴幼儿配方奶粉在华业务,计划向中国市场投入9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7亿元),从而深入更多市场。司马翰还曾经在菲仕兰总部发布的一个视频采访谈到,自己对中国市场有信心,但又认为“这里竞争极为激烈,需要保持格外警惕。”

而在履新的第四个月,司马翰更亲自来到中国市场拜访,同时和媒体进行了深入交流。他当时表示,自己对“菲仕兰最终实现在中国全资拥有了一家工厂感到非常高兴”。同时,他还详细谈到了要在中国追加投资1亿欧元的计划,表示在中国追加的投资将全部用于现有工厂和产品,比如进一步加大旗下核心品牌美素佳儿的销售渠道,覆盖更广阔的市场。

由于此前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加上近几年来中国奶粉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菲仕兰曾在2021年12月宣布对美素佳儿品牌全球业务进行战略复核。而经过半年多的评估之后,菲仕兰在公布了战略复核结果,认为美素佳儿将继续为整个菲仕兰业务组合提供重要的附加值,“(对其给予)更多关注将有助于实现最佳增长”。

事实上,菲仕兰决定留下美素佳儿品牌的眼光和信心,随后也得到了验证。该公司去年7月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总营收达到66亿欧元,同比上涨19.4%,净利润上涨7700万欧元至1.39亿欧元。其中婴幼儿配方奶粉所在的专业营养品业务集团收入同比上涨18.6%至6.12亿欧元。

司马翰在财报中提到,经过战略评估,公司决定通过增长强劲的美素佳儿品牌来继续打造婴幼儿营养品业务。他还指出,中国婴幼儿营养品的收入和利润都大幅增长,部分是由于皇家美素佳儿的强劲增长。

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菲仕兰中国业绩稳步增长,其中美素佳儿净销售额同比中双位数增长,皇家美素佳儿净销售额同比增长37%。在全球范围内,美素佳儿的市场份额保持稳定。

与此同时,菲仕兰还决定在中国奶粉业务上“更聚焦”,全力打好“美素佳儿”这张王牌。为此,该公司出售了在中国沈阳秀水的本土婴儿营养品生产基地,以将更多资源集中在发展美素佳儿品牌上。

外电评论

今天,彭博指出,联合利华正加速它的换帅计划,这也正值该公司面对40年来最高的通胀水平时,希望以涨价抵消通胀影响。彭博又认为司马翰是一位快消“老手”。

路透今天留意到,司马翰受到了激进投资者的“祝福”。亿万富翁、激进投资人Nelson Peltz是联合利华股东Trian Partners的负责人,他今天表示自己强烈支持司马翰担任新的首席执行官,并期待与他密切合作,以推动可持续的利益相关者价值。”

Peltz在去年初被披露持有联合利华股份后,7月成为联合利华董事会成员。他说:“我在 2006 年至 2013 年担任亨氏公司的董事时,第一次见到司马翰。他的领导才能和商业头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路透社还表示,联合利华一直在考虑该职位的内部和外部候选人。一位持有该公司股份的基金经理表示,司马翰在联合利华之外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尤其是国际经验,这很好,“但我注意到他的背景主要是食品,而不是美容和个人护理,这可能会导致市场降低对潜在的食品业务分拆的预期。”

虽然截至发稿时,我们对于司马翰将如何发展联合利华中国业务仍然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近年来联合利华加快了在华投资的脚步,以加码包括食品在内的业务。

资料显示,联合利华过去5年在中国都取得了持续的盈利性增长,并成为该公司全球第三大市场。该公司透露,在2021年,联合利华中国取得双位数增长,主要由销售量增加所引领,并在各品类和零售渠道(尤其电商)上取得广泛增长。

为此,联合利华在中国更加进取了。在去年进博会期间,联合利华北亚区副总裁曾锡文称位于广州的护理用品工厂与食品工厂已开始打桩,2023年应该有2至3个厂可投产。该公司一直在中国扩大冰淇淋产品的生产,每年都有20%新产品推出。此外去年四月,联合利华投资5100万元在天津工业园食品工厂新增一条调味酱生产线,该工厂将成为供应北方区域的调味酱类产品生产基地。

这番“大方出手”也是联合利华为谋求未来增长铺路。在其增长战略中,中国属于三个“最优先的市场”之一。此前,联合利华中国区总裁瞿巍曾透露,虽然2022年充满诸多不确定性调整,但是该公司仍取得良好的业绩和发展。

对于司马翰后续如何深入发展中国市场,我们将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联合利华

50
  • 冰淇淋进入平价时代,伊利冷饮搭上卖火锅烧烤食材的锅圈食汇
  • 多批次梦龙雪糕疑含金属碎片在英国被召回,客服回应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刚刚,联合利华任命新CEO,又是一位中国市场的“老熟人”

在经历一系列重大调整后,带领联合利华走向下一发展阶段的掌门人终于敲定。

文|小食代  何丹琳

时隔4个月,全球快消巨头联合利华的新CEO人选终于揭晓了!

刚刚,这家和路雪、家乐、多芬、力士等知名品牌的制造商宣布任命司马翰(Hein Schumacher)为新任首席执行官。该公司表示,在经过广泛的全球筛选过程后,司马翰将成为乔安路(Alan Jope)的接班人,后者于2022年9月宣布打算从联合利华退休。

相信不少消费品业内人士都对这位新帅并不陌生。目前,司马翰是全球乳制品和营养品企业皇家菲仕兰(Royal FrieslandCampina)的首席执行官,并于去年10月成为联合利华的非执行董事。

这意味着,在经历一系列重大调整后,带领联合利华走向下一发展阶段的掌门人终于敲定,而这番“挖角”带来的连锁反应则是,轮到荷兰乳企巨头菲仕兰开始寻找新CEO了。

我们一起来关注下。

新帅

根据公告,司马翰将于2023年6月1日成为联合利华候任首席执行官(Unilever CEO Designate),并在为时一个月的交接期后,于2023年7月1日正式出任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乔安路将于7月1日辞去联合利华董事会职务。

联合利华前首席执行官乔安路 (Alan Jope,资料图片)

“司马翰是一位商业领袖,在多家行业领先的消费品公司拥有出色的业绩记录。” 联合利华今天表示。

公告显示,荷兰皇家菲仕兰是一家营业额达110亿欧元的企业,业务遍及40多个国家/地区。在担任该公司CEO期间,司马翰领导实施了重大的投资组合和组织变革,这是企业转型的一部分,以将其转变为一家更加业务聚焦、增长驱动和可持续发展的企业。

在2014年加入皇家菲仕兰担任首席财务官之前,司马翰曾就职于亨氏公司(H.J. Heinz)十多年,期间公司发生了重大变化,他在美国、欧洲和亚洲都工作过。2008 年,他被任命为首席战略官,之后于2011年调任中国,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2013年,司马翰被任命为卡夫亨氏亚太区执行副总裁。“在亨氏公司工作的最后四年里,他常驻中国,领导了亚太地区的成功转型。”联合利华今天在公告中提到,这些业务遍及中国、印度尼西亚、印度、日本和大洋洲。

有意思的是,司马翰看似是“空降”,却又不完全是“空降”。事实上,司马翰正是在联合利华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当时从事财务工作。在离开联合利华后,他加入荷兰食品零售巨头皇家阿霍德集团(Royal Ahold NV)。

司马瀚

联合利华董事长尼尔斯·安德森(Nils Andersen)今天表示:“经过广泛的全球寻觅,我们很高兴地欢迎司马翰成为我们的新任CEO。司马翰是一位充满活力、以价值观为导向的商业领袖,他拥有多元化的经验背景,并在全球消费品行业拥有出色的履历记录。”

“他拥有卓越的战略能力、久经考验的运营效率,以及在发达和发展中市场的丰富经验。董事会期待司马翰充分发挥联合利华的潜力,使其成为一家成功企业,能够实现长期增长,并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创造价值。” 安德森说。

“我还想借此机会感谢乔安路对联合利华的领导。他对公司的战略、结构和组织所做的改变使联合利华更有可能获得成功。乔安路将继续领导联合利华直至6月底。在为我们的企业工作了37年之后,他将退休。” 安德森表示。

联合利华前首席执行官乔安路

司马翰今天则表示,很高兴被任命领导联合利华,这是一家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全球足迹、强大的品牌组合、才华横溢的团队以及令人羡慕的可持续发展领导者声誉”的企业。

“在我担任董事会成员期间,我对联合利华强大的基本面及其明显的增长潜力更为确信了。我将专注于与联合利华团队携手共事,在为全球每天使用我们产品的数十亿人提供服务的同时,使业绩表现更上一层楼。”这位新帅说道。

根据公告,司马翰将获得185万欧元的年度固定薪酬,并有资格获得年度奖金和绩效分享计划奖励,以及搬迁支持费用。他还将获得基于股份的奖励,以弥补他在“前东家”处的奖金损失。

对中国市场策略

今天,菲仕兰证实司马翰接受了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的任命。菲仕兰监事会祝贺他将担任新的职务,并宣布菲仕兰已经启动了任命新CEO的程序。

菲仕兰监事会主席Sybren Attema今天表示,司马翰成功地带领了菲仕兰度过公司重要的转型期。“在经常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情况下,他带领菲仕兰完全专注于打造可持续的、面向未来的企业。我们很遗憾他离开了,我们祝愿他在新的岗位上一切顺利。”

据介绍,司马翰将继续在菲仕兰积极履行职责,直至4月30日;菲仕兰监事会也启动了一个加速程序来选择他的继任者,以确保菲仕兰的业务得到持续发展。

小食代介绍过,在司马翰出任菲仕兰全球CEO期间,其高度关注中国市场尤其是奶粉业务,并拍板了菲仕兰多个在华重大策略出台,充分展现了加速该公司在中国发展业务的决心。

例如,司马翰在2018年1月正式出任菲仕兰全球CEO职务一个多月后,即宣布其任内首个在华重要决策。2018年2月,菲仕兰宣布收购了它与辉山乳业合资公司的全数中方股权,代价为200万美元。这一交易也意味着,菲仕兰100%持有了菲仕兰辉山乳业有限公司的权益,这家合资公司在华生产、营销“子母”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及其他产品。

据当时的荷兰媒体报道引述司马翰的说法表示,为发展婴幼儿配方奶粉在华业务,计划向中国市场投入9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7亿元),从而深入更多市场。司马翰还曾经在菲仕兰总部发布的一个视频采访谈到,自己对中国市场有信心,但又认为“这里竞争极为激烈,需要保持格外警惕。”

而在履新的第四个月,司马翰更亲自来到中国市场拜访,同时和媒体进行了深入交流。他当时表示,自己对“菲仕兰最终实现在中国全资拥有了一家工厂感到非常高兴”。同时,他还详细谈到了要在中国追加投资1亿欧元的计划,表示在中国追加的投资将全部用于现有工厂和产品,比如进一步加大旗下核心品牌美素佳儿的销售渠道,覆盖更广阔的市场。

由于此前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加上近几年来中国奶粉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菲仕兰曾在2021年12月宣布对美素佳儿品牌全球业务进行战略复核。而经过半年多的评估之后,菲仕兰在公布了战略复核结果,认为美素佳儿将继续为整个菲仕兰业务组合提供重要的附加值,“(对其给予)更多关注将有助于实现最佳增长”。

事实上,菲仕兰决定留下美素佳儿品牌的眼光和信心,随后也得到了验证。该公司去年7月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总营收达到66亿欧元,同比上涨19.4%,净利润上涨7700万欧元至1.39亿欧元。其中婴幼儿配方奶粉所在的专业营养品业务集团收入同比上涨18.6%至6.12亿欧元。

司马翰在财报中提到,经过战略评估,公司决定通过增长强劲的美素佳儿品牌来继续打造婴幼儿营养品业务。他还指出,中国婴幼儿营养品的收入和利润都大幅增长,部分是由于皇家美素佳儿的强劲增长。

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菲仕兰中国业绩稳步增长,其中美素佳儿净销售额同比中双位数增长,皇家美素佳儿净销售额同比增长37%。在全球范围内,美素佳儿的市场份额保持稳定。

与此同时,菲仕兰还决定在中国奶粉业务上“更聚焦”,全力打好“美素佳儿”这张王牌。为此,该公司出售了在中国沈阳秀水的本土婴儿营养品生产基地,以将更多资源集中在发展美素佳儿品牌上。

外电评论

今天,彭博指出,联合利华正加速它的换帅计划,这也正值该公司面对40年来最高的通胀水平时,希望以涨价抵消通胀影响。彭博又认为司马翰是一位快消“老手”。

路透今天留意到,司马翰受到了激进投资者的“祝福”。亿万富翁、激进投资人Nelson Peltz是联合利华股东Trian Partners的负责人,他今天表示自己强烈支持司马翰担任新的首席执行官,并期待与他密切合作,以推动可持续的利益相关者价值。”

Peltz在去年初被披露持有联合利华股份后,7月成为联合利华董事会成员。他说:“我在 2006 年至 2013 年担任亨氏公司的董事时,第一次见到司马翰。他的领导才能和商业头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路透社还表示,联合利华一直在考虑该职位的内部和外部候选人。一位持有该公司股份的基金经理表示,司马翰在联合利华之外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尤其是国际经验,这很好,“但我注意到他的背景主要是食品,而不是美容和个人护理,这可能会导致市场降低对潜在的食品业务分拆的预期。”

虽然截至发稿时,我们对于司马翰将如何发展联合利华中国业务仍然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近年来联合利华加快了在华投资的脚步,以加码包括食品在内的业务。

资料显示,联合利华过去5年在中国都取得了持续的盈利性增长,并成为该公司全球第三大市场。该公司透露,在2021年,联合利华中国取得双位数增长,主要由销售量增加所引领,并在各品类和零售渠道(尤其电商)上取得广泛增长。

为此,联合利华在中国更加进取了。在去年进博会期间,联合利华北亚区副总裁曾锡文称位于广州的护理用品工厂与食品工厂已开始打桩,2023年应该有2至3个厂可投产。该公司一直在中国扩大冰淇淋产品的生产,每年都有20%新产品推出。此外去年四月,联合利华投资5100万元在天津工业园食品工厂新增一条调味酱生产线,该工厂将成为供应北方区域的调味酱类产品生产基地。

这番“大方出手”也是联合利华为谋求未来增长铺路。在其增长战略中,中国属于三个“最优先的市场”之一。此前,联合利华中国区总裁瞿巍曾透露,虽然2022年充满诸多不确定性调整,但是该公司仍取得良好的业绩和发展。

对于司马翰后续如何深入发展中国市场,我们将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