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存储芯片巨头全员巨亏,几乎每颗芯片都在赔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存储芯片巨头全员巨亏,几乎每颗芯片都在赔钱

消费电子需求持续疲软,全球已现芯片过剩,存储芯片成为受影响最大的品类。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彭新

主要存储芯片厂商近日先后公布最新财报,显示出需求过剩致存储芯片价格暴跌的惨淡市况,所有公司都难逃一劫。

1月31日,三星电子公布第四季度和2022财年的财务业绩。截至2022年12月31日,三星第四季度合并收入为70.46万亿韩元(约合576.61亿美元),同比、环比均减少8%,营业利润为4.31万亿韩元(约合35.27亿美元),同比、环比分别减少69%、60%。

三星表示,业绩下滑主要受存储芯片价格大幅下滑影响,叠加智能手机销售疲软。由于价格下跌和客户不断调整库存,存储器业务的收益大幅下降。财报显示,涵盖存储器业务的三星半导体部门第四季度营收为20.07万亿韩元(约合164.25亿美元),其中存储器业务营收12.14万亿韩元(约合99.35亿美元),环比、同比皆有下降。

另一大韩国存储芯片巨头SK海力士也经历了业绩跳水,录得亏损。2月1日,SK海力士发布2022年第四季度财报,实现营收7.70万亿韩元(约合63.01亿美元),环比下跌30%,同比下滑38%;净亏损为3.52万亿韩元(约合28.81亿美元),前一季度净利润为1.10万亿韩元(约合9.01亿美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3.32万亿韩元(约合27.17亿美元)。

两家韩国厂商的存储芯片业务均涉足NAND(闪存)和DRAM(动态随机存储),且是所在领域的市场份额领先厂商。在全球NAND市场,三星电子、SK海力士分列第一、第三,市占率分别为31.4%、18.5%;而在DRAM领域,三星电子、SK海力士排在前两名,市占率分别为40.7%、28.8%。

惨淡业绩下,两大厂商对年内市况预测也各有不同。SK海力士仍对一季度市场需求持悲观态度,预计DRAM芯片出货量增长率可能下滑超过10%,比三星预估的小于10%幅度更悲观,并预估上半年都将持续不景气。

两大韩国厂商之外,作为存储芯片三巨头之一的美国存储芯片公司美光也难逃影响。美光公布的截至去年12月1日的2023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显示,其营收同比下降47%至40.85亿美元,亏损0.39亿美元,2021年同期为净赚24.71亿美元。

“我们正在经历过去13年里最为严重的供需失衡。”美光CEO Sanjay Mehrotra在2022年12月的财报发布会上如此表示。供应过剩还导致销售价格下滑,2022年9至11月,美光科技的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减少47%。也因此,美光下调了今年的手机出货量预期。

涉足NAND闪存的日本铠侠也在去年10月将晶圆的投入量减少了3成,这是其10年来最大减产规模。该公司社长早坂伸夫表示,“存储芯片行情处于非常严峻的局面,不清楚(调整)的深度和长度。”他称将在关注行情的基础上调整生产计划。

存储芯片作为芯片中的大宗类型产品,属于通用原材料,价格由供需决定,其需求涨跌可视为ICT电子产业整体市况的风向标。然而,“后疫情”背景下的全球消费电子需求持续萎缩,全球产业链和供应体系受到持续影响,叠加国际地缘政治、通货膨胀以及汇率变动等因素,存储芯片厂商受到的冲击最早也最显著。

需求下降情况下,存储芯片厂商不得不降价去库存。市场调研机构集邦咨询数据显示,2022年第四季度,全球DRAM产品整体售价下滑幅度约为20%至25%,预计2023年第一季度将继续下滑13%至18%;NAND闪存方面,2022年第四季度价格降幅约20%至25%,2023年一季度价格降幅将约为10%至15%。

目前来看,所有厂商均面临普遍性亏损,何时能够盈利看起来遥遥无期,这意味着生产的几乎每颗芯片都在赔钱。

SK海力士管理层称,为应对自2022年下半年以来的需求转向,存储芯片厂商已开始削减资本开支并降低产能利用率,但距离产生实际效果还需时间,供需不平衡进一步加剧,带来库存激增的问题。美光科技和铠侠等除了通过增加自身库存来调整供应量之外,10月以后启动大型减产,但供应的减少并未跟上需求的下滑。

不过,三星今年资本支出计划尚未敲定,市场关注这家“存储芯片之王”是否会扩大投资规模,在行业周期性大衰退加大投入,趁势挤压竞争对手。

存储芯片厂商削减支出还波及至上游。芯片制造设备制造商泛林(Lam Research)称,存储客户削减和推迟支出导致订单出现空前的减少。 “几乎全部领域的客户都很谨慎,存储芯片客户尤甚,他们不仅削减了扩产计划,还降低产能利用率来清库存。” 泛林总裁兼CEO Tim Archer在财报会上称,过去25年从未经历过存储芯片客户需求如此低迷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厂商在削减产能并降低库存同时,大型整合并购也会同步发生,有望改变行业格局。NAND和硬盘厂商西部数据近期即再次启动并购铠侠进程,并于2月1日宣布将获得由Apollo全球管理公司牵头的9亿美元投资。

历史上,当行业处于不景气周期下,存储芯片企业之间的并购时有发生。西部数据和铠侠的合并是为了提高市场份额,加强竞争力和提高效率,并通过合并实现资源整合和财务上的合并等多项优势。如果西部数据与铠侠合并,将匹敌份额排在首位的三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SK海力士

3.7k
  • 日经225指数高开0.3%
  • 亚太主要股指午间集体下跌,日经225指数跌2.21%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存储芯片巨头全员巨亏,几乎每颗芯片都在赔钱

消费电子需求持续疲软,全球已现芯片过剩,存储芯片成为受影响最大的品类。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彭新

主要存储芯片厂商近日先后公布最新财报,显示出需求过剩致存储芯片价格暴跌的惨淡市况,所有公司都难逃一劫。

1月31日,三星电子公布第四季度和2022财年的财务业绩。截至2022年12月31日,三星第四季度合并收入为70.46万亿韩元(约合576.61亿美元),同比、环比均减少8%,营业利润为4.31万亿韩元(约合35.27亿美元),同比、环比分别减少69%、60%。

三星表示,业绩下滑主要受存储芯片价格大幅下滑影响,叠加智能手机销售疲软。由于价格下跌和客户不断调整库存,存储器业务的收益大幅下降。财报显示,涵盖存储器业务的三星半导体部门第四季度营收为20.07万亿韩元(约合164.25亿美元),其中存储器业务营收12.14万亿韩元(约合99.35亿美元),环比、同比皆有下降。

另一大韩国存储芯片巨头SK海力士也经历了业绩跳水,录得亏损。2月1日,SK海力士发布2022年第四季度财报,实现营收7.70万亿韩元(约合63.01亿美元),环比下跌30%,同比下滑38%;净亏损为3.52万亿韩元(约合28.81亿美元),前一季度净利润为1.10万亿韩元(约合9.01亿美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3.32万亿韩元(约合27.17亿美元)。

两家韩国厂商的存储芯片业务均涉足NAND(闪存)和DRAM(动态随机存储),且是所在领域的市场份额领先厂商。在全球NAND市场,三星电子、SK海力士分列第一、第三,市占率分别为31.4%、18.5%;而在DRAM领域,三星电子、SK海力士排在前两名,市占率分别为40.7%、28.8%。

惨淡业绩下,两大厂商对年内市况预测也各有不同。SK海力士仍对一季度市场需求持悲观态度,预计DRAM芯片出货量增长率可能下滑超过10%,比三星预估的小于10%幅度更悲观,并预估上半年都将持续不景气。

两大韩国厂商之外,作为存储芯片三巨头之一的美国存储芯片公司美光也难逃影响。美光公布的截至去年12月1日的2023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显示,其营收同比下降47%至40.85亿美元,亏损0.39亿美元,2021年同期为净赚24.71亿美元。

“我们正在经历过去13年里最为严重的供需失衡。”美光CEO Sanjay Mehrotra在2022年12月的财报发布会上如此表示。供应过剩还导致销售价格下滑,2022年9至11月,美光科技的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减少47%。也因此,美光下调了今年的手机出货量预期。

涉足NAND闪存的日本铠侠也在去年10月将晶圆的投入量减少了3成,这是其10年来最大减产规模。该公司社长早坂伸夫表示,“存储芯片行情处于非常严峻的局面,不清楚(调整)的深度和长度。”他称将在关注行情的基础上调整生产计划。

存储芯片作为芯片中的大宗类型产品,属于通用原材料,价格由供需决定,其需求涨跌可视为ICT电子产业整体市况的风向标。然而,“后疫情”背景下的全球消费电子需求持续萎缩,全球产业链和供应体系受到持续影响,叠加国际地缘政治、通货膨胀以及汇率变动等因素,存储芯片厂商受到的冲击最早也最显著。

需求下降情况下,存储芯片厂商不得不降价去库存。市场调研机构集邦咨询数据显示,2022年第四季度,全球DRAM产品整体售价下滑幅度约为20%至25%,预计2023年第一季度将继续下滑13%至18%;NAND闪存方面,2022年第四季度价格降幅约20%至25%,2023年一季度价格降幅将约为10%至15%。

目前来看,所有厂商均面临普遍性亏损,何时能够盈利看起来遥遥无期,这意味着生产的几乎每颗芯片都在赔钱。

SK海力士管理层称,为应对自2022年下半年以来的需求转向,存储芯片厂商已开始削减资本开支并降低产能利用率,但距离产生实际效果还需时间,供需不平衡进一步加剧,带来库存激增的问题。美光科技和铠侠等除了通过增加自身库存来调整供应量之外,10月以后启动大型减产,但供应的减少并未跟上需求的下滑。

不过,三星今年资本支出计划尚未敲定,市场关注这家“存储芯片之王”是否会扩大投资规模,在行业周期性大衰退加大投入,趁势挤压竞争对手。

存储芯片厂商削减支出还波及至上游。芯片制造设备制造商泛林(Lam Research)称,存储客户削减和推迟支出导致订单出现空前的减少。 “几乎全部领域的客户都很谨慎,存储芯片客户尤甚,他们不仅削减了扩产计划,还降低产能利用率来清库存。” 泛林总裁兼CEO Tim Archer在财报会上称,过去25年从未经历过存储芯片客户需求如此低迷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厂商在削减产能并降低库存同时,大型整合并购也会同步发生,有望改变行业格局。NAND和硬盘厂商西部数据近期即再次启动并购铠侠进程,并于2月1日宣布将获得由Apollo全球管理公司牵头的9亿美元投资。

历史上,当行业处于不景气周期下,存储芯片企业之间的并购时有发生。西部数据和铠侠的合并是为了提高市场份额,加强竞争力和提高效率,并通过合并实现资源整合和财务上的合并等多项优势。如果西部数据与铠侠合并,将匹敌份额排在首位的三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