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马斯克继续推进X项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马斯克继续推进X项目

从长远来看,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或只是马斯克打造超级应用计划的一部分。

文|三易生活

如今距离马斯克发起关于他是否应该卸任推特CEO的投票,已经过去了1月有余。虽然当时曾扬言一旦找到合适的接任者便会辞职,但从目前来看,这位“硅谷钢铁侠”依旧稳坐钓鱼台,并继续在对推特进行大刀阔斧的变革。

日前有传言称,推特方面正试图在平台中引入支付功能,并已开始在美国部分区域申请相关的监管许可,希望能够在一年内拿到在所需要的牌照,随后则将会继续扩张,在国际范围内寻求监管许可。据了解这一计划的相关人士透露,推特支付功能的开发将由其产品管理总监Esther Crawford领导,而且这位高管也正在成为马斯克的重要副手。

此外还有消息称,推特的这一支付系统最初将使用法定货币,但后续可能会加入加密货币支付功能。

事实上,推特要加入支付功能的消息并非首次出现。就在成功收购推特后不久,马斯克就曾阐述过将支付功能引入推特的愿景,其中就包括了提供高收益货币市场账户、借记卡和点对点支付等功能。而在当时,马斯克的这番言论也被外界认为,是要在推特搞“余额宝”。

引入支付功能,马斯克要为推特“开源”

马斯克要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的原因,显然并不复杂,一来无疑是因为用户有这方面的需求。据支付市场数据集团FXC Intelligence公布的数据显示,每日有数十万推特用户在推文中分享第三方支付的链接。对此该公司内容负责人露西·英格汉姆(Lucy Ingham)就表示,“推特已经是个存在大量支付活动的平台,因此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意外”。

此外,推特目前可谓是“内忧外患”的处境,也使得马斯克不得不寻找新的机会。作为一家老牌社交平台,截至2022年6月30日推特的日活跃用户量为2.378亿,但这不但与同样“老资历”的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动辄十几乃至超过二十亿的用户体量相差甚远,还远不及后起之秀TikTok。此外,尽管Mastodon、Hive、Post News等同类竞品尚处于起步阶段,但从他们依旧能够屡获融资一事来看,多少或许也给推特带来了一些压力。

另一方面,尽管推特是一个有着社交平台,但其业务模式本身的造血能力其实并不强,甚至在过去的10年中有8年都处于亏损状况。并且在当下整个数字广告行业整体遇冷的情况下,推特在主要依赖广告、盈利来源相对单一的困境中已然越陷越深。而马斯克带来的全新订阅服务计划,结果则俨然已经是一地鸡毛。

更致命的是,马斯克入主推特后执行的大规模裁员、解封账号等一系列举措,还引发了诸如大众汽车集团、通用汽车、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在内,越来越多广告主对其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不久前就曾有消息源透露,自2022年10月底被马斯克收购至今,推特已流失了超过500个广告商。

甚至在2023年1月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中,推特负责广告业务的经理西达斯·拉奥(Siddharth Rao)就曾透露,该公司当前的日营收额较去年同期下降了多达40%。

更何况马斯克此次的收购,还使得推特背负着130亿美元的债务,每年仅是利息便需偿还十几亿美元。据称在2023年1月底,推特方面已为此支付了首笔3亿美元的利息。

简而言之,就是在被马斯克收购后,推特的情况似乎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糟糕了,所以也就由不得马斯克不得不为推特寻找新的机会。

而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有利可图的金融服务几乎是一项不容错过的业务。纵观国内的一众互联网厂商,无论是BAT、字节跳动,还是美团等企业,互联网金融服务几乎已经成为标配。并且在早期向投资者提供的一份材料中,马斯克也曾提及,目标是到2028年让推特的支付服务营收达到13亿美元。

但即便马斯克曾一手创办了最早的线上银行,如今想要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恐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且不论搭建相关系统、获得用户的信任,以及应对Venmo、Cash App和Zelle等竞争对手,都需要耗费巨大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摆在推特面前的还有极为繁杂的合规工作要做

“超极APP”之梦未熄,马斯克在下一盘大棋

尽管很难,但这件事情马斯克还必须要做。毕竟这不仅仅是“形势所迫”,还因为从长远来看,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或只是马斯克打造超级应用(the everything APP)计划的一部分。事实上,自2022年4月宣布收购推特以来,他就多次表达了学习微信、将推特打造成超级应用的想法。

例如在2022年5月接受“All-In峰会”播客的访谈时,马斯克就曾盛赞微信已融入中国用户的日常生活中,并且功能全面、强大,还没有垃圾信息。随后在同年10月他还曾声称,买下推特是为了“创建X、即超级应用的第一步,并且可能将X项目提前三到五年”。

自收购推特后,除此次传出的支付功能外,马斯克更是不断表示要为其引入更多的功能,其中就包括了长推文、视频、加密私信等。甚至他所公布的“推特2.0”相关PPT中,也印证了想要打造超级应用的决心。

在马斯克的设想中,“推特2.0”将是一款集即时通讯、电商、游戏、短视频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平台,能够承载用户的更多需求。而作为商业延展的入口,支付系统显然是综合类平台的大动脉、属于“基础设施”,因此推特想要朝着更开放和更多服务的方向严谨,这无疑是个绕不开的路口。

然而,如今想要在海外市场做出“超极应用”,显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方面,微信当年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诞生于移动互联网爆发之初,赶上了这一轮大爆发,尚且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此外还有腾讯的全力引流。

但目前海外市场在各赛道均已有诸多成熟的应用、用户习惯也基本固化,所以推特想要切入其他领域一时间可能会很难做到 ,再加上其当下“内忧外患”的处境,也已然注定了很难去打持久战。

另一方面,推特本身并不具备即时通信的私密性,从本质上来说其更像是个内容平台、而非社交平台,所以这也就注定了很难像微信那样依靠用户的“关系网络”,从即时通讯工具转型为涵盖诸多功能的社交平台。

以同为内容平台的微博为例,尽管其早在2011年便开始尝试电商业务,并在2020年推出“微博小店”,为试图通过电商变现的用户提供店铺橱窗、内容激励、购物津贴等服务。但时至今日,广告和营销仍是微博的营收支柱,其“广告牌”、“引流平台”的标签也没能撕下,电商则更是一个不知何时才能实现的愿景。

事实上,继微信、美团、支付宝等超级应用在国内市场取得成功后,俨然已有越来越多的海外互联网企业开始参考这一模式。但无论是Meta旗下的Facebook、WhatsApp,还是曾经微信的启蒙者“Kik Messenger”,以及谷歌、Snap、Uber等,结果都不理想。即使是微信的海外版本WeChat,同样也遭遇了严重的水土不服问题。

所以在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的情况下,推特能否成为下一个“超极应用”,目前显然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Twitter

2.9k
  • 马斯克旗下X平台本周将把“点赞”功能设置为私密
  • 阿斯麦创始人之一维姆・特鲁斯特去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马斯克继续推进X项目

从长远来看,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或只是马斯克打造超级应用计划的一部分。

文|三易生活

如今距离马斯克发起关于他是否应该卸任推特CEO的投票,已经过去了1月有余。虽然当时曾扬言一旦找到合适的接任者便会辞职,但从目前来看,这位“硅谷钢铁侠”依旧稳坐钓鱼台,并继续在对推特进行大刀阔斧的变革。

日前有传言称,推特方面正试图在平台中引入支付功能,并已开始在美国部分区域申请相关的监管许可,希望能够在一年内拿到在所需要的牌照,随后则将会继续扩张,在国际范围内寻求监管许可。据了解这一计划的相关人士透露,推特支付功能的开发将由其产品管理总监Esther Crawford领导,而且这位高管也正在成为马斯克的重要副手。

此外还有消息称,推特的这一支付系统最初将使用法定货币,但后续可能会加入加密货币支付功能。

事实上,推特要加入支付功能的消息并非首次出现。就在成功收购推特后不久,马斯克就曾阐述过将支付功能引入推特的愿景,其中就包括了提供高收益货币市场账户、借记卡和点对点支付等功能。而在当时,马斯克的这番言论也被外界认为,是要在推特搞“余额宝”。

引入支付功能,马斯克要为推特“开源”

马斯克要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的原因,显然并不复杂,一来无疑是因为用户有这方面的需求。据支付市场数据集团FXC Intelligence公布的数据显示,每日有数十万推特用户在推文中分享第三方支付的链接。对此该公司内容负责人露西·英格汉姆(Lucy Ingham)就表示,“推特已经是个存在大量支付活动的平台,因此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意外”。

此外,推特目前可谓是“内忧外患”的处境,也使得马斯克不得不寻找新的机会。作为一家老牌社交平台,截至2022年6月30日推特的日活跃用户量为2.378亿,但这不但与同样“老资历”的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动辄十几乃至超过二十亿的用户体量相差甚远,还远不及后起之秀TikTok。此外,尽管Mastodon、Hive、Post News等同类竞品尚处于起步阶段,但从他们依旧能够屡获融资一事来看,多少或许也给推特带来了一些压力。

另一方面,尽管推特是一个有着社交平台,但其业务模式本身的造血能力其实并不强,甚至在过去的10年中有8年都处于亏损状况。并且在当下整个数字广告行业整体遇冷的情况下,推特在主要依赖广告、盈利来源相对单一的困境中已然越陷越深。而马斯克带来的全新订阅服务计划,结果则俨然已经是一地鸡毛。

更致命的是,马斯克入主推特后执行的大规模裁员、解封账号等一系列举措,还引发了诸如大众汽车集团、通用汽车、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在内,越来越多广告主对其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不久前就曾有消息源透露,自2022年10月底被马斯克收购至今,推特已流失了超过500个广告商。

甚至在2023年1月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中,推特负责广告业务的经理西达斯·拉奥(Siddharth Rao)就曾透露,该公司当前的日营收额较去年同期下降了多达40%。

更何况马斯克此次的收购,还使得推特背负着130亿美元的债务,每年仅是利息便需偿还十几亿美元。据称在2023年1月底,推特方面已为此支付了首笔3亿美元的利息。

简而言之,就是在被马斯克收购后,推特的情况似乎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糟糕了,所以也就由不得马斯克不得不为推特寻找新的机会。

而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有利可图的金融服务几乎是一项不容错过的业务。纵观国内的一众互联网厂商,无论是BAT、字节跳动,还是美团等企业,互联网金融服务几乎已经成为标配。并且在早期向投资者提供的一份材料中,马斯克也曾提及,目标是到2028年让推特的支付服务营收达到13亿美元。

但即便马斯克曾一手创办了最早的线上银行,如今想要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恐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且不论搭建相关系统、获得用户的信任,以及应对Venmo、Cash App和Zelle等竞争对手,都需要耗费巨大的时间和金钱成本,摆在推特面前的还有极为繁杂的合规工作要做

“超极APP”之梦未熄,马斯克在下一盘大棋

尽管很难,但这件事情马斯克还必须要做。毕竟这不仅仅是“形势所迫”,还因为从长远来看,为推特引入支付功能或只是马斯克打造超级应用(the everything APP)计划的一部分。事实上,自2022年4月宣布收购推特以来,他就多次表达了学习微信、将推特打造成超级应用的想法。

例如在2022年5月接受“All-In峰会”播客的访谈时,马斯克就曾盛赞微信已融入中国用户的日常生活中,并且功能全面、强大,还没有垃圾信息。随后在同年10月他还曾声称,买下推特是为了“创建X、即超级应用的第一步,并且可能将X项目提前三到五年”。

自收购推特后,除此次传出的支付功能外,马斯克更是不断表示要为其引入更多的功能,其中就包括了长推文、视频、加密私信等。甚至他所公布的“推特2.0”相关PPT中,也印证了想要打造超级应用的决心。

在马斯克的设想中,“推特2.0”将是一款集即时通讯、电商、游戏、短视频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平台,能够承载用户的更多需求。而作为商业延展的入口,支付系统显然是综合类平台的大动脉、属于“基础设施”,因此推特想要朝着更开放和更多服务的方向严谨,这无疑是个绕不开的路口。

然而,如今想要在海外市场做出“超极应用”,显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方面,微信当年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诞生于移动互联网爆发之初,赶上了这一轮大爆发,尚且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此外还有腾讯的全力引流。

但目前海外市场在各赛道均已有诸多成熟的应用、用户习惯也基本固化,所以推特想要切入其他领域一时间可能会很难做到 ,再加上其当下“内忧外患”的处境,也已然注定了很难去打持久战。

另一方面,推特本身并不具备即时通信的私密性,从本质上来说其更像是个内容平台、而非社交平台,所以这也就注定了很难像微信那样依靠用户的“关系网络”,从即时通讯工具转型为涵盖诸多功能的社交平台。

以同为内容平台的微博为例,尽管其早在2011年便开始尝试电商业务,并在2020年推出“微博小店”,为试图通过电商变现的用户提供店铺橱窗、内容激励、购物津贴等服务。但时至今日,广告和营销仍是微博的营收支柱,其“广告牌”、“引流平台”的标签也没能撕下,电商则更是一个不知何时才能实现的愿景。

事实上,继微信、美团、支付宝等超级应用在国内市场取得成功后,俨然已有越来越多的海外互联网企业开始参考这一模式。但无论是Meta旗下的Facebook、WhatsApp,还是曾经微信的启蒙者“Kik Messenger”,以及谷歌、Snap、Uber等,结果都不理想。即使是微信的海外版本WeChat,同样也遭遇了严重的水土不服问题。

所以在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的情况下,推特能否成为下一个“超极应用”,目前显然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