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厂开年抓考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厂开年抓考勤

降本之后,大厂开始靠抓考勤增效。

界面新闻| 匡达

文 | 盒饭财经 谭宵寒

编辑 | 王靖

考勤,最近成为大厂管理的关键词之一。

2月1日,美团正式执行新版考勤制度,上班时间调整为上午9点,各部门可视情况规定部门到岗时间,最晚不晚于10点。

元旦后,大厂日爆爆料,百度MEG(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开始突然抓考勤,多个团队口头通知,要求早上10点之前到公司。而同时,工作日下班免费打车的时间将从9点改成10点。

若放到体制内,上午10点的上班时间并不早,但在加班文化盛行的互联网行业,规定每日上班时间对互联网人来说可能会产生震动。

上世纪60年代,德国经济学家哈勒提出弹性工作制,当时主要是为解决职工上下班交通拥挤的困难,从70年代开始,这一制度在欧美得到稳定发展,并逐渐在日韩普及。

国内企业在十几年前开始推行弹性工作制。2007年,一位北京市人大代表提出“合理调整上下班时间”议案,认为弹性工作制既有助于改善住家离办公地点较远的员工的睡眠状况,也有助于改善城市交通早晚高峰拥堵的情况;次年,北京在IT行业、科研单位试行弹性工作制。

此后十余年,弹性工作制成为互联网行业考勤制度的主流。2017年夏天,腾讯公司回应员工因公司福利愿主动加班的传言时就提到,公司提倡弹性工作,绝大多数部门没有打卡上下班时间。

在许多人眼中,互联网公司的工作氛围是宽松的、活泼的、自由的,但当互联网公司集体进入增长停滞期,互联网公司上方的空气难免紧张起来,降本增效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主题。

过去一年多,诸多大厂陆续取消了员工们曾习以为常的各项福利。2021年底,公司年底通知大家取消免费下午茶、三餐、房补、大小周加班费;去年,腾讯取消了外包员工的餐厅福利,另外食堂不再提供免费餐盒和随餐免费水果;字节取消了大小周加班费,近期也严查违规房补。

这些动作都可算作“降本”的范畴内,而调整考勤时间就是“增效”了。

美团在公布新考勤制度的通知中提到,公司调整考勤时间的原因,“是希望大家把上午的时间更高效地利用起来;所有同学的出勤规则一致,不再区分序列和职级,也有助于提高协作效率。”

当互联网公司告别高速增长期,建立新的公司秩序,互联网人也正重新适应新秩序。

“弹性工作”“考勤宽松”向来是互联网公司招聘启事中的标配,在国内,最早实行弹性工作制的是当时最热门的IT企业。

据《北京日报》2011年的一份报道,联想、NEC等一些IT企业在当时已经实现弹性上班,大多数企业把弹性上班时间控制在两小时的浮动区间内,还有的企业在满足8小时工作的前提下,给员工更大的弹性尺度。

“基本都一样,大多数是弹性工作制,不打卡,只规定工作时长”,一位辗转了多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在2018年曾向《北京晚报》表示,从入行到现在,他入职的公司中,加班和对应的加班福利都类似。

但在公司与员工,这场多少与猫鼠游戏有些类似的博弈中,互联网公司推行的弹性工作、不打卡逐渐衍生出新的形态。

深夜加班是弹性工作制的副产品。在互联网行业走在上升通道的10年代,西二旗百度大厦的楼下,到深夜都常常停靠着等待码农们下班的出租车。

《敏捷中国史话》一书就指出,在很多企业中,“弹性工作制”退化成了“加班”的代名词。例如,一名华为员工曾在2008年发帖称,整个团队的研发人员被迫选择了所谓的“弹性工作制”,每周必须有3天晚上加班到9点。

在员工这端,他们常常也会因前一晚的加班而自发调整第二天的上班时间,许多考勤管理相对宽松的公司对此也持默许态度。

宽松的考勤制度也成为雇佣双方劳动仲裁时的争议点与博弈点。

2019年3月,腾讯曾因一位员工“不服从工作安排、经常迟到、早退、长期不在岗,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按照公司规定,该员工所在部门要求于上午9点半到岗,10点参加晨会,但他经常不参加10点的晨会,在岗时间经常不足8小时。

但这位员工的说法是,“从我入职时,腾讯就是弹性工作制,从来不考勤。腾讯员工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常态,腾讯仅拿出10-18点时段的监控没有任何说服力。”并在2020年先后向深圳市仲裁委提请仲裁,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都未能成功。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杨晓波律师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曾提到一个案例,一位工程师被裁员后申请劳动仲裁时,发现公司提供的考勤记录可能有“猫腻”,遂借用同事账号登录发现公司修改考勤制度的证据。最终经过鉴定,企业确实修改了相关原始数据,不但需要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还要支付加班工资。

当然,也有严格考勤的科技公司,华为就是其中的代表。华为配股要求中就专门设置了最低考勤要求:上一年事假(与月末周六加班冲抵后的余额)要小于5天,近两年各类休假(含各种法定休假和非法定休假)不超过60天。

一向奉行宽松考勤制度的互联网公司为何也开始严格考勤了?

事实上,一些公司当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业务变动、战略变动时,都会随之调整考勤等办公政策。

2017年,阿里合伙人、原支付宝总裁樊路远加入大文娱,刚到大文娱的他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这里没有阿里味儿。“到点就下班了,”樊路远说。一些员工因为加班而调整上班时间。“今天开会谈到12点,明天中午12点来的,在我们这儿不行。”他下令禁止这种行为,“你开会谈到12点,明天早晨9点还得到。”

一度倡导扁平化管理,员工不用打卡的小米也在2019年前后调整了管理制度。2019年,有小米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小米目前上班要打卡,而且在当年春节后考勤尤其严格。

2020年开年,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表示,搜狐员工在新一年要投入足够的时间,更加敬业和勤奋,以实现更加高效的沟通。搜狐发给员工的“考勤新规”邮件显示,要求员工9:30前到岗,迟到一次罚款500元,最高处千元处罚。另有搜狐员工透露,此前搜狐对于迟到者单次罚款为5元。

另一个流传甚广的民间说法是:一个单位只要开始强调考勤、打卡,一定是在走下坡路。

这种说法并非全无道理,互联网公司调整考勤政策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要提高公司效率。显然,绝大多数公司已经走过了业绩增长高峰,要改善公司经营状况,提高单个员工的产出效率是压缩开支、降低成本之外的另一条路。

去年5月的疫情期间,尚德机构要求北京朝阳全区员工实行居家办公的同时,要安装电脑监控软件——必须每5分钟自动截屏,每天截屏不够89次的算旷工。

近日,又有尚德机构员工爆料,其所在部门要求员工使用腾讯会议进行线上考勤,在办公期间保持在线、摄像头开启状态,在具体要求中,该“规则”规定员工需保持80%以上出镜率,出镜率在50%-80%之间视为半天旷工,低于50%则视作全天旷工。公司对此回应称,公司并没有实行这一管理办法,系个别部门为提高居家工作效率和办公协同性而采取相关临时性措施,“会根据员工实际工作情况而进行灵活调整”。

另一种说法是,考勤趋于严格是裁员的前兆。

《产品之光》作者Kevin在《产品经理怎么判断要裁员了?》中提到,在他曾经呆过的一些公司,只要是有裁员计划的企业,那么一定会逐渐对员工考勤严格,比如曾经还可以有浮动时间打卡甚至是不打卡,变成了要打卡甚至是迟到一分钟都不可以,并且将考勤作为员工绩效的指标。“如果是后者,那么就是因为公司要裁员了,通过考勤打卡来体现员工的工作时间和工作态度,从而裁掉工作态度差的员工。”

过去一年,诸多互联网公司加强了考勤管理,比如百度、美团、小米和阿里。

据虎嗅报道,去年,一位阿里高管多次上午来到杭州总部的某核心业务线办公区,并检查考勤。“这位高管第一次抽查时看到的景象是:已过打卡时间点,但部分工位空荡荡。该高管自此严抓整个业务线的考勤。”

不吝国内如此,去年5月底,特斯拉CEO马斯克明令表示,要求员工每周至少回到办公室工作 40 个小时,否则就辞职。

年中,打卡时长低于40小时的特斯拉员工会收到一封调查邮件,“这是一项自动通知,”邮件写道,“你收到这封邮件是因为在截至 6 月 28 日的30天内,没有记录显示你至少有16天使用工牌进入过特斯拉办公室。提醒一下,所有员工都要回到办公室,全职工作。我们意识到,你没有签到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生病、度假或出差。无论如何,请给你的经理发邮件说明你缺席的原因。”

当然,也有与严格考勤的大趋势背道而驰的公司,最典型的就是因“四天半工作制”上热搜的乐视。元旦后,乐视视频宣布,公司将执行每周四天半工作制:每周三实行弹性的半天工作制,考勤时间调整为连续的5个小时,比如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上午11点至下午4点都符合规定。

考勤制度的变化除了趋于严格之外,与个人绩效的紧密程度也在加强。

以美团为例,根据其最新《考勤管理制度》,迟到和早退虽然不影响基本薪资计算,但每月无故迟到和早退2次及以下的为轻度违纪,3次及以上的为中度违纪,公司可依据《阳光职场行为规范》中的违纪情形进行处理;按照绩效考核规则,违纪会影响年终绩效。

在绩效、年终奖这座座大山,以及裁员的大环境下,员工越来越被动,曾经管理相对松散的互联网考勤正走向严格。

参考资料:

1、《干满8小时随意上下班,部分企业实行弹性工作制》,2011年8月,《北京日报》

2、《深夜十点,北京各大互联网企业的下班高峰才刚开始?》,2018年5月,《北京晚报》

3、《因“每天在岗不足8小时”辞退高级工程师?腾讯回应了》,2020年7月,《南方日报》

4、《产品经理怎么判断要裁员了?》,2022年10月,Kevin改变世界的点滴

5、《小米推动层级化、设立KPI:毕业生入职13级,雷军没有级别》,2019年2月,《财经杂志》

6、《马斯克严查“考勤”:员工每月打卡不足16天或将被炒鱿鱼》,2022年7月,新智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团

5k
  • 港股科网股午后走低,美团跌超5%
  • 港股午评:恒生科技指数跌1.89%,京东、抖音概念领跌,美团、星空华文跌超4%

腾讯

6.4k
  • 腾讯控股今日在港交所斥资约10亿港元回购268万股
  • 腾讯控股:今日斥资10.03亿港元购回263万股公司股份

阿里巴巴

6.6k
  • 港股收评:恒指跌1.83%,恒生科技指数跌2.32%,光伏板块逆势走强,医药、内险股低迷
  • 精准学获阿里巴巴近2亿元投资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大厂开年抓考勤

降本之后,大厂开始靠抓考勤增效。

界面新闻| 匡达

文 | 盒饭财经 谭宵寒

编辑 | 王靖

考勤,最近成为大厂管理的关键词之一。

2月1日,美团正式执行新版考勤制度,上班时间调整为上午9点,各部门可视情况规定部门到岗时间,最晚不晚于10点。

元旦后,大厂日爆爆料,百度MEG(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开始突然抓考勤,多个团队口头通知,要求早上10点之前到公司。而同时,工作日下班免费打车的时间将从9点改成10点。

若放到体制内,上午10点的上班时间并不早,但在加班文化盛行的互联网行业,规定每日上班时间对互联网人来说可能会产生震动。

上世纪60年代,德国经济学家哈勒提出弹性工作制,当时主要是为解决职工上下班交通拥挤的困难,从70年代开始,这一制度在欧美得到稳定发展,并逐渐在日韩普及。

国内企业在十几年前开始推行弹性工作制。2007年,一位北京市人大代表提出“合理调整上下班时间”议案,认为弹性工作制既有助于改善住家离办公地点较远的员工的睡眠状况,也有助于改善城市交通早晚高峰拥堵的情况;次年,北京在IT行业、科研单位试行弹性工作制。

此后十余年,弹性工作制成为互联网行业考勤制度的主流。2017年夏天,腾讯公司回应员工因公司福利愿主动加班的传言时就提到,公司提倡弹性工作,绝大多数部门没有打卡上下班时间。

在许多人眼中,互联网公司的工作氛围是宽松的、活泼的、自由的,但当互联网公司集体进入增长停滞期,互联网公司上方的空气难免紧张起来,降本增效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主题。

过去一年多,诸多大厂陆续取消了员工们曾习以为常的各项福利。2021年底,公司年底通知大家取消免费下午茶、三餐、房补、大小周加班费;去年,腾讯取消了外包员工的餐厅福利,另外食堂不再提供免费餐盒和随餐免费水果;字节取消了大小周加班费,近期也严查违规房补。

这些动作都可算作“降本”的范畴内,而调整考勤时间就是“增效”了。

美团在公布新考勤制度的通知中提到,公司调整考勤时间的原因,“是希望大家把上午的时间更高效地利用起来;所有同学的出勤规则一致,不再区分序列和职级,也有助于提高协作效率。”

当互联网公司告别高速增长期,建立新的公司秩序,互联网人也正重新适应新秩序。

“弹性工作”“考勤宽松”向来是互联网公司招聘启事中的标配,在国内,最早实行弹性工作制的是当时最热门的IT企业。

据《北京日报》2011年的一份报道,联想、NEC等一些IT企业在当时已经实现弹性上班,大多数企业把弹性上班时间控制在两小时的浮动区间内,还有的企业在满足8小时工作的前提下,给员工更大的弹性尺度。

“基本都一样,大多数是弹性工作制,不打卡,只规定工作时长”,一位辗转了多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在2018年曾向《北京晚报》表示,从入行到现在,他入职的公司中,加班和对应的加班福利都类似。

但在公司与员工,这场多少与猫鼠游戏有些类似的博弈中,互联网公司推行的弹性工作、不打卡逐渐衍生出新的形态。

深夜加班是弹性工作制的副产品。在互联网行业走在上升通道的10年代,西二旗百度大厦的楼下,到深夜都常常停靠着等待码农们下班的出租车。

《敏捷中国史话》一书就指出,在很多企业中,“弹性工作制”退化成了“加班”的代名词。例如,一名华为员工曾在2008年发帖称,整个团队的研发人员被迫选择了所谓的“弹性工作制”,每周必须有3天晚上加班到9点。

在员工这端,他们常常也会因前一晚的加班而自发调整第二天的上班时间,许多考勤管理相对宽松的公司对此也持默许态度。

宽松的考勤制度也成为雇佣双方劳动仲裁时的争议点与博弈点。

2019年3月,腾讯曾因一位员工“不服从工作安排、经常迟到、早退、长期不在岗,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按照公司规定,该员工所在部门要求于上午9点半到岗,10点参加晨会,但他经常不参加10点的晨会,在岗时间经常不足8小时。

但这位员工的说法是,“从我入职时,腾讯就是弹性工作制,从来不考勤。腾讯员工在工作日18点以后继续工作是常态,腾讯仅拿出10-18点时段的监控没有任何说服力。”并在2020年先后向深圳市仲裁委提请仲裁,向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都未能成功。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杨晓波律师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曾提到一个案例,一位工程师被裁员后申请劳动仲裁时,发现公司提供的考勤记录可能有“猫腻”,遂借用同事账号登录发现公司修改考勤制度的证据。最终经过鉴定,企业确实修改了相关原始数据,不但需要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还要支付加班工资。

当然,也有严格考勤的科技公司,华为就是其中的代表。华为配股要求中就专门设置了最低考勤要求:上一年事假(与月末周六加班冲抵后的余额)要小于5天,近两年各类休假(含各种法定休假和非法定休假)不超过60天。

一向奉行宽松考勤制度的互联网公司为何也开始严格考勤了?

事实上,一些公司当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业务变动、战略变动时,都会随之调整考勤等办公政策。

2017年,阿里合伙人、原支付宝总裁樊路远加入大文娱,刚到大文娱的他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这里没有阿里味儿。“到点就下班了,”樊路远说。一些员工因为加班而调整上班时间。“今天开会谈到12点,明天中午12点来的,在我们这儿不行。”他下令禁止这种行为,“你开会谈到12点,明天早晨9点还得到。”

一度倡导扁平化管理,员工不用打卡的小米也在2019年前后调整了管理制度。2019年,有小米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小米目前上班要打卡,而且在当年春节后考勤尤其严格。

2020年开年,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表示,搜狐员工在新一年要投入足够的时间,更加敬业和勤奋,以实现更加高效的沟通。搜狐发给员工的“考勤新规”邮件显示,要求员工9:30前到岗,迟到一次罚款500元,最高处千元处罚。另有搜狐员工透露,此前搜狐对于迟到者单次罚款为5元。

另一个流传甚广的民间说法是:一个单位只要开始强调考勤、打卡,一定是在走下坡路。

这种说法并非全无道理,互联网公司调整考勤政策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要提高公司效率。显然,绝大多数公司已经走过了业绩增长高峰,要改善公司经营状况,提高单个员工的产出效率是压缩开支、降低成本之外的另一条路。

去年5月的疫情期间,尚德机构要求北京朝阳全区员工实行居家办公的同时,要安装电脑监控软件——必须每5分钟自动截屏,每天截屏不够89次的算旷工。

近日,又有尚德机构员工爆料,其所在部门要求员工使用腾讯会议进行线上考勤,在办公期间保持在线、摄像头开启状态,在具体要求中,该“规则”规定员工需保持80%以上出镜率,出镜率在50%-80%之间视为半天旷工,低于50%则视作全天旷工。公司对此回应称,公司并没有实行这一管理办法,系个别部门为提高居家工作效率和办公协同性而采取相关临时性措施,“会根据员工实际工作情况而进行灵活调整”。

另一种说法是,考勤趋于严格是裁员的前兆。

《产品之光》作者Kevin在《产品经理怎么判断要裁员了?》中提到,在他曾经呆过的一些公司,只要是有裁员计划的企业,那么一定会逐渐对员工考勤严格,比如曾经还可以有浮动时间打卡甚至是不打卡,变成了要打卡甚至是迟到一分钟都不可以,并且将考勤作为员工绩效的指标。“如果是后者,那么就是因为公司要裁员了,通过考勤打卡来体现员工的工作时间和工作态度,从而裁掉工作态度差的员工。”

过去一年,诸多互联网公司加强了考勤管理,比如百度、美团、小米和阿里。

据虎嗅报道,去年,一位阿里高管多次上午来到杭州总部的某核心业务线办公区,并检查考勤。“这位高管第一次抽查时看到的景象是:已过打卡时间点,但部分工位空荡荡。该高管自此严抓整个业务线的考勤。”

不吝国内如此,去年5月底,特斯拉CEO马斯克明令表示,要求员工每周至少回到办公室工作 40 个小时,否则就辞职。

年中,打卡时长低于40小时的特斯拉员工会收到一封调查邮件,“这是一项自动通知,”邮件写道,“你收到这封邮件是因为在截至 6 月 28 日的30天内,没有记录显示你至少有16天使用工牌进入过特斯拉办公室。提醒一下,所有员工都要回到办公室,全职工作。我们意识到,你没有签到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生病、度假或出差。无论如何,请给你的经理发邮件说明你缺席的原因。”

当然,也有与严格考勤的大趋势背道而驰的公司,最典型的就是因“四天半工作制”上热搜的乐视。元旦后,乐视视频宣布,公司将执行每周四天半工作制:每周三实行弹性的半天工作制,考勤时间调整为连续的5个小时,比如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上午11点至下午4点都符合规定。

考勤制度的变化除了趋于严格之外,与个人绩效的紧密程度也在加强。

以美团为例,根据其最新《考勤管理制度》,迟到和早退虽然不影响基本薪资计算,但每月无故迟到和早退2次及以下的为轻度违纪,3次及以上的为中度违纪,公司可依据《阳光职场行为规范》中的违纪情形进行处理;按照绩效考核规则,违纪会影响年终绩效。

在绩效、年终奖这座座大山,以及裁员的大环境下,员工越来越被动,曾经管理相对松散的互联网考勤正走向严格。

参考资料:

1、《干满8小时随意上下班,部分企业实行弹性工作制》,2011年8月,《北京日报》

2、《深夜十点,北京各大互联网企业的下班高峰才刚开始?》,2018年5月,《北京晚报》

3、《因“每天在岗不足8小时”辞退高级工程师?腾讯回应了》,2020年7月,《南方日报》

4、《产品经理怎么判断要裁员了?》,2022年10月,Kevin改变世界的点滴

5、《小米推动层级化、设立KPI:毕业生入职13级,雷军没有级别》,2019年2月,《财经杂志》

6、《马斯克严查“考勤”:员工每月打卡不足16天或将被炒鱿鱼》,2022年7月,新智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