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出境游观察(上):重新起步,从零开始复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出境游观察(上):重新起步,从零开始复苏

对文旅行业而言,出境游的复苏,无疑是一个标志性的节点。

文|新旅界

2月6日00:32,阿联酋航空的客机EK363,自广州白云机场的T2航站楼起飞,飞往数万公里外的阿联酋迪拜。

这是时隔三年全国第一个出发的出境旅游团队,由广州广之旅国际旅行社组织。

三年前的2020年1月26日,因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文化和旅游部发布通知,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自此,出境游迎来了长达3年的“冰封期”。

三年后的2023年1月20日,文旅部发布通知,宣布自2023年2月6日起,试点恢复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中国公民赴有关国家出境团队旅游和“机票+酒店”业务。试点国家名单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柬埔寨等总计20个国家。这个节点的到来,意味着长期沉寂的出境游重新开始活跃。

但另一方面,恢复缓慢的签证与国际航班、复杂的国际局势与各目的地国家对中国游客的不同态度、在三年间大量流失的原有目的地资源与人力人才,以及延缓2年后业务刚刚恢复就因减免类扶持政策到期而骤增的税费压力,都意味这条复苏之路并非是全然的坦途。就如在床上躺了三年的人刚刚可以下地行走,这段康复期或将是段更加漫长的过程。

重新起步的出境游

2月6日,对所有从事出境游的企业而言都是意义非凡的一天。

北上广三地的“首发团”,得到了诸多媒体的聚焦,成为了出境游重启的象征。由广州广之旅组织的中东旅行团是广州首团,亦是全国首团,于2月6日凌晨出发;数小时后的早上,由中旅旅行组织的新加坡游首发团和由春秋旅游组织的泰国游首发团也分别自北京与上海出发。据媒体报道,除北京团以中青年为主外,另外首发自上海、广州的几个旅行团都以有足够空闲时间、已退休的老年人为主。

“2月6号这一天我们有5个团出发,去往柬埔寨、泰国、阿联酋和埃及这4个国家。最早出发的两个团分赴阿联酋和埃及,一共约50人。广东省文旅厅、广州市文广旅局、白云机场、阿联酋航空和广之旅等单位一起为首团游客颁发首团纪念证书和目的地手信。作为三年来第一个出境团,这非常有纪念意义。”广州广之旅国际旅行社新闻发言人官键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他还表示,广之旅为最早的这一波游客分配了最顶尖的金牌领队。

无疑,出境游已踏上复苏之路。旅行社方面,各旅行社都开始上架相关产品,2月份出发的团队游许多已报满,如湖北峡州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时华就告诉新旅界,二月份预定参团的目前已有七八百人,且每天都能接到大量护照更新相关的咨询。

同样的趋势也体现在OTA平台的数据上。截至2月6日:

同程旅行上架出境跟团游和“机票+酒店”产品线路数百条,覆盖已开放出境游的全部国家;

携程共上线近1200条出境团队及“机票+酒店”打包产品,覆盖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16个国家及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

飞猪平台上已上线近千条出境线路旅游商品,超1万件当地玩乐商品;

途牛旅游网也已上线近400条出境游相关的打包旅游产品,重点以“机票+酒店”“酒店+景点”等自由行以及小包团、跟团游产品为主,预订2月6日出游的出境游订单环比前一日增长324%,预订2月6日-2月12日出游的出境游订单较前7天出游订单增长近两倍。

缓慢的复苏:供给端、消费端与客观环境多方限制

重新起步总是值得欣喜,但现在出现的“增长”只能说是“从无到有”,距离真正意义上的恢复往日繁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疫情前,出境游是许多大规模旅行社在业务与营收方面的“中流砥柱”。湖北峡州国际旅行社出境游占旅行社业务量及营业收入的50%以上;广之旅出境游业务占7成左右;上市企业众信旅游、中高端定制游企业6人游等企业,出境游占比甚至达90%以上。但现阶段,出境游业务整体的恢复情况只能说是“杯水车薪”。众信旅游目前上架的产品量不到往年的1%;湖北峡州国际旅行社虽然今年已有七八百人参团,但往年月均出境游人次超一万,年均出境游人次超十万人。

复苏为何如此艰难?在采访中新旅界了解到,复苏步伐相对缓慢,主要受限于几点:

1 客观环境:签证与航线恢复受限

(1)签证恢复受限

在采访中新旅界发现,在第一批开放的20个国家里,部分旅行社2月上旬的产品只涉及其中13-14个。现阶段旅行社的旅游产品大多集中于办签证较为容易的国家,如可以落地签的埃及、泰国;可以电子签的柬埔寨,以及一些一旦交全资料就可以迅速出签或团体免签的国家如新加坡。

“现阶段签证中心的恢复程度与市场未能全面匹配,很多签证中心还未开始恢复团队游业务,目前游客出游主要以东南亚为主,非跟团旅客则可能倾向于前往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这类之前有过多次往返签证的目的地。”众信旅行旗下高端旅游品牌奇迹旅行创始人喻慧表示。(2)航线恢复受限许多受访者都提及,航线、航时、航点亟待恢复是最为核心的问题。现阶段航线数和班次总量的恢复程度都极为有限——“有的航线还没开,开了的可能疫情前一周3班,现在一周1班。”且许多目的地无法直飞需要转机。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机票价格及包含大交通的文旅产品价格都仍处高位,一方面令消费者望而却步,一方面旅行社的成本也居高不下。

6人游定制旅行创始人贾建强告诉新旅界,“春节时期哪怕只是去东南亚国家玩,有的机票钱都要八九千,包机经济舱甚至需要一万二。绝大多数中产消费者是无法接受这种价位的。”

这些问题正在逐渐得到解决。航旅纵横数据显示,2月以来,国际航班票价有所回落,平均支付价格环比上周下降约8%,同比下降近31%。根据证券时报的报道,近期浦东直飞曼谷的票价最低已至1500元左右,从上海飞往泰国清迈、马来西亚兰卡威、韩国首尔、缅甸仰光等城市的机票最低价格均不足千元。

有专家分析,受限于航权问题,飞往欧、美、日、韩的航线恢复较少;但飞往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东南亚地区的航班量将迅速恢复增长。航班加密后价格自然会逐渐下降。

但另一方面,业内人士也表示,这一降幅并不算大。距离航班大面积恢复也仍有一定距离。“现在能恢复的航班有限,航空公司也要挣钱。”贾建强表示。“所以只能说现阶段航空公司和出境游企业都已经处于恢复曲线上,恢复速度也正逐渐加速,但还算不上‘需求爆发’。”

2 供给端:产业链重建及团队复健难

(1)上下游产业链三年的疫情间,海外许多针对中国游客的地接、购物店、餐厅等已彻底倒闭,部分景区也已消失。官键表示,不同国家的情况不一样,但整体来说,出境游企业都有许多信息亟待更新,也有许多产业链需要重新打通。但对面向中高端群体,不需要进行大规模团队接待的定制游企业来说,产业链的重建算不上难题。贾建强告诉新旅界,其原因在于,能服务中高端客户的供应商大多并不只面向中国旅行团提供服务。疫情期间,中国游客无法出国,这些供应商大多选择了开发海外华人、本地等市场,所以即便有严重收入流失,但大部分都成功存活至今。

另外,他也指出,其实现阶段中国出境游的业务量可能暂时无法驱动产业链的大规模复苏。“旅游行业是需求决定供给。只要业务恢复了,原先倒下的企业很快会被代替,产业链的重建是与需求的复苏同步的。但现在业务量有限,产业链的恢复也就慢一些。”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产业链重建的核心并不是寻找“能提供服务的供应商”,而是寻找“可以信任的供应商”。无论是团队游还是定制游,供应商的服务质量都对旅游产品质量有决定性影响,而与新的供应商磨合意味着从头开始磨合,重新开始付出“信任成本”。这对于旅行社和定制游企业来说是更大的考验。

(2)人才流失

人力方面,几乎每个企业在受访过程中都提及了人力人才的严重流失,且人才流失规模几乎都在50%以上,如湖北峡州国际旅行社旅行社出境游业务部门的团队规模由将近100人缩减至35人。也因此,许多文旅企业都开始为今年的大规模招聘做筹备。

具体会招聘哪方面的人才?喻慧表示,众信旅游在重建业务的过程中发现,司机、导游类人才流失最为严重,很多导游车已经出售,导游领队也早已转行做了其他行业,因此在筹备产品时难度进一步增加。广之旅则表示,现在最需要的是专业计调人才。“导游和销售相对会好招一点,但现在境外资源端变化很大,非常需要优质的计调员参与到产品设计中。”

但也几乎每个企业都提及,已有十几位离职员工回到岗位。“其实这种回流也很正常,这些人才大多是在旅游业从业多年,非常资深,自己的资源也都在这个领域。当时离职大多是迫不得已,所以我们也与他们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官键解释道。

贾建强则表示,6人游在疫情前团队大约有200人左右,现在仅剩不到100人。他希望能通过招聘快速扩充团队,“尽快在今年让团队规模和运作上能回到2019年的状态。”

但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从他的体验来看,回拢已离职员工并不是件容易事。“文旅行业整体来说收入不高,许多人转行后收入其实是有质的飞跃的,这种情况下,你想让对方返岗对方就会返吗?太难了。”

3 消费端:“不敢多花”才是主流

政策开放了,春节小长假,出境游也成为了媒体报道的“C位”。但整体来讲,人们对于出境游是否会“热情骤增”?几乎每个采访对象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游客真正对出行的需求量其实不大,都零零散散的,问得多买得少。”喻慧感慨。“旅游业也不是旅行社想恢复就恢复的。旅行社是‘下一步’,负责承接释放消费者的需求;但这个需求的回暖还需要一段时间。”

黎明仍未完全到来,行业仍需政策支持

旅行社是在疫情中遭受打击最大的行业之一,因此在过去三年间,国家推出了诸多针对旅行社的扶持政策。但现在,随着旅游业的逐渐恢复,这类政策大多时效已过或即将到期。

而在采访中,许多采访对象都对新旅界反应,旅游业还远远未康复到能“脱离政策支持这根拐杖走路”的程度。

出境游企业现在最需要哪些方面的政策支持?在采访数位从业者后,新旅界对他们的反馈进行了梳理:

1 让旅游企业继续享受纾困政策

2022年4月11日,文化和旅游部印发《关于进一步调整暂退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相关政策的通知》,提出旅行社可全额暂退保证金或暂缓交纳。但也这是在这一政策中,补足保证金期限延至了2023年3月31日。也就是说,在今年三月,许多在前两年中被免除的税费压力将重新归来。现在旅行社的盈利能力还未完全恢复,一次性补缴之前诸多欠费可能会带来很大的现金流压力。因此,数位从业者呼吁,将一些疫情期间的补贴与纾困政策延续至2023年年中,如员工五险一金的减免、旅行社服务质量保证金的减免、旅行社房屋租金的减免等,直至旅游业真正恢复。

2 在大交通、行业考察等方面予以补贴

国际航班的加密是出境游恢复的基础,但另一方面,其可能受制于国际局势、他国歧视性核酸检测等诸多客观条件。在出境游诸多目的地无法完全开放、航班无法完全恢复常态的现阶段,为旅行社的包机等大交通业务提供补贴,能一定程度上提升消费信心。

在这方面,吉林省曾有相关先例:在《吉林省省级旅游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航线开发与培育部分)实施细则》的通知中,曾提及对国际旅游包机,航程在2000公里以内,客源地包机每个往返补助2万元,目的地包机每个往返补助1万元;航程在2001公里以上,客源地包机每个往返补助4万元,目的地包机每个往返补助2万元。切位按照每人60元补助。

产业上下游产业链重建、资源梳理是现阶段旅行社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前往目的地实地考察资源、线路,重新与相应的供应商与合作方建立合作关系也同样需要很高的成本。因此,也有受访企业提出,希望能有国家出面组织相应活动,或为旅行社这方面的考察提供一定的补贴。

3 扶持消费端

消费端乏力是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制约出境游恢复的核心因素。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特聘专家王笑宇在其分析文章《下行周期的文旅产品创新方向——穿越周期暗夜,重塑创新能力》中提及,现阶段全球经济都处于下行周期,中国本身也已进入后高速发展阶段。在这一时期,人们的消费需求相对处于衰退状态。这也反应在了现阶段出境游恢复“雷声大雨点小”,咨询、观望者多,实际出游者少上。

因此,部分受访对象提出,可以通过优惠券、免费机票等形式为消费者,尤其是消费力正逐渐趋弱的年轻群体与收入水平偏中低的中产阶级提供补贴。

4 为旅行社提供更多信贷支持

三年的疫情中,许多旅行社企业尤其是以出境游为核心业务的企业,都处于“命悬一线”的状态。而现在旅行社业务刚刚起航,百废待兴,还需要烧钱来补贴用户拉动消费、重建与行业资源端的联系和招聘人才。因此,数位受访者向新旅界表示,希望政府能够联合银行、金融机构等主体,予以旅行社持续的贷款支持。

对文旅行业而言,出境游的复苏,无疑是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即便之后还将有漫长的征途,但哪怕只是这1%的恢复,也预示着眼前延伸的无论坡度高低,起码必将是上坡路。

在疫情期间,出境游企业都为业务的恢复进行了哪些筹备?他们如何预判行业之后的发展?我们将在出境游观察的下篇中进行报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携程集团

4.4k
  • 携程产品将首次接入快手平台
  • 哈尔滨春节旅游订单量同比增超14倍,冰雪游热度持续升温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出境游观察(上):重新起步,从零开始复苏

对文旅行业而言,出境游的复苏,无疑是一个标志性的节点。

文|新旅界

2月6日00:32,阿联酋航空的客机EK363,自广州白云机场的T2航站楼起飞,飞往数万公里外的阿联酋迪拜。

这是时隔三年全国第一个出发的出境旅游团队,由广州广之旅国际旅行社组织。

三年前的2020年1月26日,因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文化和旅游部发布通知,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自此,出境游迎来了长达3年的“冰封期”。

三年后的2023年1月20日,文旅部发布通知,宣布自2023年2月6日起,试点恢复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中国公民赴有关国家出境团队旅游和“机票+酒店”业务。试点国家名单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柬埔寨等总计20个国家。这个节点的到来,意味着长期沉寂的出境游重新开始活跃。

但另一方面,恢复缓慢的签证与国际航班、复杂的国际局势与各目的地国家对中国游客的不同态度、在三年间大量流失的原有目的地资源与人力人才,以及延缓2年后业务刚刚恢复就因减免类扶持政策到期而骤增的税费压力,都意味这条复苏之路并非是全然的坦途。就如在床上躺了三年的人刚刚可以下地行走,这段康复期或将是段更加漫长的过程。

重新起步的出境游

2月6日,对所有从事出境游的企业而言都是意义非凡的一天。

北上广三地的“首发团”,得到了诸多媒体的聚焦,成为了出境游重启的象征。由广州广之旅组织的中东旅行团是广州首团,亦是全国首团,于2月6日凌晨出发;数小时后的早上,由中旅旅行组织的新加坡游首发团和由春秋旅游组织的泰国游首发团也分别自北京与上海出发。据媒体报道,除北京团以中青年为主外,另外首发自上海、广州的几个旅行团都以有足够空闲时间、已退休的老年人为主。

“2月6号这一天我们有5个团出发,去往柬埔寨、泰国、阿联酋和埃及这4个国家。最早出发的两个团分赴阿联酋和埃及,一共约50人。广东省文旅厅、广州市文广旅局、白云机场、阿联酋航空和广之旅等单位一起为首团游客颁发首团纪念证书和目的地手信。作为三年来第一个出境团,这非常有纪念意义。”广州广之旅国际旅行社新闻发言人官键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他还表示,广之旅为最早的这一波游客分配了最顶尖的金牌领队。

无疑,出境游已踏上复苏之路。旅行社方面,各旅行社都开始上架相关产品,2月份出发的团队游许多已报满,如湖北峡州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时华就告诉新旅界,二月份预定参团的目前已有七八百人,且每天都能接到大量护照更新相关的咨询。

同样的趋势也体现在OTA平台的数据上。截至2月6日:

同程旅行上架出境跟团游和“机票+酒店”产品线路数百条,覆盖已开放出境游的全部国家;

携程共上线近1200条出境团队及“机票+酒店”打包产品,覆盖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16个国家及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

飞猪平台上已上线近千条出境线路旅游商品,超1万件当地玩乐商品;

途牛旅游网也已上线近400条出境游相关的打包旅游产品,重点以“机票+酒店”“酒店+景点”等自由行以及小包团、跟团游产品为主,预订2月6日出游的出境游订单环比前一日增长324%,预订2月6日-2月12日出游的出境游订单较前7天出游订单增长近两倍。

缓慢的复苏:供给端、消费端与客观环境多方限制

重新起步总是值得欣喜,但现在出现的“增长”只能说是“从无到有”,距离真正意义上的恢复往日繁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疫情前,出境游是许多大规模旅行社在业务与营收方面的“中流砥柱”。湖北峡州国际旅行社出境游占旅行社业务量及营业收入的50%以上;广之旅出境游业务占7成左右;上市企业众信旅游、中高端定制游企业6人游等企业,出境游占比甚至达90%以上。但现阶段,出境游业务整体的恢复情况只能说是“杯水车薪”。众信旅游目前上架的产品量不到往年的1%;湖北峡州国际旅行社虽然今年已有七八百人参团,但往年月均出境游人次超一万,年均出境游人次超十万人。

复苏为何如此艰难?在采访中新旅界了解到,复苏步伐相对缓慢,主要受限于几点:

1 客观环境:签证与航线恢复受限

(1)签证恢复受限

在采访中新旅界发现,在第一批开放的20个国家里,部分旅行社2月上旬的产品只涉及其中13-14个。现阶段旅行社的旅游产品大多集中于办签证较为容易的国家,如可以落地签的埃及、泰国;可以电子签的柬埔寨,以及一些一旦交全资料就可以迅速出签或团体免签的国家如新加坡。

“现阶段签证中心的恢复程度与市场未能全面匹配,很多签证中心还未开始恢复团队游业务,目前游客出游主要以东南亚为主,非跟团旅客则可能倾向于前往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这类之前有过多次往返签证的目的地。”众信旅行旗下高端旅游品牌奇迹旅行创始人喻慧表示。(2)航线恢复受限许多受访者都提及,航线、航时、航点亟待恢复是最为核心的问题。现阶段航线数和班次总量的恢复程度都极为有限——“有的航线还没开,开了的可能疫情前一周3班,现在一周1班。”且许多目的地无法直飞需要转机。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机票价格及包含大交通的文旅产品价格都仍处高位,一方面令消费者望而却步,一方面旅行社的成本也居高不下。

6人游定制旅行创始人贾建强告诉新旅界,“春节时期哪怕只是去东南亚国家玩,有的机票钱都要八九千,包机经济舱甚至需要一万二。绝大多数中产消费者是无法接受这种价位的。”

这些问题正在逐渐得到解决。航旅纵横数据显示,2月以来,国际航班票价有所回落,平均支付价格环比上周下降约8%,同比下降近31%。根据证券时报的报道,近期浦东直飞曼谷的票价最低已至1500元左右,从上海飞往泰国清迈、马来西亚兰卡威、韩国首尔、缅甸仰光等城市的机票最低价格均不足千元。

有专家分析,受限于航权问题,飞往欧、美、日、韩的航线恢复较少;但飞往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东南亚地区的航班量将迅速恢复增长。航班加密后价格自然会逐渐下降。

但另一方面,业内人士也表示,这一降幅并不算大。距离航班大面积恢复也仍有一定距离。“现在能恢复的航班有限,航空公司也要挣钱。”贾建强表示。“所以只能说现阶段航空公司和出境游企业都已经处于恢复曲线上,恢复速度也正逐渐加速,但还算不上‘需求爆发’。”

2 供给端:产业链重建及团队复健难

(1)上下游产业链三年的疫情间,海外许多针对中国游客的地接、购物店、餐厅等已彻底倒闭,部分景区也已消失。官键表示,不同国家的情况不一样,但整体来说,出境游企业都有许多信息亟待更新,也有许多产业链需要重新打通。但对面向中高端群体,不需要进行大规模团队接待的定制游企业来说,产业链的重建算不上难题。贾建强告诉新旅界,其原因在于,能服务中高端客户的供应商大多并不只面向中国旅行团提供服务。疫情期间,中国游客无法出国,这些供应商大多选择了开发海外华人、本地等市场,所以即便有严重收入流失,但大部分都成功存活至今。

另外,他也指出,其实现阶段中国出境游的业务量可能暂时无法驱动产业链的大规模复苏。“旅游行业是需求决定供给。只要业务恢复了,原先倒下的企业很快会被代替,产业链的重建是与需求的复苏同步的。但现在业务量有限,产业链的恢复也就慢一些。”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产业链重建的核心并不是寻找“能提供服务的供应商”,而是寻找“可以信任的供应商”。无论是团队游还是定制游,供应商的服务质量都对旅游产品质量有决定性影响,而与新的供应商磨合意味着从头开始磨合,重新开始付出“信任成本”。这对于旅行社和定制游企业来说是更大的考验。

(2)人才流失

人力方面,几乎每个企业在受访过程中都提及了人力人才的严重流失,且人才流失规模几乎都在50%以上,如湖北峡州国际旅行社旅行社出境游业务部门的团队规模由将近100人缩减至35人。也因此,许多文旅企业都开始为今年的大规模招聘做筹备。

具体会招聘哪方面的人才?喻慧表示,众信旅游在重建业务的过程中发现,司机、导游类人才流失最为严重,很多导游车已经出售,导游领队也早已转行做了其他行业,因此在筹备产品时难度进一步增加。广之旅则表示,现在最需要的是专业计调人才。“导游和销售相对会好招一点,但现在境外资源端变化很大,非常需要优质的计调员参与到产品设计中。”

但也几乎每个企业都提及,已有十几位离职员工回到岗位。“其实这种回流也很正常,这些人才大多是在旅游业从业多年,非常资深,自己的资源也都在这个领域。当时离职大多是迫不得已,所以我们也与他们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官键解释道。

贾建强则表示,6人游在疫情前团队大约有200人左右,现在仅剩不到100人。他希望能通过招聘快速扩充团队,“尽快在今年让团队规模和运作上能回到2019年的状态。”

但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从他的体验来看,回拢已离职员工并不是件容易事。“文旅行业整体来说收入不高,许多人转行后收入其实是有质的飞跃的,这种情况下,你想让对方返岗对方就会返吗?太难了。”

3 消费端:“不敢多花”才是主流

政策开放了,春节小长假,出境游也成为了媒体报道的“C位”。但整体来讲,人们对于出境游是否会“热情骤增”?几乎每个采访对象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游客真正对出行的需求量其实不大,都零零散散的,问得多买得少。”喻慧感慨。“旅游业也不是旅行社想恢复就恢复的。旅行社是‘下一步’,负责承接释放消费者的需求;但这个需求的回暖还需要一段时间。”

黎明仍未完全到来,行业仍需政策支持

旅行社是在疫情中遭受打击最大的行业之一,因此在过去三年间,国家推出了诸多针对旅行社的扶持政策。但现在,随着旅游业的逐渐恢复,这类政策大多时效已过或即将到期。

而在采访中,许多采访对象都对新旅界反应,旅游业还远远未康复到能“脱离政策支持这根拐杖走路”的程度。

出境游企业现在最需要哪些方面的政策支持?在采访数位从业者后,新旅界对他们的反馈进行了梳理:

1 让旅游企业继续享受纾困政策

2022年4月11日,文化和旅游部印发《关于进一步调整暂退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相关政策的通知》,提出旅行社可全额暂退保证金或暂缓交纳。但也这是在这一政策中,补足保证金期限延至了2023年3月31日。也就是说,在今年三月,许多在前两年中被免除的税费压力将重新归来。现在旅行社的盈利能力还未完全恢复,一次性补缴之前诸多欠费可能会带来很大的现金流压力。因此,数位从业者呼吁,将一些疫情期间的补贴与纾困政策延续至2023年年中,如员工五险一金的减免、旅行社服务质量保证金的减免、旅行社房屋租金的减免等,直至旅游业真正恢复。

2 在大交通、行业考察等方面予以补贴

国际航班的加密是出境游恢复的基础,但另一方面,其可能受制于国际局势、他国歧视性核酸检测等诸多客观条件。在出境游诸多目的地无法完全开放、航班无法完全恢复常态的现阶段,为旅行社的包机等大交通业务提供补贴,能一定程度上提升消费信心。

在这方面,吉林省曾有相关先例:在《吉林省省级旅游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航线开发与培育部分)实施细则》的通知中,曾提及对国际旅游包机,航程在2000公里以内,客源地包机每个往返补助2万元,目的地包机每个往返补助1万元;航程在2001公里以上,客源地包机每个往返补助4万元,目的地包机每个往返补助2万元。切位按照每人60元补助。

产业上下游产业链重建、资源梳理是现阶段旅行社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前往目的地实地考察资源、线路,重新与相应的供应商与合作方建立合作关系也同样需要很高的成本。因此,也有受访企业提出,希望能有国家出面组织相应活动,或为旅行社这方面的考察提供一定的补贴。

3 扶持消费端

消费端乏力是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制约出境游恢复的核心因素。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特聘专家王笑宇在其分析文章《下行周期的文旅产品创新方向——穿越周期暗夜,重塑创新能力》中提及,现阶段全球经济都处于下行周期,中国本身也已进入后高速发展阶段。在这一时期,人们的消费需求相对处于衰退状态。这也反应在了现阶段出境游恢复“雷声大雨点小”,咨询、观望者多,实际出游者少上。

因此,部分受访对象提出,可以通过优惠券、免费机票等形式为消费者,尤其是消费力正逐渐趋弱的年轻群体与收入水平偏中低的中产阶级提供补贴。

4 为旅行社提供更多信贷支持

三年的疫情中,许多旅行社企业尤其是以出境游为核心业务的企业,都处于“命悬一线”的状态。而现在旅行社业务刚刚起航,百废待兴,还需要烧钱来补贴用户拉动消费、重建与行业资源端的联系和招聘人才。因此,数位受访者向新旅界表示,希望政府能够联合银行、金融机构等主体,予以旅行社持续的贷款支持。

对文旅行业而言,出境游的复苏,无疑是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即便之后还将有漫长的征途,但哪怕只是这1%的恢复,也预示着眼前延伸的无论坡度高低,起码必将是上坡路。

在疫情期间,出境游企业都为业务的恢复进行了哪些筹备?他们如何预判行业之后的发展?我们将在出境游观察的下篇中进行报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