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酱酒乱象追踪:文创酒是过度包装重灾区,郎酒与国台在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酱酒乱象追踪:文创酒是过度包装重灾区,郎酒与国台在列

乱象不除,酱酒不宁。

文|公司研究室酒业组 淮上月

近日,第二届贵州省白酒企业商会迎新年会上,贵州白酒企业商会轮值会长朱伟做报告,列举了贵州白酒行业存在的市场乱象。

报告称,贵州部分酱香型白酒企业在生产经营中存在不良行为,酒精酒、酒精串香酒、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包装材料占到产品成本的20%—25%,过度营销、过度包装仍一定程度存在;假冒侵权、样品与货品不符等时有发生;借助新媒介产生的违规营销行为屡见不鲜。

公司研究室注意到,上述现象其实已存在了一些年头,只是在这波酱酒热中更加明显。事实上,各地市场监管部门也一直对上述乱象进行打击。

01、违规使用添加剂,最高处30倍罚款直至停产

酱香酒,200多年以来一直是一种小众香型。

因其用料足,3斤高粱、2斤小麦才能酿出一斤酒,加上高温大曲、高温发酵,超长酿造、超长窖藏等工艺特点,一瓶纯粮酿制的酱香型白酒从酿造到成品出售,成本价至少都在90-120左右,99元一瓶的价格是真的很难买到真正纯粮酿制的酱香型白酒。

然而,市面上有不少一两百一箱的所谓“酱香酒”,欺骗部分盲目追风的酱酒消费者。就连仁怀酒协秘书长,都亲自出来喊话:根本就没有10几20块钱的酱酒,一两百一箱的酱酒喝的就是酒精跟添加剂。

圈内人称,酱酒随着陈酿的时间,颜色会逐渐变深,但是不代表越深越好。

以茅台为例,普茅的颜色,肉眼基本是看不出来的,即便是15年的年份茅台,也仅是微微泛黄,同时透着一点淡绿色。一些廉价的酱酒,颜色居然比菊花茶还黄,明显是色素勾兑,这类酒不能喝。

贵州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2022年四季度,该局共发布15期关于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的公告,其中,有7期涉及酒类产品检测不合格。不合格样品合计共14批次,其中最常见的违规项目是酒精度不合格,共出现8次;其次是甜蜜素,共出现4次;剩余的是糖精钠,出现了2次。

公司研究室注意到,上述14批次检测不合格的酒类产品,大多产自中小型白酒企业。针对酱酒生产中的这些乱象,《贵州省赤水河流域酱香型白酒生产环境保护条例》将于2023年3月1日起施行。

对于违规的酒厂,《条例》明确了违规处罚措施,直接或者间接添加非酱香型白酒自身发酵产生的呈香呈味呈色物质为食品添加剂的,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处以货值金额10倍以上20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生产许可证。直接或者间接添加非酱香型白酒自身发酵产生的呈香呈味呈色物质为非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以外的化学物质或者其他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的,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处以货值金额15倍以上30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生产许可证。

02、过度包装泛滥,文创酒是重灾区

目前,白酒特别是酱香酒过度包装现象比较普遍。

根据相关国标,过度包装是指超出适度的包装功能需求,其包装空隙率、包装层数、包装成本超过必要程度。

2021年7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相关通报,在针对商品(过度)包装的监督抽查中,有4批次酒类产品不合格,不合格项目涉包装空隙率,涉小糊涂仙、郎牌、杜康等知名品牌。

业内人士称,酱香型白酒在文创方面的主要体现就是过度包装的泛滥,精美的包装成本远高于酒水成本的产品比比皆是,出现了强烈的“浮夸”现象,造成了极大的社会资源浪费。

目前,国台官网上,国台文创共有6款酒展示:盛世龙脉国台生肖文化酒·牛世长宏、国台·清明上河图(2022/2021)、国台·年度记忆酒、国台·建厂二十周年纪念酒、国台鼓舞中华酒。仅以官网展示产品价格看,盛世龙脉国台生肖文化酒·牛世长宏建议零售价每坛99999元,国台鼓舞中华酒每套8.8万元,价格之高令人咋舌。

在国台文创系列酒中,盛世龙脉·牛世长宏是国台酒业“通之道”系列中“通地道”文化创意酒的第一款,问世时声势最大。

这款酒据说由国台酒业集团董事长闫希军担任总策划和系统规划设计,知名演员唐国强、设计家赵琛、画家李毅峰、正高级工艺美术师刘劲松、中国酱酒勾调大师徐强分别担纲品牌彰显、艺术创新、撰文篆刻、陶艺制作、精心勾调,可谓市场各方要素的大集成。至于这种“组合”是否意味着精品,是否真的值99999元/坛,是否值得收藏,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有媒体咨询3家官方旗舰店客服,都表示没有发售过此款“牛世长宏”。北京一家国台经销商则表示“牛世长宏”有现货,售价在30000元左右,和官网99999元/坛的建议零售价相去甚远。毋庸讳言,公司建议零售价与终端实际销售价格差距如此之大,明显有过度包装、过度营销之嫌。

03、商标使用打擦边球,傍茅台“肆无忌惮”

圈内人称,仁怀地区近年来傍茅台酒的酱香酒非常多。

有的酒瓶乍一看很像“茅台”,瓶子是和飞天茅台外观一样的“茅型瓶”,盒子及瓶子上的图案和茅台酒如同孪生兄弟。这类“仿茅”的产品,多是“茅台镇”出品,与茅台酒毫不相干。

茅台集团原董事长季克良,被圈内尊称为“季老”,市场上就出现了“季老芧台酒”和“ 季老飞天芧台酒”,其实此“芧”非彼“茅”。

茅台酒由成义烧坊、荣和烧坊、恒兴烧坊合并而成,其相应的品牌王茅、华茅、赖茅现在也都归茅台集团所有。目前,打着XX烧坊或王姓、华姓、赖姓后人旗号的酱香酒次第登场,有的直接使用他们先辈的名字做品牌;有的是在企业名称上做文章,总之是变着法地打茅台酒的擦边球。

贵州省市监局就曾查处仁怀市王天和酒业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案。

2022年4月8日,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开展日常监督检查时发现,当事人贵州省仁怀市王天和酒业有限公司库房内堆放有“王立安烧坊酒(丰碑)”酒4000件、“王立安烧坊酒(百年芳华)”酒3000件、“王立安烧坊酒(传承)”酒3000件、“王立安烧坊酒(酱韵)”酒240件。上述产品的瓶身、酒盒、手提袋上均标注有“茅台酒创始人”字样,但当事人无法提供上述产品及当事人本身与“茅台酒创始人”之间存在关联关系的有效证据。当事人在产品及包装上标注“茅台酒创始人”文字,让消费者误认为当事人的产品和茅台之间存在特定联系,引人误解,欺骗、误导消费者。

04、借道新媒介虚假宣传,遵义1935上演真假李逵

眼下,有相当一部分酱香酒产品被宣称为八年基酒、十年老酒,其实能达到坤沙标准就已经算是良心了,大多数是碎沙、翻沙,也不乏有串酒。有企业的直播旗舰店,堂而皇之的对这种概念进行虚假宣传。

业内人士坦言,这不是营销手段,这就是光明正大的欺骗。

前两年,贵州茅台旗下的酱酒产品“遵义1935”,招到同行高仿——一家名为“玖先生酒水专营店”的抖音网店,大肆售卖一款和“遵义1935”外形非常相似,名为“遵义贵载1935”的白酒。

厂商信息显示,该款酒的生产厂家为贵州省仁怀市金汇源酒业有限公司。从包装看看,两款酒的外形非常相似。两者到底是何关系?

对此,店铺主播回应称:2018年遵义1935停产之后,我们就从酒厂得到了基酒,口味是90%还原茅台的遵义1935。但贵州茅台相关人士却予以了否认:“没听过‘(遵义)贵载1935’,不知道售卖情况,也不是一个酒厂。”显然,这是酱酒圈当代版的李逵与李鬼故事。

值得欣慰的是,贵州省市场监管部门2022年专门开展了“遵义1935 违法酒类产品清查整治行动”,对当地市场主体生产销售“遵义1935”违法酒类产品进行线上线下清理整治,立案查处案件28件,下达责令整改通知84份,查获相关白酒29436瓶,基本实现“遵义1935”违法酒类产品社会面清零目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贵州茅台

5.7k
  • 茅台基金等12亿元成立股权私募公司
  • 茅台暂停企业客户平价购飞天?有自营门店称数量趋于饱和,可登记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酱酒乱象追踪:文创酒是过度包装重灾区,郎酒与国台在列

乱象不除,酱酒不宁。

文|公司研究室酒业组 淮上月

近日,第二届贵州省白酒企业商会迎新年会上,贵州白酒企业商会轮值会长朱伟做报告,列举了贵州白酒行业存在的市场乱象。

报告称,贵州部分酱香型白酒企业在生产经营中存在不良行为,酒精酒、酒精串香酒、违规使用食品添加剂;包装材料占到产品成本的20%—25%,过度营销、过度包装仍一定程度存在;假冒侵权、样品与货品不符等时有发生;借助新媒介产生的违规营销行为屡见不鲜。

公司研究室注意到,上述现象其实已存在了一些年头,只是在这波酱酒热中更加明显。事实上,各地市场监管部门也一直对上述乱象进行打击。

01、违规使用添加剂,最高处30倍罚款直至停产

酱香酒,200多年以来一直是一种小众香型。

因其用料足,3斤高粱、2斤小麦才能酿出一斤酒,加上高温大曲、高温发酵,超长酿造、超长窖藏等工艺特点,一瓶纯粮酿制的酱香型白酒从酿造到成品出售,成本价至少都在90-120左右,99元一瓶的价格是真的很难买到真正纯粮酿制的酱香型白酒。

然而,市面上有不少一两百一箱的所谓“酱香酒”,欺骗部分盲目追风的酱酒消费者。就连仁怀酒协秘书长,都亲自出来喊话:根本就没有10几20块钱的酱酒,一两百一箱的酱酒喝的就是酒精跟添加剂。

圈内人称,酱酒随着陈酿的时间,颜色会逐渐变深,但是不代表越深越好。

以茅台为例,普茅的颜色,肉眼基本是看不出来的,即便是15年的年份茅台,也仅是微微泛黄,同时透着一点淡绿色。一些廉价的酱酒,颜色居然比菊花茶还黄,明显是色素勾兑,这类酒不能喝。

贵州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2022年四季度,该局共发布15期关于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的公告,其中,有7期涉及酒类产品检测不合格。不合格样品合计共14批次,其中最常见的违规项目是酒精度不合格,共出现8次;其次是甜蜜素,共出现4次;剩余的是糖精钠,出现了2次。

公司研究室注意到,上述14批次检测不合格的酒类产品,大多产自中小型白酒企业。针对酱酒生产中的这些乱象,《贵州省赤水河流域酱香型白酒生产环境保护条例》将于2023年3月1日起施行。

对于违规的酒厂,《条例》明确了违规处罚措施,直接或者间接添加非酱香型白酒自身发酵产生的呈香呈味呈色物质为食品添加剂的,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处以货值金额10倍以上20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生产许可证。直接或者间接添加非酱香型白酒自身发酵产生的呈香呈味呈色物质为非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以外的化学物质或者其他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的,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处以货值金额15倍以上30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生产许可证。

02、过度包装泛滥,文创酒是重灾区

目前,白酒特别是酱香酒过度包装现象比较普遍。

根据相关国标,过度包装是指超出适度的包装功能需求,其包装空隙率、包装层数、包装成本超过必要程度。

2021年7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相关通报,在针对商品(过度)包装的监督抽查中,有4批次酒类产品不合格,不合格项目涉包装空隙率,涉小糊涂仙、郎牌、杜康等知名品牌。

业内人士称,酱香型白酒在文创方面的主要体现就是过度包装的泛滥,精美的包装成本远高于酒水成本的产品比比皆是,出现了强烈的“浮夸”现象,造成了极大的社会资源浪费。

目前,国台官网上,国台文创共有6款酒展示:盛世龙脉国台生肖文化酒·牛世长宏、国台·清明上河图(2022/2021)、国台·年度记忆酒、国台·建厂二十周年纪念酒、国台鼓舞中华酒。仅以官网展示产品价格看,盛世龙脉国台生肖文化酒·牛世长宏建议零售价每坛99999元,国台鼓舞中华酒每套8.8万元,价格之高令人咋舌。

在国台文创系列酒中,盛世龙脉·牛世长宏是国台酒业“通之道”系列中“通地道”文化创意酒的第一款,问世时声势最大。

这款酒据说由国台酒业集团董事长闫希军担任总策划和系统规划设计,知名演员唐国强、设计家赵琛、画家李毅峰、正高级工艺美术师刘劲松、中国酱酒勾调大师徐强分别担纲品牌彰显、艺术创新、撰文篆刻、陶艺制作、精心勾调,可谓市场各方要素的大集成。至于这种“组合”是否意味着精品,是否真的值99999元/坛,是否值得收藏,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有媒体咨询3家官方旗舰店客服,都表示没有发售过此款“牛世长宏”。北京一家国台经销商则表示“牛世长宏”有现货,售价在30000元左右,和官网99999元/坛的建议零售价相去甚远。毋庸讳言,公司建议零售价与终端实际销售价格差距如此之大,明显有过度包装、过度营销之嫌。

03、商标使用打擦边球,傍茅台“肆无忌惮”

圈内人称,仁怀地区近年来傍茅台酒的酱香酒非常多。

有的酒瓶乍一看很像“茅台”,瓶子是和飞天茅台外观一样的“茅型瓶”,盒子及瓶子上的图案和茅台酒如同孪生兄弟。这类“仿茅”的产品,多是“茅台镇”出品,与茅台酒毫不相干。

茅台集团原董事长季克良,被圈内尊称为“季老”,市场上就出现了“季老芧台酒”和“ 季老飞天芧台酒”,其实此“芧”非彼“茅”。

茅台酒由成义烧坊、荣和烧坊、恒兴烧坊合并而成,其相应的品牌王茅、华茅、赖茅现在也都归茅台集团所有。目前,打着XX烧坊或王姓、华姓、赖姓后人旗号的酱香酒次第登场,有的直接使用他们先辈的名字做品牌;有的是在企业名称上做文章,总之是变着法地打茅台酒的擦边球。

贵州省市监局就曾查处仁怀市王天和酒业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案。

2022年4月8日,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开展日常监督检查时发现,当事人贵州省仁怀市王天和酒业有限公司库房内堆放有“王立安烧坊酒(丰碑)”酒4000件、“王立安烧坊酒(百年芳华)”酒3000件、“王立安烧坊酒(传承)”酒3000件、“王立安烧坊酒(酱韵)”酒240件。上述产品的瓶身、酒盒、手提袋上均标注有“茅台酒创始人”字样,但当事人无法提供上述产品及当事人本身与“茅台酒创始人”之间存在关联关系的有效证据。当事人在产品及包装上标注“茅台酒创始人”文字,让消费者误认为当事人的产品和茅台之间存在特定联系,引人误解,欺骗、误导消费者。

04、借道新媒介虚假宣传,遵义1935上演真假李逵

眼下,有相当一部分酱香酒产品被宣称为八年基酒、十年老酒,其实能达到坤沙标准就已经算是良心了,大多数是碎沙、翻沙,也不乏有串酒。有企业的直播旗舰店,堂而皇之的对这种概念进行虚假宣传。

业内人士坦言,这不是营销手段,这就是光明正大的欺骗。

前两年,贵州茅台旗下的酱酒产品“遵义1935”,招到同行高仿——一家名为“玖先生酒水专营店”的抖音网店,大肆售卖一款和“遵义1935”外形非常相似,名为“遵义贵载1935”的白酒。

厂商信息显示,该款酒的生产厂家为贵州省仁怀市金汇源酒业有限公司。从包装看看,两款酒的外形非常相似。两者到底是何关系?

对此,店铺主播回应称:2018年遵义1935停产之后,我们就从酒厂得到了基酒,口味是90%还原茅台的遵义1935。但贵州茅台相关人士却予以了否认:“没听过‘(遵义)贵载1935’,不知道售卖情况,也不是一个酒厂。”显然,这是酱酒圈当代版的李逵与李鬼故事。

值得欣慰的是,贵州省市场监管部门2022年专门开展了“遵义1935 违法酒类产品清查整治行动”,对当地市场主体生产销售“遵义1935”违法酒类产品进行线上线下清理整治,立案查处案件28件,下达责令整改通知84份,查获相关白酒29436瓶,基本实现“遵义1935”违法酒类产品社会面清零目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