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移动流量时代“撞墙”,5G迎来新关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移动流量时代“撞墙”,5G迎来新关口

要闯过这新的关口,应用突破是关键,从而拉动5G以及整个流量消费水平,更加充分释放5G红利。

文| IT时报记者 钱立富

编辑|钱立富 挨踢妹

近日,工信部公布了《2022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整体来看,2022年中国通信行业增长态势向好,网络基础能力持续增强,连接用户规模持续扩大。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电信业务收入整体呈现较快增长的同时,其中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板块的表现却难令人满意,收入增长创下历年来新低,在整体收入中的占比进一步降低,对行业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减弱。

而从另一项指标——移动用户的月户均流量(DOU)来看,在2022年虽然保持增长态势,但增幅在快速降低。在电信行业独立分析师付亮看来,“5G用户增长并未明显拉动户均流量增长”。

中国5G已经规模商用了三年多时间,如今出现流量业务收入增长创新低、户均流量增速大幅下滑的态势,显示出中国5G发展进入新的关键期。要闯过这新的关口,应用突破是关键,从而拉动5G以及整个流量消费水平,更加充分释放5G红利。

“三驾马车”内部失衡

出口、投资、消费,被称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对于电信行业来说,内部也有“三驾马车”: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业务、移动数据流量业务和新兴业务。

只是,“三驾马车”的表现在加剧分化,以数据中心、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兴业务近年来增长非常强劲,对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的贡献度大幅提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增幅在不断降低,对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日益减弱。而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业务板块则表现相对平稳。

2022年,我国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58万亿元,比上年增长8%。推动收入增长的最大“功臣”就是新兴业务板块,拉动电信业务收入增长5.1个百分点。2022年,我国共完成新兴业务收入3072亿元,比上年增长32.4%,在电信业务收入中占比由上年的16.1%提升至19.4%。回望五年之前,也就是2017年,新兴业务收入在电信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只有2.4%。

相比新兴业务收入的快速增长,曾经的拉动收入增长“主力军”移动数据流量业务已经陷入了收入低速增长状态。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完成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6397亿元,增幅仅为0.3%,拉动电信业务收入增长仅0.1个百分点。同样是和2017年对比,当年收入增幅达到26.7%,对电信业收入增长贡献率达152.1%。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4G商用初期阶段,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保持快速增长态势,2016年增速达到38.3%,2017年为27.6%,但是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导致4G流量红利快速释放,2018年、2019年时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增幅出现断崖式下降,2019年时的增幅只有1.9%,2020年进一步降低至1.8%,堪称“冰点”。

5G拉升作用“未达预期”

2021年,在5G流量消费以及新冠疫情下非接触服务普及率大幅提升的带动下,我国的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增幅出现反弹。

2021年,很多地方的5G分流比都跨过了30%临界点,也就是说5G流量在全网总流量的占比突破30%,意味着5G开始真正挑起大梁。在5G带动下,2021年我国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和月户均接入流量(DOU)等指标都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前者同比增长了33.9%,后者同比增长了29.1%。在这些因素的带动下,2021年我国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实现“V型反转”,收入增幅从上一年的1.8%提升至3.3%。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增幅在2022年没有继续提升,而是快速掉头向下,创下了历史新低,比上年增长0.3%,几乎陷于停滞。

在收入增幅降低历史低点的时候,付亮则观察到另一项变化,那就是移动用户的户均流量增速在快速下降。

2022年,全年移动互联网月户均流量(DOU)达15.2GB/户·月,比上年增长13.8%。而在2021年,增幅为29.1%,2020年则为32.4%。“5G用户增长并未明显拉动户均流量增长。从2022年的月份数据来看,甚至有些月份的DOU值出现了负增长”,付亮认为。

另一项关键指标5G ARPU也在回落。根据2022年上半年财报,中国移动5G ARPU从2021年上半年88.9元下降至2022年上半年的85元,另两家运营商也几乎如此。

在5G ARPU下降的影响下,运营商的移动用户ARPU也出现了环比下降的情况。以中国移动为例,2022年第三季度,中国移动的移动用户ARPU为50.7元,相比2022年第二季度减少了1.6元。

一方面是户均流量增速明显降低,一方面是用户ARPU在降低,在两方面作用下,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收入增长进一步放缓无可避免。

“用起来”成突破口

月户均流量(DOU)增速降低、用户ARPU下降、收入增长创新低,我国的移动数据流量业务发展面临着严峻压力。5G被视为解决难题的关键,“应用”则是破题的方法。

“现在进入了关键时期,不管是在to C还是to B领域,都要让大家更好享受5G带来的应用。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我有了5G手机,怎么样可以从5G手机上享受到与4G不一样的应用和体验。这个其实是运营商都在关心和更加关注的问题。”爱立信东北亚区副总裁吴立东不久前在接受《IT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运营商一定不会让5G网络利用率维持在低水平上”,付亮认为,未来5G应该会拉动流量水平大幅增长。而且对于2023年来说,一项有利条件在于,随着疫情防控转向“乙类乙管”,人员流动性增加,也会刺激流量消费水平的提升。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在“应用”二字上,要通过应用来刺激流量的增加。

吴立东认为,在to B领域,中国5G应用创新已经走在全世界前列,“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做到”。但是在to C领域,有些国家的运营商做得比中国运营商要好,“比如韩国SKT,已经搭建了虚拟世界,可以在上面发布新产品,可以玩游戏,甚至有一些数字货币也可以应用”。

5G网络的供给能力是强大的,业界人士认为,应该更加充分挖掘5G能力,比如针对个人用户提供网络切片的能力,在用户进行大视频传输、网络游戏时提供更好的5G网络质量保障。“手机上可以有一个按键,打开它,用户就可以调用更好的网络服务等级,或者临时加速,不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关掉”,爱立信中国技术部副总经理张永涛说道。对于运营商来说,这也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而不是仅仅提供没有差异化的5G套餐。

运营商需要更加重视5G消费者市场,要让用户充分感受5G应用的魅力,保持对5G的热情。“我认为像这种新的功能、新的服务应该积极推广出来,这样会带动更多人使用5G。”吴立东说道。

付亮则认为,近年来运营商在5G资费政策方面没有进行过大的调整,应该进一步降低用户使用门槛,“比如让用户多花10%的钱,可以多用50%、100%的流量,刺激用户多用。”中国5G已经规模商用了三年多时间,成效非常显著,网络规模和用户规模都位居全球第一,接下来,需要让5G更多用起来,从而充分释放5G红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国移动

5.3k
  • 中国移动:5G消息已覆盖广东、四川、重庆、湖北等多地高校
  • 中国石油与中国移动、华为、科大讯飞签署合作协议,启动昆仑大模型建设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移动流量时代“撞墙”,5G迎来新关口

要闯过这新的关口,应用突破是关键,从而拉动5G以及整个流量消费水平,更加充分释放5G红利。

文| IT时报记者 钱立富

编辑|钱立富 挨踢妹

近日,工信部公布了《2022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整体来看,2022年中国通信行业增长态势向好,网络基础能力持续增强,连接用户规模持续扩大。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电信业务收入整体呈现较快增长的同时,其中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板块的表现却难令人满意,收入增长创下历年来新低,在整体收入中的占比进一步降低,对行业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减弱。

而从另一项指标——移动用户的月户均流量(DOU)来看,在2022年虽然保持增长态势,但增幅在快速降低。在电信行业独立分析师付亮看来,“5G用户增长并未明显拉动户均流量增长”。

中国5G已经规模商用了三年多时间,如今出现流量业务收入增长创新低、户均流量增速大幅下滑的态势,显示出中国5G发展进入新的关键期。要闯过这新的关口,应用突破是关键,从而拉动5G以及整个流量消费水平,更加充分释放5G红利。

“三驾马车”内部失衡

出口、投资、消费,被称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对于电信行业来说,内部也有“三驾马车”: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业务、移动数据流量业务和新兴业务。

只是,“三驾马车”的表现在加剧分化,以数据中心、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兴业务近年来增长非常强劲,对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的贡献度大幅提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增幅在不断降低,对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日益减弱。而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业务板块则表现相对平稳。

2022年,我国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58万亿元,比上年增长8%。推动收入增长的最大“功臣”就是新兴业务板块,拉动电信业务收入增长5.1个百分点。2022年,我国共完成新兴业务收入3072亿元,比上年增长32.4%,在电信业务收入中占比由上年的16.1%提升至19.4%。回望五年之前,也就是2017年,新兴业务收入在电信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只有2.4%。

相比新兴业务收入的快速增长,曾经的拉动收入增长“主力军”移动数据流量业务已经陷入了收入低速增长状态。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完成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6397亿元,增幅仅为0.3%,拉动电信业务收入增长仅0.1个百分点。同样是和2017年对比,当年收入增幅达到26.7%,对电信业收入增长贡献率达152.1%。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4G商用初期阶段,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保持快速增长态势,2016年增速达到38.3%,2017年为27.6%,但是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导致4G流量红利快速释放,2018年、2019年时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增幅出现断崖式下降,2019年时的增幅只有1.9%,2020年进一步降低至1.8%,堪称“冰点”。

5G拉升作用“未达预期”

2021年,在5G流量消费以及新冠疫情下非接触服务普及率大幅提升的带动下,我国的移动数据流量业务收入增幅出现反弹。

2021年,很多地方的5G分流比都跨过了30%临界点,也就是说5G流量在全网总流量的占比突破30%,意味着5G开始真正挑起大梁。在5G带动下,2021年我国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和月户均接入流量(DOU)等指标都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前者同比增长了33.9%,后者同比增长了29.1%。在这些因素的带动下,2021年我国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实现“V型反转”,收入增幅从上一年的1.8%提升至3.3%。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增幅在2022年没有继续提升,而是快速掉头向下,创下了历史新低,比上年增长0.3%,几乎陷于停滞。

在收入增幅降低历史低点的时候,付亮则观察到另一项变化,那就是移动用户的户均流量增速在快速下降。

2022年,全年移动互联网月户均流量(DOU)达15.2GB/户·月,比上年增长13.8%。而在2021年,增幅为29.1%,2020年则为32.4%。“5G用户增长并未明显拉动户均流量增长。从2022年的月份数据来看,甚至有些月份的DOU值出现了负增长”,付亮认为。

另一项关键指标5G ARPU也在回落。根据2022年上半年财报,中国移动5G ARPU从2021年上半年88.9元下降至2022年上半年的85元,另两家运营商也几乎如此。

在5G ARPU下降的影响下,运营商的移动用户ARPU也出现了环比下降的情况。以中国移动为例,2022年第三季度,中国移动的移动用户ARPU为50.7元,相比2022年第二季度减少了1.6元。

一方面是户均流量增速明显降低,一方面是用户ARPU在降低,在两方面作用下,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收入增长进一步放缓无可避免。

“用起来”成突破口

月户均流量(DOU)增速降低、用户ARPU下降、收入增长创新低,我国的移动数据流量业务发展面临着严峻压力。5G被视为解决难题的关键,“应用”则是破题的方法。

“现在进入了关键时期,不管是在to C还是to B领域,都要让大家更好享受5G带来的应用。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我有了5G手机,怎么样可以从5G手机上享受到与4G不一样的应用和体验。这个其实是运营商都在关心和更加关注的问题。”爱立信东北亚区副总裁吴立东不久前在接受《IT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运营商一定不会让5G网络利用率维持在低水平上”,付亮认为,未来5G应该会拉动流量水平大幅增长。而且对于2023年来说,一项有利条件在于,随着疫情防控转向“乙类乙管”,人员流动性增加,也会刺激流量消费水平的提升。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在“应用”二字上,要通过应用来刺激流量的增加。

吴立东认为,在to B领域,中国5G应用创新已经走在全世界前列,“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做到”。但是在to C领域,有些国家的运营商做得比中国运营商要好,“比如韩国SKT,已经搭建了虚拟世界,可以在上面发布新产品,可以玩游戏,甚至有一些数字货币也可以应用”。

5G网络的供给能力是强大的,业界人士认为,应该更加充分挖掘5G能力,比如针对个人用户提供网络切片的能力,在用户进行大视频传输、网络游戏时提供更好的5G网络质量保障。“手机上可以有一个按键,打开它,用户就可以调用更好的网络服务等级,或者临时加速,不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关掉”,爱立信中国技术部副总经理张永涛说道。对于运营商来说,这也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而不是仅仅提供没有差异化的5G套餐。

运营商需要更加重视5G消费者市场,要让用户充分感受5G应用的魅力,保持对5G的热情。“我认为像这种新的功能、新的服务应该积极推广出来,这样会带动更多人使用5G。”吴立东说道。

付亮则认为,近年来运营商在5G资费政策方面没有进行过大的调整,应该进一步降低用户使用门槛,“比如让用户多花10%的钱,可以多用50%、100%的流量,刺激用户多用。”中国5G已经规模商用了三年多时间,成效非常显著,网络规模和用户规模都位居全球第一,接下来,需要让5G更多用起来,从而充分释放5G红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