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周杰伦版约3月到期,“不切APP听歌”的时代来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周杰伦版约3月到期,“不切APP听歌”的时代来了?

从平台解除独家版约到用户全平台听歌自由之间,仍有诸多实操中的行业难题暂未解决。

文|犀牛娱乐 方正

编辑|朴芳

2023,音乐市场或将面临洗牌。

在线音乐版权这块,通常会以三年为期,重新划分地盘。比如,三年前的2020年,彼时因华纳、环球与腾讯音乐的独家版权到期,两家分别于3月、8月与腾讯、网易云双双达成了新的版权合作,而杰威尔则选择继续独宠“老朋友”腾讯。

三年后的2023年,这注定又是一个独家版约排队到期的“大年”。而与过往不同,由于去年市场监管总局依《反垄断法》责令音乐平台解除独家版权,这意味着,行业现有的独家版约到期后,“独家版权”将彻底成为历史。

犀牛君收集资料发现,周杰伦所在的杰威尔与腾讯的版约大概率将于下月31日到期,这为周杰伦歌曲回归全平台提供可能。同样在今年,网易云与滚石唱片、天娱传媒的版约也将于3月和12月到期,往后滚石黄金时代的金曲、天娱艺人(如华晨宇)发表的新作也都有望被全平台传播。

而事实上,去年行业反垄断的成果也在今年收获了初步成效,上个月的元旦,五月天、李宗盛所在的相信音乐就分别与网易云、QQ音乐、酷狗音乐都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2023“新年新气象”,这种唱片公司开放版权给多平台的合作往后或将常态化。

多年来,天下苦听歌难久矣,而如今“历史遗留”的独家版约排队走向终结,群众一直盼望的“不切APP听歌”的时代似乎就要到来。然而,从平台解除独家版约到用户全平台听歌自由之间,仍有诸多实操中的行业难题暂未解决。

2023,这些“独家版权”均到期

版权战向来是音乐界的大热话题。

犹记得18年“周杰伦歌曲下架事件”火出圈,打包歌曲下载包、1818万版权转授费、5.7亿周杰伦歌曲独家版费等新闻点都引发舆论热议。归根到底,“用什么APP听周杰伦”这事儿切身影响到每个用户的听歌体验。

但“独家版权”又一度是在线音乐行业多方盈利的源头。对音乐平台而言,独家意味着平台能定向引流歌迷,并围绕曲库为歌迷定制艺人活动来变现;对唱片公司来说,传统的实体唱片衰落后,高价售卖独家版权给在线平台成了他们的收入大头。

然而,独家版权也确实让行业常年陷入到“巨额版权战”的泥沼中,传统唱片公司仅靠着哄抬版费便坐收渔利,在线音乐平台却痛下血本、恶性竞争,逐渐形成歌曲版权被过度垄断的局面,且头部艺人稳定营收、非头部音乐人难以出头的“贫富差距”日益凸显。

基于这样的情势,去年市场监管总局终于出手对“独家版权”动刀,一来还在线音乐市场一个更具活力和有序竞争的行业氛围,二来有助于改善用户听歌长期遭遇“歌单变灰”的糟糕体验。

不过,在去年官方下达“反垄断令”后,在线音乐行业并没有迎来群众期盼中“不再切APP听歌”的新局面。究其原因,反垄断令并没有动摇过往独家版约的继续执行。

而2023年很可能成为一个拐点。

在今年到期的这些独家版约里,与腾讯音乐保持常年合作的杰威尔音乐(周杰伦所在唱片公司)最受关注,毕竟业内一直盛传,杰伦曲库能为音乐平台带来15%以上的DAU拉升。

虽然腾讯与杰威尔上次续约为保密进行,但据多方网络资料推断,双方那次续约的时间应为2020年3月31日(当年有贴吧网友发现,第二天QQ音乐就在首页上线了暗示续约的独家策划活动)。据此推算,这个三年约的到期时间正是今年的3月31日。

无独有偶,同为台湾唱片公司的滚石音乐,也同样是在2020年3月31日这天与网易云达成的独家版权合作。当年这场合作网易云曾高调官宣,双方达成的是独家的音乐作品授权,并涉及到艺人发掘培养、音乐IP深度开发等业务。

与杰威尔靠周董一人扛大旗不同,创立于1980年的滚石唱片,在40年来培养了李宗盛、周华健、罗大佑、张震岳、梁静茹等大批华语音乐殿堂级人物,这意味着,滚石唱片的歌曲库能为音乐APP注入海量的正版华语金曲。

另一个大概率到期的独家版约来自网易云&天娱传媒,双方曾于17年12月8日官宣过战略合作,中间历经2020年的一次续约后,今年的12月8日或将是双方解除绑定的日子。

尽管天娱传媒不是传统的唱片公司,但作为与湖南卫视长期绑定的经纪公司,旗下拥有华晨宇、白举纲等如今在华语乐坛如日中天的实力歌手,加之握有李宇春、周笔畅、谭维维、张杰等歌手在天娱时期制作的歌曲,天娱也能对音乐APP的华语曲库做丰富的补充。

“不切APP听歌”恐难实现

独家版权的终结,是听歌自由的起点吗?

挥别独家版权,很多人都在期盼一个不切APP听歌的顶配体验。但这里搞错的一个逻辑是,上游唱片公司不与单个音乐平台签独家版权,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会开放对其它平台的版权授权,这中间需要漫长的谈判。

拿杰威尔公司为例,虽然它与腾讯音乐的版约即将到期,但手握周杰伦宝藏作品的他们仍拥有版权售卖的主动权和挑选权。合理推演的话,鉴于网易云多年前曾有侵犯杰伦歌曲版权的前史,网易云与杰威尔的授权谈判多半不会特别顺利。

相比较而言,滚石唱片、天娱传媒解除与网易云的独家绑定后,被腾讯音乐或其它平台收纳的可能性会更高,梁静茹、华晨宇、白举纲的歌迷或可期待今后不用切APP地收听偶像们的作品。

网易云目前缺失的“灰色歌单”还有一部分来自华研音乐,因为华研上次与腾讯签约是在2021年3月1日,这份独家版约估计要到明年3月才会到期,所以期待重新在网易云聆听S.H.E、田馥甄、林宥嘉等华研艺人的歌迷至少也要等到明年了。

综上可看到,尽管独家版权模式已然作古,但如今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进行版权谈判的难度仍然很高。究其根本,尽管反垄断取得成效,但反垄断令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在线音乐行业长期形成的版权采买模式。

长久以来,国内唱片公司哄抬版权转授费,网易CEO丁磊曾多次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达其不满。现在尽管独家版权被取消,但一来版权费用仍然居高不下,二来高保底给版权方预付版权费的模式仍然被保留,这都为音乐平台采买版权制造了多重阻碍。

事实上,国内音乐版权采买之所以障碍重重,也是因为国内尚未建立合理的音乐版权收入管理和分配机制。与之相比,欧美音乐界建立的版权分账模式更为科学,它把音乐版权细分为词曲版权、录音版权、机械复制权、公开表演权、平台抽成等,严格规定了唱片公司、音乐平台、词曲作者、演出歌手能获得的版权收入比例。

而目前来看,国内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的版权合作仍停留在“一口价买卖”的初始阶段,平台为了版权必须高保底地支付巨额版权费,这使得相关版权谈判的推进甚为艰难。

事实上,去年“反垄断令”发布后,网易云在寻求去港交所上市聆讯时就曾透露,他们正加紧与杰威尔、相信音乐、华研音乐等知名版权方沟通重新上线“被下架的歌曲”。但目前在华语音乐这块,我们暂且只看到网易云与相信音乐达成了合作。可见,网易云“灰色歌单修复计划”的推进还任重道远。

想不切APP听歌,请再等一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周杰伦

  • 天王之争二十年,周杰伦碾压林俊杰了吗?
  • 24小时无休轮班,谁在演唱会淘金?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周杰伦版约3月到期,“不切APP听歌”的时代来了?

从平台解除独家版约到用户全平台听歌自由之间,仍有诸多实操中的行业难题暂未解决。

文|犀牛娱乐 方正

编辑|朴芳

2023,音乐市场或将面临洗牌。

在线音乐版权这块,通常会以三年为期,重新划分地盘。比如,三年前的2020年,彼时因华纳、环球与腾讯音乐的独家版权到期,两家分别于3月、8月与腾讯、网易云双双达成了新的版权合作,而杰威尔则选择继续独宠“老朋友”腾讯。

三年后的2023年,这注定又是一个独家版约排队到期的“大年”。而与过往不同,由于去年市场监管总局依《反垄断法》责令音乐平台解除独家版权,这意味着,行业现有的独家版约到期后,“独家版权”将彻底成为历史。

犀牛君收集资料发现,周杰伦所在的杰威尔与腾讯的版约大概率将于下月31日到期,这为周杰伦歌曲回归全平台提供可能。同样在今年,网易云与滚石唱片、天娱传媒的版约也将于3月和12月到期,往后滚石黄金时代的金曲、天娱艺人(如华晨宇)发表的新作也都有望被全平台传播。

而事实上,去年行业反垄断的成果也在今年收获了初步成效,上个月的元旦,五月天、李宗盛所在的相信音乐就分别与网易云、QQ音乐、酷狗音乐都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2023“新年新气象”,这种唱片公司开放版权给多平台的合作往后或将常态化。

多年来,天下苦听歌难久矣,而如今“历史遗留”的独家版约排队走向终结,群众一直盼望的“不切APP听歌”的时代似乎就要到来。然而,从平台解除独家版约到用户全平台听歌自由之间,仍有诸多实操中的行业难题暂未解决。

2023,这些“独家版权”均到期

版权战向来是音乐界的大热话题。

犹记得18年“周杰伦歌曲下架事件”火出圈,打包歌曲下载包、1818万版权转授费、5.7亿周杰伦歌曲独家版费等新闻点都引发舆论热议。归根到底,“用什么APP听周杰伦”这事儿切身影响到每个用户的听歌体验。

但“独家版权”又一度是在线音乐行业多方盈利的源头。对音乐平台而言,独家意味着平台能定向引流歌迷,并围绕曲库为歌迷定制艺人活动来变现;对唱片公司来说,传统的实体唱片衰落后,高价售卖独家版权给在线平台成了他们的收入大头。

然而,独家版权也确实让行业常年陷入到“巨额版权战”的泥沼中,传统唱片公司仅靠着哄抬版费便坐收渔利,在线音乐平台却痛下血本、恶性竞争,逐渐形成歌曲版权被过度垄断的局面,且头部艺人稳定营收、非头部音乐人难以出头的“贫富差距”日益凸显。

基于这样的情势,去年市场监管总局终于出手对“独家版权”动刀,一来还在线音乐市场一个更具活力和有序竞争的行业氛围,二来有助于改善用户听歌长期遭遇“歌单变灰”的糟糕体验。

不过,在去年官方下达“反垄断令”后,在线音乐行业并没有迎来群众期盼中“不再切APP听歌”的新局面。究其原因,反垄断令并没有动摇过往独家版约的继续执行。

而2023年很可能成为一个拐点。

在今年到期的这些独家版约里,与腾讯音乐保持常年合作的杰威尔音乐(周杰伦所在唱片公司)最受关注,毕竟业内一直盛传,杰伦曲库能为音乐平台带来15%以上的DAU拉升。

虽然腾讯与杰威尔上次续约为保密进行,但据多方网络资料推断,双方那次续约的时间应为2020年3月31日(当年有贴吧网友发现,第二天QQ音乐就在首页上线了暗示续约的独家策划活动)。据此推算,这个三年约的到期时间正是今年的3月31日。

无独有偶,同为台湾唱片公司的滚石音乐,也同样是在2020年3月31日这天与网易云达成的独家版权合作。当年这场合作网易云曾高调官宣,双方达成的是独家的音乐作品授权,并涉及到艺人发掘培养、音乐IP深度开发等业务。

与杰威尔靠周董一人扛大旗不同,创立于1980年的滚石唱片,在40年来培养了李宗盛、周华健、罗大佑、张震岳、梁静茹等大批华语音乐殿堂级人物,这意味着,滚石唱片的歌曲库能为音乐APP注入海量的正版华语金曲。

另一个大概率到期的独家版约来自网易云&天娱传媒,双方曾于17年12月8日官宣过战略合作,中间历经2020年的一次续约后,今年的12月8日或将是双方解除绑定的日子。

尽管天娱传媒不是传统的唱片公司,但作为与湖南卫视长期绑定的经纪公司,旗下拥有华晨宇、白举纲等如今在华语乐坛如日中天的实力歌手,加之握有李宇春、周笔畅、谭维维、张杰等歌手在天娱时期制作的歌曲,天娱也能对音乐APP的华语曲库做丰富的补充。

“不切APP听歌”恐难实现

独家版权的终结,是听歌自由的起点吗?

挥别独家版权,很多人都在期盼一个不切APP听歌的顶配体验。但这里搞错的一个逻辑是,上游唱片公司不与单个音乐平台签独家版权,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会开放对其它平台的版权授权,这中间需要漫长的谈判。

拿杰威尔公司为例,虽然它与腾讯音乐的版约即将到期,但手握周杰伦宝藏作品的他们仍拥有版权售卖的主动权和挑选权。合理推演的话,鉴于网易云多年前曾有侵犯杰伦歌曲版权的前史,网易云与杰威尔的授权谈判多半不会特别顺利。

相比较而言,滚石唱片、天娱传媒解除与网易云的独家绑定后,被腾讯音乐或其它平台收纳的可能性会更高,梁静茹、华晨宇、白举纲的歌迷或可期待今后不用切APP地收听偶像们的作品。

网易云目前缺失的“灰色歌单”还有一部分来自华研音乐,因为华研上次与腾讯签约是在2021年3月1日,这份独家版约估计要到明年3月才会到期,所以期待重新在网易云聆听S.H.E、田馥甄、林宥嘉等华研艺人的歌迷至少也要等到明年了。

综上可看到,尽管独家版权模式已然作古,但如今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进行版权谈判的难度仍然很高。究其根本,尽管反垄断取得成效,但反垄断令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在线音乐行业长期形成的版权采买模式。

长久以来,国内唱片公司哄抬版权转授费,网易CEO丁磊曾多次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达其不满。现在尽管独家版权被取消,但一来版权费用仍然居高不下,二来高保底给版权方预付版权费的模式仍然被保留,这都为音乐平台采买版权制造了多重阻碍。

事实上,国内音乐版权采买之所以障碍重重,也是因为国内尚未建立合理的音乐版权收入管理和分配机制。与之相比,欧美音乐界建立的版权分账模式更为科学,它把音乐版权细分为词曲版权、录音版权、机械复制权、公开表演权、平台抽成等,严格规定了唱片公司、音乐平台、词曲作者、演出歌手能获得的版权收入比例。

而目前来看,国内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的版权合作仍停留在“一口价买卖”的初始阶段,平台为了版权必须高保底地支付巨额版权费,这使得相关版权谈判的推进甚为艰难。

事实上,去年“反垄断令”发布后,网易云在寻求去港交所上市聆讯时就曾透露,他们正加紧与杰威尔、相信音乐、华研音乐等知名版权方沟通重新上线“被下架的歌曲”。但目前在华语音乐这块,我们暂且只看到网易云与相信音乐达成了合作。可见,网易云“灰色歌单修复计划”的推进还任重道远。

想不切APP听歌,请再等一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