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茶饮江湖“大鱼吃小鱼”,头部兼并小品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茶饮江湖“大鱼吃小鱼”,头部兼并小品牌

新茶饮市场的机会窗口或许正在收紧,行业集中度在不断提高。

图片来源:CFP

界面新闻记者 | 卢奕贝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新茶饮的市场格局正进一步集中——有潜力的小品牌正在被头部品牌不断吞掉。

最新的一个案例是,书亦烧仙草宣布收购新茶饮品牌“霓裳茶舞”。天眼查APP信息显示,2023年1月18日,书亦烧仙草关联公司宁波言之有理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20万,获得霓裳茶舞母公司上海茶悦舞餐饮管理有限公司6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书亦烧仙草由创始人王斌在2007年于成都创立,原名为“85℃tea”,于2016年底改名为书亦烧仙草并确定了以烧仙草为主打的品牌路线,价格区间瞄准10-20元的中档奶茶价格带,门店多分布于新一线城市和下沉市场。

图片来源:微博@书亦烧仙草

而霓裳茶舞则于2017年创始于湖南长沙,其主打新中式奶茶类似于茶颜悦色,客单价在16元左右。根据窄门餐眼的数据,目前霓裳茶舞门店数达264家,其中141家集中于湖南,不过避开了茶颜悦色的大本营长沙,多分布于衡阳等城市。

此外,它在上海也开出了69家门店,并且将总部从湖南长沙迁至上海杨浦,注册地则在奉贤区,长沙保留为运营中心。

从业态以及分布区域来说,霓裳茶舞无疑能与书亦烧仙草在多方面起到互补作用。据窄门餐眼显示,书亦烧仙草目前全国门店的运营数量为6581家,湖南一省门店数量高达1124家,占比约为18%,但它在上海只有8家门店。而霓裳茶舞帅率先在上海建立总部,并且辐射华东市场的前哨动作,或许能帮助书亦烧仙草未来打开华东市场。

图片来源:微博@霓裳茶舞

事实上,除了这单收购,奶茶界大鱼吃小鱼的状况正不断上演。

奈雪的茶在去年年底完成了对乐乐茶的并购,花费5.25亿元——这也是新茶饮行业2022年最大的投资。和书亦烧仙草的投资逻辑类似,奈雪的茶称乐乐茶作为现制茶饮行业头部企业之一,尤其在华东区域有较好的品牌实力和消费者认知。此次投资事项也将有助于进一步优化行业竞争环境,降低奈雪的茶未来门店拓展、运营等方面的成本。

此外,奈雪的茶还投资过奶茶品牌茶乙己,而喜茶此前也曾投资了茶饮品牌和気桃桃、野萃山以及柠檬茶品牌王柠等,茶颜悦色则投资过湖南茶饮品牌果呀呀,蜜雪冰城也投过广东茶饮品牌“汇茶”。

这些收购是一个资本“双重导向”的结果,它推助了头部茶饮品牌由卖奶茶到做VC的转变。

资本涌入新茶饮赛道的起点在2016年,当时喜茶获得了第一笔融资。此后的几年内,包括奈雪的茶、乐乐茶、茶颜悦色等主要走直营路线的茶饮品牌屡获融资。但随着这批品牌的估值高企、热度退去,投资人将目光投向了第二梯队的奶茶品牌们。

乐乐茶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匡达)

书亦烧仙草在2022年1月获得了绝味食品、洽洽食品等公司的间接投资,融资额超6亿元;古茗在2020年获得来自红杉中国、美团龙珠等的天使轮融资,2021年1月又获得寇图资本等的A轮融资;沪上阿姨也在2020、2021年分别获得A轮、A+轮融资。

拿到投资之后,投资者对新茶饮寄予厚望。但过去两年疫情对餐饮业的冲击巨大,茶饮品牌的扩张速度实际上有所放缓,加之这个市场逐渐成熟,增长速度或许已经不及2016年资本高歌猛进时。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2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 新茶饮2022年处于行业发展成熟期的上半段。整体上看,目标客群的渗透率超四成;门店数和市场规模增速放缓;供应链已经初具规模;三四线城市已经基本完成布局,市场趋于“成熟”。

但面对投资人对于增长回报的渴望,品牌们除了开店之外,把钱进行相关的投资也是一种选择。

不仅是茶饮赛道,在此之前,书亦烧仙草还曾于2022年4月通过关联公司对长沙连锁咖啡品牌DOC进行战略投资,控股比例达55%;2022年6月,这个品牌还布局了供应链,对植脂末和植物奶粉生产商方德食品进行战略投资。

近年来,这类新茶饮品牌转身成为投资方的案例已不胜枚举,它们在咖啡、茶饮、烘焙等多个细分领域中伸出触角,也在供应链方面进一步布局,试图用尽可能多的赛道构建起品牌护城河,并且获得一定的收入回报。

这些举动也意味着,新茶饮市场的机会窗口或许正在收紧,行业集中度在不断提高。

事实上,除了吞并小品牌之外,头部茶饮也加大了自己的扩张速度,进一步占领市场喜茶已经通过加盟的方式快速开店,而被奈雪收购之后乐乐茶也采用了同样的模式。第二梯队的茶饮品牌则更猖狂,奶茶的万店时代即将到来。

自蜜雪冰城门店突破2万家后,第二梯队的茶饮品牌也在紧赶直追。不久前2010创始于浙江的茶饮品牌古茗对外宣布计划在2023年门店总数突破万家。而截至2022年10月底,古茗在全国已开出6778家门店,紧随其后的还有书亦烧仙草、茶百道等,它们的门店数均已达到6500家左右。

不过上述报告也提及,行业仍有进一步下沉空间,而从人均店数和人均咖啡因摄入量来看,新茶饮仍然有一定的机会。从市场动态来看,如今也有不少新兴品牌也仍源源不断地涌现。例如阿嬷手作最近也加快了开店速度,走出华南市场进入上海之后,它即将在南京开店,并加紧了对华东市场的布局。

但是这些品牌在如今不断集中的市场环境之下,想要实现头部品牌过去那样的野蛮生长,或许不再容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乐乐茶

  • 联名焦虑笼罩新茶饮,又一个因“翻车”道歉的是乐乐茶
  • 出版社回应乐乐茶联名鲁迅引争议:正在跟进,联名以乐乐茶为主体

奈雪的茶

3.1k
  • 太盟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马焱俊任奈雪的茶非执行董事
  • 奈雪的茶:2023年经调整净利润2090万元,同比扭亏

茶颜悦色

3.3k
  • 佛系扩张的茶颜悦色忙着开酒馆和卖糖水
  • TOPBRAND | Cible Skin获融资;百事投资建立西北食品基地;微软与可口可乐将合作AI;奈雪投资人加入茶颜悦色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茶饮江湖“大鱼吃小鱼”,头部兼并小品牌

新茶饮市场的机会窗口或许正在收紧,行业集中度在不断提高。

图片来源:CFP

界面新闻记者 | 卢奕贝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新茶饮的市场格局正进一步集中——有潜力的小品牌正在被头部品牌不断吞掉。

最新的一个案例是,书亦烧仙草宣布收购新茶饮品牌“霓裳茶舞”。天眼查APP信息显示,2023年1月18日,书亦烧仙草关联公司宁波言之有理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20万,获得霓裳茶舞母公司上海茶悦舞餐饮管理有限公司60%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书亦烧仙草由创始人王斌在2007年于成都创立,原名为“85℃tea”,于2016年底改名为书亦烧仙草并确定了以烧仙草为主打的品牌路线,价格区间瞄准10-20元的中档奶茶价格带,门店多分布于新一线城市和下沉市场。

图片来源:微博@书亦烧仙草

而霓裳茶舞则于2017年创始于湖南长沙,其主打新中式奶茶类似于茶颜悦色,客单价在16元左右。根据窄门餐眼的数据,目前霓裳茶舞门店数达264家,其中141家集中于湖南,不过避开了茶颜悦色的大本营长沙,多分布于衡阳等城市。

此外,它在上海也开出了69家门店,并且将总部从湖南长沙迁至上海杨浦,注册地则在奉贤区,长沙保留为运营中心。

从业态以及分布区域来说,霓裳茶舞无疑能与书亦烧仙草在多方面起到互补作用。据窄门餐眼显示,书亦烧仙草目前全国门店的运营数量为6581家,湖南一省门店数量高达1124家,占比约为18%,但它在上海只有8家门店。而霓裳茶舞帅率先在上海建立总部,并且辐射华东市场的前哨动作,或许能帮助书亦烧仙草未来打开华东市场。

图片来源:微博@霓裳茶舞

事实上,除了这单收购,奶茶界大鱼吃小鱼的状况正不断上演。

奈雪的茶在去年年底完成了对乐乐茶的并购,花费5.25亿元——这也是新茶饮行业2022年最大的投资。和书亦烧仙草的投资逻辑类似,奈雪的茶称乐乐茶作为现制茶饮行业头部企业之一,尤其在华东区域有较好的品牌实力和消费者认知。此次投资事项也将有助于进一步优化行业竞争环境,降低奈雪的茶未来门店拓展、运营等方面的成本。

此外,奈雪的茶还投资过奶茶品牌茶乙己,而喜茶此前也曾投资了茶饮品牌和気桃桃、野萃山以及柠檬茶品牌王柠等,茶颜悦色则投资过湖南茶饮品牌果呀呀,蜜雪冰城也投过广东茶饮品牌“汇茶”。

这些收购是一个资本“双重导向”的结果,它推助了头部茶饮品牌由卖奶茶到做VC的转变。

资本涌入新茶饮赛道的起点在2016年,当时喜茶获得了第一笔融资。此后的几年内,包括奈雪的茶、乐乐茶、茶颜悦色等主要走直营路线的茶饮品牌屡获融资。但随着这批品牌的估值高企、热度退去,投资人将目光投向了第二梯队的奶茶品牌们。

乐乐茶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匡达)

书亦烧仙草在2022年1月获得了绝味食品、洽洽食品等公司的间接投资,融资额超6亿元;古茗在2020年获得来自红杉中国、美团龙珠等的天使轮融资,2021年1月又获得寇图资本等的A轮融资;沪上阿姨也在2020、2021年分别获得A轮、A+轮融资。

拿到投资之后,投资者对新茶饮寄予厚望。但过去两年疫情对餐饮业的冲击巨大,茶饮品牌的扩张速度实际上有所放缓,加之这个市场逐渐成熟,增长速度或许已经不及2016年资本高歌猛进时。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2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 新茶饮2022年处于行业发展成熟期的上半段。整体上看,目标客群的渗透率超四成;门店数和市场规模增速放缓;供应链已经初具规模;三四线城市已经基本完成布局,市场趋于“成熟”。

但面对投资人对于增长回报的渴望,品牌们除了开店之外,把钱进行相关的投资也是一种选择。

不仅是茶饮赛道,在此之前,书亦烧仙草还曾于2022年4月通过关联公司对长沙连锁咖啡品牌DOC进行战略投资,控股比例达55%;2022年6月,这个品牌还布局了供应链,对植脂末和植物奶粉生产商方德食品进行战略投资。

近年来,这类新茶饮品牌转身成为投资方的案例已不胜枚举,它们在咖啡、茶饮、烘焙等多个细分领域中伸出触角,也在供应链方面进一步布局,试图用尽可能多的赛道构建起品牌护城河,并且获得一定的收入回报。

这些举动也意味着,新茶饮市场的机会窗口或许正在收紧,行业集中度在不断提高。

事实上,除了吞并小品牌之外,头部茶饮也加大了自己的扩张速度,进一步占领市场喜茶已经通过加盟的方式快速开店,而被奈雪收购之后乐乐茶也采用了同样的模式。第二梯队的茶饮品牌则更猖狂,奶茶的万店时代即将到来。

自蜜雪冰城门店突破2万家后,第二梯队的茶饮品牌也在紧赶直追。不久前2010创始于浙江的茶饮品牌古茗对外宣布计划在2023年门店总数突破万家。而截至2022年10月底,古茗在全国已开出6778家门店,紧随其后的还有书亦烧仙草、茶百道等,它们的门店数均已达到6500家左右。

不过上述报告也提及,行业仍有进一步下沉空间,而从人均店数和人均咖啡因摄入量来看,新茶饮仍然有一定的机会。从市场动态来看,如今也有不少新兴品牌也仍源源不断地涌现。例如阿嬷手作最近也加快了开店速度,走出华南市场进入上海之后,它即将在南京开店,并加紧了对华东市场的布局。

但是这些品牌在如今不断集中的市场环境之下,想要实现头部品牌过去那样的野蛮生长,或许不再容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