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工业旗舰ABB“大调整”

ABB四大业务部门将整合重组,高压电缆等非核心业务正被剥离出售。这家瑞士重量级企业希望一方面通过“精简”实现“灵活”,抵御外部风险,另一方面加快数字化转型,发掘新的增长点。

全球工业“优等生”ABB集团开始了新一轮“大调整”。

10月4日,ABB在总部所在地苏黎世,发布了最新部署。四大业务部门将整合重组,分别为电气产品(Electrification Products)、机器人及运动控制(Robotics and Motion)、工业自动化(Industrial Automation)和电网事业部(Power Grids)。这项变革将于2017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

2016年10月4日 ABB资本市场日

一度在盈亏边缘徘徊的电网业务得以保留,目前正在进行一系列重组,例如高压电缆业务在近期出售。后期或还有其他非核心业务被剪除。

ABB称,四大事业部将获得充分授权,以业绩表现决定薪酬。除剥离非核心业务外,其将继续寻求战略并购和商业模式转型,以求提升各事业部的竞争力。

“精简”是ABB最近两年在公开场合中提及最多的词汇之一。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整个ABB集团的员工数已从2014年“新阶段”战略公布前夕的15万人,精简为13.5万人。

在ABB的公开表述中,“精简”一词后通常紧跟着“灵活”。当下全球宏观经济数据趋于疲软,跨国企业经营风险加剧。和竞争对手一样,这家被誉为“瑞士工业旗舰”的重量级企业,正试图通过内部改革,适应外部环境变化,重新布局,以期实现新的增长。

“新阶段”战略

1891年,拥有机械制造天赋的查尔斯·布朗与精通商业之道的德国人瓦尔特·博韦里,联手在瑞士巴登创办了布朗勃法瑞公司(Brown Boveri & Cie,简称BBC)。近一个世纪后,布朗勃法瑞公司与瑞典自动化公司阿西亚(ASEA)合并为ABB。这曾是欧洲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跨界并购,目的是为了在全球市场与美国GE和德国西门子竞争。

受整体宏观经济影响,自2013年以来,ABB、西门子、GE等跨国工业企业的业绩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今年的预期仍不乐观。“宏观经济和地缘政治的发展态势复杂,发展前景依然具有不确定性。美国的宏观经济指标显示其经济保持向好趋势,而中国也有望保持增长,但增速将比2015年放缓。同时,市场依然会受到经济缓慢增长和不确定性影响,例如英国退出欧盟以及全球各地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等;石油价格和外汇汇率变化将继续对公司业绩产生影响。”ABB发布的2016中报写道。

为了抵御外部风险,提高利润和资本效率,ABB于两年前发布了2015-2020“新阶段”战略及财务目标。战略内容主要包括盈利增长、压缩成本和以业务为主导的跨部门合作。此次业务部门整合重组,即为“新阶段”战略的第三期部署。

2015-2020年,ABB设定的销售收入增长率目标为3-6%,运营息税摊销前利润率目标为11-16%。去年,ABB的这项利润率数据为11.8%,较上一年下滑0.9个百分点。

成本节约方面,ABB通过白领生产效率项目(WCP)和“千日计划”,累计将释放超过30亿美元资金。这笔资金将用于投资高回报率资本项目、研发、审慎收购项目以及股东回报。

2013年以来,尽管ABB利润下滑,自由现金流却稳步增长,分别为26亿、29亿、30亿美元。

ABB宣布,计划在2017-2019年间进行高达30亿美元的新一轮股票回购。今年9月30日,ABB完成了最近一次的股票回购,并把其中的35亿美元派发给股东。过去三年,ABB以股息和股票回购的形式为股东提供了87亿美元的回报。

去年9月,ABB将旗下原有五大业务部门(离散自动化与运动控制、过程自动化、低压产品、电力产品、电力系统)精简为四个,分别为电网事业部(Power Grids)、电气产品事业部(Electrification Products)、过程自动化事业部(Process Automation)和离散自动化与运动控制事业部(Discrete Automation and Motion)。

与ABB首席执行官史毕福(Ulrich Spiesshofer)上任后第一次改组不同,最新方案将“过程自动化事业部”改名为“工业自动化事业部”,“离散自动化与运动控制事业部”改为“机器人与运动控制事业部”。有分析认为,这一变动表示ABB对机器人业务的重视加深,直接在部门名称上体现“机器人”,意味着将有更多资源向机器人业务倾斜。

ABB人机协作机器人Yumi

目前,ABB位列全球机器人“四大家族”(另三家为日本发那科、安川和德国库卡)之首。中国是ABB机器人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也是销量最大的市场。

史毕福对此轮改革寄予厚望,他在10月4日于苏黎世举办的2016年度资本市场日活动上表示:“更精简的四大事业部,将以市场为导向,更聚焦、更敏捷地满足客户在能源革命和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中产生的新需求。”

史毕福在资本市场日上演讲

电网业务“加减法”

ABB将大部分电力产品和原来的电力系统事业部,融合到一个新的电网事业部。该部门主要从事可再生能源的并网、电网自动化,以及智能电网与微电网开发。

原有的电力系统事业部经营不善,一度面临亏损压力,导致该业务成为ABB的“心病”。面对短板,ABB的策略是调整电网业务商业模式,引入合作伙伴,降低风险。

10月4日,ABB宣布与Aibel公司结为合作伙伴。这是挪威最大的海洋油气工程服务商之一。二者将携手开发海上风电项目,由ABB提供高压直流技术,Aibel则发挥EPC工程经验优势,负责项目设计、建造和安装等。

同一时间,ABB还公布了与美国福陆公司(Fluor)的合作。成立于1912年的福陆公司是世界最大的工程咨询、工程建设、保修维修公司之一。ABB希望在变电站业务方面,获得福陆公司的EPC技术支持。

“加法”之外,ABB电网业务也开始“瘦身”。

9月21日,ABB发布消息称,丹麦安凯特电缆有限公司(NKT Cables)正在收购ABB旗下资产价值达9.34亿美元的高压电缆系统业务。接盘手是欧洲最大的电缆制造商之一。按照惯例和监管流程,该交易预计将于2017年第一季度完成。

高压电缆主要用于远距离、大容量的电力传输,多应用于电力传输的主干道建设。ABB电缆系统业务涵盖设计、工程、供货、安装、调试和服务等各个环节。2015年,该业务经调整后的独立销售收入为5.24亿美元,在全球拥有大约900名员工。此次转让的资产包括一艘正在建造的先进电缆铺设船。ABB已为世界各行业客户的数百条交直流输电线路交付产品。

优势业务为何要出售?ABB称,出售高压电缆业务是其近期重新审视和调整公司电力网络战略的举措之一。史毕福将其解释为ABB正在展现“新阶段”战略下“积极优化产品组合管理的决心”。ABB电网业务总裁方秦则称:“此次交易将简化电网业务部的架构,使其变得更为专注。”

资产出售还与投资者压力有关。《华尔街日报》9月中旬报道称,ABB的两大股东,瑞典投资基金Cevian Capital和美国投资管理公司Artisan Partners,曾敦促ABB分拆其电网部门以提高股东价值并简化业务。

“全面评估后,我们决定继续保留电网业务,并进一步推进转型。”史毕福说,这一评估结果包含了来自麦肯锡公司、瑞士信贷和高盛的独立财务分析及建议。

通过前述两项合作,以及电缆业务剥离,ABB电网业务利润率预期上调200个基点,在2018年增长至10-14%。

数字化“鏖战”

2016年正值ABB成立125周年。近20名中国记者受邀前往瑞士,参观ABB总部以及相关工厂和项目。传统工业的数字化,是此次活动给现场参观的记者们留下的一个深刻印象。

工业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是时代潮流。任何系统化的数字服务都必须倚赖一个强大的技术平台。平台的搭建,成为企业走向“工业4.0”的基础,也是核心竞争力。

10月4日,ABB宣布与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之一微软(Microsoft)合作。双方将在整合的云平台基础上,开发下一代数字化解决方案。

ABB称,将把机器人、船舶和电动汽车等业务领域的客户数字化经验,与微软的Azure智能云系统、B2B工程能力相结合,形成一个更强大的数据平台。

Azure是微软基于云计算的操作系统,主要目标是为开发者提供一个平台,帮助开发可运行在云服务器、数据中心、Web和PC上的应用程序。云计算的开发者能使用微软全球数据中心的储存、计算能力和网络基础服务。

史毕福称:“微软与ABB联手,将为电力、工业、交通和基础设施领域的客户带来独特优势。结合ABB 在全球安装的七千多万台互联设备以及七万多个正在运行的控制系统,双方将联手打造世界上最大的工业云平台之一。”

GE、西门子目前也大力进军工业数据平台。面对强劲对手的“围追堵截”,掌握制药、矿产、船舶、石油和天然气等众多行业控制技术的ABB,决定在其涉足的所有行业推进数字化,在过程控制方面通过软件和服务奠定其行业第一的地位。

今年10月1日,物联网专家Guido Jouret正式出任ABB首席数字官,直接向史毕福汇报。

“Guido Jouret是数字革命领域公认的领导者,他在创建和培育新兴业务以及成熟业务数字化转型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他曾在电力、工业、交通和基础设施等各个行业的公司工作,拥有全球数字化经验。”史毕福期待这位在思科工作20年、曾任思科物联网部门总经理的“硅谷老兵”,能够率领ABB在数字化“战争”中突出重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