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再度盈利,搜狐稳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再度盈利,搜狐稳了?

搜狐亟待“去魅”张朝阳。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韭菜财经

2016年在宣布要用3年时间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心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张朝阳积极活跃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完全是一派“积极出山”的姿态。而后畅游从美股退市,搜狗“卖身”腾讯,一系列的收缩动作又似乎是在逐渐远离喧嚣。

而在最近三年,搜狐的核心目标则在于聚焦赚钱业务逐步走出“低谷期”。从当下的业绩来看,搜狐盈利的目标基本上实现了。

再度盈利

近日,搜狐发出了2022财年年报,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全年共录得亏损1700万美元,归属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净利润为200万美元,实现连续三年盈利。分业务来看,2022年全年搜狐品牌广告收入为1.03亿美元,在线游戏收入为5.85亿美元。从营收结构来看,游戏业务仍旧占据大头,广告业务在“失去搜狗”后削减大半,已经难以与游戏业务“分庭抗礼”了。

从盈利层面来看,在2020-2022这三年中,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搜狐分别实现了5100万美元、7900万美元,200万美元。持续三年盈利对于这个“亏损多年”的企业而言,无疑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但从搜狐自身的境况来看,其仍没有完全摆脱“被困”和“边缘化”的命运。

首先,搜狐仍然没有走出低谷期。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搜狐在去年共亏损1700万美元,这里面虽有广告业务收缩、游戏业务下滑等多方面因素促成,但毋庸置疑搜狐仍在“盈亏边缘”挣扎。另外,去年搜狐的整体营收是下滑的,如今唯一能够撑住场子的就一个游戏业务了,广告业务限于搜狐本身的体量和影响力,其实际效果也只能说是勉力维持,很难实现“破圈裂变”,成长性极其有限。

其次,从行业状况来看,互联网的“高光时代”终结,搜狐在现有的业务基础上也再难翻起什么大浪。这么多年来从游戏到搜索再到直播,从社交到内容搜狐基本都没有错过,只是没有能够杀出圈、惜败一时。但如今“互联网大潮”已然随着过去几年的整顿逐步退潮,老玩家们正在竭力往下一个时代冲杀,而对于“本钱并不多”的搜狐而言,这样的机会似乎已然不多了。

此前在面对爆火的ChatGPT时,张朝阳在自家的节目中冷静地回答到:“没这个能力的公司你不要因为这个风口来了,然后把自己很多资源给消耗了,最后也没得到什么东西,还是要谨慎一点儿。”业内人士认为,张朝阳之所以对ChatGPT如此冷静,不仅仅是因为他“懂行”,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没了搜索引擎之后,搜狐很难参与到这样的应用级风口了。

游戏业务独木难支

如前文所述,游戏业务占到了搜狐全年营收的绝大部分,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单纯的游戏业务已经很难撑起搜狐的整体增长了。据财报数据显示,第四季度搜狐的游戏收入为1.21亿元,同比减少16%,环比减少18%。这个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75%的业务同环比双双下滑,对于搜狐而言无异于釜底抽薪,这意味着依靠游戏业务维持营收的境况,或将变得越发难以持续。

一方面,游戏本身的高毛利,继续被作为搜狐盈利的“灵丹妙药”被反复使用。据搜狐披露的财报数据显示,四季度搜狐公司在线游戏业务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和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毛利率均为84%,2021年同期均为84%,上季度均为84%,同比、环比均维持不变。而在线游戏业务的全年毛利率略微下降,从2021年的86%下降至84%,依然维持在高位。

在高毛利的基础上,搜狐在面对去年广告市场下滑、外部宏观冲击的背景下,仅仅通过削减营业费用就可以轻松实现“降本增效”。四季度,搜狐公司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营业费用为1.30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下降10%,较上季度下降13%。也许正因为游戏业务如此赚钱,因此搜狐才捉急忙慌地将畅游从美股私有化,然后将之变成全资子公司为公司输血。实际上,张朝阳对于利用游戏业务盈利从来都不讳言,他曾说:“畅游的钱,拿过来给搜狐用不就完了。”其对游戏业务的态度,从中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搜狐倚重的老IP增收效果开始边际递减,搜狐陷入不增加营销就难以“增收”的境地。针对游戏业务的下滑,搜狐对外表示,主要是由于《小浣熊百将传》、《天龙八部》等老游戏的自然下滑。至于环比减少,则是由于第四季度《天龙八部》的促销活动减少,并且第三季度推出的新游戏《黎明之海》表现也开始下降。

据搜狐披露的数据,由于推出版本更新和性能提升,第四季度搜狐旗下游戏公司畅游的PC游戏平均月活数量为230万,同比增长11%,环比增长6%,季度付费用户为90万,同比增长2%,环比下降10%。相较于PC游戏,畅游移动游戏用户的下滑数量更为明显,平均月活为180万,同比下降30%,环比下降31%,季度付费用户为40万,同比下降24%,环比下降29%。

从数据不难看出,在持续吃了多年的老IP红利之后,如今这条路也不再好走,而依靠游戏来支撑起搜狐这座大厦,则未免过于沉重了。

广告离不开张朝阳

在游戏业务之外,支撑搜狐的另一大业务就是品牌广告了。财报显示,去年搜狐的品牌广告业务在1.03亿美元,其中四季度有2900万美元,同环比分别减少14%、12%。从去年的宏观大环境来看,广告业务取得这样的成果,多少也算难能可贵,而这其中张朝阳个人的影响力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忽视,而且这种影响力还辐射到了其他业务领域。

一来,搜狐通过充分挖掘张朝阳的IP价值,打造了一系列专业的行业盛会,吸引各类品牌广告商的入驻。比如,搜狐在近些年打造了一些专精的媒体峰会如搜狐财经峰会、搜狐新闻马拉松、中国无人机影像大赛、搜狐科技峰会、搜狐时尚盛典等;张朝阳还亲自出境《张朝阳夜跑二环》以及搭档周鸿祎、俞敏洪等参与《星空下的对话》等直播活动录制。

这些活动在增加张朝阳曝光的同时,也为搜狐带来了更多的人气,尤其是在马云、马化腾等大佬纷纷“归隐”的情况下,他们的“出境”更能带动相关领域的话题度,这种话题度对于“沉寂”的搜狐而言似乎不可或缺。以财经峰会来说,搜狐财经峰会最早就源于2009年成立的搜狐企业家论坛,自2019年搜狐将其升格为年度财经峰会之后,逐渐成长为搜狐年度品牌活动,与会的很多企业家都算是张朝阳的朋友,张朝阳的“个人因素”在其中不可忽视。

二来,依托张朝阳的个人能力,向科学直播等领域做延伸,打开其直播业务的知名度。比如,张朝阳把千帆直播的英语课程转向搜狐视频,同时开设超过百余节的物理课—《张朝阳的物理课》,凭借深入浅出的物理学解读,《张朝阳的物理课》成为当下最火热的知识类IP迅速破圈,从玩票到正业,《张朝阳的物理课》从质疑再到好评,不经意间栏目订阅量已经达到了18.58万,播放量超过了1600万。

随着《张朝阳的物理课》出圈,张朝阳还正式将其结集成册,正式对外开售。用张朝阳自己的话说:“本来是自己的爱好,结果因为太出圈,就变成了公司的业务。”而在物理课等科普视频出圈之后,张朝阳进一步增加了类似的科普方面的知识类科普直播内容,试图为其价值直播打开更多的空间。因此,不论从那个角度来看,张朝阳本人对其广告业务以及其他业务都有相当的带动作用的。

搜狐亟待“去魅”张朝阳

对于日渐“边缘化”的搜狐而言,除了依靠张朝阳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选择。但从公司角度来说,与创始人绑定太深、IP化太强并不是好事。

一方面,从比较依赖张朝阳个人能力和关系的广告及其他业务来看,张朝阳本身对公司业务的影响相对有限。数据显示,2022年搜狐的广告收入为1.03亿美元,而其他业务仅有0.46亿美元营收,总体占比并不算大。从长远来看,后期广告的收入增长更加取决于广告市场的整体恢复情况,张朝阳的作用只能说是“锦上添花”。

其他业务方面比如直播,一旦这个业务要规模化就必然走向平台化,张朝阳个人色彩反而会走向淡化。单从行业来看,当下直播领域的“虹吸效应”是非常强的,几乎是“快抖B站”独霸的局面,其他平台的直播即使强如阿里、百度,其直播尚且远不如前者,更何况流量优势不如百度、阿里的搜狐。因此,即便是张朝阳带动搜狐的视频直播实现了破圈,但其能否就此打开局面仍旧很难说。

另一方面,从公司层面来说,张朝阳的“重新振作”固然是好事,但更为重要的是搜狐需要更多的“内部人才”出圈而不仅仅是张朝阳。

在张“不务正业”的那些年,搜狐内部的济济人才如古永锵(优酷创始人)、龚宇(爱奇艺创始人)等都相继离开了搜狐,分别另起炉灶独立发展,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见,搜狐并非吸引不到人才,而是在早年没有使用好人才,这才出现了畅游CEO王韬走后搜狐游戏长期“吃老本”的情况。

而今随着曾经的“左膀右臂”搜狗CEO王小川功成身退,如今能够在外界留下名字的搜狐人,似乎就只有一个张朝阳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一味地“营销”张朝阳,或许只会强化“搜狐等于张朝阳”的标签,透支搜狐自身的成长性和想象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张朝阳

  • 张朝阳和周鸿祎再谈企业家网红:炒作本身没错
  • 2024搜狐号创作者大会圆满落幕,张朝阳、金灿荣、张一甲等共话内容创作未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再度盈利,搜狐稳了?

搜狐亟待“去魅”张朝阳。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韭菜财经

2016年在宣布要用3年时间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心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张朝阳积极活跃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完全是一派“积极出山”的姿态。而后畅游从美股退市,搜狗“卖身”腾讯,一系列的收缩动作又似乎是在逐渐远离喧嚣。

而在最近三年,搜狐的核心目标则在于聚焦赚钱业务逐步走出“低谷期”。从当下的业绩来看,搜狐盈利的目标基本上实现了。

再度盈利

近日,搜狐发出了2022财年年报,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全年共录得亏损1700万美元,归属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净利润为200万美元,实现连续三年盈利。分业务来看,2022年全年搜狐品牌广告收入为1.03亿美元,在线游戏收入为5.85亿美元。从营收结构来看,游戏业务仍旧占据大头,广告业务在“失去搜狗”后削减大半,已经难以与游戏业务“分庭抗礼”了。

从盈利层面来看,在2020-2022这三年中,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搜狐分别实现了5100万美元、7900万美元,200万美元。持续三年盈利对于这个“亏损多年”的企业而言,无疑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但从搜狐自身的境况来看,其仍没有完全摆脱“被困”和“边缘化”的命运。

首先,搜狐仍然没有走出低谷期。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搜狐在去年共亏损1700万美元,这里面虽有广告业务收缩、游戏业务下滑等多方面因素促成,但毋庸置疑搜狐仍在“盈亏边缘”挣扎。另外,去年搜狐的整体营收是下滑的,如今唯一能够撑住场子的就一个游戏业务了,广告业务限于搜狐本身的体量和影响力,其实际效果也只能说是勉力维持,很难实现“破圈裂变”,成长性极其有限。

其次,从行业状况来看,互联网的“高光时代”终结,搜狐在现有的业务基础上也再难翻起什么大浪。这么多年来从游戏到搜索再到直播,从社交到内容搜狐基本都没有错过,只是没有能够杀出圈、惜败一时。但如今“互联网大潮”已然随着过去几年的整顿逐步退潮,老玩家们正在竭力往下一个时代冲杀,而对于“本钱并不多”的搜狐而言,这样的机会似乎已然不多了。

此前在面对爆火的ChatGPT时,张朝阳在自家的节目中冷静地回答到:“没这个能力的公司你不要因为这个风口来了,然后把自己很多资源给消耗了,最后也没得到什么东西,还是要谨慎一点儿。”业内人士认为,张朝阳之所以对ChatGPT如此冷静,不仅仅是因为他“懂行”,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没了搜索引擎之后,搜狐很难参与到这样的应用级风口了。

游戏业务独木难支

如前文所述,游戏业务占到了搜狐全年营收的绝大部分,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单纯的游戏业务已经很难撑起搜狐的整体增长了。据财报数据显示,第四季度搜狐的游戏收入为1.21亿元,同比减少16%,环比减少18%。这个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75%的业务同环比双双下滑,对于搜狐而言无异于釜底抽薪,这意味着依靠游戏业务维持营收的境况,或将变得越发难以持续。

一方面,游戏本身的高毛利,继续被作为搜狐盈利的“灵丹妙药”被反复使用。据搜狐披露的财报数据显示,四季度搜狐公司在线游戏业务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和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毛利率均为84%,2021年同期均为84%,上季度均为84%,同比、环比均维持不变。而在线游戏业务的全年毛利率略微下降,从2021年的86%下降至84%,依然维持在高位。

在高毛利的基础上,搜狐在面对去年广告市场下滑、外部宏观冲击的背景下,仅仅通过削减营业费用就可以轻松实现“降本增效”。四季度,搜狐公司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营业费用为1.30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下降10%,较上季度下降13%。也许正因为游戏业务如此赚钱,因此搜狐才捉急忙慌地将畅游从美股私有化,然后将之变成全资子公司为公司输血。实际上,张朝阳对于利用游戏业务盈利从来都不讳言,他曾说:“畅游的钱,拿过来给搜狐用不就完了。”其对游戏业务的态度,从中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搜狐倚重的老IP增收效果开始边际递减,搜狐陷入不增加营销就难以“增收”的境地。针对游戏业务的下滑,搜狐对外表示,主要是由于《小浣熊百将传》、《天龙八部》等老游戏的自然下滑。至于环比减少,则是由于第四季度《天龙八部》的促销活动减少,并且第三季度推出的新游戏《黎明之海》表现也开始下降。

据搜狐披露的数据,由于推出版本更新和性能提升,第四季度搜狐旗下游戏公司畅游的PC游戏平均月活数量为230万,同比增长11%,环比增长6%,季度付费用户为90万,同比增长2%,环比下降10%。相较于PC游戏,畅游移动游戏用户的下滑数量更为明显,平均月活为180万,同比下降30%,环比下降31%,季度付费用户为40万,同比下降24%,环比下降29%。

从数据不难看出,在持续吃了多年的老IP红利之后,如今这条路也不再好走,而依靠游戏来支撑起搜狐这座大厦,则未免过于沉重了。

广告离不开张朝阳

在游戏业务之外,支撑搜狐的另一大业务就是品牌广告了。财报显示,去年搜狐的品牌广告业务在1.03亿美元,其中四季度有2900万美元,同环比分别减少14%、12%。从去年的宏观大环境来看,广告业务取得这样的成果,多少也算难能可贵,而这其中张朝阳个人的影响力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忽视,而且这种影响力还辐射到了其他业务领域。

一来,搜狐通过充分挖掘张朝阳的IP价值,打造了一系列专业的行业盛会,吸引各类品牌广告商的入驻。比如,搜狐在近些年打造了一些专精的媒体峰会如搜狐财经峰会、搜狐新闻马拉松、中国无人机影像大赛、搜狐科技峰会、搜狐时尚盛典等;张朝阳还亲自出境《张朝阳夜跑二环》以及搭档周鸿祎、俞敏洪等参与《星空下的对话》等直播活动录制。

这些活动在增加张朝阳曝光的同时,也为搜狐带来了更多的人气,尤其是在马云、马化腾等大佬纷纷“归隐”的情况下,他们的“出境”更能带动相关领域的话题度,这种话题度对于“沉寂”的搜狐而言似乎不可或缺。以财经峰会来说,搜狐财经峰会最早就源于2009年成立的搜狐企业家论坛,自2019年搜狐将其升格为年度财经峰会之后,逐渐成长为搜狐年度品牌活动,与会的很多企业家都算是张朝阳的朋友,张朝阳的“个人因素”在其中不可忽视。

二来,依托张朝阳的个人能力,向科学直播等领域做延伸,打开其直播业务的知名度。比如,张朝阳把千帆直播的英语课程转向搜狐视频,同时开设超过百余节的物理课—《张朝阳的物理课》,凭借深入浅出的物理学解读,《张朝阳的物理课》成为当下最火热的知识类IP迅速破圈,从玩票到正业,《张朝阳的物理课》从质疑再到好评,不经意间栏目订阅量已经达到了18.58万,播放量超过了1600万。

随着《张朝阳的物理课》出圈,张朝阳还正式将其结集成册,正式对外开售。用张朝阳自己的话说:“本来是自己的爱好,结果因为太出圈,就变成了公司的业务。”而在物理课等科普视频出圈之后,张朝阳进一步增加了类似的科普方面的知识类科普直播内容,试图为其价值直播打开更多的空间。因此,不论从那个角度来看,张朝阳本人对其广告业务以及其他业务都有相当的带动作用的。

搜狐亟待“去魅”张朝阳

对于日渐“边缘化”的搜狐而言,除了依靠张朝阳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选择。但从公司角度来说,与创始人绑定太深、IP化太强并不是好事。

一方面,从比较依赖张朝阳个人能力和关系的广告及其他业务来看,张朝阳本身对公司业务的影响相对有限。数据显示,2022年搜狐的广告收入为1.03亿美元,而其他业务仅有0.46亿美元营收,总体占比并不算大。从长远来看,后期广告的收入增长更加取决于广告市场的整体恢复情况,张朝阳的作用只能说是“锦上添花”。

其他业务方面比如直播,一旦这个业务要规模化就必然走向平台化,张朝阳个人色彩反而会走向淡化。单从行业来看,当下直播领域的“虹吸效应”是非常强的,几乎是“快抖B站”独霸的局面,其他平台的直播即使强如阿里、百度,其直播尚且远不如前者,更何况流量优势不如百度、阿里的搜狐。因此,即便是张朝阳带动搜狐的视频直播实现了破圈,但其能否就此打开局面仍旧很难说。

另一方面,从公司层面来说,张朝阳的“重新振作”固然是好事,但更为重要的是搜狐需要更多的“内部人才”出圈而不仅仅是张朝阳。

在张“不务正业”的那些年,搜狐内部的济济人才如古永锵(优酷创始人)、龚宇(爱奇艺创始人)等都相继离开了搜狐,分别另起炉灶独立发展,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见,搜狐并非吸引不到人才,而是在早年没有使用好人才,这才出现了畅游CEO王韬走后搜狐游戏长期“吃老本”的情况。

而今随着曾经的“左膀右臂”搜狗CEO王小川功成身退,如今能够在外界留下名字的搜狐人,似乎就只有一个张朝阳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一味地“营销”张朝阳,或许只会强化“搜狐等于张朝阳”的标签,透支搜狐自身的成长性和想象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