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搜狐不能再靠游戏“躺平”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搜狐不能再靠游戏“躺平”了

张朝阳不追风,搜狐的未来靠什么?

摄影:界面新闻 匡达

文| 连线Insight  陈北北

编辑|汪洋

2003年2月,搜狐迎来5周年庆典。在那之前,于纳斯达克上市的搜狐率先宣布盈利,身为搜狐首席执行官,张朝阳意得志满,一日看尽长安花。

周年庆当天,张朝阳在数百家媒体面前宣布,搜狐将推出《骑士Online》,正式进军网络游戏行业。张朝阳说,如果网络游戏贡献不了公司总收入的10%,这条业务线就没有必要存在下去了。

二十年时光弹指一瞬,网游现在能给搜狐带来将近80%的收入,但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作为入局互联网最早的企业之一,搜狐这几年不断掉队,全靠十几年前的老游戏《天龙八部》及其衍生品苦苦支撑。

2022年,搜狐全年总收入为7.34亿美元,在线游戏业务贡献了总营收的79.7%,当居首功。但同比2021年,游戏带来的整体收入在下滑。产品青黄不接之际,游戏不能再给搜狐提供安全感。

搜狐媒体大厦,图源搜狐微博官方账号

过去的十几年间,搜狐几乎错失了每一轮互联网风口带来的机遇:社交通讯、在线电商、共享经济……面对新兴的ChatGPT等风口,各行各业都在挖空心思蹭一波热点,搜狐同样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

如同一位迟暮的老人,搜狐选择“躺平”,热闹都是别人的。

张朝阳的精力放在了兴趣上,他走向台前,成为“网红”。

开课教物理,和大学生们推导公式;星空下对话,和俞敏洪在清水河畔畅谈人生;“超级月亮”下,和好友用脚丈量北京二环……张朝阳活得越来越真实,越来越自在,也越来越有流量——只是,这一切基本与搜狐的商业未来无关。

图源张朝阳的物理课微博

搜狐像是一艘巨轮,海面上风和日丽,海面下暗流汹涌。肉眼可见的是,游戏的老本已经啃不了多久,身为船长的张朝阳,或许是时候想一想该如何“折腾”,带领搜狐迎接未来。

1、游戏,还能给搜狐“续命”多久?

过去的周六,搜狐刚刚过完自己25岁生日,只是已经显露出老态。

2月21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22年搜狐总收入为7.34亿美元,其中在线游戏贡献了5.85亿美元,品牌广告收入为1.03亿美元。游戏带来的整体收入是在下降的,相比之下,2021年搜狐在线游戏的营收是6.38亿美元。

搜狐靠游戏,搜狐游戏却几乎要靠《天龙八部》这款老IP。

这大概是少年得志的张朝阳和“出道即巅峰”的搜狐始料未及的。

2004年,正是中国互联网方兴未艾之际。搜狐、新浪、网易等一众头部玩家,围绕网络游戏展开厮杀,争夺市场。在张朝阳力挺下,原新浪iGame团队的负责人王滔加入搜狐,带领团队开发游戏。

2007年,网游《天龙八部》问世,火得一塌糊涂,次年创造了最高80万玩家同时在线的纪录。当时的市场正被《魔兽世界》等点卡模式游戏垄断,《天龙八部》采取免费模式,设定玩法上大多贴合金庸原著,加上出众的画面和配乐,吸引了不少玩家。搜狐游戏一战成名。

《天龙八部》很快成为搜狐的“现金牛”。财报显示,2008年搜狐在线游戏的总收入是2.108亿美元,仅《天龙八部》就贡献了1.889亿美元。

只可惜搜狐游戏此后再无爆款。

2009年4月,脱胎于《天龙八部》的搜狐畅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20年,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张朝阳谈到畅游的挑战,他承认,“确实在吃《天龙八部》的老本”,“一个游戏的各种不同版本已经很多了”。

图源畅游网站

去年第四季度,搜狐游戏收入同比减少了16%,环比减少了18%。搜狐解释称,同比下降是由于《小浣熊百将传》和《天龙八部》端游等老游戏下滑;环比下降是由于《天龙八部》端游的促销活动减少,新游戏《黎明之海》的表现下降。

关于搜狐“啃老”“掉队”的讨论,坊间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凡谈起搜狐的业务,人们总会想起张朝阳,甚至会从他身上寻找隐藏在数据背后的原因。

张朝阳奉行“好人文化”,在搜狐主张自由宽松的工作氛围,他希望这种氛围能够激发出每个人的潜力。但有人认为,“好人文化”也有弊端,例如它容易导致整个搜狐的战斗力与竞争力不足。

2013年,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谈到张朝阳,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说,张朝阳保持了纯朴,比较善良。“老张太nice了,所以有时候他做很多事,可能他是一个好人,有一些坏人,好人一般打不过坏人。”

人才的流失,某种程度上也让搜狐和机遇擦肩而过。

2014年,制作人金韬从搜狐跳槽网易。2016年,一款名为《阴阳师》的手游问世,并在两个月后跃居iOS全球收入榜首。而搜狐至今没有自己的现象级手游。

搜狐游戏“高开低走”,背后有多方面的原因。过度依赖游戏,肯定也不是张朝阳愿意看到的。只是面对产品青黄不接、收入下滑等问题,搜狐已经不能再“躺平”了。

2、张朝阳红了,但离商业很远

伴随着门户网站时代的落幕,搜狐也日益掉队。

在游戏、社交、长视频、直播等多个领域,搜狐始终没有激起太大水花。

公众尚存的记忆,恐怕只剩下张朝阳本人了。

2022年3月,张朝阳当着一众北京高校学子和物理爱好者的面,讲解了狭义相对论中最著名的方程E=mc^2,把《张朝阳的物理课》从线上搬到了线下。

《张朝阳的物理课》有将近18.6万粉丝,1625万次播放。一些不使用搜狐视频的人,还会专门来搜索“张朝阳”,观看他的往期视频。

2022年7月,张朝阳和俞敏洪首次开启《星空下的对话》,两个人一起散步、露营、对谈,从童年趣闻聊到日常运动方式。两个90年代的企业家,各自用理科生和文科生的角度解读生活。

这场知识直播,吸引了4000万观众,贡献了多条热搜。

图源搜狐微信公众号

在社交媒体上,张朝阳更是语出惊人,把自己活成了一台行走的流量制造机。“独居的人要说话”、“脱光待着就能减肥”、“年轻人不要只追求赚钱和快乐”,还有充满争议的“女生学不好数理化,长得好看老被人看,没心思学。”

张朝阳本人虽火,可是他并没有通过商业化布局,让个人流量给搜狐创造营收。

其实,张朝阳也试过直播。张朝阳做直播的时间非常早,但声量一般。

2015年10月,搜狐上线千帆直播,张朝阳带头直播讲英语。但不管是作为企业家,还是作为毕业于麻省理工的学霸讲师,哪一种身份都没能让张朝阳的节目火起来——这很难说是节目效果的原因,还是平台调性、流量池的原因。

千帆直播上,张朝阳今天有40万粉丝;同是英语老师,新东方的董宇辉抖音粉丝超过1000万。

2020年6月起,张朝阳开始在搜狐视频上直播带货。时间上也不能说晚。谈到个人直播带货首秀,张朝阳介绍,推荐的好物“都是我平常用的东西,价格深度打折。”

图源搜狐微信公众号

但在一些人看来,张朝阳的直播带货“离钱很远”。

和比拼销量的其他直播相比,张朝阳自己把这次直播看作是英语课堂的延伸。他说,“我不是‘带货’,我是‘带知识’。我已经直播很多年了,这次抛砖引玉,希望未来带动更多名人来搜狐视频直播带货。”

在2021年11月底的搜狐财经峰会上,张朝阳判断,直播已经开启知识浪潮新时代。在最新的财报中,张朝阳也直言,搜狐视频要依托视频直播技术深耕科学类直播。

“知识主播”张朝阳,身上涌动着一股文人气质。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是整个互联网行业最稀缺的东西。

但从盈利的角度来看,这种模式很难在短期内变现,并快速改变搜狐的经济状况。更难回答的问题在于:搜狐视频现在出圈,大多因为自己的明星老板,那么张朝阳个人的流量价值,到底有没有转化为搜狐稳定的商业价值?

过于依靠个人IP,不一定利于公司的长久发展。但反过来看,除了张朝阳的个人影响力之外,搜狐现在几乎也没有什么王牌。如今张朝阳出圈,起码给搜狐守住了最后的流量。

回过头看,这几年搜狐一直靠游戏,保持着“小而美”的状态,但肉眼可见的是,游戏无法再给搜狐带来增长,从巅峰时期的42.9亿美元市值(2011年),下跌到如今的5.45亿美元市值,搜狐一跌再跌,急需一个新故事挽回颓势。

3、张朝阳不追风,搜狐的未来靠什么?

和其他大佬相比,张朝阳是那个不追风的人。

今年2月,张朝阳和周鸿祎在直播中聊到ChatGPT。张朝阳说,ChatGPT的产生是从量变到质变的长期积累过程。“企业和创业者入局仍需要谨慎。若缺乏算力等相关能力的公司跟风入局,会消耗掉许多资源。对于拥有人工智能以及搜索能力的公司,也要有所准备。”

对于ChatGPT这个新风口,这位最早尝到互联网红利的学霸保持了冷静。

2018年,张朝阳回顾创业20年的经历,对记者聊起多年来积累的人生经验。张朝阳说,要保证现金流,不要让公司陷入没钱的困境。他还说,商业模式不要盲目追风口,判断业务要从基本面出发。

也许这可以从成本的角度解释张朝阳的顾虑。

国盛证券此前发布的《ChatGPT需要多少算力》报告显示,GPT-3训练一次的成本约为140万美元。这恐怕不是现在的搜狐可以负担得起的。

搜狐出道就站在巅峰,后来一路衰退。也许对很多事,张朝阳已经看开了。

张朝阳可谓“天胡”开局:1996年,他成立搜狐前身爱特信;4年后他就带着搜狐赴美敲钟。后来张朝阳坐拥搜狐、畅游、搜狗三家上市公司,风光无人能及。在巅峰时期,搜狐的行业地位完全不逊色于现在的阿里、腾讯。

图源搜狐微博

在《天龙八部》走红的第二年,张朝阳更注重个人生活,把工作交给了高管团队。在行业一天一个样、激烈无比竞争的时候,搜狐竟然和自己的船长“失联”了。

变局随之而来:在“微博大战”中,搜狐一步慢、步步慢,让新浪微博笑到最后;张朝阳最引以为傲的搜索引擎,也几乎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最终将市场地位拱手让给百度;后来兴起的社交扩张,更没搜狐什么事。

张朝阳也患上了抑郁症,选择闭关。

2013年,张朝阳重回公众视野。在《杨澜访谈录》中,张朝阳自嘲道“微博和微信的成功,像是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但事实上,在线电商、移动支付、共享经济、本地生活……互联网转向移动端时代的每一个风口,搜狐都错过了。

作为搜狐底牌的搜索、新闻和游戏业务也在掉队。搜狐沦落到无牌可出。

搜狐后来发现,到了需要大量投入的地方,自己力不从心。

张朝阳复出后押注搜狐视频,构筑版权壁垒、投入成本做自制。可以说,几乎每一个关键环节都布局对了。但掉队已久的搜狐,既没有高营收的业务,又没有庞大流量池,在“爱优腾”大战面前,搜狐视频根本没有足够的子弹,只能旁观。

不再追风口的张朝阳有一种看淡一切的气质。

在直播中,张朝阳被问到会给自己写什么样的墓志铭。他说,“早期把互联网带向中国的几个人之一,创办了一个不错的公司,对物理的大众传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热爱生活和运动。”

在很多搜狐员工眼中,张朝阳是个很好的人,文质彬彬,充满善意。在界面新闻报道中,搜狗CEO的王小川曾对媒体说,张朝阳为人正直,善良,是个好人,但他补充道,张朝阳“有时过于沉醉于自己的世界,完全不顾这个世界已经改变。”

也许是因为张朝阳做回了自己,不再需要商业上的成功和外界的认可;也许是他深谙竞争的残酷,现在只想稳妥地为搜狐保住一亩三分地。

只是这种“佛系”,对搜狐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张朝阳可以继续停留在课堂上,但搜狐需要前往远方。

张朝阳是应该想一想,未来的搜狐要靠什么?

(本文头图来源于搜狐微信公众号。)

参考资料:

新立场《2023,搜狐只剩张朝阳》

中国企业家杂志《张朝阳:我已经彻底重整价值观》

三联生活周刊《好人张朝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搜狐

2.8k
  • 美股开盘:三大指数集体低开,波音涨逾3%
  • 搜狐第二季度收入1.52亿美元,同比下降22%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搜狐不能再靠游戏“躺平”了

张朝阳不追风,搜狐的未来靠什么?

摄影:界面新闻 匡达

文| 连线Insight  陈北北

编辑|汪洋

2003年2月,搜狐迎来5周年庆典。在那之前,于纳斯达克上市的搜狐率先宣布盈利,身为搜狐首席执行官,张朝阳意得志满,一日看尽长安花。

周年庆当天,张朝阳在数百家媒体面前宣布,搜狐将推出《骑士Online》,正式进军网络游戏行业。张朝阳说,如果网络游戏贡献不了公司总收入的10%,这条业务线就没有必要存在下去了。

二十年时光弹指一瞬,网游现在能给搜狐带来将近80%的收入,但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作为入局互联网最早的企业之一,搜狐这几年不断掉队,全靠十几年前的老游戏《天龙八部》及其衍生品苦苦支撑。

2022年,搜狐全年总收入为7.34亿美元,在线游戏业务贡献了总营收的79.7%,当居首功。但同比2021年,游戏带来的整体收入在下滑。产品青黄不接之际,游戏不能再给搜狐提供安全感。

搜狐媒体大厦,图源搜狐微博官方账号

过去的十几年间,搜狐几乎错失了每一轮互联网风口带来的机遇:社交通讯、在线电商、共享经济……面对新兴的ChatGPT等风口,各行各业都在挖空心思蹭一波热点,搜狐同样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

如同一位迟暮的老人,搜狐选择“躺平”,热闹都是别人的。

张朝阳的精力放在了兴趣上,他走向台前,成为“网红”。

开课教物理,和大学生们推导公式;星空下对话,和俞敏洪在清水河畔畅谈人生;“超级月亮”下,和好友用脚丈量北京二环……张朝阳活得越来越真实,越来越自在,也越来越有流量——只是,这一切基本与搜狐的商业未来无关。

图源张朝阳的物理课微博

搜狐像是一艘巨轮,海面上风和日丽,海面下暗流汹涌。肉眼可见的是,游戏的老本已经啃不了多久,身为船长的张朝阳,或许是时候想一想该如何“折腾”,带领搜狐迎接未来。

1、游戏,还能给搜狐“续命”多久?

过去的周六,搜狐刚刚过完自己25岁生日,只是已经显露出老态。

2月21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22年搜狐总收入为7.34亿美元,其中在线游戏贡献了5.85亿美元,品牌广告收入为1.03亿美元。游戏带来的整体收入是在下降的,相比之下,2021年搜狐在线游戏的营收是6.38亿美元。

搜狐靠游戏,搜狐游戏却几乎要靠《天龙八部》这款老IP。

这大概是少年得志的张朝阳和“出道即巅峰”的搜狐始料未及的。

2004年,正是中国互联网方兴未艾之际。搜狐、新浪、网易等一众头部玩家,围绕网络游戏展开厮杀,争夺市场。在张朝阳力挺下,原新浪iGame团队的负责人王滔加入搜狐,带领团队开发游戏。

2007年,网游《天龙八部》问世,火得一塌糊涂,次年创造了最高80万玩家同时在线的纪录。当时的市场正被《魔兽世界》等点卡模式游戏垄断,《天龙八部》采取免费模式,设定玩法上大多贴合金庸原著,加上出众的画面和配乐,吸引了不少玩家。搜狐游戏一战成名。

《天龙八部》很快成为搜狐的“现金牛”。财报显示,2008年搜狐在线游戏的总收入是2.108亿美元,仅《天龙八部》就贡献了1.889亿美元。

只可惜搜狐游戏此后再无爆款。

2009年4月,脱胎于《天龙八部》的搜狐畅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20年,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张朝阳谈到畅游的挑战,他承认,“确实在吃《天龙八部》的老本”,“一个游戏的各种不同版本已经很多了”。

图源畅游网站

去年第四季度,搜狐游戏收入同比减少了16%,环比减少了18%。搜狐解释称,同比下降是由于《小浣熊百将传》和《天龙八部》端游等老游戏下滑;环比下降是由于《天龙八部》端游的促销活动减少,新游戏《黎明之海》的表现下降。

关于搜狐“啃老”“掉队”的讨论,坊间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凡谈起搜狐的业务,人们总会想起张朝阳,甚至会从他身上寻找隐藏在数据背后的原因。

张朝阳奉行“好人文化”,在搜狐主张自由宽松的工作氛围,他希望这种氛围能够激发出每个人的潜力。但有人认为,“好人文化”也有弊端,例如它容易导致整个搜狐的战斗力与竞争力不足。

2013年,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谈到张朝阳,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说,张朝阳保持了纯朴,比较善良。“老张太nice了,所以有时候他做很多事,可能他是一个好人,有一些坏人,好人一般打不过坏人。”

人才的流失,某种程度上也让搜狐和机遇擦肩而过。

2014年,制作人金韬从搜狐跳槽网易。2016年,一款名为《阴阳师》的手游问世,并在两个月后跃居iOS全球收入榜首。而搜狐至今没有自己的现象级手游。

搜狐游戏“高开低走”,背后有多方面的原因。过度依赖游戏,肯定也不是张朝阳愿意看到的。只是面对产品青黄不接、收入下滑等问题,搜狐已经不能再“躺平”了。

2、张朝阳红了,但离商业很远

伴随着门户网站时代的落幕,搜狐也日益掉队。

在游戏、社交、长视频、直播等多个领域,搜狐始终没有激起太大水花。

公众尚存的记忆,恐怕只剩下张朝阳本人了。

2022年3月,张朝阳当着一众北京高校学子和物理爱好者的面,讲解了狭义相对论中最著名的方程E=mc^2,把《张朝阳的物理课》从线上搬到了线下。

《张朝阳的物理课》有将近18.6万粉丝,1625万次播放。一些不使用搜狐视频的人,还会专门来搜索“张朝阳”,观看他的往期视频。

2022年7月,张朝阳和俞敏洪首次开启《星空下的对话》,两个人一起散步、露营、对谈,从童年趣闻聊到日常运动方式。两个90年代的企业家,各自用理科生和文科生的角度解读生活。

这场知识直播,吸引了4000万观众,贡献了多条热搜。

图源搜狐微信公众号

在社交媒体上,张朝阳更是语出惊人,把自己活成了一台行走的流量制造机。“独居的人要说话”、“脱光待着就能减肥”、“年轻人不要只追求赚钱和快乐”,还有充满争议的“女生学不好数理化,长得好看老被人看,没心思学。”

张朝阳本人虽火,可是他并没有通过商业化布局,让个人流量给搜狐创造营收。

其实,张朝阳也试过直播。张朝阳做直播的时间非常早,但声量一般。

2015年10月,搜狐上线千帆直播,张朝阳带头直播讲英语。但不管是作为企业家,还是作为毕业于麻省理工的学霸讲师,哪一种身份都没能让张朝阳的节目火起来——这很难说是节目效果的原因,还是平台调性、流量池的原因。

千帆直播上,张朝阳今天有40万粉丝;同是英语老师,新东方的董宇辉抖音粉丝超过1000万。

2020年6月起,张朝阳开始在搜狐视频上直播带货。时间上也不能说晚。谈到个人直播带货首秀,张朝阳介绍,推荐的好物“都是我平常用的东西,价格深度打折。”

图源搜狐微信公众号

但在一些人看来,张朝阳的直播带货“离钱很远”。

和比拼销量的其他直播相比,张朝阳自己把这次直播看作是英语课堂的延伸。他说,“我不是‘带货’,我是‘带知识’。我已经直播很多年了,这次抛砖引玉,希望未来带动更多名人来搜狐视频直播带货。”

在2021年11月底的搜狐财经峰会上,张朝阳判断,直播已经开启知识浪潮新时代。在最新的财报中,张朝阳也直言,搜狐视频要依托视频直播技术深耕科学类直播。

“知识主播”张朝阳,身上涌动着一股文人气质。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是整个互联网行业最稀缺的东西。

但从盈利的角度来看,这种模式很难在短期内变现,并快速改变搜狐的经济状况。更难回答的问题在于:搜狐视频现在出圈,大多因为自己的明星老板,那么张朝阳个人的流量价值,到底有没有转化为搜狐稳定的商业价值?

过于依靠个人IP,不一定利于公司的长久发展。但反过来看,除了张朝阳的个人影响力之外,搜狐现在几乎也没有什么王牌。如今张朝阳出圈,起码给搜狐守住了最后的流量。

回过头看,这几年搜狐一直靠游戏,保持着“小而美”的状态,但肉眼可见的是,游戏无法再给搜狐带来增长,从巅峰时期的42.9亿美元市值(2011年),下跌到如今的5.45亿美元市值,搜狐一跌再跌,急需一个新故事挽回颓势。

3、张朝阳不追风,搜狐的未来靠什么?

和其他大佬相比,张朝阳是那个不追风的人。

今年2月,张朝阳和周鸿祎在直播中聊到ChatGPT。张朝阳说,ChatGPT的产生是从量变到质变的长期积累过程。“企业和创业者入局仍需要谨慎。若缺乏算力等相关能力的公司跟风入局,会消耗掉许多资源。对于拥有人工智能以及搜索能力的公司,也要有所准备。”

对于ChatGPT这个新风口,这位最早尝到互联网红利的学霸保持了冷静。

2018年,张朝阳回顾创业20年的经历,对记者聊起多年来积累的人生经验。张朝阳说,要保证现金流,不要让公司陷入没钱的困境。他还说,商业模式不要盲目追风口,判断业务要从基本面出发。

也许这可以从成本的角度解释张朝阳的顾虑。

国盛证券此前发布的《ChatGPT需要多少算力》报告显示,GPT-3训练一次的成本约为140万美元。这恐怕不是现在的搜狐可以负担得起的。

搜狐出道就站在巅峰,后来一路衰退。也许对很多事,张朝阳已经看开了。

张朝阳可谓“天胡”开局:1996年,他成立搜狐前身爱特信;4年后他就带着搜狐赴美敲钟。后来张朝阳坐拥搜狐、畅游、搜狗三家上市公司,风光无人能及。在巅峰时期,搜狐的行业地位完全不逊色于现在的阿里、腾讯。

图源搜狐微博

在《天龙八部》走红的第二年,张朝阳更注重个人生活,把工作交给了高管团队。在行业一天一个样、激烈无比竞争的时候,搜狐竟然和自己的船长“失联”了。

变局随之而来:在“微博大战”中,搜狐一步慢、步步慢,让新浪微博笑到最后;张朝阳最引以为傲的搜索引擎,也几乎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最终将市场地位拱手让给百度;后来兴起的社交扩张,更没搜狐什么事。

张朝阳也患上了抑郁症,选择闭关。

2013年,张朝阳重回公众视野。在《杨澜访谈录》中,张朝阳自嘲道“微博和微信的成功,像是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但事实上,在线电商、移动支付、共享经济、本地生活……互联网转向移动端时代的每一个风口,搜狐都错过了。

作为搜狐底牌的搜索、新闻和游戏业务也在掉队。搜狐沦落到无牌可出。

搜狐后来发现,到了需要大量投入的地方,自己力不从心。

张朝阳复出后押注搜狐视频,构筑版权壁垒、投入成本做自制。可以说,几乎每一个关键环节都布局对了。但掉队已久的搜狐,既没有高营收的业务,又没有庞大流量池,在“爱优腾”大战面前,搜狐视频根本没有足够的子弹,只能旁观。

不再追风口的张朝阳有一种看淡一切的气质。

在直播中,张朝阳被问到会给自己写什么样的墓志铭。他说,“早期把互联网带向中国的几个人之一,创办了一个不错的公司,对物理的大众传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热爱生活和运动。”

在很多搜狐员工眼中,张朝阳是个很好的人,文质彬彬,充满善意。在界面新闻报道中,搜狗CEO的王小川曾对媒体说,张朝阳为人正直,善良,是个好人,但他补充道,张朝阳“有时过于沉醉于自己的世界,完全不顾这个世界已经改变。”

也许是因为张朝阳做回了自己,不再需要商业上的成功和外界的认可;也许是他深谙竞争的残酷,现在只想稳妥地为搜狐保住一亩三分地。

只是这种“佛系”,对搜狐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张朝阳可以继续停留在课堂上,但搜狐需要前往远方。

张朝阳是应该想一想,未来的搜狐要靠什么?

(本文头图来源于搜狐微信公众号。)

参考资料:

新立场《2023,搜狐只剩张朝阳》

中国企业家杂志《张朝阳:我已经彻底重整价值观》

三联生活周刊《好人张朝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