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古井贡酒的200亿,并不容易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古井贡酒的200亿,并不容易

管理层和员工股权激励的落地,会为古井贡今年的200亿目标注入一股强劲动力。

文|每日财报 杜康

“新的一年,拿下200亿,向更高目标进发。”这是古井集团董事长梁金辉今年年初,在《2023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向全体古井集团员工发出的新年号召。同时,梁金辉还将2023年定调为“改革深化提升年”,据了解,此前一直曾困扰古井集团的股权混改在今年年初也已迈出关键一步。

2016年以来古井集团不断扩张,不仅连续8年在央视春晚特约赞助播出,而且接连收购了两个较大的白酒酒厂。2016年收购了武汉的黄鹤楼酒业;2020年年底收购了滁州的明光酒业。至此古井集团已形成了“三个品牌,四种香型”的产品结构。

2019年,梁金辉在《2019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曾提出“再造一个新古井”的战略构想,计划在未来5年,也就是2023年底,收入达到200亿元。如今5年期将满,200亿自然也就成为了今年要奋斗的目标。不过,从当前古井贡所处的市场位置以及国内白酒行业的发展来看,要想顺利完成这一目标依旧是件不容易的事。

员工持股,助力200亿元

资料显示,古井集团股权结构已于2022年12月27日发生变化。古井集团新增股东安徽古鑫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10%,并跻身成古井集团第三大股东。与此同时,古井集团第二大股东上海浦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上海浦创)持股比例随之下降,持股比例由40%降低至30%。

据企查查信息,古鑫管理于2022年12月9日成立,宋子发、尚广慧及亳州古鑫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古鑫管理59.8%、40%、0.2%的份额,“古鑫”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据公开报道,宋子发、尚广慧均为古井集团中高层。

对此,曾有业内人士认为:安徽古鑫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正是古井集团此前筹划的管理层和员工合伙持股平台,这一平台的成立意味着古井集团管理层和员工股权激励正式落地。

同时,这也意味着,古井集团长跑20多年的“混改”终于有了眉目。因为早在2002年,古井集团原掌门人王效金就提出“全体员工持股、管理层持大股”方案,由员工及管理层共同设立的持股公司持有古井40%股权,余下的60%国有股对外出售。但由于员工与管理层分配股权悬殊,最终遭到员工抵制,后被安徽省国资委否决。

之后的10多年,古井集团的混改可以说是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直至2018年11月底,古井集团旗下酒店业务公司安徽古井酒店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率先完成混改,成功改制为国有资本直接控股、非公有资本参股、员工持股的混合所有制公司。而酒店业务的成功混改也为古井集团提供了可借鉴方案,推动了此次古井集团混改的进行。

从以往酒企混改的经验来看,此次古井集团随着其管理层和员工股权激励的落地,将有效激活其内部活力、提高管理层积极性,为其今后的发展将注入强劲动能。如2003年完成内部员工和经销商持股的洋河;2010年推出股权激励的泸州老窖;2016年完成混改的五粮液等无一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同时,随着管理层和员工股权激励的落地,也会为古井贡今年的200亿目标注入一股强劲动力。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古井贡今年就能很顺利的完成这一目标。

产品困于“华中”,净利低于行业

古井贡酒是大曲浓香型白酒,产自安徽省亳州市,中国老八大名酒之一,其前身是1959年建厂的亳县古井酒厂,1992年,为适应新时期多元化的需要,古井集团营运组建成立。也是中国第一家同时发行A、B两股的白酒企业。不过,上市后曾因盲目寻求多元化发展,而逐步由全国性品牌退居至区域性品牌。

2014年,梁金辉上任后,古井贡酒开始实施全国化及次高端化战略。之后,在梁金辉掌舵下,古井贡酒营收从2014年的46亿元,一路挺进白酒百亿阵营。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古井贡酒营收分别为104.17亿元、102.92亿元、132.7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20.98亿元、18.55亿元、22.98亿元,同比增长23.73%、-11.58%、23.90%。

2020年,古井贡酒东进南下,攻城掠地,再一次打响了徽酒全国化的战役。不过从数据上看,古井贡的全国化布局依然是任重道远。数据显示,2021年古井贡在华中地区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为85.23%,华北、华南地区收入占比分别为8.07%、6.62%。很明显,古井贡经过多年的全国化布局后,产品依旧是没能“走出”华中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产品被困于华中外,近些年古井贡在营销上的重金投入也影响其净利增长。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古井贡销售费用分别为31.85亿元、31.21亿元和40.0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8.73%、-2.01%和28.42%。2022年前三季度,古井贡销售费用36.24亿元,同比增长24.84%,销售费率达28.39%,在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三。

此外,自2016年起,古井贡已连续8年登陆春晚。巨额营销费用的支出,已给古井贡盈利水平带来较大压力。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古井贡净利率分别为20.71%、17.95%和17.89%,去年前三季度末,才升至21.22%。这在白酒行业,难言出色,因为去年前三季度,国内白酒行业收入2578亿元,净利率为39%。

2022年7月,海通国际曾发布“看空”古井贡酒研报,认为其估值偏高,将投资评级调低至“弱于大市”。现在来看,这并不是没有道理。

省内竞争加剧

在白酒界流行一句话:东不入皖,西不入川,说的就是四川和安徽的白酒企业竞争非常激烈。安徽本地好酒很多,其中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被称为徽酒“四朵金花”,另外还有高炉家、文王贡、宣酒、玉泉酒等本地知名好酒。

虽然,古井贡酒在安徽省内被誉为“徽酒之王”,但是徽酒老二口子窖,实力依旧不弱,徽酒“黑马”迎驾贡酒也是势头正猛。数据显示,2021年口子窖、迎驾贡酒营收分别为50.29亿、45.77亿元。

此外,在古井贡酒大本营安徽,600元以价格的白酒有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洋河M6等,而且今世缘、酒鬼酒等省外品牌,也在加速向安徽布局。可见,古井贡不仅要一边“开疆扩土”,还要一边固守“大本营”,压力可谓着实不小。

而且古井贡酒千元价格带产品较少,几乎无力与上述白酒抗衡。虽然在中高端白酒方面主推古20、古16,但也受到同为徽酒的口子窖30年、20年的竞争。同时,迎驾贡酒近几年势头正盛,已有超越口子窖的趋势,占领了很大一部分中低端白酒市场。

目前,200亿元销售额已成为衡量酒企硬实力的硬指标。据中国酒业协会统计,2022年迈过200亿元销售大关的酒企共有8家,分别是茅台、五粮液、洋河酒业、泸州老窖、剑南春、汾酒、习酒、郎酒。这也就意味着,即使古井贡顺利冲进200亿酒企阵营,接下来的竞争也将会更加激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古井贡酒

3.6k
  • 古井贡酒全国化覆盖率超70%
  • 白酒股早盘震荡走弱,古井贡酒跌近5%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古井贡酒的200亿,并不容易

管理层和员工股权激励的落地,会为古井贡今年的200亿目标注入一股强劲动力。

文|每日财报 杜康

“新的一年,拿下200亿,向更高目标进发。”这是古井集团董事长梁金辉今年年初,在《2023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向全体古井集团员工发出的新年号召。同时,梁金辉还将2023年定调为“改革深化提升年”,据了解,此前一直曾困扰古井集团的股权混改在今年年初也已迈出关键一步。

2016年以来古井集团不断扩张,不仅连续8年在央视春晚特约赞助播出,而且接连收购了两个较大的白酒酒厂。2016年收购了武汉的黄鹤楼酒业;2020年年底收购了滁州的明光酒业。至此古井集团已形成了“三个品牌,四种香型”的产品结构。

2019年,梁金辉在《2019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曾提出“再造一个新古井”的战略构想,计划在未来5年,也就是2023年底,收入达到200亿元。如今5年期将满,200亿自然也就成为了今年要奋斗的目标。不过,从当前古井贡所处的市场位置以及国内白酒行业的发展来看,要想顺利完成这一目标依旧是件不容易的事。

员工持股,助力200亿元

资料显示,古井集团股权结构已于2022年12月27日发生变化。古井集团新增股东安徽古鑫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10%,并跻身成古井集团第三大股东。与此同时,古井集团第二大股东上海浦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上海浦创)持股比例随之下降,持股比例由40%降低至30%。

据企查查信息,古鑫管理于2022年12月9日成立,宋子发、尚广慧及亳州古鑫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古鑫管理59.8%、40%、0.2%的份额,“古鑫”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据公开报道,宋子发、尚广慧均为古井集团中高层。

对此,曾有业内人士认为:安徽古鑫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正是古井集团此前筹划的管理层和员工合伙持股平台,这一平台的成立意味着古井集团管理层和员工股权激励正式落地。

同时,这也意味着,古井集团长跑20多年的“混改”终于有了眉目。因为早在2002年,古井集团原掌门人王效金就提出“全体员工持股、管理层持大股”方案,由员工及管理层共同设立的持股公司持有古井40%股权,余下的60%国有股对外出售。但由于员工与管理层分配股权悬殊,最终遭到员工抵制,后被安徽省国资委否决。

之后的10多年,古井集团的混改可以说是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直至2018年11月底,古井集团旗下酒店业务公司安徽古井酒店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率先完成混改,成功改制为国有资本直接控股、非公有资本参股、员工持股的混合所有制公司。而酒店业务的成功混改也为古井集团提供了可借鉴方案,推动了此次古井集团混改的进行。

从以往酒企混改的经验来看,此次古井集团随着其管理层和员工股权激励的落地,将有效激活其内部活力、提高管理层积极性,为其今后的发展将注入强劲动能。如2003年完成内部员工和经销商持股的洋河;2010年推出股权激励的泸州老窖;2016年完成混改的五粮液等无一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同时,随着管理层和员工股权激励的落地,也会为古井贡今年的200亿目标注入一股强劲动力。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古井贡今年就能很顺利的完成这一目标。

产品困于“华中”,净利低于行业

古井贡酒是大曲浓香型白酒,产自安徽省亳州市,中国老八大名酒之一,其前身是1959年建厂的亳县古井酒厂,1992年,为适应新时期多元化的需要,古井集团营运组建成立。也是中国第一家同时发行A、B两股的白酒企业。不过,上市后曾因盲目寻求多元化发展,而逐步由全国性品牌退居至区域性品牌。

2014年,梁金辉上任后,古井贡酒开始实施全国化及次高端化战略。之后,在梁金辉掌舵下,古井贡酒营收从2014年的46亿元,一路挺进白酒百亿阵营。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古井贡酒营收分别为104.17亿元、102.92亿元、132.7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20.98亿元、18.55亿元、22.98亿元,同比增长23.73%、-11.58%、23.90%。

2020年,古井贡酒东进南下,攻城掠地,再一次打响了徽酒全国化的战役。不过从数据上看,古井贡的全国化布局依然是任重道远。数据显示,2021年古井贡在华中地区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为85.23%,华北、华南地区收入占比分别为8.07%、6.62%。很明显,古井贡经过多年的全国化布局后,产品依旧是没能“走出”华中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产品被困于华中外,近些年古井贡在营销上的重金投入也影响其净利增长。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古井贡销售费用分别为31.85亿元、31.21亿元和40.0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8.73%、-2.01%和28.42%。2022年前三季度,古井贡销售费用36.24亿元,同比增长24.84%,销售费率达28.39%,在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三。

此外,自2016年起,古井贡已连续8年登陆春晚。巨额营销费用的支出,已给古井贡盈利水平带来较大压力。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古井贡净利率分别为20.71%、17.95%和17.89%,去年前三季度末,才升至21.22%。这在白酒行业,难言出色,因为去年前三季度,国内白酒行业收入2578亿元,净利率为39%。

2022年7月,海通国际曾发布“看空”古井贡酒研报,认为其估值偏高,将投资评级调低至“弱于大市”。现在来看,这并不是没有道理。

省内竞争加剧

在白酒界流行一句话:东不入皖,西不入川,说的就是四川和安徽的白酒企业竞争非常激烈。安徽本地好酒很多,其中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被称为徽酒“四朵金花”,另外还有高炉家、文王贡、宣酒、玉泉酒等本地知名好酒。

虽然,古井贡酒在安徽省内被誉为“徽酒之王”,但是徽酒老二口子窖,实力依旧不弱,徽酒“黑马”迎驾贡酒也是势头正猛。数据显示,2021年口子窖、迎驾贡酒营收分别为50.29亿、45.77亿元。

此外,在古井贡酒大本营安徽,600元以价格的白酒有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洋河M6等,而且今世缘、酒鬼酒等省外品牌,也在加速向安徽布局。可见,古井贡不仅要一边“开疆扩土”,还要一边固守“大本营”,压力可谓着实不小。

而且古井贡酒千元价格带产品较少,几乎无力与上述白酒抗衡。虽然在中高端白酒方面主推古20、古16,但也受到同为徽酒的口子窖30年、20年的竞争。同时,迎驾贡酒近几年势头正盛,已有超越口子窖的趋势,占领了很大一部分中低端白酒市场。

目前,200亿元销售额已成为衡量酒企硬实力的硬指标。据中国酒业协会统计,2022年迈过200亿元销售大关的酒企共有8家,分别是茅台、五粮液、洋河酒业、泸州老窖、剑南春、汾酒、习酒、郎酒。这也就意味着,即使古井贡顺利冲进200亿酒企阵营,接下来的竞争也将会更加激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