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成龙、李连杰不再拍功夫片,中国电影失声海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成龙、李连杰不再拍功夫片,中国电影失声海外

中国电影的破冰行动。

文|锌财经 孙鹏越

编辑|大风

国内春节档已经落下帷幕,但春节期间的几部电影在海外依旧持续上映。

在海外市场,《流浪地球2》表现亮眼,上映首周末票房在英国达到47万美元,其北美首周末票房一度跻身周末票房第10位;目前,《流浪地球2》海外总票房已达到767万美元,北美总票房达到489万美元,有望超过《流浪地球1》的597万美元。

在今年春节档中,共有两部在海外市场发行上映,分别是《流浪地球2》和《无名》。据统计,美国放映《无名》的院线为49家,加拿大放映《无名》的院线为13家。2月26日,该片的海外发行商已宣布《无名》将在北美扩映,增加10余家院线。

根据猫眼数据专业版,《无名》在北美地区的首周末成绩为29.6万美元,目前已在北美上映10天,累计票房47万美元。

《流浪地球2》767万美元,《无名》47万美元,这个在动辄数以亿计的国内市场,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惨淡的数据,但却真切是近些年中国电影在海外市场的最好成绩。

全球发行遥不可及

一直以来,中国电影的盈利模式格外畸形,95%的盈利只能靠票房,导致在大部分观众眼中,票房就意味着一切。但事实上,电影的盈利模式并没有这么单一。

以刚刚上映的好莱坞大作《阿凡达2:水之道》为例,在2月20日正式突破23.43亿美元,超过《泰坦尼克号》成为全球票房第三大电影。《阿凡达2:水之道》能获得的收益,并不仅仅只局限于23.43亿美元,后续3-5年的电影版权收入相对于电影的票房分成,这部分收入才算得上是大头。

售卖版权是电影的第二大营收来源,好莱坞习惯将全球影像版权细分为北美电视收入和国际电视收入,也就是说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有线电视、卫星电视、计次点播、互联网、流媒体等平台,想要播放《阿凡达2》都要支付版权费用,时限长达数年。

除了影像版权的授权之外,好莱坞电影院还经常发售录像带、DVD等。在一些R级片(17-19岁以下禁止观看)市场,录像带收入要追平电影的票房,甚至比票房收入还要高。

在电影之外,电影的周边商品也是盈利大头。不但定价高,电影出品公司抽成也高。全球最大的电影公司迪士尼就是贩卖周边商品高手,2013年上映的《冰雪奇缘》不仅获得了12.7亿美元的票房,还卖出了50亿美元的玩偶手办,一度打败芭比娃娃,成为当年最受欢迎的娃娃形象。

对比“一锤子买卖”的中国电影,好莱坞电影的票房只占了总营收50-60%,电影版权、DVD发行、数字版权、周边产品等收入,能持续获利数年,甚至超越票房收入。

想要实现好莱坞电影模式,最大的制约就是缺少全球发行的能力。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几大好莱坞电影巨头就已经陆续建立自己的全球发行网络,如派拉蒙影业、环球影业和米高梅联合成立的联合国际影业、迪士尼旗下的博伟国际,索尼旗下的哥伦比亚三星国际发行集团,华纳兄弟旗下的华纳兄弟国际影业等。

全球的市场过于广阔,哪怕是好莱坞也无法全部辐射,于是它们只在电影市场广阔的16个国家设立直属分公司,在其它43个国家的授权第三方合作,一起负责在海外市场的影院、音像、电视等渠道发行它们公司的电影。

为了维持这些国际发行网络的运转,好莱坞巨头们就需要源源不断地供应优质的、有市场吸引力的影片。

这些庞大而又扎根当地的全球发行网络,也将好莱坞的电影输向海外市场,成就了好莱坞电影制霸全球的基础。

功夫片成为中国名片

对于发展一百多年的好莱坞来说,中国电影过于年轻。

从第五代导演开始,中国本土电影就只能在国内上映,受制于语言和文化环境的差异,只有极少的影片可以达成海外发行的可能性。而最早蹚出全球发行道路的中国电影,则是文艺片。

从第六代导演开始,参加国外电影节成为主流,每几年就会有一两部国内的艺术片在国际上获奖。通过国外电影节庞大曝光量,中国电影逐渐和欧洲电影发行公司建联。

这样的时代造就了一批文艺片大师,例如贾樟柯,他的成名作《小武》就是在1998年第4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参展,从而一票走红,被日本北野武工作室和法国MK2公司签下。依靠海外版权销售,20万人民币成本的《小武》赚了足足500万。

贾樟柯指导的《三峡好人》投资仅600万,销售到了75个国家,版权费收入高达4000万;《山河故人》投资4000万成本,还未上映就已经通过海外版权预售收回成本;就连贾樟柯监制,非导演的《hello!树先生》,虽然在国内仅有两百多万票房,通过两年的海外版权销售周期,也实现了盈利。

但文艺片的受众毕竟过于小众,就算是拿到全球发行,也无法进入到主流市场,和好莱坞电影所抗争。商业片一直都是中国电影突围的方向,而唯一能打破困境的,就是功夫片。

成龙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在全球范围内,功夫片一度成为中国名片,成为了文化输出的唯一方式,来打开海外市场。

功夫片的成功并非一朝一夕,而是日积月累。先是李小龙在海外的强大文化影响力创下的基础;然后成龙、李连杰等功夫巨星奔赴好莱坞,曾经一度拿到过北美票房冠军;《红番区》《飞龙再生》《一个好人》《警察故事》《功夫》《霍元甲》等一批在北美票房破千万美元的电影均和功夫、武侠相关。

《卧虎藏龙》《英雄》带有浓重中式意蕴的功夫武侠片,成功从地理范围和文化影响力将功夫电影升华,让好莱坞的“桂冠”奥斯卡金像奖也为之青睐。

在海外观众的认知里,功夫片、武侠片就代表着中国商业电影的主流,而这类电影又大都来自香港电影。

但港片黄金时代结束,功夫电影、香港电影随之日渐没落,国产电影在海外市场逐渐出现空白。虽然《战狼2》《你好,李焕英》《长津湖》《哪吒》等电影取得了四十亿、五十亿的电影票房,但也都是“墙内香”,根本没有所谓的海外票房。

科幻片成为中国电影新名片

《流浪地球》是继功夫片、文艺片之后,唯一能在国际市场制造影响力的中国电影,甚至是在好莱坞横行的商业片领域,面对面的与其硬刚。

不止是票房的突破,外国观众也真切认可了“中式价值观”。

在北美知名影评网站“烂番茄”上,《流浪地球2》的“番茄值”为8.1,观众好评度高达97%。高赞评论称:“《流浪地球2》从东方哲学的角度讲述了一个灾难故事,强调了人类作为一个团队应对压倒性危机的重要性,这与西方电影叙事中突出个人英雄主义单枪匹马拯救地球是大为不同的。”

“如果你放弃了所有对中国电影的刻板印象和偏见,那么《流浪地球2》绝对值得一看。

《流浪地球》拍摄现场

不同于“种族天赋”一般的功夫片,硬核科幻,是一种全球通行的类型片,不存在语言和文化的限制。当更多的外国观众被吸引,电影背后的文化价值才能得到更好的传播。

虽然《流浪地球》系列成功突围,但海外票房还是过于普通。对比2019年韩国的第一部奥斯卡影片《寄生虫》,在全球横扫2亿美元的体量来说,只能算是一种打破壁垒局限的破冰行动。

中国电影出海,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国电影

  • 中国电影(600977.SH):2023年全年净利润为2.63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 主投电影《第二十条》带来“开门红”,光线传媒预计分得超4亿元营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成龙、李连杰不再拍功夫片,中国电影失声海外

中国电影的破冰行动。

文|锌财经 孙鹏越

编辑|大风

国内春节档已经落下帷幕,但春节期间的几部电影在海外依旧持续上映。

在海外市场,《流浪地球2》表现亮眼,上映首周末票房在英国达到47万美元,其北美首周末票房一度跻身周末票房第10位;目前,《流浪地球2》海外总票房已达到767万美元,北美总票房达到489万美元,有望超过《流浪地球1》的597万美元。

在今年春节档中,共有两部在海外市场发行上映,分别是《流浪地球2》和《无名》。据统计,美国放映《无名》的院线为49家,加拿大放映《无名》的院线为13家。2月26日,该片的海外发行商已宣布《无名》将在北美扩映,增加10余家院线。

根据猫眼数据专业版,《无名》在北美地区的首周末成绩为29.6万美元,目前已在北美上映10天,累计票房47万美元。

《流浪地球2》767万美元,《无名》47万美元,这个在动辄数以亿计的国内市场,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惨淡的数据,但却真切是近些年中国电影在海外市场的最好成绩。

全球发行遥不可及

一直以来,中国电影的盈利模式格外畸形,95%的盈利只能靠票房,导致在大部分观众眼中,票房就意味着一切。但事实上,电影的盈利模式并没有这么单一。

以刚刚上映的好莱坞大作《阿凡达2:水之道》为例,在2月20日正式突破23.43亿美元,超过《泰坦尼克号》成为全球票房第三大电影。《阿凡达2:水之道》能获得的收益,并不仅仅只局限于23.43亿美元,后续3-5年的电影版权收入相对于电影的票房分成,这部分收入才算得上是大头。

售卖版权是电影的第二大营收来源,好莱坞习惯将全球影像版权细分为北美电视收入和国际电视收入,也就是说全世界各个国家的有线电视、卫星电视、计次点播、互联网、流媒体等平台,想要播放《阿凡达2》都要支付版权费用,时限长达数年。

除了影像版权的授权之外,好莱坞电影院还经常发售录像带、DVD等。在一些R级片(17-19岁以下禁止观看)市场,录像带收入要追平电影的票房,甚至比票房收入还要高。

在电影之外,电影的周边商品也是盈利大头。不但定价高,电影出品公司抽成也高。全球最大的电影公司迪士尼就是贩卖周边商品高手,2013年上映的《冰雪奇缘》不仅获得了12.7亿美元的票房,还卖出了50亿美元的玩偶手办,一度打败芭比娃娃,成为当年最受欢迎的娃娃形象。

对比“一锤子买卖”的中国电影,好莱坞电影的票房只占了总营收50-60%,电影版权、DVD发行、数字版权、周边产品等收入,能持续获利数年,甚至超越票房收入。

想要实现好莱坞电影模式,最大的制约就是缺少全球发行的能力。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几大好莱坞电影巨头就已经陆续建立自己的全球发行网络,如派拉蒙影业、环球影业和米高梅联合成立的联合国际影业、迪士尼旗下的博伟国际,索尼旗下的哥伦比亚三星国际发行集团,华纳兄弟旗下的华纳兄弟国际影业等。

全球的市场过于广阔,哪怕是好莱坞也无法全部辐射,于是它们只在电影市场广阔的16个国家设立直属分公司,在其它43个国家的授权第三方合作,一起负责在海外市场的影院、音像、电视等渠道发行它们公司的电影。

为了维持这些国际发行网络的运转,好莱坞巨头们就需要源源不断地供应优质的、有市场吸引力的影片。

这些庞大而又扎根当地的全球发行网络,也将好莱坞的电影输向海外市场,成就了好莱坞电影制霸全球的基础。

功夫片成为中国名片

对于发展一百多年的好莱坞来说,中国电影过于年轻。

从第五代导演开始,中国本土电影就只能在国内上映,受制于语言和文化环境的差异,只有极少的影片可以达成海外发行的可能性。而最早蹚出全球发行道路的中国电影,则是文艺片。

从第六代导演开始,参加国外电影节成为主流,每几年就会有一两部国内的艺术片在国际上获奖。通过国外电影节庞大曝光量,中国电影逐渐和欧洲电影发行公司建联。

这样的时代造就了一批文艺片大师,例如贾樟柯,他的成名作《小武》就是在1998年第4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参展,从而一票走红,被日本北野武工作室和法国MK2公司签下。依靠海外版权销售,20万人民币成本的《小武》赚了足足500万。

贾樟柯指导的《三峡好人》投资仅600万,销售到了75个国家,版权费收入高达4000万;《山河故人》投资4000万成本,还未上映就已经通过海外版权预售收回成本;就连贾樟柯监制,非导演的《hello!树先生》,虽然在国内仅有两百多万票房,通过两年的海外版权销售周期,也实现了盈利。

但文艺片的受众毕竟过于小众,就算是拿到全球发行,也无法进入到主流市场,和好莱坞电影所抗争。商业片一直都是中国电影突围的方向,而唯一能打破困境的,就是功夫片。

成龙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在全球范围内,功夫片一度成为中国名片,成为了文化输出的唯一方式,来打开海外市场。

功夫片的成功并非一朝一夕,而是日积月累。先是李小龙在海外的强大文化影响力创下的基础;然后成龙、李连杰等功夫巨星奔赴好莱坞,曾经一度拿到过北美票房冠军;《红番区》《飞龙再生》《一个好人》《警察故事》《功夫》《霍元甲》等一批在北美票房破千万美元的电影均和功夫、武侠相关。

《卧虎藏龙》《英雄》带有浓重中式意蕴的功夫武侠片,成功从地理范围和文化影响力将功夫电影升华,让好莱坞的“桂冠”奥斯卡金像奖也为之青睐。

在海外观众的认知里,功夫片、武侠片就代表着中国商业电影的主流,而这类电影又大都来自香港电影。

但港片黄金时代结束,功夫电影、香港电影随之日渐没落,国产电影在海外市场逐渐出现空白。虽然《战狼2》《你好,李焕英》《长津湖》《哪吒》等电影取得了四十亿、五十亿的电影票房,但也都是“墙内香”,根本没有所谓的海外票房。

科幻片成为中国电影新名片

《流浪地球》是继功夫片、文艺片之后,唯一能在国际市场制造影响力的中国电影,甚至是在好莱坞横行的商业片领域,面对面的与其硬刚。

不止是票房的突破,外国观众也真切认可了“中式价值观”。

在北美知名影评网站“烂番茄”上,《流浪地球2》的“番茄值”为8.1,观众好评度高达97%。高赞评论称:“《流浪地球2》从东方哲学的角度讲述了一个灾难故事,强调了人类作为一个团队应对压倒性危机的重要性,这与西方电影叙事中突出个人英雄主义单枪匹马拯救地球是大为不同的。”

“如果你放弃了所有对中国电影的刻板印象和偏见,那么《流浪地球2》绝对值得一看。

《流浪地球》拍摄现场

不同于“种族天赋”一般的功夫片,硬核科幻,是一种全球通行的类型片,不存在语言和文化的限制。当更多的外国观众被吸引,电影背后的文化价值才能得到更好的传播。

虽然《流浪地球》系列成功突围,但海外票房还是过于普通。对比2019年韩国的第一部奥斯卡影片《寄生虫》,在全球横扫2亿美元的体量来说,只能算是一种打破壁垒局限的破冰行动。

中国电影出海,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