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新东方满天星总裁周佳:人口减少并非幼儿园关停的主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新东方满天星总裁周佳:人口减少并非幼儿园关停的主因

发达国家的入托率约40%,中国低于7%,还处于早期探索阶段。

受访者供图

界面新闻记者|陈振芳

近期,幼儿园关停潮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行业一线的人总是最先察觉到变化。

“从大环境上面,我感受到了。”北京新东方满天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满天星)总裁周佳对界面教育称。

2022年是行业发展的关键之年,幼托企业注册总量首次出现下跌,关停数量创新高。

天眼查数据显示,企业名称、经营范围含幼儿园、托儿所的企业注册数量,从2000年的282家一路激增至2021年的57899家,并在2022年出现近十年来的首次下滑,同比降幅超32%。

另一方面,幼儿园相关企业的注销量在2022年高达约8000家,是2020年注销量的四倍。

当前多种声音将幼儿园关停归因于人口减少,周佳并不认同。在她看来,人口减少是大背景,但并非幼儿园关停潮的主要原因,在中国,还要叠加城镇化等因素综合考量。

当周佳回忆起满天星招到清华大学的学霸管培生时,语气仍显激动。20年前,硕士毕业的她进入学前教育行业时,是学历最高的那批人,“当时幼儿园要招高质量老师是特别难的一件事”。

新东方(NYSE:EDU)于2007年切入学前教育赛道,由全资子机构——北京新东方满天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运营,目前其在苏州、北京、青岛、杭州、西安等城市拥有28家幼儿园,有近万名学生。

除了掌舵满天星,周佳还担任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市教育协会幼儿园发展与促进研究会委员。3月3日,界面教育就幼儿园关停潮、行业发展等话题专访了周佳。

北京新东方满天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总裁 周佳 图源:受访者

以下为采访内容,刊发时有所删节。

界面教育:近十多年来,学前教育行业经历了哪些发展变化?

周佳:学前教育的发展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2017年之前,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民办学前教育行业加速发展。

2017、2018年,国家先后颁布《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对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提出要求,整个行业进行结构性调整。

2019年起,行业对上述政策执行得比较彻底,很多外部资本撤出。一些从业者可能会感觉生存环境没有以前自在,此前可以快速得到的东西,现在没那么容易了。

2021年,教育部发布的《“十四五”学前教育发展提升行动计划》提出,到2025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90%以上,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85%以上,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50%以上。这对行业影响较大,很多营利性幼儿园面临转型,调整收费标准。

2022年又是一个关键节点,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引导规范民办教育发展”,一些基本功不够、没太想明白怎么做学前教育的人只能退出。

界面教育:影响幼儿园招生最重要的三个因素是什么?

周佳:幼儿园行业非常地域化,影响的就是周围三公里范围内的人群。幼儿园发展的关键在于基本功是否过硬,例如安全、师资、教育教学质量、内部治理规范性等。第二,教育是否能够真正落实在孩子身上,帮助孩子发展。第三,家长体验感。把这几点做扎实了,就能锁定三公里范围内的居民。

当然,周边幼儿园的增加对自身有一定影响,大家会逐步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态位和平相处下去。

界面教育:你赞同“第一批幼儿园关停潮已经来临”的观点吗?

周佳:从大环境上面,我感受到了。政策不断强调教育规范、高质量发展,不规范和质量一般的幼儿园注定难以生存。

界面教育:很多人将幼儿园关停潮跟出生率下降联想到一起,你怎么看?

周佳:人口下降和入园儿童减少有一定关联性。今年的在园人数是4500万,大数据预测,十年内在园人数可能下降到3000万左右,以后可能会稳定在这个区间。

但大家过多把幼儿园关停潮归因到人口问题上,在中国,还要叠加城镇化等因素综合考量。我们看到一些数据,农村民办园占比通常不高于40%,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它可能再下降10%。

相比之下,一二线城市流入人口比较稳定,我们的28家幼儿园的在园人数没有明显波动。最终决定一家幼儿园命运的是办学质量。

界面教育:未来,学前教育的需求端和供给端会有哪些变化?

周佳:从需求端看,幼儿园作为刚需,一定会存在。其次,在教育惠民的政策背景下,家长的选择多了,会以更高、更多元的标准来评价供给方,所以幼儿园夯实基本功是核心。

界面教育:这轮关停潮是不是也意味着,教育资源过剩、学位更宽松,家长不需要那么“卷”了?

周佳:教育资源是否丰富,并不是决定学生和家长“卷”或“不卷”的根本原因。归根结底,教育要通过改变评价方式,来推动教育过程的改变。随着新课改,这个过程再推演几年,家长自然就知道如何综合评价孩子的成长。

界面教育:中国的托育行业处在什么样的阶段?

周佳:还处在早期探索阶段。发达国家的入托率在40%左右,中国低于7%,也有数据说在5%左右,入托率很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界面教育:为什么中国托育行业发展缓慢?

周佳:主要来自观念认知,很多家庭习惯让老人带孩子,认为在家里养护更安全。老百姓对于托育这件事情的理解,和机构的出发点以及实际状态之间存在一个鸿沟,可能还需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市场发展趋于成熟后,才去能够逐渐缩小这一差距,实现入托率的增长

中国幼儿园也经过长时间的推广普及,才达到今天90%以上的入园率,一二线城市甚至能达到99%。现在国家倡导托育普惠通过生均补贴提供场地,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进来满足家庭的实际需求

界面教育:托幼一体化会是未来趋势吗?

周佳:托育一体化是未来的趋势,但还需较长的过程才能实现。幼儿的成长应该是一个自然、完整的过程,在欧美国家,托育班和幼儿园通常是办在一起的,而中国由于历史等原因将托育与学前教育分为0-3、3-6岁两个阶段。

界面教育:学前教育行业面临哪些困难?

周佳:人才是学前教育机构一直以来的需求和痛点。我进入学前教育时,行业内包括管理者老师,很少有研究生,招高质量的幼教老师是特别难的一件事情。

2017、2018年开始,情况开始不一样了,记得一次到清华大学宣讲完了以后,就有人跑过来找我说,他是清华双学士,想加入满天星,此后,每年有很多集团管培生愿意来幼儿园板块,而且做得很好。社会认知进步需要过程,我们一直在呼吁多多关注幼儿教育,让更多优秀人才参与其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新东方

3.7k
  • 总部落定,新东方距离第三个上市公司还有多远?
  • 新东方港股绩后大跌超16%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专访】新东方满天星总裁周佳:人口减少并非幼儿园关停的主因

发达国家的入托率约40%,中国低于7%,还处于早期探索阶段。

受访者供图

界面新闻记者|陈振芳

近期,幼儿园关停潮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行业一线的人总是最先察觉到变化。

“从大环境上面,我感受到了。”北京新东方满天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满天星)总裁周佳对界面教育称。

2022年是行业发展的关键之年,幼托企业注册总量首次出现下跌,关停数量创新高。

天眼查数据显示,企业名称、经营范围含幼儿园、托儿所的企业注册数量,从2000年的282家一路激增至2021年的57899家,并在2022年出现近十年来的首次下滑,同比降幅超32%。

另一方面,幼儿园相关企业的注销量在2022年高达约8000家,是2020年注销量的四倍。

当前多种声音将幼儿园关停归因于人口减少,周佳并不认同。在她看来,人口减少是大背景,但并非幼儿园关停潮的主要原因,在中国,还要叠加城镇化等因素综合考量。

当周佳回忆起满天星招到清华大学的学霸管培生时,语气仍显激动。20年前,硕士毕业的她进入学前教育行业时,是学历最高的那批人,“当时幼儿园要招高质量老师是特别难的一件事”。

新东方(NYSE:EDU)于2007年切入学前教育赛道,由全资子机构——北京新东方满天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运营,目前其在苏州、北京、青岛、杭州、西安等城市拥有28家幼儿园,有近万名学生。

除了掌舵满天星,周佳还担任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市教育协会幼儿园发展与促进研究会委员。3月3日,界面教育就幼儿园关停潮、行业发展等话题专访了周佳。

北京新东方满天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总裁 周佳 图源:受访者

以下为采访内容,刊发时有所删节。

界面教育:近十多年来,学前教育行业经历了哪些发展变化?

周佳:学前教育的发展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2017年之前,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民办学前教育行业加速发展。

2017、2018年,国家先后颁布《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对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提出要求,整个行业进行结构性调整。

2019年起,行业对上述政策执行得比较彻底,很多外部资本撤出。一些从业者可能会感觉生存环境没有以前自在,此前可以快速得到的东西,现在没那么容易了。

2021年,教育部发布的《“十四五”学前教育发展提升行动计划》提出,到2025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90%以上,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85%以上,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50%以上。这对行业影响较大,很多营利性幼儿园面临转型,调整收费标准。

2022年又是一个关键节点,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引导规范民办教育发展”,一些基本功不够、没太想明白怎么做学前教育的人只能退出。

界面教育:影响幼儿园招生最重要的三个因素是什么?

周佳:幼儿园行业非常地域化,影响的就是周围三公里范围内的人群。幼儿园发展的关键在于基本功是否过硬,例如安全、师资、教育教学质量、内部治理规范性等。第二,教育是否能够真正落实在孩子身上,帮助孩子发展。第三,家长体验感。把这几点做扎实了,就能锁定三公里范围内的居民。

当然,周边幼儿园的增加对自身有一定影响,大家会逐步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态位和平相处下去。

界面教育:你赞同“第一批幼儿园关停潮已经来临”的观点吗?

周佳:从大环境上面,我感受到了。政策不断强调教育规范、高质量发展,不规范和质量一般的幼儿园注定难以生存。

界面教育:很多人将幼儿园关停潮跟出生率下降联想到一起,你怎么看?

周佳:人口下降和入园儿童减少有一定关联性。今年的在园人数是4500万,大数据预测,十年内在园人数可能下降到3000万左右,以后可能会稳定在这个区间。

但大家过多把幼儿园关停潮归因到人口问题上,在中国,还要叠加城镇化等因素综合考量。我们看到一些数据,农村民办园占比通常不高于40%,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它可能再下降10%。

相比之下,一二线城市流入人口比较稳定,我们的28家幼儿园的在园人数没有明显波动。最终决定一家幼儿园命运的是办学质量。

界面教育:未来,学前教育的需求端和供给端会有哪些变化?

周佳:从需求端看,幼儿园作为刚需,一定会存在。其次,在教育惠民的政策背景下,家长的选择多了,会以更高、更多元的标准来评价供给方,所以幼儿园夯实基本功是核心。

界面教育:这轮关停潮是不是也意味着,教育资源过剩、学位更宽松,家长不需要那么“卷”了?

周佳:教育资源是否丰富,并不是决定学生和家长“卷”或“不卷”的根本原因。归根结底,教育要通过改变评价方式,来推动教育过程的改变。随着新课改,这个过程再推演几年,家长自然就知道如何综合评价孩子的成长。

界面教育:中国的托育行业处在什么样的阶段?

周佳:还处在早期探索阶段。发达国家的入托率在40%左右,中国低于7%,也有数据说在5%左右,入托率很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界面教育:为什么中国托育行业发展缓慢?

周佳:主要来自观念认知,很多家庭习惯让老人带孩子,认为在家里养护更安全。老百姓对于托育这件事情的理解,和机构的出发点以及实际状态之间存在一个鸿沟,可能还需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市场发展趋于成熟后,才去能够逐渐缩小这一差距,实现入托率的增长

中国幼儿园也经过长时间的推广普及,才达到今天90%以上的入园率,一二线城市甚至能达到99%。现在国家倡导托育普惠通过生均补贴提供场地,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进来满足家庭的实际需求

界面教育:托幼一体化会是未来趋势吗?

周佳:托育一体化是未来的趋势,但还需较长的过程才能实现。幼儿的成长应该是一个自然、完整的过程,在欧美国家,托育班和幼儿园通常是办在一起的,而中国由于历史等原因将托育与学前教育分为0-3、3-6岁两个阶段。

界面教育:学前教育行业面临哪些困难?

周佳:人才是学前教育机构一直以来的需求和痛点。我进入学前教育时,行业内包括管理者老师,很少有研究生,招高质量的幼教老师是特别难的一件事情。

2017、2018年开始,情况开始不一样了,记得一次到清华大学宣讲完了以后,就有人跑过来找我说,他是清华双学士,想加入满天星,此后,每年有很多集团管培生愿意来幼儿园板块,而且做得很好。社会认知进步需要过程,我们一直在呼吁多多关注幼儿教育,让更多优秀人才参与其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