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冒险、撕裂与孤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冒险、撕裂与孤独

不知天命,也不信天命。

采访|《中国企业家》记者  闫俊文  刘哲铭

文|闫俊文

编辑|李薇

2月底,作为被投企业细红线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参加了联想创投CEO年会。他低调地卡点进场,坐在第四排,安静听讲,没有与任何人寒暄交流,会上也没有发言。

两个月前,罗永浩被投资人推到道德审判台。锤子科技投资人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深夜在朋友圈发文炮轰罗永浩,原因是细红线科技拿出3.5%的股权分给锤子科技投资人,“接受了你(罗永浩)0.0几%的股权,就要放弃几十亿的回购”。愤怒的郑刚发誓要联合其他投资人,共同发起回购。

不过,近日《中国企业家》联系到郑刚,关于“联合其他投资人共同发起回购”一事,郑刚拒绝透露后续,只是以“做了正确的事情,未必得到多数人的认可”终结了话题,暗示回购事宜似乎进展不顺。

虽然罗永浩还没有公布细红线科技的进展,但这家公司已经拿到了约5000万美元的天使融资,由美团龙珠领投,经纬创投、蓝驰创投等九家机构跟投,投后估值约为2亿美元。

罗永浩称这是他最后一次创业,要干10至20年,公司做AR领域的OS(操作系统)和软件,打造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个人计算设备平台。这样的口号不禁让人想起罗永浩做锤子手机时的口号——“收购苹果”“东半球最好的手机”。

近期,《中国企业家》采访了多位与罗永浩有过交集的投资机构、创业者、前员工与粉丝,他们大部分人都认为,罗永浩能做出AR操作系统,但做成什么程度,需要看行业。玄学一点,要看天命。

罗永浩可不信天命。“知天命,我还创什么业啊,我不知天命,也不信天命。”罗永浩在一次直播时开玩笑说。

不过,他“行业冥灯”这个尊称,最近又被拿出来调侃。

2月,有媒体报道称,腾讯宣布关闭XR部门,XR岗位全线取消,涉及超300名员工。另外,被张一鸣15亿美元收入囊中的VR厂商PICO,也被曝裁员300人左右,占整体业务部门的15%。

罗永浩不怕折腾。从2000年以高中学历破格进入新东方教英语,到2006年创办牛博网,2012年成立锤子科技,2020年加入直播带货还债,再到如今创立AR公司细红线科技,22年来,罗永浩一直在折腾。

他身上的优点可能和缺点一样多。他甚至成了标准,VC和媒体评价某个创业者时会用到类似描述——“罗永浩式”的人物,这既让投资人心动,也更让他们警惕。

做题家VS连续创业者

比起锤子科技,罗永浩的新创业项目细红线在投资圈引发的撕裂大得多,看衰和看好几乎势均力敌。

“他只是做题家(纸面功夫),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只在意他自己,其他不用多说。”郑刚告诉《中国企业家》,“成功的人最终会成功,不成功的人终不会成功。”

郑刚与罗永浩相识多年,前者在2013年和2014年分别投了锤子科技A轮、B轮。当时,郑刚力挺罗永浩,称他为“中国的乔布斯”,二人惺惺相惜。但随着锤子科技失败,罗永浩新公司细红线科技成立,芥蒂由此产生。

时间是老罗的朋友,也是老罗朋友的敌人。

嘲讽在一些投资人圈里流传。某天使投资人在微信群里说,锤子(罗永浩)一次次虚影,从未清晰聚焦成像,“狼来了喊多了就失信了,他没有走出辍学创业的鬼打墙”“本质上,他没有长大,还在中学辍学的羊肠小道上绕圈圈”。

其实,罗永浩多次承认自己“幼稚”“无知”,这既是他的创业动力,也是他需要打破的壁垒。

一位锤子科技前员工向《中国企业家》回忆,某些小事也可能引发罗永浩很大的情绪。有一次,罗永浩发现会议室投影仪里的灯泡始终亮着,他会质问,为什么没人开会仍然开着。他就提醒相关负责人,发了公告。“跟老罗共事,过程很痛苦,”这位前员工又补充,“当然结果也可能很美妙,甚至超出预期。”

以往,有人嘲讽罗永浩,就会有人站出来,但这次和郑刚的纠葛,投资圈鲜有人站出来“挺罗”,大部分人选择沉默。《中国企业家》找到一家投资细红线科技的头部投资人,对方婉拒了采访:“细红线这个项目,投资人在观点输出上比较低调。”

支持罗永浩的人则认为他是一个有着巨大激情的连续创业者。

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对罗永浩这种不知疲倦的热情评价为:有的孩子天生爱分享,在分享他最喜欢的糖果时,他比得到他糖果的孩子还幸福。他会赢得更多友情和好感,但也容易被辜负,更容易内心受伤。

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告诉《中国企业家》,罗永浩的创业展示了超乎常人的冲劲,他很有张力。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可能逐渐走向更成熟,能够更理性地去看待很多问题,能够去操控一个难度更高的盘,这是一个变化和成长的过程。

“哪怕是今天乔布斯回来做这件事情(AR创业),可能也是非常复杂的挑战。”王光熙说,“所谓的不确定性并不是罗永浩这个人的不确定,或者他这个事儿能力上不确定,而是说这件事儿本身后面会怎么演变,其实它确实有很多变数。”

王光熙认为,如果罗永浩能够在一些本质上的交互应用体验上,做出一些杀手级体验,那么就会引爆流行。

高代价换来的经验

2019年初,字节跳动花费3亿元收购了锤子百人团队与多项技术专利,锤子科技COO吴德周也随之进入字节跳动,任新石实验室总裁。后来,罗永浩在节目《我的青铜时代》对这段经历颇感痛苦,“我没能过去,这是那件事情里最大的打击。”

罗永浩还想打天下,但队伍没了。

交接那天,罗永浩没有现身,他怕自己崩溃,他形容这种感觉是,“你能接受一个人被判了死刑,但不能接受行刑过程那种感觉。”

2021年3月,吴德周从字节跳动离开,年底,他决定从事AR硬件创业;无独有偶,罗永浩在2021年12月,也宣布下一次创业将涉足AR、VR、MR领域。最终,吴德周专注做AR硬件,成立了“致敬未知”,而罗永浩做了软件。

“彼此创业后,我们彼此之间没有交流过,罗老师也没有联系过我。”吴德周说,“大概是因为两人创业切入点并不相同。”

吴德周说,罗永浩是一个很强的产品经理,比如锤子手机的三大件“大爆炸”“闪念胶囊”“一步”,很多的想法是老罗自己想出来的。所以,吴德周很看好罗永浩在AR软件领域的创业。

谈及锤子科技的失利,吴德周很惋惜。他说,感觉还是错过了一个时间窗,小米2010年成立,当年销量27万,2012年做到了719万台。我们2012年成立,到2016年、2017年才做到单款百万,这中间花费的时间太长了。

罗永浩也曾多次总结锤子失利的原因,比如资源,比如不做公关,但罗永浩反思最多的还是团队,花了太长时间才组建和磨合好一个核心团队。

王光熙也表达了类似看法。此次AR创业,罗永浩可能会调整自己与核心团队的很多合作关系和定位,与此前的锤子不太一样。过去他相对比较独断专行,很多事情自己说了算,为此也付出了很多代价。

王光熙说,如果这一次创业,罗永浩能够更好地用好这些大拿,能够把大家以组织的方式、文化的方式、合作的方式拧成一股绳,来弥补他自己的一些盲区和短板。如果能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的话,他整个团队成功的机会就会更大。

吴德周从锤子科技的失利学习到了“现金流”以及“快速组建强大的核心团队”等经验,从某种意义上,罗永浩的管理方式也影响到了他。“我们不排斥与任何人合作,何况大家都很熟悉,当前阶段,可能大家肯定还是想把东西先做好。”吴德周说。

事实上,罗永浩也在尝试着改变,开始有了Plan B与Plan C计划。

王光熙说,如果罗永浩没办法把细红线科技做成一个几百几千亿的超级大的公司,也有一些退而求其次的方案,甚至它如果变成一个最后被并购的标的,这些都不排除。大家都能够去以一个最大的可能性来推动这件事情,但同时又以非常务实的、与时俱进的态度来操盘这件事情。

BOSS直聘显示,细红线科技办公地位于北京朝阳区,《中国企业家》综合该办公地点工作人员的说法,目前细红线科技团队规模并不大,“只有二三十人”,但他们正准备搬新办公地。

通过BOSS直聘可查询,细红线科技近期发布了35个岗位,包括XR研发工程师、软件测试经理等。罗永浩曾表示,细红线科技创业早期会先投入几百上千人的团队做三五年的开发,行业普遍估计商业化条件大概在五年左右才会基本成熟。他最后一次创业,仍需时间验证。

参考资料

《罗永浩:喊停那刻我以为是1.7亿,结果是6.7亿》,《腾讯新闻·我的青铜时代》

《说说我知道的罗永浩》,黄章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罗永浩

  • AI眼镜秒杀AR眼镜,罗永浩紧急招聘产品经理也要入局?
  • 罗永浩的“真还传”,贾跃亭真的玩不转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冒险、撕裂与孤独

不知天命,也不信天命。

采访|《中国企业家》记者  闫俊文  刘哲铭

文|闫俊文

编辑|李薇

2月底,作为被投企业细红线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参加了联想创投CEO年会。他低调地卡点进场,坐在第四排,安静听讲,没有与任何人寒暄交流,会上也没有发言。

两个月前,罗永浩被投资人推到道德审判台。锤子科技投资人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深夜在朋友圈发文炮轰罗永浩,原因是细红线科技拿出3.5%的股权分给锤子科技投资人,“接受了你(罗永浩)0.0几%的股权,就要放弃几十亿的回购”。愤怒的郑刚发誓要联合其他投资人,共同发起回购。

不过,近日《中国企业家》联系到郑刚,关于“联合其他投资人共同发起回购”一事,郑刚拒绝透露后续,只是以“做了正确的事情,未必得到多数人的认可”终结了话题,暗示回购事宜似乎进展不顺。

虽然罗永浩还没有公布细红线科技的进展,但这家公司已经拿到了约5000万美元的天使融资,由美团龙珠领投,经纬创投、蓝驰创投等九家机构跟投,投后估值约为2亿美元。

罗永浩称这是他最后一次创业,要干10至20年,公司做AR领域的OS(操作系统)和软件,打造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个人计算设备平台。这样的口号不禁让人想起罗永浩做锤子手机时的口号——“收购苹果”“东半球最好的手机”。

近期,《中国企业家》采访了多位与罗永浩有过交集的投资机构、创业者、前员工与粉丝,他们大部分人都认为,罗永浩能做出AR操作系统,但做成什么程度,需要看行业。玄学一点,要看天命。

罗永浩可不信天命。“知天命,我还创什么业啊,我不知天命,也不信天命。”罗永浩在一次直播时开玩笑说。

不过,他“行业冥灯”这个尊称,最近又被拿出来调侃。

2月,有媒体报道称,腾讯宣布关闭XR部门,XR岗位全线取消,涉及超300名员工。另外,被张一鸣15亿美元收入囊中的VR厂商PICO,也被曝裁员300人左右,占整体业务部门的15%。

罗永浩不怕折腾。从2000年以高中学历破格进入新东方教英语,到2006年创办牛博网,2012年成立锤子科技,2020年加入直播带货还债,再到如今创立AR公司细红线科技,22年来,罗永浩一直在折腾。

他身上的优点可能和缺点一样多。他甚至成了标准,VC和媒体评价某个创业者时会用到类似描述——“罗永浩式”的人物,这既让投资人心动,也更让他们警惕。

做题家VS连续创业者

比起锤子科技,罗永浩的新创业项目细红线在投资圈引发的撕裂大得多,看衰和看好几乎势均力敌。

“他只是做题家(纸面功夫),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只在意他自己,其他不用多说。”郑刚告诉《中国企业家》,“成功的人最终会成功,不成功的人终不会成功。”

郑刚与罗永浩相识多年,前者在2013年和2014年分别投了锤子科技A轮、B轮。当时,郑刚力挺罗永浩,称他为“中国的乔布斯”,二人惺惺相惜。但随着锤子科技失败,罗永浩新公司细红线科技成立,芥蒂由此产生。

时间是老罗的朋友,也是老罗朋友的敌人。

嘲讽在一些投资人圈里流传。某天使投资人在微信群里说,锤子(罗永浩)一次次虚影,从未清晰聚焦成像,“狼来了喊多了就失信了,他没有走出辍学创业的鬼打墙”“本质上,他没有长大,还在中学辍学的羊肠小道上绕圈圈”。

其实,罗永浩多次承认自己“幼稚”“无知”,这既是他的创业动力,也是他需要打破的壁垒。

一位锤子科技前员工向《中国企业家》回忆,某些小事也可能引发罗永浩很大的情绪。有一次,罗永浩发现会议室投影仪里的灯泡始终亮着,他会质问,为什么没人开会仍然开着。他就提醒相关负责人,发了公告。“跟老罗共事,过程很痛苦,”这位前员工又补充,“当然结果也可能很美妙,甚至超出预期。”

以往,有人嘲讽罗永浩,就会有人站出来,但这次和郑刚的纠葛,投资圈鲜有人站出来“挺罗”,大部分人选择沉默。《中国企业家》找到一家投资细红线科技的头部投资人,对方婉拒了采访:“细红线这个项目,投资人在观点输出上比较低调。”

支持罗永浩的人则认为他是一个有着巨大激情的连续创业者。

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对罗永浩这种不知疲倦的热情评价为:有的孩子天生爱分享,在分享他最喜欢的糖果时,他比得到他糖果的孩子还幸福。他会赢得更多友情和好感,但也容易被辜负,更容易内心受伤。

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告诉《中国企业家》,罗永浩的创业展示了超乎常人的冲劲,他很有张力。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可能逐渐走向更成熟,能够更理性地去看待很多问题,能够去操控一个难度更高的盘,这是一个变化和成长的过程。

“哪怕是今天乔布斯回来做这件事情(AR创业),可能也是非常复杂的挑战。”王光熙说,“所谓的不确定性并不是罗永浩这个人的不确定,或者他这个事儿能力上不确定,而是说这件事儿本身后面会怎么演变,其实它确实有很多变数。”

王光熙认为,如果罗永浩能够在一些本质上的交互应用体验上,做出一些杀手级体验,那么就会引爆流行。

高代价换来的经验

2019年初,字节跳动花费3亿元收购了锤子百人团队与多项技术专利,锤子科技COO吴德周也随之进入字节跳动,任新石实验室总裁。后来,罗永浩在节目《我的青铜时代》对这段经历颇感痛苦,“我没能过去,这是那件事情里最大的打击。”

罗永浩还想打天下,但队伍没了。

交接那天,罗永浩没有现身,他怕自己崩溃,他形容这种感觉是,“你能接受一个人被判了死刑,但不能接受行刑过程那种感觉。”

2021年3月,吴德周从字节跳动离开,年底,他决定从事AR硬件创业;无独有偶,罗永浩在2021年12月,也宣布下一次创业将涉足AR、VR、MR领域。最终,吴德周专注做AR硬件,成立了“致敬未知”,而罗永浩做了软件。

“彼此创业后,我们彼此之间没有交流过,罗老师也没有联系过我。”吴德周说,“大概是因为两人创业切入点并不相同。”

吴德周说,罗永浩是一个很强的产品经理,比如锤子手机的三大件“大爆炸”“闪念胶囊”“一步”,很多的想法是老罗自己想出来的。所以,吴德周很看好罗永浩在AR软件领域的创业。

谈及锤子科技的失利,吴德周很惋惜。他说,感觉还是错过了一个时间窗,小米2010年成立,当年销量27万,2012年做到了719万台。我们2012年成立,到2016年、2017年才做到单款百万,这中间花费的时间太长了。

罗永浩也曾多次总结锤子失利的原因,比如资源,比如不做公关,但罗永浩反思最多的还是团队,花了太长时间才组建和磨合好一个核心团队。

王光熙也表达了类似看法。此次AR创业,罗永浩可能会调整自己与核心团队的很多合作关系和定位,与此前的锤子不太一样。过去他相对比较独断专行,很多事情自己说了算,为此也付出了很多代价。

王光熙说,如果这一次创业,罗永浩能够更好地用好这些大拿,能够把大家以组织的方式、文化的方式、合作的方式拧成一股绳,来弥补他自己的一些盲区和短板。如果能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的话,他整个团队成功的机会就会更大。

吴德周从锤子科技的失利学习到了“现金流”以及“快速组建强大的核心团队”等经验,从某种意义上,罗永浩的管理方式也影响到了他。“我们不排斥与任何人合作,何况大家都很熟悉,当前阶段,可能大家肯定还是想把东西先做好。”吴德周说。

事实上,罗永浩也在尝试着改变,开始有了Plan B与Plan C计划。

王光熙说,如果罗永浩没办法把细红线科技做成一个几百几千亿的超级大的公司,也有一些退而求其次的方案,甚至它如果变成一个最后被并购的标的,这些都不排除。大家都能够去以一个最大的可能性来推动这件事情,但同时又以非常务实的、与时俱进的态度来操盘这件事情。

BOSS直聘显示,细红线科技办公地位于北京朝阳区,《中国企业家》综合该办公地点工作人员的说法,目前细红线科技团队规模并不大,“只有二三十人”,但他们正准备搬新办公地。

通过BOSS直聘可查询,细红线科技近期发布了35个岗位,包括XR研发工程师、软件测试经理等。罗永浩曾表示,细红线科技创业早期会先投入几百上千人的团队做三五年的开发,行业普遍估计商业化条件大概在五年左右才会基本成熟。他最后一次创业,仍需时间验证。

参考资料

《罗永浩:喊停那刻我以为是1.7亿,结果是6.7亿》,《腾讯新闻·我的青铜时代》

《说说我知道的罗永浩》,黄章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