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时隔两年,王兴、王慧文再聚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时隔两年,王兴、王慧文再聚首

王兴大力支持王慧文创业。

文|龚进辉

今年以来,ChatGPT的走红掀起新一轮的AI创业浪潮。这不,从美团“退休”2年多的王慧文也跃跃欲试,上个月宣布成立北京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出资5千万美元,估值2亿美元,自有资金占股25%,并公开招兵买马,意在打造中国版OpenAI。

作为王慧文的好基友,美团掌门人王兴自然选择鼎力支持。他在朋友圈中透露,自己个人将参与王慧文创业公司“光年之外”的A轮投资,并出任董事。“AI大模型让我既兴奋于即将创造出来的巨大生产力,又忧虑它未来对整个世界的冲击。老王和我在创业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决心拥抱这次大浪潮,那我必须支持。”

众所周知,王兴是出了名的“深度学习的机器”,好奇心强,喜欢思考、钻研。他的加入不仅可以给王慧文带来真金白银的支持,也可以为其提供更多建设性的建议和意见,使其在创业路上少踩坑,尽快步入发展正轨。

事实上,正如王兴所言,他与王慧文的交情不浅,理所当然支持后者创业。他们相识于1997年,两人均考取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不仅是同学,更是睡上下铺的室友,关系可见一斑。

除了都姓王,王兴、王慧文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扎堆在学霸中的学渣,班上倒数后五名总有他们的份。而两人之所以成为学渣,与一起合资买电脑密不可分。拥有电脑后,王兴沉溺逛网站,王慧文则沉迷打游戏,自然对学习不上心。

换个角度看,两人愿意共用电脑,证明交情过硬,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份坚定的友情一直延续到毕业之后。2004年,正在美国特拉华大学进修的王兴看到Facebook风靡全美校园,决定回国创业,发展中国自己的社交网站。

彼时,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同学,劝说在中科院声学所读研的王慧文一起创业。2005年12月,校内网正式上线,上线3个月斩获3万用户,随着用户日益增长,服务器成本随之上升,加上竞争对手强势跟进,融资成为摆在王兴、王慧文面前的头等大事。

只可惜,他们在至关重要的融资上搞砸了,王兴没搞定红杉资本,王慧文关于校内网商业模式的回答并未让投资人满意。由于融资受阻、运营成本高企,2006年10月,校内网被迫以200万美元价格卖给陈一舟执掌的千橡集团。做出卖身决定的那一晚,王兴、王慧文等几兄弟一起去吃夜宵,喝得酩酊大醉,号啕大哭。

校内网的故事翻篇后,王兴与王慧文短暂分别,前者继续死磕社交,先后创办饭否、海内网,后者选择出国游玩,后来创办淘房网。不过,他们均发展得不尽如人意,屡战屡败。2010年,团购鼻祖Groupon的崛起,促使王兴终于放下对社交的执念,创办美团,成为团购风口上的一头猪。

2010年10月,王兴致电王慧文,向其递出橄榄枝,邀请其加盟美团,2个月后王慧文舍弃淘房网,毅然决然地与王兴并肩作战。两人在美团成功会师后,王兴坐镇领导指挥,王慧文则负责战略执行,成为亲密无间、肝胆相照的创业黄金搭档。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在王兴、王慧文的领导下,美团不仅在“千团大战”中剩者为王,还打赢了外卖、在线票务、酒旅等垂类服务的多场硬仗,成为名副其实的本地生活服务巨头。2020年12月,王慧文顺利完成交棒,按计划正式从美团“退休”。至此,美团“二王时代”彻底落幕。

对于战功赫赫的王慧文,王兴给予高度评价,“有共同志趣的同学和室友,是携手创业的搭档和并肩战斗的战友,更是可以思想碰撞、灵魂对话的一生挚友。”从美团“退休”2年多以来,王慧文鲜少公开露面和发声,与王兴同框次数更是少之又少,但并不妨碍两人友情时刻在线。

如今,王慧文终于出手,加入到AI大模型创业浪潮,王兴出钱出力,主要是受战友情的驱使,但并不排除高投资回报率的考量。他看好王慧文是个潜力股,AI创业定能大有可为,自己也能从中赚一笔。其实,王兴只是偶尔做做天使投资,不是专业做投资,但投资眼光还挺独到,比如重仓理想汽车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王兴+王慧文的王炸组合在“光年之外”这家新公司再聚首,将擦出怎样的火花?能否如愿成功打造中国版OpenAI?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团

5.1k
  • 美团:今日耗资约3.9亿港元回购345万股公司股份
  • 美团2024年酒吧指南发布  全国40城630家特色酒吧入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时隔两年,王兴、王慧文再聚首

王兴大力支持王慧文创业。

文|龚进辉

今年以来,ChatGPT的走红掀起新一轮的AI创业浪潮。这不,从美团“退休”2年多的王慧文也跃跃欲试,上个月宣布成立北京光年之外科技有限公司,出资5千万美元,估值2亿美元,自有资金占股25%,并公开招兵买马,意在打造中国版OpenAI。

作为王慧文的好基友,美团掌门人王兴自然选择鼎力支持。他在朋友圈中透露,自己个人将参与王慧文创业公司“光年之外”的A轮投资,并出任董事。“AI大模型让我既兴奋于即将创造出来的巨大生产力,又忧虑它未来对整个世界的冲击。老王和我在创业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决心拥抱这次大浪潮,那我必须支持。”

众所周知,王兴是出了名的“深度学习的机器”,好奇心强,喜欢思考、钻研。他的加入不仅可以给王慧文带来真金白银的支持,也可以为其提供更多建设性的建议和意见,使其在创业路上少踩坑,尽快步入发展正轨。

事实上,正如王兴所言,他与王慧文的交情不浅,理所当然支持后者创业。他们相识于1997年,两人均考取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不仅是同学,更是睡上下铺的室友,关系可见一斑。

除了都姓王,王兴、王慧文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扎堆在学霸中的学渣,班上倒数后五名总有他们的份。而两人之所以成为学渣,与一起合资买电脑密不可分。拥有电脑后,王兴沉溺逛网站,王慧文则沉迷打游戏,自然对学习不上心。

换个角度看,两人愿意共用电脑,证明交情过硬,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份坚定的友情一直延续到毕业之后。2004年,正在美国特拉华大学进修的王兴看到Facebook风靡全美校园,决定回国创业,发展中国自己的社交网站。

彼时,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同学,劝说在中科院声学所读研的王慧文一起创业。2005年12月,校内网正式上线,上线3个月斩获3万用户,随着用户日益增长,服务器成本随之上升,加上竞争对手强势跟进,融资成为摆在王兴、王慧文面前的头等大事。

只可惜,他们在至关重要的融资上搞砸了,王兴没搞定红杉资本,王慧文关于校内网商业模式的回答并未让投资人满意。由于融资受阻、运营成本高企,2006年10月,校内网被迫以200万美元价格卖给陈一舟执掌的千橡集团。做出卖身决定的那一晚,王兴、王慧文等几兄弟一起去吃夜宵,喝得酩酊大醉,号啕大哭。

校内网的故事翻篇后,王兴与王慧文短暂分别,前者继续死磕社交,先后创办饭否、海内网,后者选择出国游玩,后来创办淘房网。不过,他们均发展得不尽如人意,屡战屡败。2010年,团购鼻祖Groupon的崛起,促使王兴终于放下对社交的执念,创办美团,成为团购风口上的一头猪。

2010年10月,王兴致电王慧文,向其递出橄榄枝,邀请其加盟美团,2个月后王慧文舍弃淘房网,毅然决然地与王兴并肩作战。两人在美团成功会师后,王兴坐镇领导指挥,王慧文则负责战略执行,成为亲密无间、肝胆相照的创业黄金搭档。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在王兴、王慧文的领导下,美团不仅在“千团大战”中剩者为王,还打赢了外卖、在线票务、酒旅等垂类服务的多场硬仗,成为名副其实的本地生活服务巨头。2020年12月,王慧文顺利完成交棒,按计划正式从美团“退休”。至此,美团“二王时代”彻底落幕。

对于战功赫赫的王慧文,王兴给予高度评价,“有共同志趣的同学和室友,是携手创业的搭档和并肩战斗的战友,更是可以思想碰撞、灵魂对话的一生挚友。”从美团“退休”2年多以来,王慧文鲜少公开露面和发声,与王兴同框次数更是少之又少,但并不妨碍两人友情时刻在线。

如今,王慧文终于出手,加入到AI大模型创业浪潮,王兴出钱出力,主要是受战友情的驱使,但并不排除高投资回报率的考量。他看好王慧文是个潜力股,AI创业定能大有可为,自己也能从中赚一笔。其实,王兴只是偶尔做做天使投资,不是专业做投资,但投资眼光还挺独到,比如重仓理想汽车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王兴+王慧文的王炸组合在“光年之外”这家新公司再聚首,将擦出怎样的火花?能否如愿成功打造中国版OpenAI?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