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B站考虑取消播放量显示,UP主们高喊“一键三连”的时代要过去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B站考虑取消播放量显示,UP主们高喊“一键三连”的时代要过去了吗?

或许这次调整后,B站UP主们高喊的可能不再是“点赞、投币、收藏,一键三连”,而是“别着急划走,一定要看到最后”了。

图源:视觉中国

3月10日,据自媒体“知危”报道,B 站正在考虑取消前台显示的播放量数据,改为“用户消耗时长”的思路衡量视频的传播程度,相关改动的前端及后端已开发完毕,但具体上线时间未定。

播放量是视频平台作品热度的直观展现数据之一。在B站,百万级别的播放量可进入每周必看榜单,千万级别播放量则是站内爆款,有破圈效果。比如去年UP主“衣戈猜想”创作的《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播放量为4848万,作品影响力辐射到抖音快手和微博等平台。

事实上,目前仍在前台外显展现作品播放量的平台并不多,唯流量或是唯播放量论作品热度已经过时。就目前主流的长、短视频而言,爱优腾芒四家长视频平台中,仅芒果TV仍在站内呈现播放量数据,其他三家都采用热度值来衡量剧集的受欢迎程度。

抖音和快手上,观众也早已习惯以点赞量取代播放量来评估作品热度,而在小红书这种图文和视频并存的平台上,同样不呈现播放量,转而体现收藏和点赞数量。B站是目前少有的仍然直观呈现播放数据的平台之一。

就B站而言,从首页的“热门”频道点进去,也可以看到平台推流作品并非只有高播放量作品。十几万与数百万播放量的作品被摆在一起,在“综合热门”页面被推荐给观众,可见B站也有自己的内容筛选标准,并且在逐步弱化播放量这项单一数据对观众选择内容的影响力。

3月12日B站综合热门视频

在当下,关键运营数据呈现更讲究与内容平台产品设计和内容属性的适配。比如抖音上双击屏幕便捷点赞的产品设计,实际上就体现了对点赞这一维度数据的侧重,而小红书作为一个笔记分享平台,带有浓厚的分享和种草属性,因此收藏数据更为重要。

相比爱奇艺或抖音相对明确的长视频和短视频定位,B站更像一个综合性的视频平台,站内既有1分钟不到的短视频,也有两个小时以上的电影、纪录片和PUGC内容。

另外,将原本的播放量调整为使用时长数据,更能体现B站区别于其他平台的优势,是一个可以扬长避短的操作。相比短视频平台的播放量级,B站单看播放量可能并不占优势,但在用户使用时长上,B站则拥有超强的用户黏性。最新的2022年四季度财报显示,B站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96分钟,用户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长51%

对于B站的UP主和观众而言,这项改动也会产生复杂的影响。UP主“王道野”认为,这一改变利好优质中长视频。“很多靠标题党获得高播放量的低质量短视频,获得的权重比应该会降低。”他判断,B站可能要与短视频做切割,重点发展中长视频,“这也是B站一直以来的优势”。

B站6年用户阿秋持有类似观点。他表示,自B站2021年推出竖屏短视频以来,中长视频的内容优势持续被削弱。一方面,短视频在不暂停的情况下会持续循环播放,很影响使用体验,但其播放数据往往会很好;另一方面,B站不少大型游戏攻略、影视剧和历史解读视频时长都比较长,都是用户“为爱发电”,但播放量远不及短视频,转换为消耗时长后,这类优质视频也会得到一定的激励。

此外,也有B站用户表示,改动过后,不同分区内容的站内热度也会发生变化。“知识区、科技区、实况游戏会有很好的推流,不会是短视频生活区总揽榜头了。”

这或许也与B站的短视频质量有关,2021年上线story-mode短视频内容以来,B站站内原创的优质短视频并不多,更多内容创作者会在抖音/快手、小红书和B站三个平台推送同样的内容,或者有不少用户会将原本在其他平台创作的短视频内容搬运到B站上,导致B站短视频内容缺乏独创性和新鲜感,由此也催生了一些与内容搬运油管的版权问题。

比如近日在抖音走红涨粉百万的“生活常识”博主“打工仔小张”近日就发视频称,自己的原创视频被搬运到B站,申诉过程困难,导致自己在B站发布视频被判定撞车。当然,其他平台搬运B站原创视频也不在少数,但在短视频内容这一块上,B站的内容生态仍然与中长视频相比较为混乱。

另外从广告招商的角度来看,这次调整也势必会影响到重视UP主数据表现的广告主,B站在试图凸用户黏性这一平台优势的基础上,转换广告主的投放标准和视角,让更多优质内容获得更好的变现机会,从唯流量论转变为更多侧重于挖掘作品(不论长短)的质量。

B站2022年财报显示,公司整体广告收入为51亿,尽管同比增长12%,但增速相较2019年、2020年下滑明显,在去游戏化已成现实的情况下,B站收入主要靠增值服务和广告拉动,2022年净亏损75亿后,广告收入的复苏将对B站的商业化至关重要。这次调整后,B站也有望把更多优质内容推到台前,促成更多新的广告合作。

而对于UP主们而言,或许这次调整后,B站UP主们高喊的可能不再是“点赞、投币、收藏,一键三连”,而是“别着急划走,一定要看到最后”了,UP主们的口头禅和B站一键三连的文化会不会变,这也不失为一项有趣的观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哔哩哔哩

4.2k
  • 港股科技股早盘走强,比亚迪股份、哔哩哔哩涨超3%,香港科技50ETF(159750)盘中涨1.30%
  • 热门中概股涨跌不一,哔哩哔哩涨超3%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B站考虑取消播放量显示,UP主们高喊“一键三连”的时代要过去了吗?

或许这次调整后,B站UP主们高喊的可能不再是“点赞、投币、收藏,一键三连”,而是“别着急划走,一定要看到最后”了。

图源:视觉中国

3月10日,据自媒体“知危”报道,B 站正在考虑取消前台显示的播放量数据,改为“用户消耗时长”的思路衡量视频的传播程度,相关改动的前端及后端已开发完毕,但具体上线时间未定。

播放量是视频平台作品热度的直观展现数据之一。在B站,百万级别的播放量可进入每周必看榜单,千万级别播放量则是站内爆款,有破圈效果。比如去年UP主“衣戈猜想”创作的《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播放量为4848万,作品影响力辐射到抖音快手和微博等平台。

事实上,目前仍在前台外显展现作品播放量的平台并不多,唯流量或是唯播放量论作品热度已经过时。就目前主流的长、短视频而言,爱优腾芒四家长视频平台中,仅芒果TV仍在站内呈现播放量数据,其他三家都采用热度值来衡量剧集的受欢迎程度。

抖音和快手上,观众也早已习惯以点赞量取代播放量来评估作品热度,而在小红书这种图文和视频并存的平台上,同样不呈现播放量,转而体现收藏和点赞数量。B站是目前少有的仍然直观呈现播放数据的平台之一。

就B站而言,从首页的“热门”频道点进去,也可以看到平台推流作品并非只有高播放量作品。十几万与数百万播放量的作品被摆在一起,在“综合热门”页面被推荐给观众,可见B站也有自己的内容筛选标准,并且在逐步弱化播放量这项单一数据对观众选择内容的影响力。

3月12日B站综合热门视频

在当下,关键运营数据呈现更讲究与内容平台产品设计和内容属性的适配。比如抖音上双击屏幕便捷点赞的产品设计,实际上就体现了对点赞这一维度数据的侧重,而小红书作为一个笔记分享平台,带有浓厚的分享和种草属性,因此收藏数据更为重要。

相比爱奇艺或抖音相对明确的长视频和短视频定位,B站更像一个综合性的视频平台,站内既有1分钟不到的短视频,也有两个小时以上的电影、纪录片和PUGC内容。

另外,将原本的播放量调整为使用时长数据,更能体现B站区别于其他平台的优势,是一个可以扬长避短的操作。相比短视频平台的播放量级,B站单看播放量可能并不占优势,但在用户使用时长上,B站则拥有超强的用户黏性。最新的2022年四季度财报显示,B站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96分钟,用户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长51%

对于B站的UP主和观众而言,这项改动也会产生复杂的影响。UP主“王道野”认为,这一改变利好优质中长视频。“很多靠标题党获得高播放量的低质量短视频,获得的权重比应该会降低。”他判断,B站可能要与短视频做切割,重点发展中长视频,“这也是B站一直以来的优势”。

B站6年用户阿秋持有类似观点。他表示,自B站2021年推出竖屏短视频以来,中长视频的内容优势持续被削弱。一方面,短视频在不暂停的情况下会持续循环播放,很影响使用体验,但其播放数据往往会很好;另一方面,B站不少大型游戏攻略、影视剧和历史解读视频时长都比较长,都是用户“为爱发电”,但播放量远不及短视频,转换为消耗时长后,这类优质视频也会得到一定的激励。

此外,也有B站用户表示,改动过后,不同分区内容的站内热度也会发生变化。“知识区、科技区、实况游戏会有很好的推流,不会是短视频生活区总揽榜头了。”

这或许也与B站的短视频质量有关,2021年上线story-mode短视频内容以来,B站站内原创的优质短视频并不多,更多内容创作者会在抖音/快手、小红书和B站三个平台推送同样的内容,或者有不少用户会将原本在其他平台创作的短视频内容搬运到B站上,导致B站短视频内容缺乏独创性和新鲜感,由此也催生了一些与内容搬运油管的版权问题。

比如近日在抖音走红涨粉百万的“生活常识”博主“打工仔小张”近日就发视频称,自己的原创视频被搬运到B站,申诉过程困难,导致自己在B站发布视频被判定撞车。当然,其他平台搬运B站原创视频也不在少数,但在短视频内容这一块上,B站的内容生态仍然与中长视频相比较为混乱。

另外从广告招商的角度来看,这次调整也势必会影响到重视UP主数据表现的广告主,B站在试图凸用户黏性这一平台优势的基础上,转换广告主的投放标准和视角,让更多优质内容获得更好的变现机会,从唯流量论转变为更多侧重于挖掘作品(不论长短)的质量。

B站2022年财报显示,公司整体广告收入为51亿,尽管同比增长12%,但增速相较2019年、2020年下滑明显,在去游戏化已成现实的情况下,B站收入主要靠增值服务和广告拉动,2022年净亏损75亿后,广告收入的复苏将对B站的商业化至关重要。这次调整后,B站也有望把更多优质内容推到台前,促成更多新的广告合作。

而对于UP主们而言,或许这次调整后,B站UP主们高喊的可能不再是“点赞、投币、收藏,一键三连”,而是“别着急划走,一定要看到最后”了,UP主们的口头禅和B站一键三连的文化会不会变,这也不失为一项有趣的观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