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凯瑞德破产重整后再遇麻烦,“牛散”魏东婷求偿近3000万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凯瑞德破产重整后再遇麻烦,“牛散”魏东婷求偿近3000万元

本次公告前,凯瑞德涉及股民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案件共计121起,涉及诉讼请求金额1.2亿元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吴治邦

通常来说,上市公司面临的单个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多为几十万元到数百万不等。不过,凯瑞德(002072.SZ)3月15日盘后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遇到了一起案值2988.87万元的证券虚假陈述重大索赔案件,原告是公司原先的前十大流通股东魏东婷。

诉讼情况显示,魏东婷对凯瑞德、吴联模、张彬、饶大程、刘书艳、谢曙、张林剑、赵伟、程万超、刘滔提起了诉讼,要求判令被告凯瑞德赔偿原告投资损失共计29,888,668.54元,判令其他被告对第一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共同承担。

魏东婷提起诉讼的事实和理由显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凯瑞德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且依据法律凯瑞德虚假陈述内容具有重大性。其在实施日至揭露日期间买入涉案股票,并在揭露日至基准日期间将涉案股票卖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 规定,应认定其投资决定与凯瑞德的虚假陈述之间的交易具有因果关系。故因凯瑞德的上述虚假陈述行为遭受重大损失,凯瑞德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三季度,魏东婷买入新进成为凯瑞德第九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达255.22万股。此后,逐步加仓至2017年12月31日的256.51万股,并且在2018年一季度进行了锁仓。凯瑞德2018年的半年报显示,魏东婷在当年二季度卖出,从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上消失。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2018年二季度,凯瑞德的股票出现了突然高位闪崩,连续数个一字跌停让公司股价腰斩。而在闪崩前,凯瑞德每天的走势均为心电图走势,“庄股”特征明显。根据凯瑞德2018年7月20日晚间的公告,时任公司董事长张培峰、监事会主席饶大程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分别在7月19日、7月18日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从魏东婷的持股情况来看,其以信用证券账户的方式大举买入一家业绩并不佳的上市公司显得异常扎眼。不过,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魏东婷的账户与张培峰、饶大程等人操纵证券市场案相关。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魏东婷案以外,本次公告前,凯瑞德涉及股民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案件共计121起,涉及诉讼请求金额1.2亿元,目前撤诉88起案件,诉讼请求金额907.55万元;在诉33起案件,其中28起案件诉讼请求金额2,402.10万元,一审法院已判决公司承担赔偿金额500.16万元,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目前处于二审程序中;5起案件处于一审程序中,诉讼请求金额 8710.2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通过破产重整浴火重生,数千万元的诉讼对凯瑞德无疑是一个不小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凯瑞德

  • 盘中必读|今日共77股涨停,沪指午后翻红收涨0.08%,房地产板块走高
  • 今日涨跌停股分析:77只涨停股、38只跌停股,协和电子5连板,天风证券闪崩跌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凯瑞德破产重整后再遇麻烦,“牛散”魏东婷求偿近3000万元

本次公告前,凯瑞德涉及股民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案件共计121起,涉及诉讼请求金额1.2亿元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吴治邦

通常来说,上市公司面临的单个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多为几十万元到数百万不等。不过,凯瑞德(002072.SZ)3月15日盘后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遇到了一起案值2988.87万元的证券虚假陈述重大索赔案件,原告是公司原先的前十大流通股东魏东婷。

诉讼情况显示,魏东婷对凯瑞德、吴联模、张彬、饶大程、刘书艳、谢曙、张林剑、赵伟、程万超、刘滔提起了诉讼,要求判令被告凯瑞德赔偿原告投资损失共计29,888,668.54元,判令其他被告对第一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共同承担。

魏东婷提起诉讼的事实和理由显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凯瑞德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且依据法律凯瑞德虚假陈述内容具有重大性。其在实施日至揭露日期间买入涉案股票,并在揭露日至基准日期间将涉案股票卖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 规定,应认定其投资决定与凯瑞德的虚假陈述之间的交易具有因果关系。故因凯瑞德的上述虚假陈述行为遭受重大损失,凯瑞德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三季度,魏东婷买入新进成为凯瑞德第九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达255.22万股。此后,逐步加仓至2017年12月31日的256.51万股,并且在2018年一季度进行了锁仓。凯瑞德2018年的半年报显示,魏东婷在当年二季度卖出,从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上消失。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2018年二季度,凯瑞德的股票出现了突然高位闪崩,连续数个一字跌停让公司股价腰斩。而在闪崩前,凯瑞德每天的走势均为心电图走势,“庄股”特征明显。根据凯瑞德2018年7月20日晚间的公告,时任公司董事长张培峰、监事会主席饶大程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分别在7月19日、7月18日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从魏东婷的持股情况来看,其以信用证券账户的方式大举买入一家业绩并不佳的上市公司显得异常扎眼。不过,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魏东婷的账户与张培峰、饶大程等人操纵证券市场案相关。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除了魏东婷案以外,本次公告前,凯瑞德涉及股民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案件共计121起,涉及诉讼请求金额1.2亿元,目前撤诉88起案件,诉讼请求金额907.55万元;在诉33起案件,其中28起案件诉讼请求金额2,402.10万元,一审法院已判决公司承担赔偿金额500.16万元,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目前处于二审程序中;5起案件处于一审程序中,诉讼请求金额 8710.2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通过破产重整浴火重生,数千万元的诉讼对凯瑞德无疑是一个不小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