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职业教育业务或将分拆,知乎要如何完成跨界布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职业教育业务或将分拆,知乎要如何完成跨界布局

知乎正在职业教育这一赛道上全速前进。

摄影: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三易生活

在此前知乎方面发布的2022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中,付费会员与职业教育业务的表现不可谓不亮眼,两者的营收分别录得88.1%和457.5%的同比增长。并且就在近一个月后,知乎还正式推出了职业教育品牌“知学堂”,包含APP、网页端、企业版在内的多个产品同步上线。此外就在不久前,知乎还推出了“一起公考AI课”APP,继续加码职业教育业务。

但对于知乎而言,这些可能还不够。就在日前有消息称,知乎方面或有意将职业教育业务单独拆分,以进一步提升其战略重要性。

虽然目前知乎方面尚未对这一传言进行回应,但此前的动作或许已经证明,知乎正在职业教育这一赛道上全速前进。此前知乎创始人、CEO周源曾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直言,公司的收入结构是由两条曲线构成,分别为社区业务和职业教育业务。

知乎正在持续发力职业教育业务

作为国内目前最大,同时也是首家已经上市的问答社区,知乎方面其实很早就已开始布局教育业务。而且做职业教这一细分市场,最早还能追溯到知乎对知识付费模式的探索,毕竟其教育业务的雏形“知乎大学”,就正是脱胎于2017年上线的知识付费业务“知识市场”。

但随后后续知识付费概念的不断走高,知乎选择了追逐热点、全力打造知识付费业务。在2018年年末,上线不到一年的“知乎大学”被合并到负责知识付费板块的会员事业部,并形成了目前知乎四大营收体系之一的“盐选会员”。

然而在知识付费的风潮过去后,未能凭此“出圈”的知乎在商业化的压力下,再次发力教育业务,并且通过自营、联合运营,以及外部投资等方式提升布局的速度。最初,知乎方面选择作为平台提供课程的线上销售转化,相关服务则来源于第三方教育机构,其中首批合作方包括馒头商学院、知群、橙啦考研、土豆雅思等。

自2021年起知乎也加快步伐,不仅推出了为互联网人打造的高质量互联网职业教育平台、独立APP“产品练习生”,还开始陆续投资教育机构,其中包括财经会计在线培训品牌品职教育,以及留学考试培训和留学申请一站式服务品牌趴趴教育等。

在整合了这些投资的平台后,2022年第一季度知乎也首次将职业教育作为单独业务板块在财报中呈现,而3900余万元的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约为5.3%,成为继广告收入、付费会员收入和商业化内容解决方案后,知乎的又一收入来源。但这一数据在2021年同期,则不足310万元。

此后知乎进一步完善在职业教育赛道的布局,在2022年6月上线“学习区”、成为免费教育课程的入口,随后10月完成收购职业教育公司掌上园丁,后者旗下的产品“一起考教师”则专注于教师备考服务。而在去年上线的知学堂,则似乎是知乎谋划已久的“大招”。在周源看来,至此知乎通过联运、自营、收购等方式,已经完成了在职业教育领域的初步布局。

有观点认为,知乎发力职业教育赛道最为核心的原因或是日益繁重的商业化压力。毕竟在财报中就不难发现,近年来知乎似乎陷入了增收不增利、持续亏损的困境。

而至于为何是职业教育,这可能与知乎在内容生态,以及目标用户的重合有关。据知乎方面此前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其9700万月活用户中,30岁以下占比超过73%,而这显然与职业教育的付费群体不谋而合,进而也导致在知乎超过5.23亿条内容中,包括了大量关于个人成长、职场技能等内容。

周源此前曾提及,年轻人在结束学业进入“第二个18年”(即18-35岁)之后,仍释放出强大的职业学习需求,这推动了知乎教育内容的增长。在他看来,知乎的职业教育业务是伴随着社区用户的真实需求而产生。

另一方面,职业教育还有望解决知乎既要商业化、但又不能过度商业化的难题,成为一个两全之策。毕竟在作为一种变现方式的同时,职业教育还兼顾了一定的知识付费属性,并更强调以结果导向,并不会对知乎原有的内容生态产生冲击,甚至还有可以在一定程度与之互补。

此外,职业教育业务与目前其四大营收来源之一的商业内容解决方案,也形成了对比。要知道所谓商业内容解决方案,指的就是在知乎中出现的“品牌提问”。如果说广告是硬广,那么商业内容解决方案其实就是软文。但无论硬广、还是软广,其实多少都会与知乎的社区生态产生直接冲突。

而如今诸如“各种垃圾广告被包装成专业回答,脸都不要了”这样的言论,其实在知乎上并不鲜见。所以一旦商业内容太多,无疑就会使得用户与创作者从知乎的“获得感”越少,并有导致其被这个解决方案“解决”的风险。

从内容社区到教育平台,知乎如何完成跨界

截至目前,职业教育已然成为了知乎增长最快的营收来源,似乎表明这是一条可行之路。那么知乎到底能不能做好职业教育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如今还无法明确。

诚然,如今无论是内置的学习板块、或是独立的教育品牌,有着来自知乎的背书确实可以增加品牌美誉度,带来“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优势,并在初期解决部分获客问题。但从长远来说,要将这门生意做好,终究还是得靠课程质量、服务、师资、口碑等综合因素。

关键在于,此前做内容社区的知乎,要如何实现跨界。说到底,虽然职业教育也多少有些内容属性,但其生产的是完全结构化的内容,对专业性有更高的要求,与做内容平台也完全是两码事。

况且在号称有万亿规模的职业教育市场中,知乎作为后来者并不缺乏竞争对手,这一赛道的每个细分领域几乎都有诸如中公、粉笔、开课吧、尚德这样的实力选手,所以知乎可能还需要找到一个说服有意向用户不选择这些机构的理由。

但此前在线教育在经历了黑天鹅后,如今呈现出了人员大量出现的情况。与此同时,知乎目前还有足够的“子弹”探索职业教育业务。毕竟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其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共计66亿元。因此在人才供给充足、再加上大量现金储备的情况下,想要快速拉起一支“能打的队伍”也就相对没那么难了。

其实从周源此前的表态中就不难发现,知乎在职业教育这个生态中,绝不仅仅只甘心于卖课、想做的也“不止于一个平台”,而是要用技术推动教育的数字化转型。但话又说回来,只有解决了上述这些问题,真正在职业教育领域站稳脚跟,知乎或许才有实现这个愿景的可能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知乎

3.7k
  • “知乎AI先行者沙龙”上海站:大咖齐聚共话产业新篇章
  • 知乎-W(02390.HK):2023年第四季度营收11.383亿元 同比增长2.2%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职业教育业务或将分拆,知乎要如何完成跨界布局

知乎正在职业教育这一赛道上全速前进。

摄影: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三易生活

在此前知乎方面发布的2022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中,付费会员与职业教育业务的表现不可谓不亮眼,两者的营收分别录得88.1%和457.5%的同比增长。并且就在近一个月后,知乎还正式推出了职业教育品牌“知学堂”,包含APP、网页端、企业版在内的多个产品同步上线。此外就在不久前,知乎还推出了“一起公考AI课”APP,继续加码职业教育业务。

但对于知乎而言,这些可能还不够。就在日前有消息称,知乎方面或有意将职业教育业务单独拆分,以进一步提升其战略重要性。

虽然目前知乎方面尚未对这一传言进行回应,但此前的动作或许已经证明,知乎正在职业教育这一赛道上全速前进。此前知乎创始人、CEO周源曾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直言,公司的收入结构是由两条曲线构成,分别为社区业务和职业教育业务。

知乎正在持续发力职业教育业务

作为国内目前最大,同时也是首家已经上市的问答社区,知乎方面其实很早就已开始布局教育业务。而且做职业教这一细分市场,最早还能追溯到知乎对知识付费模式的探索,毕竟其教育业务的雏形“知乎大学”,就正是脱胎于2017年上线的知识付费业务“知识市场”。

但随后后续知识付费概念的不断走高,知乎选择了追逐热点、全力打造知识付费业务。在2018年年末,上线不到一年的“知乎大学”被合并到负责知识付费板块的会员事业部,并形成了目前知乎四大营收体系之一的“盐选会员”。

然而在知识付费的风潮过去后,未能凭此“出圈”的知乎在商业化的压力下,再次发力教育业务,并且通过自营、联合运营,以及外部投资等方式提升布局的速度。最初,知乎方面选择作为平台提供课程的线上销售转化,相关服务则来源于第三方教育机构,其中首批合作方包括馒头商学院、知群、橙啦考研、土豆雅思等。

自2021年起知乎也加快步伐,不仅推出了为互联网人打造的高质量互联网职业教育平台、独立APP“产品练习生”,还开始陆续投资教育机构,其中包括财经会计在线培训品牌品职教育,以及留学考试培训和留学申请一站式服务品牌趴趴教育等。

在整合了这些投资的平台后,2022年第一季度知乎也首次将职业教育作为单独业务板块在财报中呈现,而3900余万元的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约为5.3%,成为继广告收入、付费会员收入和商业化内容解决方案后,知乎的又一收入来源。但这一数据在2021年同期,则不足310万元。

此后知乎进一步完善在职业教育赛道的布局,在2022年6月上线“学习区”、成为免费教育课程的入口,随后10月完成收购职业教育公司掌上园丁,后者旗下的产品“一起考教师”则专注于教师备考服务。而在去年上线的知学堂,则似乎是知乎谋划已久的“大招”。在周源看来,至此知乎通过联运、自营、收购等方式,已经完成了在职业教育领域的初步布局。

有观点认为,知乎发力职业教育赛道最为核心的原因或是日益繁重的商业化压力。毕竟在财报中就不难发现,近年来知乎似乎陷入了增收不增利、持续亏损的困境。

而至于为何是职业教育,这可能与知乎在内容生态,以及目标用户的重合有关。据知乎方面此前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其9700万月活用户中,30岁以下占比超过73%,而这显然与职业教育的付费群体不谋而合,进而也导致在知乎超过5.23亿条内容中,包括了大量关于个人成长、职场技能等内容。

周源此前曾提及,年轻人在结束学业进入“第二个18年”(即18-35岁)之后,仍释放出强大的职业学习需求,这推动了知乎教育内容的增长。在他看来,知乎的职业教育业务是伴随着社区用户的真实需求而产生。

另一方面,职业教育还有望解决知乎既要商业化、但又不能过度商业化的难题,成为一个两全之策。毕竟在作为一种变现方式的同时,职业教育还兼顾了一定的知识付费属性,并更强调以结果导向,并不会对知乎原有的内容生态产生冲击,甚至还有可以在一定程度与之互补。

此外,职业教育业务与目前其四大营收来源之一的商业内容解决方案,也形成了对比。要知道所谓商业内容解决方案,指的就是在知乎中出现的“品牌提问”。如果说广告是硬广,那么商业内容解决方案其实就是软文。但无论硬广、还是软广,其实多少都会与知乎的社区生态产生直接冲突。

而如今诸如“各种垃圾广告被包装成专业回答,脸都不要了”这样的言论,其实在知乎上并不鲜见。所以一旦商业内容太多,无疑就会使得用户与创作者从知乎的“获得感”越少,并有导致其被这个解决方案“解决”的风险。

从内容社区到教育平台,知乎如何完成跨界

截至目前,职业教育已然成为了知乎增长最快的营收来源,似乎表明这是一条可行之路。那么知乎到底能不能做好职业教育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如今还无法明确。

诚然,如今无论是内置的学习板块、或是独立的教育品牌,有着来自知乎的背书确实可以增加品牌美誉度,带来“背靠大树好乘凉”的优势,并在初期解决部分获客问题。但从长远来说,要将这门生意做好,终究还是得靠课程质量、服务、师资、口碑等综合因素。

关键在于,此前做内容社区的知乎,要如何实现跨界。说到底,虽然职业教育也多少有些内容属性,但其生产的是完全结构化的内容,对专业性有更高的要求,与做内容平台也完全是两码事。

况且在号称有万亿规模的职业教育市场中,知乎作为后来者并不缺乏竞争对手,这一赛道的每个细分领域几乎都有诸如中公、粉笔、开课吧、尚德这样的实力选手,所以知乎可能还需要找到一个说服有意向用户不选择这些机构的理由。

但此前在线教育在经历了黑天鹅后,如今呈现出了人员大量出现的情况。与此同时,知乎目前还有足够的“子弹”探索职业教育业务。毕竟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其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共计66亿元。因此在人才供给充足、再加上大量现金储备的情况下,想要快速拉起一支“能打的队伍”也就相对没那么难了。

其实从周源此前的表态中就不难发现,知乎在职业教育这个生态中,绝不仅仅只甘心于卖课、想做的也“不止于一个平台”,而是要用技术推动教育的数字化转型。但话又说回来,只有解决了上述这些问题,真正在职业教育领域站稳脚跟,知乎或许才有实现这个愿景的可能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