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酱油老二”中炬高新上市28年首亏,8年股权暗战拖累业绩,中炬系重返第一大股东之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酱油老二”中炬高新上市28年首亏,8年股权暗战拖累业绩,中炬系重返第一大股东之位

业绩掉队。

图片来源:图虫

界面新闻记者 | 庞宇

历时8年的控制权之争落下帷幕,“酱油老二”中炬高新(600872.SH交出上市以来首份亏损年报

2022年,中炬高新实现营收53.41亿元,同比增长4.41%;归母净利润亏损5.92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7.42亿元。这是公司自1995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业绩亏损主要受中山火炬工业联合有限公司(下称“工业联合”)诉讼一审判决的影响,计提预计负债11.78亿元。

中山火炬集团有限公司(火炬集团”)今年1月重返中炬高新第一大股东之位,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上诉纠纷有希望内部和解。

对于这一情况,322日,中炬高新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暂时不清楚(原告方)是否有撤诉的打算,还没收到通知。公司目前还在积极应诉,如有最新进展将于后续公告披露。”

322日晚,中炬高新发布公告,当日,中山润田所持中炬高新1200万股股份由火炬集团一致行动人嘉兴鼎晖桉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40.57亿元的价格竞得。如拍卖过户完成,火炬系所持中炬高新股份将增至1.34亿股(占总股本的17.01%),而宝能系中山润田持股降至12.22%。双方持股差距进一步拉大至4.79%。

陷于两大股东的股权“拉锯战”中,中炬高新业绩持续滑坡。若剔除上述未决诉讼计提预计负债影响,中炬高新2022年归净利润为5.86亿元,较2021年仍同比下滑21.02%

历时8年的股权暗战落下帷幕

导致中炬高新2022年业绩“爆雷”的这起诉讼原告为火炬集团的兄弟公司工业联合,纠纷起于二十年前的土地转让事宜。

据了解,2020年9月,工业联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炬高新按双方于1999年至2001年期间签订的两份相关合同,将两块面积为1043.83亩、1129.67亩的土地使用权交付并办理不动产权证到工业联合名下。

2022年6月,工业联合又增加诉讼请求,要求中炬高新承担不能交付土地的违约责任,返还已经支付的土地转让款合计6565.40万元及截至2022年6月23日的利息8001.78万元,并按市场价格赔偿合计2173.49亩土地使用权的土地溢价经济损失51.51亿元。

不过,中炬高新辩护称,公司实际上已经履行完毕案涉合同项下交付案涉土地及办理土地证的合同义务,工业联合公司现要求中炬高新公司再次履行上述义务,完全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工业联合公司在案涉合同项下仅支付了部分现金,其他土地款由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安排统筹处理,案涉合同已经履行完毕。

目前上述案件一审已作出判决。法院判决中炬高新向工业联合交付其持有的位于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工业用地161924.99平方米、5335.83平方米;中炬高新向工业联合返还已经支付的土地转让款3303.82万元,并赔偿因其无法向工业联合交付工业用地169426.72平方米土地的增值溢价损失6.02亿元等。

实际上,这桩20年前的土地纠纷之所以被翻出,牵扯到中炬高新两大股东的博弈。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工业联合2020年起诉中炬高新时,中炬高新的第一大股东还是中山润田,背后控股股东为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宝能集团”),最终实控人为姚振华。

自宝能系于2015年入局中炬高新后,其与火炬系便开展了长达8年之久的股权“拉锯战”。2019年,双方就是否剥离中炬高新地产业务平台出现分歧,中山润田主张剥离地产业务平台中汇合创,遭到火炬系董事余健华反对,而后工业联合向法院申请对中炬高新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并翻出20年前的土地旧案

这场股权争夺的“暴风雨”于今年1月落下帷幕。因受到宝能系流动性危机拖累,中山润田陷入多起借款合同纠纷,导致其所持中炬高新股份于2022年11月至2023年1月期间多次遭遇司法拍卖和被动减持。而在此期间,火炬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凭借暗中增持,拿回了中炬高新的控股权。

截至2023年1月18日,中山润田持有中炬高新股份比例将至13.75%;而中山火炬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增至15.48%,绝对持股比例正式超过中山润田。

中山润田重登第一大股东之位是否会令这起土地纠纷诉讼出现转机?

界面新闻322日致电中炬高新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公司暂未收到撤诉通知”。至于该诉讼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其表示,“主要还是看终审的判决结果,现在只是计提了(预计负债)。”

同时,界面新闻通过上述人士了解到,自大股东更迭后,中炬高新管理层暂未出现变动,经营策略层面也未作出调整。公司目前实控人仍是中山润田。

值得一提的是,中炬高新322日晚间发布公告,当日中山润田所持中炬高新12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3%)由火炬集团一致行动人嘉兴鼎晖桉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40.57万元的价格竞得。

如拍卖过户完成,火炬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中炬高新股份将增至1.34万股(占总股本的17.01%),而中山润田持股降至12.22%。双方持股差距进一步拉大至4.79%。

而中山润田后续仍涉及股权拍卖。根据公告,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23年4月13日至2023年4月14日拍卖中山润田所持有的公司832.95万股非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6%)。

业绩掉队

中炬高新成立于1993年,1995年1月在上交所上市,前身为中山火炬高新技术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更名为中炬高新技术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公司确立了以美味鲜、厨邦等调味品牌为重点的发展方向。

从收入结构看,以酱油为主的调味品是中炬高新的主要营收来源。公司目前从事的业务包括调味食品、园区运营及城市开发等。其中,美味鲜公司2022年营业收入占公司整体收入比重约93%。

美味鲜是公司调味品业务主要运营主体,主要从事10多个品类调味品的生产和销售。2022年整体产、销售量接近70万吨,其中酱油的销售额占业务总收入的62%,此外鸡精鸡粉、食用油、其他调味品占比分别为12%、10%、16%。

目前,我国调味品市场集中度较低。据Euromonitor数据,2020年按零售额统计的调味品行业品牌中,海天味业市占率最高,6.9%,其次是雀巢3.8%,李锦记和老干妈市占率分别为3.3%3.2%美味鲜为2.3%

在大股东股权争斗阴影下,中炬高新近年业绩受到较大影响。

中炬高新与行业龙头海天味业的差距逐渐拉大。2020年、2021年,中炬高新营收规模徘徊在51亿元上下,2021年,归母净利润由8.90亿元降至7.42亿元。而同期,海天味业营收规模从228亿元升至250亿元,归母净利润从60.03亿元升至66.71亿元。

两年时间里,中炬高新与海天味业的营收差距由177亿元扩大至199亿元,归母净利润差距由55亿元扩大至59亿元。截至目前,海天味业总市值3480亿元,是中炬高新的近12倍。

中炬高新在整个行业中也逐渐掉队。近两年,受疫情影响,调味品行业需求明显减弱,而中炬高新业绩表现则明显弱于同行上市公司。

Choice数据显示,申万调味发酵品行业共15家上市公司,2020年,行业营业收入、净利润平均增长13.56%32.52%分别高出中炬高新2个百分点和10个百分点。2021年,在行业营收同比增长13.10%情况下中炬高新营收同比下滑0.15%同时净利润同比下滑19.27%,远高出行业7.17%的降幅。

2022年,中炬高新更是出现上市28年来首次亏损。若剔除上述未决诉讼计提预计负债影响,公司2022年归净利润为5.86亿元,较2021年仍同比下滑21.02%

截至目前,调味发酵品行业共有3家公司发布了2022年年报,除中炬高新外,天味食品(603317.SH)实现营收26.91亿元,同比增长32.84%,录得归母净利润3.42亿元,同比增长85.11%。恒顺醋业(600305.SH)实现营收21.39亿元,同比增长12.98%,录得归母净利润1.38亿元,同比增长16.04%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中炬高新

1.9k
  • 中炬高新(600872.SH):2024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2.39亿元,同比增长59.70%
  • 中炬高新:一季度归母净利润2.39亿元,同比上涨59.7%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酱油老二”中炬高新上市28年首亏,8年股权暗战拖累业绩,中炬系重返第一大股东之位

业绩掉队。

图片来源:图虫

界面新闻记者 | 庞宇

历时8年的控制权之争落下帷幕,“酱油老二”中炬高新(600872.SH交出上市以来首份亏损年报

2022年,中炬高新实现营收53.41亿元,同比增长4.41%;归母净利润亏损5.92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7.42亿元。这是公司自1995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业绩亏损主要受中山火炬工业联合有限公司(下称“工业联合”)诉讼一审判决的影响,计提预计负债11.78亿元。

中山火炬集团有限公司(火炬集团”)今年1月重返中炬高新第一大股东之位,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上诉纠纷有希望内部和解。

对于这一情况,322日,中炬高新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暂时不清楚(原告方)是否有撤诉的打算,还没收到通知。公司目前还在积极应诉,如有最新进展将于后续公告披露。”

322日晚,中炬高新发布公告,当日,中山润田所持中炬高新1200万股股份由火炬集团一致行动人嘉兴鼎晖桉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40.57亿元的价格竞得。如拍卖过户完成,火炬系所持中炬高新股份将增至1.34亿股(占总股本的17.01%),而宝能系中山润田持股降至12.22%。双方持股差距进一步拉大至4.79%。

陷于两大股东的股权“拉锯战”中,中炬高新业绩持续滑坡。若剔除上述未决诉讼计提预计负债影响,中炬高新2022年归净利润为5.86亿元,较2021年仍同比下滑21.02%

历时8年的股权暗战落下帷幕

导致中炬高新2022年业绩“爆雷”的这起诉讼原告为火炬集团的兄弟公司工业联合,纠纷起于二十年前的土地转让事宜。

据了解,2020年9月,工业联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炬高新按双方于1999年至2001年期间签订的两份相关合同,将两块面积为1043.83亩、1129.67亩的土地使用权交付并办理不动产权证到工业联合名下。

2022年6月,工业联合又增加诉讼请求,要求中炬高新承担不能交付土地的违约责任,返还已经支付的土地转让款合计6565.40万元及截至2022年6月23日的利息8001.78万元,并按市场价格赔偿合计2173.49亩土地使用权的土地溢价经济损失51.51亿元。

不过,中炬高新辩护称,公司实际上已经履行完毕案涉合同项下交付案涉土地及办理土地证的合同义务,工业联合公司现要求中炬高新公司再次履行上述义务,完全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工业联合公司在案涉合同项下仅支付了部分现金,其他土地款由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安排统筹处理,案涉合同已经履行完毕。

目前上述案件一审已作出判决。法院判决中炬高新向工业联合交付其持有的位于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工业用地161924.99平方米、5335.83平方米;中炬高新向工业联合返还已经支付的土地转让款3303.82万元,并赔偿因其无法向工业联合交付工业用地169426.72平方米土地的增值溢价损失6.02亿元等。

实际上,这桩20年前的土地纠纷之所以被翻出,牵扯到中炬高新两大股东的博弈。

界面新闻注意到,在工业联合2020年起诉中炬高新时,中炬高新的第一大股东还是中山润田,背后控股股东为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宝能集团”),最终实控人为姚振华。

自宝能系于2015年入局中炬高新后,其与火炬系便开展了长达8年之久的股权“拉锯战”。2019年,双方就是否剥离中炬高新地产业务平台出现分歧,中山润田主张剥离地产业务平台中汇合创,遭到火炬系董事余健华反对,而后工业联合向法院申请对中炬高新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并翻出20年前的土地旧案

这场股权争夺的“暴风雨”于今年1月落下帷幕。因受到宝能系流动性危机拖累,中山润田陷入多起借款合同纠纷,导致其所持中炬高新股份于2022年11月至2023年1月期间多次遭遇司法拍卖和被动减持。而在此期间,火炬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凭借暗中增持,拿回了中炬高新的控股权。

截至2023年1月18日,中山润田持有中炬高新股份比例将至13.75%;而中山火炬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增至15.48%,绝对持股比例正式超过中山润田。

中山润田重登第一大股东之位是否会令这起土地纠纷诉讼出现转机?

界面新闻322日致电中炬高新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公司暂未收到撤诉通知”。至于该诉讼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其表示,“主要还是看终审的判决结果,现在只是计提了(预计负债)。”

同时,界面新闻通过上述人士了解到,自大股东更迭后,中炬高新管理层暂未出现变动,经营策略层面也未作出调整。公司目前实控人仍是中山润田。

值得一提的是,中炬高新322日晚间发布公告,当日中山润田所持中炬高新12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3%)由火炬集团一致行动人嘉兴鼎晖桉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40.57万元的价格竞得。

如拍卖过户完成,火炬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中炬高新股份将增至1.34万股(占总股本的17.01%),而中山润田持股降至12.22%。双方持股差距进一步拉大至4.79%。

而中山润田后续仍涉及股权拍卖。根据公告,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23年4月13日至2023年4月14日拍卖中山润田所持有的公司832.95万股非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6%)。

业绩掉队

中炬高新成立于1993年,1995年1月在上交所上市,前身为中山火炬高新技术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更名为中炬高新技术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公司确立了以美味鲜、厨邦等调味品牌为重点的发展方向。

从收入结构看,以酱油为主的调味品是中炬高新的主要营收来源。公司目前从事的业务包括调味食品、园区运营及城市开发等。其中,美味鲜公司2022年营业收入占公司整体收入比重约93%。

美味鲜是公司调味品业务主要运营主体,主要从事10多个品类调味品的生产和销售。2022年整体产、销售量接近70万吨,其中酱油的销售额占业务总收入的62%,此外鸡精鸡粉、食用油、其他调味品占比分别为12%、10%、16%。

目前,我国调味品市场集中度较低。据Euromonitor数据,2020年按零售额统计的调味品行业品牌中,海天味业市占率最高,6.9%,其次是雀巢3.8%,李锦记和老干妈市占率分别为3.3%3.2%美味鲜为2.3%

在大股东股权争斗阴影下,中炬高新近年业绩受到较大影响。

中炬高新与行业龙头海天味业的差距逐渐拉大。2020年、2021年,中炬高新营收规模徘徊在51亿元上下,2021年,归母净利润由8.90亿元降至7.42亿元。而同期,海天味业营收规模从228亿元升至250亿元,归母净利润从60.03亿元升至66.71亿元。

两年时间里,中炬高新与海天味业的营收差距由177亿元扩大至199亿元,归母净利润差距由55亿元扩大至59亿元。截至目前,海天味业总市值3480亿元,是中炬高新的近12倍。

中炬高新在整个行业中也逐渐掉队。近两年,受疫情影响,调味品行业需求明显减弱,而中炬高新业绩表现则明显弱于同行上市公司。

Choice数据显示,申万调味发酵品行业共15家上市公司,2020年,行业营业收入、净利润平均增长13.56%32.52%分别高出中炬高新2个百分点和10个百分点。2021年,在行业营收同比增长13.10%情况下中炬高新营收同比下滑0.15%同时净利润同比下滑19.27%,远高出行业7.17%的降幅。

2022年,中炬高新更是出现上市28年来首次亏损。若剔除上述未决诉讼计提预计负债影响,公司2022年归净利润为5.86亿元,较2021年仍同比下滑21.02%

截至目前,调味发酵品行业共有3家公司发布了2022年年报,除中炬高新外,天味食品(603317.SH)实现营收26.91亿元,同比增长32.84%,录得归母净利润3.42亿元,同比增长85.11%。恒顺醋业(600305.SH)实现营收21.39亿元,同比增长12.98%,录得归母净利润1.38亿元,同比增长16.04%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