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宝洁“梦碎”美容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宝洁“梦碎”美容仪

未来,宝洁只有不断强化优质的品牌矩阵,在新的美妆市场份额争夺战中,业绩才会没有那么大压力。

文|化妆品财经在线CBO

根据彭博社报道,宝洁正在逐步关闭其智能美容仪品牌Opte。历经四年时间培育,宝洁还是没能在智能美妆领域创造一个“科技神话”。

宝洁发言人Erica Nobl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Opte不再履行新产品或补充订单,但将继续提供技术和保修支持。根据网站上发布的一则通知,订阅续费已于1 月停止,没有与解除该品牌决定相关的裁员。

01 预想美好的“AI素颜仪”,曾进入中国市场

P&G Ventures是宝洁旗下的初创工作室,在宝洁目前没有竞争的领域创建新品牌和业务。其模式建立在宝洁内部合作以及外部与企业家、发明家、远见者、创始人和初创企业的合作之上。经过十多年的研发和40多项专利,在2019年的CES展上推出了 Opté Precision Skincare System。

Opte是P&G Ventures推出的首批品牌之一,该公司与初创企业、企业家和创新者合作创建新业务。该设备最初标价599美元(约合人民币4124.83元),补充包标价99美元(约合人民币681.73元)。彼时,这个主打“AI素颜仪”的高端美容仪器是公司产品组合中最优质的美容产品之一。

这个被誉为“素颜神器”的黑科技产品,坐拥40余项专利,可以自动快速分析皮肤情况并精准、精细遮瑕,长期使用有效淡斑,实现遮斑淡斑2合1的功能,早在研发实验阶段Opte就已经广泛受到了市场关注。

根据产品描述,Opte Wand使用“增强型数码相机”扫描皮肤,使用专有算法立即分析每张图像,以检测人眼不可见的色调瑕疵。基于分析,Opte通过定制的热喷墨打印机和皮升液滴在目标区域精确打印,直到实现与周围肤色的完美颜色匹配,实时纠正晒伤和色素沉着过度,并淡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斑点。专有技术允许它只治疗需要矫正的小区域,而不会覆盖不需要矫正的皮肤,从而产生自然、健康的皮肤外观。

2019年的第二届进博会上,宝洁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创新科技产品带入中国市场,并和天猫国际达成合作。

目前,该品牌天猫旗舰店已经关闭,CBO记者在各大社交平台搜索发现,产品使用效果的评价欠佳,消费者反馈贴合度不行以及使用起来麻烦是其主要弊端。

有业内人士认为,“Opte诞生之初,就处在一个全新领域,风险太大,尤其是疫情影响下,大众护肤市场增长,Opte高昂的市场定价在这样一个消费环境很难生存。”

事实上,布局美容仪市场的国际巨头不止宝洁一家,欧莱雅也不甘落后。

去年,兰蔻推出了紧颜仪采用LED光疗法焕柔波。值得注意的是,和宝洁的Opte不同的是,兰蔻选择了大多数美容仪布局的抗衰赛道,根据产品宣称,兰蔻紧颜仪能够呵护肌肤,淡化细纹和皱纹。不过,该产品目前还没有量产上市。

此外,欧莱雅集团近年来也在不断加码科技和美容仪领域,在2023年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发布了两项全新的美妆科技创新概念产品——首款智能手持式高精度上妆设备HAPTA,首款家用电动画眉神器L’Oréal Brow Magic,引发业界强烈讨论。

02 扩充品牌矩阵,加码收购、培育高端美妆

在关闭Opte的同时,宝洁强调,接下来,P&G Ventures将专注于其已上市的产品,包括湿疹和牛皮癣护理品牌Bodewell以及蚊虫防治品牌Zevo。

根据宝洁这两年的投资组合来看,这家消费品巨头正在持续抢购美妆品牌。

今年初,宝洁收购了主打黑人需求的天然美发品牌Mielle Organics。Mielle将作为宝洁旗下美容部门P&G Beauty的独立子公司运营,并将继续由2014 年创立该公司的罗德里格斯夫妇领导。两家公司没有透露收购条件。

回顾宝洁几年的收购,不难发现,在这一两年,宝洁加快了收购步伐。尤其是2021年年尾开始,宝洁明显开始对品牌布局提速。而纯净、高端和护肤以及护发,成了宝洁收购的新兴趣领域。值得一提的是,目前,Farmacy Beauty、Tula Skincare已经进入中国市场,Ouai在小红书也已经成为新的洗护网红品牌。

宝洁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23财年第二季度净销售额为20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4亿元),同比下降1%;净利润为3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7.4亿元),同比下降7%。财报同时指出,该公司按业务划分,化妆品净销售额同比下降3%,洗漱产品净销售额同比下降9%。

需要注意的是,皮肤和个人护理有机产品销售额增长了低个位数,部分被SK-II与疫情相关的下降所抵消。头部护理产品销售额在价格上涨的推动下增长了近个位数,部分被市场收缩导致的销量下降所抵消。

近年来,宝洁在改变其产品组合和结构后,进行了变革性的组织重组,从而进一步优化品牌矩阵,提高了有机销售额。疫情期间,宝洁和其他消费品公司一样,通过多次提价,以弥补飙升的运输、商品和劳动力成本,以及海外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导致的亏损。

有业内人士谈到,未来,宝洁只有不断强化优质的品牌矩阵,在新的美妆市场份额争夺战中,业绩才会没有那么大压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宝洁

3.8k
  • X公司将与PGA巡回赛合作,发布精彩集锦
  • 宝洁回应舒肤佳香皂内出现刀片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宝洁“梦碎”美容仪

未来,宝洁只有不断强化优质的品牌矩阵,在新的美妆市场份额争夺战中,业绩才会没有那么大压力。

文|化妆品财经在线CBO

根据彭博社报道,宝洁正在逐步关闭其智能美容仪品牌Opte。历经四年时间培育,宝洁还是没能在智能美妆领域创造一个“科技神话”。

宝洁发言人Erica Nobl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Opte不再履行新产品或补充订单,但将继续提供技术和保修支持。根据网站上发布的一则通知,订阅续费已于1 月停止,没有与解除该品牌决定相关的裁员。

01 预想美好的“AI素颜仪”,曾进入中国市场

P&G Ventures是宝洁旗下的初创工作室,在宝洁目前没有竞争的领域创建新品牌和业务。其模式建立在宝洁内部合作以及外部与企业家、发明家、远见者、创始人和初创企业的合作之上。经过十多年的研发和40多项专利,在2019年的CES展上推出了 Opté Precision Skincare System。

Opte是P&G Ventures推出的首批品牌之一,该公司与初创企业、企业家和创新者合作创建新业务。该设备最初标价599美元(约合人民币4124.83元),补充包标价99美元(约合人民币681.73元)。彼时,这个主打“AI素颜仪”的高端美容仪器是公司产品组合中最优质的美容产品之一。

这个被誉为“素颜神器”的黑科技产品,坐拥40余项专利,可以自动快速分析皮肤情况并精准、精细遮瑕,长期使用有效淡斑,实现遮斑淡斑2合1的功能,早在研发实验阶段Opte就已经广泛受到了市场关注。

根据产品描述,Opte Wand使用“增强型数码相机”扫描皮肤,使用专有算法立即分析每张图像,以检测人眼不可见的色调瑕疵。基于分析,Opte通过定制的热喷墨打印机和皮升液滴在目标区域精确打印,直到实现与周围肤色的完美颜色匹配,实时纠正晒伤和色素沉着过度,并淡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斑点。专有技术允许它只治疗需要矫正的小区域,而不会覆盖不需要矫正的皮肤,从而产生自然、健康的皮肤外观。

2019年的第二届进博会上,宝洁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创新科技产品带入中国市场,并和天猫国际达成合作。

目前,该品牌天猫旗舰店已经关闭,CBO记者在各大社交平台搜索发现,产品使用效果的评价欠佳,消费者反馈贴合度不行以及使用起来麻烦是其主要弊端。

有业内人士认为,“Opte诞生之初,就处在一个全新领域,风险太大,尤其是疫情影响下,大众护肤市场增长,Opte高昂的市场定价在这样一个消费环境很难生存。”

事实上,布局美容仪市场的国际巨头不止宝洁一家,欧莱雅也不甘落后。

去年,兰蔻推出了紧颜仪采用LED光疗法焕柔波。值得注意的是,和宝洁的Opte不同的是,兰蔻选择了大多数美容仪布局的抗衰赛道,根据产品宣称,兰蔻紧颜仪能够呵护肌肤,淡化细纹和皱纹。不过,该产品目前还没有量产上市。

此外,欧莱雅集团近年来也在不断加码科技和美容仪领域,在2023年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发布了两项全新的美妆科技创新概念产品——首款智能手持式高精度上妆设备HAPTA,首款家用电动画眉神器L’Oréal Brow Magic,引发业界强烈讨论。

02 扩充品牌矩阵,加码收购、培育高端美妆

在关闭Opte的同时,宝洁强调,接下来,P&G Ventures将专注于其已上市的产品,包括湿疹和牛皮癣护理品牌Bodewell以及蚊虫防治品牌Zevo。

根据宝洁这两年的投资组合来看,这家消费品巨头正在持续抢购美妆品牌。

今年初,宝洁收购了主打黑人需求的天然美发品牌Mielle Organics。Mielle将作为宝洁旗下美容部门P&G Beauty的独立子公司运营,并将继续由2014 年创立该公司的罗德里格斯夫妇领导。两家公司没有透露收购条件。

回顾宝洁几年的收购,不难发现,在这一两年,宝洁加快了收购步伐。尤其是2021年年尾开始,宝洁明显开始对品牌布局提速。而纯净、高端和护肤以及护发,成了宝洁收购的新兴趣领域。值得一提的是,目前,Farmacy Beauty、Tula Skincare已经进入中国市场,Ouai在小红书也已经成为新的洗护网红品牌。

宝洁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23财年第二季度净销售额为20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4亿元),同比下降1%;净利润为3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7.4亿元),同比下降7%。财报同时指出,该公司按业务划分,化妆品净销售额同比下降3%,洗漱产品净销售额同比下降9%。

需要注意的是,皮肤和个人护理有机产品销售额增长了低个位数,部分被SK-II与疫情相关的下降所抵消。头部护理产品销售额在价格上涨的推动下增长了近个位数,部分被市场收缩导致的销量下降所抵消。

近年来,宝洁在改变其产品组合和结构后,进行了变革性的组织重组,从而进一步优化品牌矩阵,提高了有机销售额。疫情期间,宝洁和其他消费品公司一样,通过多次提价,以弥补飙升的运输、商品和劳动力成本,以及海外市场不确定性因素导致的亏损。

有业内人士谈到,未来,宝洁只有不断强化优质的品牌矩阵,在新的美妆市场份额争夺战中,业绩才会没有那么大压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