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客户元气森林翻脸后,这家代糖明星公司业绩暴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客户元气森林翻脸后,这家代糖明星公司业绩暴跌

三元生物与元气森林关系发生变化,或许与2021年的“断供事件”有关。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马越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全球最大的代糖赤藓糖醇生产公司三元生物业绩狂跌。

2022年年报显示,三元生物实现营业收入6.75亿元,同比下降59.71%;实现净利润1.64亿元,同比下降69.43%。对此,这家公司在年报中解释称,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及消费行业疲软的持续影响,下游客户端市场需求低迷,新进产能释放使得市场容量难以消化,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

事实上,三元生物的业绩狂跌与失去大客户紧密相关。

它在财报中承认,2021年公司第一大客户元气森林由于赤藓糖醇行业竞争加剧,叠加饮料市场需求不盛及自身经营变动等原因,2022年度未向公司采购原料。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这家以赤藓糖醇为主打产品的公司,在短短几年内业绩狂飙并在2022年初成功上市,很大程度上在于抓住了中国食品饮料行业0糖的风潮。

赤藓糖醇是当下食品饮料行业最常见的代糖之一,在综合考虑口感、安全性之下成为最符合市场需求的种类。在包括元气森林、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农夫山泉等市场主流0糖产品中,都少不了赤藓糖醇。

耐人寻味的是,三元生物与元气森林的关系曾经相当密切。

它曾经在招股书中提到,以元气森林为代表的无糖气泡饮料迅速占领饮料市场重要位置,也带动各新老饮料品牌如可口可乐、农夫山泉、统一、康师傅、王老吉、喜茶等跟进推出无糖饮料,中国赤藓糖醇市场需求持续旺盛,产品供不应求、价格也增长较快。

三元生物董事长聂在建也在此前曾透露称,元气森林在另一家赤藓糖醇供应商保龄宝之后再找上三元生物,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产能跟不上,一家供应商已经满足不了它的需求。

其招股书显示,2020年,元气森林成为三元生物的第三大客户,采购了5456.25万元的赤藓糖醇,超过了2019年三元生物全年的境内收入总和。2021年上半年,元气森林成为它的第一大客户,采购金额1.85亿元,占据了三元生物总销售额23.5%的比重。

三元生物招股书

然而三元生物与元气森林关系发生变化,或许与2021年的“断供事件”有关。

元气森林曾经多次公开提到,在2018-2021年间多次遭遇供货商断供,原因在于国际巨头的竞争施压。元气森林生产中心总经理李炳前曾透露,“2021年主要断供的一个是代糖,一个是包材”,以及形容元气森林对2021年断货的应对与调整是“交学费”。

这也多少印证了此前媒体的一些报道。界面新闻旗下“电厂”曾经在报道中指出,2021年赤藓糖醇的厂商三元生物在暑期突然对元气森林断供,导致后者销售旺季停产供不上货,损失小十个亿。

在断供事件发生后,元气森林或许就转投其他赤藓糖醇供应商,因此2022年不再与三元生物合作。

从产品结构上看,三元生物显然依赖于赤藓糖醇这个业务。2022年,赤藓糖醇收入占其营收的比重为85.16%,对公司经营业绩具有重大影响。而它与在年报中承认,公司面临产品结构较为单一的风险。

但三元生物失去大客户的背后反映出的行业现状,是赤藓糖醇从几年前的供不应求到如今的供应商内卷加剧,供需关系变化之下导向供货商与大客户之间话语权的逆转。

即使作为产能13.5万吨、全球规模最大的龙头企业,三元生物在赤藓糖醇上看似强大的竞争力,也依附在整个产业链发展之中,但在下游的饮料行业巨头“二选一”的竞争施压面前陷入被动。

正是因为此前0糖概念被资本追捧,爆发式增长的赤藓糖醇领域涌入了越来越多的玩家,比如保龄宝、丰原药业、诸城东晓、玉锋集团都陆续公布了新建赤藓糖醇项目。

智研咨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赤藓糖醇产量为8.5万吨,中国赤藓糖醇产量为4.62万吨,占比在一半以上。2020年中国赤藓糖醇产量约为8.0万吨,产量翻了一倍。

三元生物在2023年3月2日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表示,如今的赤藓糖醇市场处于一种“特殊的阶段”之中——以前只有三四家在做这个产品,现在有二十多家,新进投资者的进入造成了严重的价格内卷,现在已有厂家在陆续退出,但造成的价格影响仍在持续。

三元生物也承认在面对客户在报价时很被动,主动退出价格上的恶性竞争,凭质量和服务求生存。并且表示在这种非良性的市场条件中,新上的很多厂家将被迫转产。

这也进一步削弱了三元生物的盈利水平。2021年,公司综合毛利率为41.99%; 2022年,毛利率大幅下降至14.06%。

三元生物想要摆脱苦涩的被动局面,或许更需要在新技术开发和新产品研发上下功夫。它在年报中提到,公司正着手推进甜菊糖、透明质酸钠(食品级)、塔格糖、唾液酸、聚谷氨酸等新产品的技术开发和成果转化,报告期内2万吨阿洛酮糖项目中的2000吨产线开始试生产。

但新产品赢得市场与构筑护城河恐怕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元气森林

2.4k
  • 元气森林自有供应链再下一城
  • 元气森林也开始追求“性价比”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大客户元气森林翻脸后,这家代糖明星公司业绩暴跌

三元生物与元气森林关系发生变化,或许与2021年的“断供事件”有关。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马越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全球最大的代糖赤藓糖醇生产公司三元生物业绩狂跌。

2022年年报显示,三元生物实现营业收入6.75亿元,同比下降59.71%;实现净利润1.64亿元,同比下降69.43%。对此,这家公司在年报中解释称,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及消费行业疲软的持续影响,下游客户端市场需求低迷,新进产能释放使得市场容量难以消化,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

事实上,三元生物的业绩狂跌与失去大客户紧密相关。

它在财报中承认,2021年公司第一大客户元气森林由于赤藓糖醇行业竞争加剧,叠加饮料市场需求不盛及自身经营变动等原因,2022年度未向公司采购原料。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这家以赤藓糖醇为主打产品的公司,在短短几年内业绩狂飙并在2022年初成功上市,很大程度上在于抓住了中国食品饮料行业0糖的风潮。

赤藓糖醇是当下食品饮料行业最常见的代糖之一,在综合考虑口感、安全性之下成为最符合市场需求的种类。在包括元气森林、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农夫山泉等市场主流0糖产品中,都少不了赤藓糖醇。

耐人寻味的是,三元生物与元气森林的关系曾经相当密切。

它曾经在招股书中提到,以元气森林为代表的无糖气泡饮料迅速占领饮料市场重要位置,也带动各新老饮料品牌如可口可乐、农夫山泉、统一、康师傅、王老吉、喜茶等跟进推出无糖饮料,中国赤藓糖醇市场需求持续旺盛,产品供不应求、价格也增长较快。

三元生物董事长聂在建也在此前曾透露称,元气森林在另一家赤藓糖醇供应商保龄宝之后再找上三元生物,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产能跟不上,一家供应商已经满足不了它的需求。

其招股书显示,2020年,元气森林成为三元生物的第三大客户,采购了5456.25万元的赤藓糖醇,超过了2019年三元生物全年的境内收入总和。2021年上半年,元气森林成为它的第一大客户,采购金额1.85亿元,占据了三元生物总销售额23.5%的比重。

三元生物招股书

然而三元生物与元气森林关系发生变化,或许与2021年的“断供事件”有关。

元气森林曾经多次公开提到,在2018-2021年间多次遭遇供货商断供,原因在于国际巨头的竞争施压。元气森林生产中心总经理李炳前曾透露,“2021年主要断供的一个是代糖,一个是包材”,以及形容元气森林对2021年断货的应对与调整是“交学费”。

这也多少印证了此前媒体的一些报道。界面新闻旗下“电厂”曾经在报道中指出,2021年赤藓糖醇的厂商三元生物在暑期突然对元气森林断供,导致后者销售旺季停产供不上货,损失小十个亿。

在断供事件发生后,元气森林或许就转投其他赤藓糖醇供应商,因此2022年不再与三元生物合作。

从产品结构上看,三元生物显然依赖于赤藓糖醇这个业务。2022年,赤藓糖醇收入占其营收的比重为85.16%,对公司经营业绩具有重大影响。而它与在年报中承认,公司面临产品结构较为单一的风险。

但三元生物失去大客户的背后反映出的行业现状,是赤藓糖醇从几年前的供不应求到如今的供应商内卷加剧,供需关系变化之下导向供货商与大客户之间话语权的逆转。

即使作为产能13.5万吨、全球规模最大的龙头企业,三元生物在赤藓糖醇上看似强大的竞争力,也依附在整个产业链发展之中,但在下游的饮料行业巨头“二选一”的竞争施压面前陷入被动。

正是因为此前0糖概念被资本追捧,爆发式增长的赤藓糖醇领域涌入了越来越多的玩家,比如保龄宝、丰原药业、诸城东晓、玉锋集团都陆续公布了新建赤藓糖醇项目。

智研咨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赤藓糖醇产量为8.5万吨,中国赤藓糖醇产量为4.62万吨,占比在一半以上。2020年中国赤藓糖醇产量约为8.0万吨,产量翻了一倍。

三元生物在2023年3月2日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表示,如今的赤藓糖醇市场处于一种“特殊的阶段”之中——以前只有三四家在做这个产品,现在有二十多家,新进投资者的进入造成了严重的价格内卷,现在已有厂家在陆续退出,但造成的价格影响仍在持续。

三元生物也承认在面对客户在报价时很被动,主动退出价格上的恶性竞争,凭质量和服务求生存。并且表示在这种非良性的市场条件中,新上的很多厂家将被迫转产。

这也进一步削弱了三元生物的盈利水平。2021年,公司综合毛利率为41.99%; 2022年,毛利率大幅下降至14.06%。

三元生物想要摆脱苦涩的被动局面,或许更需要在新技术开发和新产品研发上下功夫。它在年报中提到,公司正着手推进甜菊糖、透明质酸钠(食品级)、塔格糖、唾液酸、聚谷氨酸等新产品的技术开发和成果转化,报告期内2万吨阿洛酮糖项目中的2000吨产线开始试生产。

但新产品赢得市场与构筑护城河恐怕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