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宝光股份新重组方隐现 西藏锋泓耗资9.3亿元当上二股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宝光股份新重组方隐现 西藏锋泓耗资9.3亿元当上二股东

目前,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敏持有宝光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19.97%,较之于宝光集团仅仅相差0.0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历时两年多的重组告吹后,北京融昌航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融昌航)彻底退场,宝光股份(600379.SH)新的潜在重组方西藏锋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锋泓)正式浮出水面。

目前,因北京融昌航所持股份被拍卖而被动成为控股股东的宝光集团持有宝光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20.04%。而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敏持有宝光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19.97%,较之于宝光集团仅仅相差0.07%。

考虑到宝光集团曾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其所持宝光股份总股本19.59%的股份,西藏锋泓无疑将成为宝光股份新的潜在重组方。

10月底,宝光股份公告披露,西藏锋泓通过大宗交易获得李源所持公司股份1100万股,持股比例由13.59%提升至18.25%。

同时,西藏锋泓的一致行动人张敏通过司法拍卖竞得北京融昌航所持宝光股份405万股,待该部分股份的过户手续完成后,西藏锋泓和张敏将合计持有公司4710万股,持股比例则将进一步提升至19.97%。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4年6月,宝光股份就曾经停牌筹划资产重组事项:公司控股股东华安保险与安徽特华将20.01%的股份转让给北京融昌航,并筹划收购新实际控制人杨天夫旗下的西安泰富和威海泰富100%股权。

随后,宝光股份的重组资产又先后调整为恒信玺利100%股权、金石威视51%股权,但因公司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北京融昌航所持股份被司法拍卖等问题而宣告流产。

北京融昌航2014年6月以15元/股的价格(约合7.08亿元)拿下宝光股份控股权,但受制于北京融昌航与标的资产的债务问题而重组夭折。而在标的资产更换为恒信玺利100%股权后,重组各方在具体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而再次夭折。

在所持股份被司法拍卖的冲击下,北京融昌航被迫叫停宝光股份拟购买金石威视51%股权的重组,并最终直接导致西藏锋泓取代其成为潜在重组方。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大宗交易和司法拍卖等途径累计耗资超过9.3亿元,持股成本接近20元/股。

实际上,无论是原控股股东北京融昌航的退出还是宝光股份自身的重组事项,都面临着不小的障碍——2015年7月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至今尚未结案。

根据《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在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阶段或中国证监会在调查后对上市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后未满六个月的期间内大股东不得减持。

但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成功地绕开了第一个障碍,通过北京融昌航的债务纠纷而借道司法拍卖得以完成股权层面的腾挪。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西藏锋泓很可能只是一个持股平台,该公司曾参与茂业通信(000889)重组募集配套资金的增发,还参与了新三板公司九恒星(430051)的定向增发。

对于宝光集团是否有意让位西藏锋泓,界面新闻记者向宝光股份了解到,前期宝光集团的国有股转让事项因重组失败而终止,是否继续转让目前并不清楚,而公司正在准备董事会换届事宜。

不过,对于目前的重组障碍,上述人员则解释称,立案调查已经一年多时间了,但目前依然没有任何结果。“要说障碍的话,如果是增发股份肯定是不行的,但不影响公司现金购买资产事项”。

《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第十一条(五)明确指出,上市公司或其现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不得公开发行股票。

一位投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指出,在立案调查期间,上市公司依然可以通过现金购买资产的形式进行重组,目前宝光股份账面现金1.8亿元,还有接近5亿元的净资产可以变现,依然存在一定的操作空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宝光股份新重组方隐现 西藏锋泓耗资9.3亿元当上二股东

目前,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敏持有宝光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19.97%,较之于宝光集团仅仅相差0.0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历时两年多的重组告吹后,北京融昌航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融昌航)彻底退场,宝光股份(600379.SH)新的潜在重组方西藏锋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锋泓)正式浮出水面。

目前,因北京融昌航所持股份被拍卖而被动成为控股股东的宝光集团持有宝光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20.04%。而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张敏持有宝光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19.97%,较之于宝光集团仅仅相差0.07%。

考虑到宝光集团曾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其所持宝光股份总股本19.59%的股份,西藏锋泓无疑将成为宝光股份新的潜在重组方。

10月底,宝光股份公告披露,西藏锋泓通过大宗交易获得李源所持公司股份1100万股,持股比例由13.59%提升至18.25%。

同时,西藏锋泓的一致行动人张敏通过司法拍卖竞得北京融昌航所持宝光股份405万股,待该部分股份的过户手续完成后,西藏锋泓和张敏将合计持有公司4710万股,持股比例则将进一步提升至19.97%。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4年6月,宝光股份就曾经停牌筹划资产重组事项:公司控股股东华安保险与安徽特华将20.01%的股份转让给北京融昌航,并筹划收购新实际控制人杨天夫旗下的西安泰富和威海泰富100%股权。

随后,宝光股份的重组资产又先后调整为恒信玺利100%股权、金石威视51%股权,但因公司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北京融昌航所持股份被司法拍卖等问题而宣告流产。

北京融昌航2014年6月以15元/股的价格(约合7.08亿元)拿下宝光股份控股权,但受制于北京融昌航与标的资产的债务问题而重组夭折。而在标的资产更换为恒信玺利100%股权后,重组各方在具体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而再次夭折。

在所持股份被司法拍卖的冲击下,北京融昌航被迫叫停宝光股份拟购买金石威视51%股权的重组,并最终直接导致西藏锋泓取代其成为潜在重组方。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大宗交易和司法拍卖等途径累计耗资超过9.3亿元,持股成本接近20元/股。

实际上,无论是原控股股东北京融昌航的退出还是宝光股份自身的重组事项,都面临着不小的障碍——2015年7月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至今尚未结案。

根据《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在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阶段或中国证监会在调查后对上市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后未满六个月的期间内大股东不得减持。

但西藏锋泓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成功地绕开了第一个障碍,通过北京融昌航的债务纠纷而借道司法拍卖得以完成股权层面的腾挪。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西藏锋泓很可能只是一个持股平台,该公司曾参与茂业通信(000889)重组募集配套资金的增发,还参与了新三板公司九恒星(430051)的定向增发。

对于宝光集团是否有意让位西藏锋泓,界面新闻记者向宝光股份了解到,前期宝光集团的国有股转让事项因重组失败而终止,是否继续转让目前并不清楚,而公司正在准备董事会换届事宜。

不过,对于目前的重组障碍,上述人员则解释称,立案调查已经一年多时间了,但目前依然没有任何结果。“要说障碍的话,如果是增发股份肯定是不行的,但不影响公司现金购买资产事项”。

《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第十一条(五)明确指出,上市公司或其现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不得公开发行股票。

一位投行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指出,在立案调查期间,上市公司依然可以通过现金购买资产的形式进行重组,目前宝光股份账面现金1.8亿元,还有接近5亿元的净资产可以变现,依然存在一定的操作空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