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网易“盯上”Z世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网易“盯上”Z世代

网易急于在2023年,抓住《蛋仔派对》这部创下自身DAU记录的游戏重塑周期。

文|光子星球  文烨豪

编辑|吴先之

暴雪游戏国区停服的第一百天,和暴雪分手后的网易,似乎活得更通透了。

没有哈利波特、暗黑破坏神这样的顶级IP加成,也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匠心营造”,《蛋仔派对》就这样悄然席卷了国内游戏市场——反倒因“没心没肺”而自在了许多。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蛋仔派对延续了春节档的热度,蝉联国内IOS手游下载版榜首,3月甚至登顶了全球IOS手游下载榜——这款名不见经传的派对游戏,已然成为了网易苦苦寻觅的下一个“爆款”。

网易,亦借助火热的数据,匆匆讲述了“占领00后”的故事,丁磊更是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许下了十年之约:“未来,我们会投入更多的研发和经营,做好游戏的长期服务。这里的‘长期’我觉得至少是10年。”

显然,在2022年经历了扛鼎之作《暗黑破坏神:不朽》落寞以及同昔日伙伴暴雪分手等烦心事的网易,急于在2023年,抓住《蛋仔派对》这部创下自身DAU记录的游戏重塑周期。

但考虑到网易的爆款“宿命”,等待《蛋仔派对》的是“十年之约”,还是昙花一现,正在成为网易游戏现阶段绕不开的命题。

《蛋仔派对》出圈背后

国内游戏语境中,网易的身份向来比较“硬核”。当其他游戏厂商不断扩宽玩家边界的同时,网易似乎更偏向于服务传统意义上的“玩家”,一度做着低DAU高ARPU的生意。

但最近几年,尤其是在同暴雪正式告别,面向泛游戏玩家的《蛋仔派对》爆火出圈之际,网易游戏的调性似乎有了转变。

其实,《蛋仔派对》的出圈并非无迹可寻。自版号制度推出以来,头部游戏厂商广撒网多捕鱼的逻辑失效,于是更习惯于卷想象空间更大的热门游戏品类,一时间“大作”频出,但诸如曾经《开心消消乐》般的休闲游戏,却被游戏大厂们所忽视。

这并不意味着休闲游戏没有受众,相反,休闲游戏在如今这个“大作”不再稀缺的年代,有着别样的魅力。纵使是已经将电子游戏视为内容消费品的核心玩家,疲倦了一天躺床上,很多时候也只想来两把欢乐斗地主,或是在《俄罗斯方块99》里来一场“大逃杀”。

另一方面,像《马趴(超级马力欧派对)》这样成熟的派对游戏,尽管在海外颇受欢迎,但其更多根植于于主机、PC平台,同手游玩家居多的国内市场并不相称。 《糖豆人:终极淘汰赛》尽管曾在国内掀起过一阵风潮,但或许是受限于Epic Games同苹果的战争,手游化进程过于缓慢,未能借着热度拓展玩家圈层。

而《蛋仔派对》当下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源于其抓住了难得的“窗口期”。毕竟国内市场始终缺乏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派对社交手游,虽说这些年国内不乏Soul、玩吧等将平台打造为“游乐场”的泛娱乐社交玩家,但其产品内核却是社交平台,而非一款游戏。

以Soul为例,其无非变着法子杂糅狼人杀、你说我猜等服务于社交的小游戏,不仅玩法本身已然泛滥,亦并没有核心玩法支撑。同样,《摩尔庄园手游》《奥比岛手游》等收割“情怀”的作品,能在初期收获预期的热度,但羸弱的核心玩法照样留不住人。

相比之下,巧妙地“融合”了《马趴》《糖豆人:终极淘汰赛》等游戏成熟、已经被验证过的核心玩法的《蛋仔派对》,实现了休闲与游戏性的兼顾,外加适逢春节假期学生放假,“运气”颇佳的《蛋仔派对》自然一举转化了诸多轻度游戏玩家。据丁磊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所说,其在春节假期实现了高速增长,DAU突破3000万,已然跻身进“现象级”范畴。

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玩法同前述游戏过于相似,《蛋仔派对》出圈之际,社交媒体不乏各种指责其“抄袭”的言论。

客观上说,游戏领域不乏同其他游戏有着“惊人相似之处”的作品,比如海外市场很火,国内却名不见经传的《Stumble Guys》——由于游戏整体太像《糖豆人》,甚至一度被认为是“糖豆人手游”,而在Discord,《Stumble Guys》的社区成员体量甚至是“原作”的数倍。

换言之,《Stumble Guys》《蛋仔派对》虽都有着很强的“既视感”,但像腾讯旗下Riot Games告网易、网易状告迷你世界等把“复制粘贴”付诸于法律的故事,在业界其实并不多。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网易此番无法复刻因《第五人格》方向收购黎明杀机开发商的“洗白”故事,毕竟《马趴》背后是任天堂,《糖豆人》背后的Epic,则有着老对手腾讯的身影。

总之,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蛋仔派对》或许会成为诸多00后、10后玩家记忆里的一部分,但其同样也躲不过更多玩家的“自由心证”。只是,相较于市面上很多“抄都抄不好”的游戏,《蛋仔派对》在此方面显得成熟了许多。

网易能否躲过宿命

网易游戏过去数年其实不乏“爆款”,但诸如《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永劫无间》等昔日爆款,最终都难逃衰落的宿命。

而身为爆款接班人的《蛋仔派对》能否躲过“宿命”,正是网易现阶段最重要的命题。

从核心玩法层面来讲,强调多人在线闯关的《蛋仔派对》,虽具备一定的竞技因素,但从玩家广结“蛋搭子”的面貌不难看出,其内核仍是一款休闲社交游戏。而这,既为其带来了海量用户,也使其注定将面临休闲社交游戏的“生命力”通病。

“之前整天泡在蛋仔,从新赛季开始已经逐渐淡忘了,没有玩的欲望。”小红书上,一篇关于《蛋仔派对》热度下滑的笔记里,一则高赞评论如是写道。而有着同样感触的蛋仔玩家,在社交媒体随处可见。

在游戏爱好者老羊(化名)看来,《糖豆人》《蛋仔派对》之所以越玩越“平淡”,主要是因为它们将原本“稀缺”的派对游戏场景给“滥化”了。

“我印象最深刻的(派对游戏体验)是一次好友聚会,当时刚从学校搬到外面住,打算趁着周末聚一聚,于是临时在本地游戏店里买了张二手《马趴》和两副手柄,和朋友们从下午玩到了深夜,真的是纯粹的快乐。”老羊回忆道。

而当《糖豆人》爆火之后,老羊也和朋友们玩过一阵。刚开始大家都还很热情,每晚都能组局,但高强度的游玩,同时也伴着新鲜感的迅速丧失,“玩久了地图、套路都熟了,也没啥意思了”。再后来,随着临近毕业,朋友们实习的实习,考研的考研,当初在家里《马趴》 那晚,亦成为了他珍贵的回忆。

可见,相较于根植于线下的派对游戏,架空的虚拟派对游戏没有物理层面的限制,因而能反复刺激玩家分泌多巴胺。

因此,蛋仔玩家几乎都曾经历过“热恋阶段”,一整天都能泡在里面感受纯粹的快乐,可随着时间推移,快乐的阈值亦随之提高,进而感到无味。到最后,一场大型考试,一次实习,都可能成为退坑的最后一根稻草。

换言之,较低的游玩门槛,较快的游戏节奏,既是虚拟派对游戏的长板,但也是其延续生命力的“死穴”。为此,游戏厂商只能不断推陈出新,用更丰富的游戏场景来提供新的快乐。

然而,从过往的案例来看,杂糅的众多“小游戏”不仅无法替代已然“脱敏”的核心玩法,新增的众多玩法在赛道内亦充斥着替代品——不仅让游戏愈发冗杂,大同小异的游戏场景还可能使玩家进一步“脱敏”,随之而来的便是用户流失问题。

以《蛋仔派对》推出的庄园系统为例,除丰富游戏内容外,该模式更像是网易保住留存的一步棋,即通过装修“庄园”的沉没成本绑定玩家。殊不知,庄园系统尚处爆料阶段,便有大量蛋仔玩家在社交媒体集体吐槽,称网易正在将蛋仔变成“四不像”。

此外,网易亦试图通过“蛋仔工坊”讲述颇具想象空间的“UGC故事”。客观地说,UGC内容虽然无法根治玩法的心病,但良性的UGC生态确实能把引流、留存等环节做得很漂亮。

只是,考虑到《蛋仔派对》的玩家圈层,其UGC想要缔造所谓的“良性循环”,难度堪比登天——让一众游戏阅历尚浅的轻度玩家,去制作强调游戏性的地图,并不现实。

据光子星球观察,摆在门面上那些游玩人次超千万的地图只是极少数,而在此背后是大量玩家们历时几天制作却鲜有人问津的地图——与其说是UGC,不如说是一群小女生们的“自嗨”。而当数据反馈无法匹配为此付诸的心血,反倒还可能会损害原本的热爱。

总之,现阶段没人知道《蛋仔派对》能否打破网易游戏的宿命循环,实现丁磊口中的“十年之约”,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蛋仔派对》迟早会演变为《蛋仔世界》。

“蛋仔”出海,听听就好

眼看《蛋仔派对》在国内杀出了一片天,一直想要讲述出海故事的网易,亦将目光移向了海外。

据悉,网易计划于今年推出《蛋仔派对》的海外版《Eggy Party》,瞄准全球市场,目前不仅已在欧洲多地开启了安卓删档测试,近日亦将登陆菲律宾市场。此外,面向全球的内容创作者招募活动也已展开。

从丁磊过往的发言来看,他心里似乎一直有着网易游戏扎根全球的梦。可回顾网易的出海路途,却难言平坦:《荒野行动》只在日本市场成为“现象级”;去年,在海外战绩尚可的《暗黑破坏神:不朽》,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还是暴雪的金牌IP。

而当下,网易暴雪双方已经从分手走到了对薄公堂的地步,这条捷径已经被堵死了。

基于此,将出海期望从“流产”的《魔兽世界手游》,转嫁到《Eggy Party》等国内“爆款”身上,未免显得有些滑稽,毕竟就算能绕开《糖豆人》,也绕不开《Stumble Guys》——想像《原神》一样,给海外玩家上一课,那或许反会被海外市场给教育一通。

归根结底,《蛋仔派对》的爆火,是国内市场及“运气”共同缔造的结果,而非游戏本身多么出色。相反,《蛋仔派对》在开发阶段其实并非网易的核心项目,因而在资源分配方面并不占优,即便是在已得到丁磊重视的当下,社交媒体上仍充斥着大量关于游戏内BUG、断触之内的反馈。

基于此,急于将蛋仔带出国门的网易,或许很难在海外市场复写一遍同样的出圈故事。对网易而言,国内市场因“运气”所带来的短时快感固然美好,但在竞争激烈的海外市场,离开暴雪后,或许只有坚持难而正确的事,才能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网易

4.3k
  • 网易云音乐回应崩了:网络异常导致
  • 网易宣布发射“逆水寒”卫星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网易“盯上”Z世代

网易急于在2023年,抓住《蛋仔派对》这部创下自身DAU记录的游戏重塑周期。

文|光子星球  文烨豪

编辑|吴先之

暴雪游戏国区停服的第一百天,和暴雪分手后的网易,似乎活得更通透了。

没有哈利波特、暗黑破坏神这样的顶级IP加成,也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匠心营造”,《蛋仔派对》就这样悄然席卷了国内游戏市场——反倒因“没心没肺”而自在了许多。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蛋仔派对延续了春节档的热度,蝉联国内IOS手游下载版榜首,3月甚至登顶了全球IOS手游下载榜——这款名不见经传的派对游戏,已然成为了网易苦苦寻觅的下一个“爆款”。

网易,亦借助火热的数据,匆匆讲述了“占领00后”的故事,丁磊更是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许下了十年之约:“未来,我们会投入更多的研发和经营,做好游戏的长期服务。这里的‘长期’我觉得至少是10年。”

显然,在2022年经历了扛鼎之作《暗黑破坏神:不朽》落寞以及同昔日伙伴暴雪分手等烦心事的网易,急于在2023年,抓住《蛋仔派对》这部创下自身DAU记录的游戏重塑周期。

但考虑到网易的爆款“宿命”,等待《蛋仔派对》的是“十年之约”,还是昙花一现,正在成为网易游戏现阶段绕不开的命题。

《蛋仔派对》出圈背后

国内游戏语境中,网易的身份向来比较“硬核”。当其他游戏厂商不断扩宽玩家边界的同时,网易似乎更偏向于服务传统意义上的“玩家”,一度做着低DAU高ARPU的生意。

但最近几年,尤其是在同暴雪正式告别,面向泛游戏玩家的《蛋仔派对》爆火出圈之际,网易游戏的调性似乎有了转变。

其实,《蛋仔派对》的出圈并非无迹可寻。自版号制度推出以来,头部游戏厂商广撒网多捕鱼的逻辑失效,于是更习惯于卷想象空间更大的热门游戏品类,一时间“大作”频出,但诸如曾经《开心消消乐》般的休闲游戏,却被游戏大厂们所忽视。

这并不意味着休闲游戏没有受众,相反,休闲游戏在如今这个“大作”不再稀缺的年代,有着别样的魅力。纵使是已经将电子游戏视为内容消费品的核心玩家,疲倦了一天躺床上,很多时候也只想来两把欢乐斗地主,或是在《俄罗斯方块99》里来一场“大逃杀”。

另一方面,像《马趴(超级马力欧派对)》这样成熟的派对游戏,尽管在海外颇受欢迎,但其更多根植于于主机、PC平台,同手游玩家居多的国内市场并不相称。 《糖豆人:终极淘汰赛》尽管曾在国内掀起过一阵风潮,但或许是受限于Epic Games同苹果的战争,手游化进程过于缓慢,未能借着热度拓展玩家圈层。

而《蛋仔派对》当下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源于其抓住了难得的“窗口期”。毕竟国内市场始终缺乏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派对社交手游,虽说这些年国内不乏Soul、玩吧等将平台打造为“游乐场”的泛娱乐社交玩家,但其产品内核却是社交平台,而非一款游戏。

以Soul为例,其无非变着法子杂糅狼人杀、你说我猜等服务于社交的小游戏,不仅玩法本身已然泛滥,亦并没有核心玩法支撑。同样,《摩尔庄园手游》《奥比岛手游》等收割“情怀”的作品,能在初期收获预期的热度,但羸弱的核心玩法照样留不住人。

相比之下,巧妙地“融合”了《马趴》《糖豆人:终极淘汰赛》等游戏成熟、已经被验证过的核心玩法的《蛋仔派对》,实现了休闲与游戏性的兼顾,外加适逢春节假期学生放假,“运气”颇佳的《蛋仔派对》自然一举转化了诸多轻度游戏玩家。据丁磊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所说,其在春节假期实现了高速增长,DAU突破3000万,已然跻身进“现象级”范畴。

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玩法同前述游戏过于相似,《蛋仔派对》出圈之际,社交媒体不乏各种指责其“抄袭”的言论。

客观上说,游戏领域不乏同其他游戏有着“惊人相似之处”的作品,比如海外市场很火,国内却名不见经传的《Stumble Guys》——由于游戏整体太像《糖豆人》,甚至一度被认为是“糖豆人手游”,而在Discord,《Stumble Guys》的社区成员体量甚至是“原作”的数倍。

换言之,《Stumble Guys》《蛋仔派对》虽都有着很强的“既视感”,但像腾讯旗下Riot Games告网易、网易状告迷你世界等把“复制粘贴”付诸于法律的故事,在业界其实并不多。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网易此番无法复刻因《第五人格》方向收购黎明杀机开发商的“洗白”故事,毕竟《马趴》背后是任天堂,《糖豆人》背后的Epic,则有着老对手腾讯的身影。

总之,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蛋仔派对》或许会成为诸多00后、10后玩家记忆里的一部分,但其同样也躲不过更多玩家的“自由心证”。只是,相较于市面上很多“抄都抄不好”的游戏,《蛋仔派对》在此方面显得成熟了许多。

网易能否躲过宿命

网易游戏过去数年其实不乏“爆款”,但诸如《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永劫无间》等昔日爆款,最终都难逃衰落的宿命。

而身为爆款接班人的《蛋仔派对》能否躲过“宿命”,正是网易现阶段最重要的命题。

从核心玩法层面来讲,强调多人在线闯关的《蛋仔派对》,虽具备一定的竞技因素,但从玩家广结“蛋搭子”的面貌不难看出,其内核仍是一款休闲社交游戏。而这,既为其带来了海量用户,也使其注定将面临休闲社交游戏的“生命力”通病。

“之前整天泡在蛋仔,从新赛季开始已经逐渐淡忘了,没有玩的欲望。”小红书上,一篇关于《蛋仔派对》热度下滑的笔记里,一则高赞评论如是写道。而有着同样感触的蛋仔玩家,在社交媒体随处可见。

在游戏爱好者老羊(化名)看来,《糖豆人》《蛋仔派对》之所以越玩越“平淡”,主要是因为它们将原本“稀缺”的派对游戏场景给“滥化”了。

“我印象最深刻的(派对游戏体验)是一次好友聚会,当时刚从学校搬到外面住,打算趁着周末聚一聚,于是临时在本地游戏店里买了张二手《马趴》和两副手柄,和朋友们从下午玩到了深夜,真的是纯粹的快乐。”老羊回忆道。

而当《糖豆人》爆火之后,老羊也和朋友们玩过一阵。刚开始大家都还很热情,每晚都能组局,但高强度的游玩,同时也伴着新鲜感的迅速丧失,“玩久了地图、套路都熟了,也没啥意思了”。再后来,随着临近毕业,朋友们实习的实习,考研的考研,当初在家里《马趴》 那晚,亦成为了他珍贵的回忆。

可见,相较于根植于线下的派对游戏,架空的虚拟派对游戏没有物理层面的限制,因而能反复刺激玩家分泌多巴胺。

因此,蛋仔玩家几乎都曾经历过“热恋阶段”,一整天都能泡在里面感受纯粹的快乐,可随着时间推移,快乐的阈值亦随之提高,进而感到无味。到最后,一场大型考试,一次实习,都可能成为退坑的最后一根稻草。

换言之,较低的游玩门槛,较快的游戏节奏,既是虚拟派对游戏的长板,但也是其延续生命力的“死穴”。为此,游戏厂商只能不断推陈出新,用更丰富的游戏场景来提供新的快乐。

然而,从过往的案例来看,杂糅的众多“小游戏”不仅无法替代已然“脱敏”的核心玩法,新增的众多玩法在赛道内亦充斥着替代品——不仅让游戏愈发冗杂,大同小异的游戏场景还可能使玩家进一步“脱敏”,随之而来的便是用户流失问题。

以《蛋仔派对》推出的庄园系统为例,除丰富游戏内容外,该模式更像是网易保住留存的一步棋,即通过装修“庄园”的沉没成本绑定玩家。殊不知,庄园系统尚处爆料阶段,便有大量蛋仔玩家在社交媒体集体吐槽,称网易正在将蛋仔变成“四不像”。

此外,网易亦试图通过“蛋仔工坊”讲述颇具想象空间的“UGC故事”。客观地说,UGC内容虽然无法根治玩法的心病,但良性的UGC生态确实能把引流、留存等环节做得很漂亮。

只是,考虑到《蛋仔派对》的玩家圈层,其UGC想要缔造所谓的“良性循环”,难度堪比登天——让一众游戏阅历尚浅的轻度玩家,去制作强调游戏性的地图,并不现实。

据光子星球观察,摆在门面上那些游玩人次超千万的地图只是极少数,而在此背后是大量玩家们历时几天制作却鲜有人问津的地图——与其说是UGC,不如说是一群小女生们的“自嗨”。而当数据反馈无法匹配为此付诸的心血,反倒还可能会损害原本的热爱。

总之,现阶段没人知道《蛋仔派对》能否打破网易游戏的宿命循环,实现丁磊口中的“十年之约”,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蛋仔派对》迟早会演变为《蛋仔世界》。

“蛋仔”出海,听听就好

眼看《蛋仔派对》在国内杀出了一片天,一直想要讲述出海故事的网易,亦将目光移向了海外。

据悉,网易计划于今年推出《蛋仔派对》的海外版《Eggy Party》,瞄准全球市场,目前不仅已在欧洲多地开启了安卓删档测试,近日亦将登陆菲律宾市场。此外,面向全球的内容创作者招募活动也已展开。

从丁磊过往的发言来看,他心里似乎一直有着网易游戏扎根全球的梦。可回顾网易的出海路途,却难言平坦:《荒野行动》只在日本市场成为“现象级”;去年,在海外战绩尚可的《暗黑破坏神:不朽》,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还是暴雪的金牌IP。

而当下,网易暴雪双方已经从分手走到了对薄公堂的地步,这条捷径已经被堵死了。

基于此,将出海期望从“流产”的《魔兽世界手游》,转嫁到《Eggy Party》等国内“爆款”身上,未免显得有些滑稽,毕竟就算能绕开《糖豆人》,也绕不开《Stumble Guys》——想像《原神》一样,给海外玩家上一课,那或许反会被海外市场给教育一通。

归根结底,《蛋仔派对》的爆火,是国内市场及“运气”共同缔造的结果,而非游戏本身多么出色。相反,《蛋仔派对》在开发阶段其实并非网易的核心项目,因而在资源分配方面并不占优,即便是在已得到丁磊重视的当下,社交媒体上仍充斥着大量关于游戏内BUG、断触之内的反馈。

基于此,急于将蛋仔带出国门的网易,或许很难在海外市场复写一遍同样的出圈故事。对网易而言,国内市场因“运气”所带来的短时快感固然美好,但在竞争激烈的海外市场,离开暴雪后,或许只有坚持难而正确的事,才能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