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巴菲特给AI泼了盆冷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巴菲特给AI泼了盆冷水

苹果才是真爱。

文|盒饭财经 刘星志

编辑|王靖

北京时间5月6日晚间,被称为“投资界春晚”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问答环节如期举行。约五个半小时的问答中,92岁的“股神”巴菲特和其搭档——99岁的芒格回答了投资者近50个问题。

这次股东大会颇为特殊。一方面,巴菲特和芒格年龄加起来已经191岁,两人的“二人转”看一次少一次;另一方面,中小银行危机席卷全美,生成式AI引发的蝴蝶效应从硅谷吹到好莱坞。金融危机与AI冲击并行的背景下,投资者从未如此渴望聆听“奥马哈先知”的“圣谕”。

对于银行业危机,巴菲特认为普通人无需过度担忧。“我觉得储户不会丢掉他们的钱,但是银行高管们该受到处罚、该丢点钱。”巴菲特说。

但他同时认为,作为投资者应该谨慎持有银行。“2008年当时的动荡改变了一切,所以我们对这种现象、对拥有银行也是保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相比对投资银行的谨慎,巴菲特对AI则直接表示了否定。“AI可以做很多事,但它不会讲笑话。”巴菲特说。而对于AI当下的迅猛发展,巴菲特反而觉得有些担忧,因为他觉得人类“没有办法去完全掌控它”。

巴菲特对投资AI兴趣不大,但对同属科技行业的苹果却赞不绝口,甚至直言自己两年前卖掉一小部分苹果股票的行为“很是愚蠢”。

投资苹果是巴菲特近年来最重要的决定之一。2016年以来,巴菲特陆续投入逾360亿美元建仓苹果,目前这部分股票市值超过1500亿美元,几乎占据伯克希尔持有股票市值的一半。

巧合的是,在如火如荼的AIGC浪潮里,苹果的态度和巴菲特一样,十分冷淡。近日的苹果财报电话会上,对于AI产品开发路线图,库克称暂时不做评价。

实际上,结合巴菲特目前的年纪以及过往投资风格,其站在AI对立面并不让人意外,他的这一怀疑态度甚至已经被AI预判。

“作为一个投资大佬,巴菲特一直以来都以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著称。对于当下的人工智能技术,他的评价或许会相对谨慎。”当我们询问巴菲特会如何看待人工智能技术时,基于GPT-3技术的Notion AI答道。

01

股东大会开场,巴菲特简单回顾了伯克希尔今年一季度的业绩。

今年一季度,伯克希尔营收853.93亿美元,同比增长20.5%;净利润355亿美元,同比暴增536%,其中投资和衍生品收益为347.58亿美元,去年同期亏损19.78亿美元。

相比波动剧烈的净利润,巴菲特更希望股东关注营业利润。今年一季度,得益于保险业务大幅反弹,伯克希尔包括全资子公司利润在内的经营利润80.65亿美元,同比增长12%。

但巴菲特同时警告称,由于过去六个月的经济低迷,大多数业务今年的盈利将低于去年。“过去这几个月公司都经历了很多波动,这是二战以来最厉害的一次,”巴菲特说,“我们很多经理人对于这种情况感觉到比较惊讶,说存货怎么会一下子那么多。”

而随后的问答环节,第一个问题就与当下的中小银行危机有关。投资者询问巴菲特如何评价硅谷银行事件,巴菲特表示,如果硅谷银行的存款没有得到担保,那将产生灾难性影响;无法想象任何人会允许美国不提高债务上限并冒着破坏世界金融体系的风险违约。

但在后续问答中,巴菲特对局势表达了谨慎乐观,他认为普通储户无需过度担忧银行业问题。巴菲特举例说,自己的父亲在大萧条之初由于银行挤兑失去了工作,而由于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存在,现在的普通人不必担忧银行存款的问题。

尽管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为所有存款支付100%的保险,人们仍近乎疯狂地感到担忧,巴菲特认为这种现象不应发生。“政治家、机构和媒体在传递信息方面做得非常糟糕。”

但另一方面,巴菲特提醒投资者谨慎持有银行,芒格则直接指出,现在的银行“做得越来越像投资银行一样,投机、赌博。”

去年四季度,巴菲特几乎清仓了手中的银行股,其中不乏持有了数十年的合众银行、付过银行,目前,巴菲特重仓的银行股只剩下美国银行一支。

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向来是市场的晴雨表,年初以来,伯克希尔现金储备增加20亿美元,至1306亿美元。此外,今年一季度,巴菲特卖出132亿美元股票,仅买入28亿美元。这意味着,不论是银行业还是整个市场,不确定性只增不减。

02

银行危机以外,投资者关注的另一大议题是AI。

去年底开始,ChatGPT引发的蝴蝶效应正席卷全球。一方面,人们对相关公司投资热情暴涨,微软股价在半年时间里上涨5成,芯片供应商英伟达股价则直接翻倍;另一方面,其他行业从业者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好莱坞编剧十五年来首次大罢工。

这场技术变革中,狂欢与焦虑并存,投资者迫切希望经历过数次科技变革的“股神”能为其拨云见日。

对此,率先发言的是芒格,他先是肯定了新技术的重要性,但对当下的AI热潮表示怀疑。“你如果去到中国比亚迪的工厂会看到机器人到处都是,这个使用率真的非常之高,所以我觉得机器人的使用将会在全球越来越多,”芒格说,“但我自己对于其中这样一些炒作是感到有一些困惑的,特别是像人工智能,我觉得现在用人其实挺好的。”

巴菲特也认为,新技术能可以改变整个全球的面貌,却改变不了我们人的想法和行为。在投资上,他更相信人的判断。“我觉得人工智能中没有任何一项功能可以取代今天坐在这里的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后者主管伯克希尔的保险业务。

此外,巴菲特与微软创始人盖茨关系紧密,但他并未大举投资微软。“比尔盖茨之前把我带去看他们最新的技术,可能还不是最新的版本,这可比我想象中进步快多了。”但即便如此,巴菲特仍认为AI目前还比不上人类,“AI可以做非常多的事情,但它不能讲笑话。”巴菲特说。

在科技公司中,巴菲特目前只钟情于一家——苹果。苹果目前是伯克希尔的第一大重仓股,其CEO蒂姆·库克也出席了股东大会。

问答环节,巴菲特也毫不掩饰对苹果的喜爱。“如果让消费者在手机和汽车中二选一,他们会果断丢掉汽车,所以苹果跟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是无与伦比的。”

03

巴菲特的这种态度并不难理解,他的担忧也不意味着不看好AI技术的前景,毕竟苹果也是科技创新的产物。以合适的价格买到高确定性的生意,是巴菲特的投资策略,正因如此,苹果正合他的口味。

巴菲特在问答环节提到了他看好苹果的原因,一是与消费者紧密相连,二是它不断回购自己的股票,前者使业绩稳定增长,后者则使得股票不断增值。苹果的回购使得流通股不断减少,在没有大笔增持的情况下,巴菲特的持股比例上升至5.8%。

而今年一季度,在消费电子行业整体低迷的情况下,苹果营收净利润虽双双下滑,但核心硬件产品IPhone销量逆势上涨。此外,苹果董事会还批准了9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并调高了季度股息,这意味着本季度仅股息一项,巴菲特就能从苹果进账逾2亿美元。

实际上,巴菲特对苹果的偏爱,也是最近几年的事。2012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认为投资IBM的风险比投资谷歌和苹果应该要低一些,“苹果还没达到让我购买(股票)的那种认可程度,但我不会看空它。”巴菲特说。

但到了2016年,苹果的商业策略趋于稳定且价格合适,巴菲特看准时机成功“抄底”。可以说如果没有对苹果的成功投资,巴菲特的“股神”传奇或许很难延续至今。

在巴菲特看来,当下的人工智能赛道或许和当初的消费电子行业一样,存在一定风险,缺乏成熟稳定、适合价值投资的标的,更适合VC、PE竞逐。对于巴菲特来说,特斯拉或许都比AI更值得投资,至少前者已经能够稳定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巴菲特还在大会上评价了马斯克。巴菲特赞扬马斯克“是非常出色的企业家,有很多的梦想,而且这些梦想就是他现在所做事情的基础”。但巴菲特同时表示,马斯克的做法和他的理念不太合,“我觉得疯狂就是形容他最合适的词。”而当下AI行业的疯狂程度,比马斯克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对于AI的长期走势,巴菲特仍然相对乐观。“人工智能发明的初衷是好的,我们应该去接受它、应对它、使用它。”巴菲特说。

假如有一天,AI赛道跑出一家苹果这样的公司,巴菲特或许也会躬身入局,但考虑到其92岁的高龄,这样的场景大概率难以成为现实。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沃伦·巴菲特

  • 巴菲特一季度卖了1.16亿股苹果
  • 巴菲特“点灯”:怀念伯克希尔的设计师芒格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巴菲特给AI泼了盆冷水

苹果才是真爱。

文|盒饭财经 刘星志

编辑|王靖

北京时间5月6日晚间,被称为“投资界春晚”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问答环节如期举行。约五个半小时的问答中,92岁的“股神”巴菲特和其搭档——99岁的芒格回答了投资者近50个问题。

这次股东大会颇为特殊。一方面,巴菲特和芒格年龄加起来已经191岁,两人的“二人转”看一次少一次;另一方面,中小银行危机席卷全美,生成式AI引发的蝴蝶效应从硅谷吹到好莱坞。金融危机与AI冲击并行的背景下,投资者从未如此渴望聆听“奥马哈先知”的“圣谕”。

对于银行业危机,巴菲特认为普通人无需过度担忧。“我觉得储户不会丢掉他们的钱,但是银行高管们该受到处罚、该丢点钱。”巴菲特说。

但他同时认为,作为投资者应该谨慎持有银行。“2008年当时的动荡改变了一切,所以我们对这种现象、对拥有银行也是保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相比对投资银行的谨慎,巴菲特对AI则直接表示了否定。“AI可以做很多事,但它不会讲笑话。”巴菲特说。而对于AI当下的迅猛发展,巴菲特反而觉得有些担忧,因为他觉得人类“没有办法去完全掌控它”。

巴菲特对投资AI兴趣不大,但对同属科技行业的苹果却赞不绝口,甚至直言自己两年前卖掉一小部分苹果股票的行为“很是愚蠢”。

投资苹果是巴菲特近年来最重要的决定之一。2016年以来,巴菲特陆续投入逾360亿美元建仓苹果,目前这部分股票市值超过1500亿美元,几乎占据伯克希尔持有股票市值的一半。

巧合的是,在如火如荼的AIGC浪潮里,苹果的态度和巴菲特一样,十分冷淡。近日的苹果财报电话会上,对于AI产品开发路线图,库克称暂时不做评价。

实际上,结合巴菲特目前的年纪以及过往投资风格,其站在AI对立面并不让人意外,他的这一怀疑态度甚至已经被AI预判。

“作为一个投资大佬,巴菲特一直以来都以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著称。对于当下的人工智能技术,他的评价或许会相对谨慎。”当我们询问巴菲特会如何看待人工智能技术时,基于GPT-3技术的Notion AI答道。

01

股东大会开场,巴菲特简单回顾了伯克希尔今年一季度的业绩。

今年一季度,伯克希尔营收853.93亿美元,同比增长20.5%;净利润355亿美元,同比暴增536%,其中投资和衍生品收益为347.58亿美元,去年同期亏损19.78亿美元。

相比波动剧烈的净利润,巴菲特更希望股东关注营业利润。今年一季度,得益于保险业务大幅反弹,伯克希尔包括全资子公司利润在内的经营利润80.65亿美元,同比增长12%。

但巴菲特同时警告称,由于过去六个月的经济低迷,大多数业务今年的盈利将低于去年。“过去这几个月公司都经历了很多波动,这是二战以来最厉害的一次,”巴菲特说,“我们很多经理人对于这种情况感觉到比较惊讶,说存货怎么会一下子那么多。”

而随后的问答环节,第一个问题就与当下的中小银行危机有关。投资者询问巴菲特如何评价硅谷银行事件,巴菲特表示,如果硅谷银行的存款没有得到担保,那将产生灾难性影响;无法想象任何人会允许美国不提高债务上限并冒着破坏世界金融体系的风险违约。

但在后续问答中,巴菲特对局势表达了谨慎乐观,他认为普通储户无需过度担忧银行业问题。巴菲特举例说,自己的父亲在大萧条之初由于银行挤兑失去了工作,而由于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存在,现在的普通人不必担忧银行存款的问题。

尽管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为所有存款支付100%的保险,人们仍近乎疯狂地感到担忧,巴菲特认为这种现象不应发生。“政治家、机构和媒体在传递信息方面做得非常糟糕。”

但另一方面,巴菲特提醒投资者谨慎持有银行,芒格则直接指出,现在的银行“做得越来越像投资银行一样,投机、赌博。”

去年四季度,巴菲特几乎清仓了手中的银行股,其中不乏持有了数十年的合众银行、付过银行,目前,巴菲特重仓的银行股只剩下美国银行一支。

伯克希尔的现金储备向来是市场的晴雨表,年初以来,伯克希尔现金储备增加20亿美元,至1306亿美元。此外,今年一季度,巴菲特卖出132亿美元股票,仅买入28亿美元。这意味着,不论是银行业还是整个市场,不确定性只增不减。

02

银行危机以外,投资者关注的另一大议题是AI。

去年底开始,ChatGPT引发的蝴蝶效应正席卷全球。一方面,人们对相关公司投资热情暴涨,微软股价在半年时间里上涨5成,芯片供应商英伟达股价则直接翻倍;另一方面,其他行业从业者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好莱坞编剧十五年来首次大罢工。

这场技术变革中,狂欢与焦虑并存,投资者迫切希望经历过数次科技变革的“股神”能为其拨云见日。

对此,率先发言的是芒格,他先是肯定了新技术的重要性,但对当下的AI热潮表示怀疑。“你如果去到中国比亚迪的工厂会看到机器人到处都是,这个使用率真的非常之高,所以我觉得机器人的使用将会在全球越来越多,”芒格说,“但我自己对于其中这样一些炒作是感到有一些困惑的,特别是像人工智能,我觉得现在用人其实挺好的。”

巴菲特也认为,新技术能可以改变整个全球的面貌,却改变不了我们人的想法和行为。在投资上,他更相信人的判断。“我觉得人工智能中没有任何一项功能可以取代今天坐在这里的阿吉特·贾恩(Ajit Jain)。”后者主管伯克希尔的保险业务。

此外,巴菲特与微软创始人盖茨关系紧密,但他并未大举投资微软。“比尔盖茨之前把我带去看他们最新的技术,可能还不是最新的版本,这可比我想象中进步快多了。”但即便如此,巴菲特仍认为AI目前还比不上人类,“AI可以做非常多的事情,但它不能讲笑话。”巴菲特说。

在科技公司中,巴菲特目前只钟情于一家——苹果。苹果目前是伯克希尔的第一大重仓股,其CEO蒂姆·库克也出席了股东大会。

问答环节,巴菲特也毫不掩饰对苹果的喜爱。“如果让消费者在手机和汽车中二选一,他们会果断丢掉汽车,所以苹果跟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是无与伦比的。”

03

巴菲特的这种态度并不难理解,他的担忧也不意味着不看好AI技术的前景,毕竟苹果也是科技创新的产物。以合适的价格买到高确定性的生意,是巴菲特的投资策略,正因如此,苹果正合他的口味。

巴菲特在问答环节提到了他看好苹果的原因,一是与消费者紧密相连,二是它不断回购自己的股票,前者使业绩稳定增长,后者则使得股票不断增值。苹果的回购使得流通股不断减少,在没有大笔增持的情况下,巴菲特的持股比例上升至5.8%。

而今年一季度,在消费电子行业整体低迷的情况下,苹果营收净利润虽双双下滑,但核心硬件产品IPhone销量逆势上涨。此外,苹果董事会还批准了9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并调高了季度股息,这意味着本季度仅股息一项,巴菲特就能从苹果进账逾2亿美元。

实际上,巴菲特对苹果的偏爱,也是最近几年的事。2012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认为投资IBM的风险比投资谷歌和苹果应该要低一些,“苹果还没达到让我购买(股票)的那种认可程度,但我不会看空它。”巴菲特说。

但到了2016年,苹果的商业策略趋于稳定且价格合适,巴菲特看准时机成功“抄底”。可以说如果没有对苹果的成功投资,巴菲特的“股神”传奇或许很难延续至今。

在巴菲特看来,当下的人工智能赛道或许和当初的消费电子行业一样,存在一定风险,缺乏成熟稳定、适合价值投资的标的,更适合VC、PE竞逐。对于巴菲特来说,特斯拉或许都比AI更值得投资,至少前者已经能够稳定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巴菲特还在大会上评价了马斯克。巴菲特赞扬马斯克“是非常出色的企业家,有很多的梦想,而且这些梦想就是他现在所做事情的基础”。但巴菲特同时表示,马斯克的做法和他的理念不太合,“我觉得疯狂就是形容他最合适的词。”而当下AI行业的疯狂程度,比马斯克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对于AI的长期走势,巴菲特仍然相对乐观。“人工智能发明的初衷是好的,我们应该去接受它、应对它、使用它。”巴菲特说。

假如有一天,AI赛道跑出一家苹果这样的公司,巴菲特或许也会躬身入局,但考虑到其92岁的高龄,这样的场景大概率难以成为现实。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