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最近,巴菲特又赚了2000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最近,巴菲特又赚了2000亿

任何人生都逃不过退场这一幕。

文|投资界PEdaily

依旧是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昨晚,美国的奥马哈当地时间9时15分(北京时间22时15分),巴菲特和他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如约出现,将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推上高潮。

今年,巴菲特已经93岁,而芒格已经99岁高龄。在5个多小时的问答环节中,他们谈笑自如,关于银行暴雷,关于人工智能,关于马斯克,关于中国,关于日本股票,话题信手拈来,云淡风轻。

现场金句频出,这里摘选了部分精华:

1、最好的防御就是你自己的赚钱能力。

2、要习惯未来赚的钱不会比以前多。

3、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从事财富管理对文明是有害的,我们不需要那么多财富管理经理。因为有他们,这个世界变得很疯狂。

4、其他人做蠢事,其实就是给了你投资机会。

5、现金不是垃圾。

6、两年前,我卖掉苹果的部分股票是一个愚蠢的行为。

7、大多数人在投资股票时,总认为要进行大规模的分散投资。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须知道发现一个有潜力公司的机会并不容易。

5小时说了什么?

“抱歉,要习惯未来少赚钱。”

硅谷银行倒闭成为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

对此,巴菲特表示“非常惨痛”。他提出,在硅谷银行倒闭后,监管机构必须做出赔偿所有储户的决定,否则可能会损害全球金融体系,“如果硅谷银行的存款没有得到担保,那将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这一次,巴菲特给了银行问题很多回答时间。在此之前,他曾投资过美国银行、花旗等多家银行,但在疫情后进行了大幅减持,如今只剩下美国银行还在重仓。

“过去的几个月仍然让我出乎意料。”谈到银行业在过去一段时间恐慌的传染,巴菲特认为,如果人们担心银行存款的安全,经济就无法运行,尽管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为所有存款支付100%的保险,人们仍以各种疯狂的方式感到担忧,这是不应该的。

“这些银行家都想变富的话,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好事。”芒格补充说,“银行的人应该是工程师,而不应该想着变得富有,如果他们只受变富想法的驱使,就会不停地犯错。”

银行问题之后,最为有趣的还是巴菲特与芒格对人工智能的看法。从去年年底至今,ChatGPT在全球掀起热潮,面对AI的发展以及对人类的影响,芒格以中国比亚迪举例,直言机器人遍地都是,之后也会越来越多,但对如今的炒作感到困惑。

巴菲特则更为直接,“我认为人工智能中没有任何一项功能可以取代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阿吉特·吉恩。”他开起了玩笑。

但巴菲特也承认,如今AI的发展比他想象中快多了,人工智能可以做很多事,这反而让他更加担忧,因为人类没有办法完全掌控它。人类发明AI的初衷是好的,就像爱因斯塔当年评价原子弹一样,而在“在未来200年的时间里,我们没有选择,必须去接受它、应对它、使用它。”

其中,巴菲特对AI看法的最后一句话引人深思——“AI可以改变全球面貌,却不能改变我们人的想法和行为。”

马斯克也出现在了现场观众的问题中。芒格曾说过,“想要去雇一个智商120到130的人,而不是智商150,却觉得自己有170的人”,这被人怀疑意指马斯克。当被问及“马斯克是否高估了自己?”芒格直言,“我觉得马斯克还是高估了自己。”

现场瞬间一片笑声。

不过他又补充说,“但是他(马斯克)真的非常聪明。即使高估自己,他仍然是很有才能的人。”巴菲特表示,“我们玩玩游戏,而他是在做大事。他所做的一切需要胆量和魄力,甚至有一些疯狂,我觉得疯狂就是形容他最合适的词。他要去实现一些不可能的任务,但是我们要去做的话,会是一种折磨。”

此外,国内外频频暴雷的商业地产事件也引发了讨论。伯克希尔虽然没有在房地产上活跃,但巴菲特对房地产仍然抱有乐观看法,“我觉得我们会度过这场危机。”他解释说,因为有可能有不同的人出现,“这些楼已经建好,不会离开,但是楼的所有者会变。”

面对国际地缘政治话题,巴菲特的态度十分鲜明,“中国是最大的产品供应商,制造两个国家冲突的行为是很愚蠢的。”他提出“要跟中国搞好关系,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安全性和创意。”

期间,巴菲特和芒格还对曾投资过的保险、铁路、半导体、消费等公司发表了看法,面对新技术和新的经济环境影响的当下,“我们要习惯未来赚的钱不会比以前多。”但他始终认为,世界一直在改变,汽车,飞机,能源等等,许多新事物永远在发生,这会产生更多投资机会。

他们又赚了2000多亿

不知不觉,离巴菲特首次参加股东大会已经60周年了。

从1962年开始,巴菲特逐步买入一家濒临破产的纺织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1964年,巴菲特正式上任伯克希尔总裁,也就是在这一年, 34岁的巴菲特第一次参加伯克希尔的股东大会,并将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

随着“股神”的投资经历家喻户晓,投资者争相了解巴菲特对当下经济和投资的看法,而这样的机会,一次是在他为伯克希尔股东所写的致股东信中;还有一次就是公司股东大会上的提问。因此每年5月,全球投资者都来赴这场奥马哈的朝圣之旅。

岁月变迁,会场上,巴菲特和芒格两位最佳搭档已经白发苍苍,但话语间依然轻松活跃。会议之初,巴菲特照例介绍了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度的盈利情况。

具体来看,伯克希尔第一季度营收853.9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08.43亿美元;净利润355.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00亿元),去年同期为55.8亿美元。此外,第一季度投资和衍生品收益暴增至347.58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亏损19.78亿美元;一季度营业利润为80.6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71.6亿美元增长了12.6%。

从持仓情况,我们可以一窥股神当下的投资倾向。2022年,苹果仍然是伯克希尔的第一重仓股,占整个投资组合的38.9%。相较2021年第四季度,伯克希尔对苹果公司的持仓金额增至1163.1亿美元。其次为美国银行、雪佛龙和可口可乐。

有趣的是,此次谈到苹果在伯克希尔的持仓,巴菲特直言,苹果跟消费者之间的密切关系是无与伦比的。“很多消费者愿意花1500美金去买这样一个电话,有人也可能会花3.5万才会去买第二辆车;但是如果让他们选择放弃手机还是汽车,他们会放弃自己的汽车。”对此,巴菲特也坦然承认,当初卖掉苹果的部分股票是一个愚蠢的行为。

从伯克希尔去年持股增加最多的五家企业来看,分别为西方石油、雪佛龙、惠普、派拉蒙、花旗公司,其中4家企业为2022年新仓。西方石油、雪佛龙两只能源股票也是加仓最多的两大股票。而相比之下,巴菲特对信息科技、金融股票减持金额最多,持仓金额分别减少398亿美元和231亿美元。

至于日本,巴菲特刚刚打了精彩一仗。众所周知,此前日本利息非常低,巴菲特趁势在日本市场上发了日元债券,用来买了日本五大商社的股票,资金成本极低。短短几年时间,他没有用到自己的资金就赚到了一倍左右回报。

如今,巴菲特和芒格管理着5008亿美元的资产,”面对未来,不管对市场还是商业前景,我们都没有很明确的态度。”巴菲特直言。尽管疫情和经济环境带来的不确定性还存在,但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仍然乐观。

93岁,巴菲特还没有退休

一年添一岁,伯克希尔由谁来继承,这几年一直是股东大会上必问的问题。针对投资者关心的接班人事宜,巴菲特指出,“阿贝尔一定会继承我的工作,他还会与贾恩一起协商,做最后的决策”。

格雷格·阿贝尔出生于1962年,在加拿大埃德蒙顿长大,以前曾是一名冰球选手。1984年,阿贝尔从阿尔伯塔大学毕业后,在埃德蒙德的普华永道分部工作,后来去往旧金山办公室。1999年,伯克希尔收购了中美能源,而阿贝尔在2008年成为了中美能源的首席执行官。

今年阿贝尔已经61岁了,如果在别的公司,他或许已经到了要退休年龄,但在伯克希尔这个特殊的公司,61岁还是一个黄金年龄。“他用一种传统方式来运营公司,没有改变一个体系,而是去改善一个体系。”巴菲特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

伯克希尔的另一位副董事长阿吉特·吉恩同样跟随巴菲特多年。巴菲特至今依然记得,他是在1986年的一个星期六遇到阿吉特,两人相谈甚欢,此后股神就雇佣了阿吉特。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直言,“阿吉特是全球十大最佳保险经理之一,而且是独一无二的人”。

这一次提到传承,巴菲特说得更加深入。他表示,公司传承在执行上并不是这么简单。管理伯克希尔不仅需要现在的五个下一代领导人,还要更多有能力的人,每一个公司的情况都不一样。

谈及接班后的问题,巴菲特和芒格都充满信心。“伯克希尔相比于美国其它企业,在未来12-15年仍是资产占比更大的企业。这会给阿贝特他们留下不菲的‘遗产’,但不太担心他们会滥用这些资金,导致伯克希尔的消亡。”

在巴菲特管理公司的数十年里,早已形成了特有的企业文化,有业内人士曾在此次大会前分析,即便没有巴菲特本人,伯克希尔也将会100%延续巴菲特的风格。正如此次巴菲特在一个遗嘱继承问题里的回答——“家长的行为、特质和价值才是最好的老师,遗嘱应该和家庭的价值挂钩,才能让孩子传承这一价值,并合理继承财产。”

谈到如何避免在投资和生活中犯下重大错误的问题,巴菲特说,“写下你的讣告,然后尝试过上实现你所写的人生,不要犯投资错误让自己退出游戏。

时至今日,巴菲特的投资理念、投资风格都十分明显,每年的演讲与答疑也都与此前一脉相承,但依然有大量的人前往奥马哈。有人说:“是否在个股建议上有信息增量已经不重要了,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就是想听听他讲话。”

任何人生都逃不过退场这一幕。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沃伦·巴菲特

  • 990万,周鸿祎要学巴菲特“布道”,接盘者是“冤大头”吗?
  • 巴菲特的“加时赛”:连续四年蝉联美国最慷慨的富豪榜榜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最近,巴菲特又赚了2000亿

任何人生都逃不过退场这一幕。

文|投资界PEdaily

依旧是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昨晚,美国的奥马哈当地时间9时15分(北京时间22时15分),巴菲特和他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如约出现,将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推上高潮。

今年,巴菲特已经93岁,而芒格已经99岁高龄。在5个多小时的问答环节中,他们谈笑自如,关于银行暴雷,关于人工智能,关于马斯克,关于中国,关于日本股票,话题信手拈来,云淡风轻。

现场金句频出,这里摘选了部分精华:

1、最好的防御就是你自己的赚钱能力。

2、要习惯未来赚的钱不会比以前多。

3、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从事财富管理对文明是有害的,我们不需要那么多财富管理经理。因为有他们,这个世界变得很疯狂。

4、其他人做蠢事,其实就是给了你投资机会。

5、现金不是垃圾。

6、两年前,我卖掉苹果的部分股票是一个愚蠢的行为。

7、大多数人在投资股票时,总认为要进行大规模的分散投资。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须知道发现一个有潜力公司的机会并不容易。

5小时说了什么?

“抱歉,要习惯未来少赚钱。”

硅谷银行倒闭成为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

对此,巴菲特表示“非常惨痛”。他提出,在硅谷银行倒闭后,监管机构必须做出赔偿所有储户的决定,否则可能会损害全球金融体系,“如果硅谷银行的存款没有得到担保,那将产生灾难性的影响。”

这一次,巴菲特给了银行问题很多回答时间。在此之前,他曾投资过美国银行、花旗等多家银行,但在疫情后进行了大幅减持,如今只剩下美国银行还在重仓。

“过去的几个月仍然让我出乎意料。”谈到银行业在过去一段时间恐慌的传染,巴菲特认为,如果人们担心银行存款的安全,经济就无法运行,尽管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为所有存款支付100%的保险,人们仍以各种疯狂的方式感到担忧,这是不应该的。

“这些银行家都想变富的话,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好事。”芒格补充说,“银行的人应该是工程师,而不应该想着变得富有,如果他们只受变富想法的驱使,就会不停地犯错。”

银行问题之后,最为有趣的还是巴菲特与芒格对人工智能的看法。从去年年底至今,ChatGPT在全球掀起热潮,面对AI的发展以及对人类的影响,芒格以中国比亚迪举例,直言机器人遍地都是,之后也会越来越多,但对如今的炒作感到困惑。

巴菲特则更为直接,“我认为人工智能中没有任何一项功能可以取代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阿吉特·吉恩。”他开起了玩笑。

但巴菲特也承认,如今AI的发展比他想象中快多了,人工智能可以做很多事,这反而让他更加担忧,因为人类没有办法完全掌控它。人类发明AI的初衷是好的,就像爱因斯塔当年评价原子弹一样,而在“在未来200年的时间里,我们没有选择,必须去接受它、应对它、使用它。”

其中,巴菲特对AI看法的最后一句话引人深思——“AI可以改变全球面貌,却不能改变我们人的想法和行为。”

马斯克也出现在了现场观众的问题中。芒格曾说过,“想要去雇一个智商120到130的人,而不是智商150,却觉得自己有170的人”,这被人怀疑意指马斯克。当被问及“马斯克是否高估了自己?”芒格直言,“我觉得马斯克还是高估了自己。”

现场瞬间一片笑声。

不过他又补充说,“但是他(马斯克)真的非常聪明。即使高估自己,他仍然是很有才能的人。”巴菲特表示,“我们玩玩游戏,而他是在做大事。他所做的一切需要胆量和魄力,甚至有一些疯狂,我觉得疯狂就是形容他最合适的词。他要去实现一些不可能的任务,但是我们要去做的话,会是一种折磨。”

此外,国内外频频暴雷的商业地产事件也引发了讨论。伯克希尔虽然没有在房地产上活跃,但巴菲特对房地产仍然抱有乐观看法,“我觉得我们会度过这场危机。”他解释说,因为有可能有不同的人出现,“这些楼已经建好,不会离开,但是楼的所有者会变。”

面对国际地缘政治话题,巴菲特的态度十分鲜明,“中国是最大的产品供应商,制造两个国家冲突的行为是很愚蠢的。”他提出“要跟中国搞好关系,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安全性和创意。”

期间,巴菲特和芒格还对曾投资过的保险、铁路、半导体、消费等公司发表了看法,面对新技术和新的经济环境影响的当下,“我们要习惯未来赚的钱不会比以前多。”但他始终认为,世界一直在改变,汽车,飞机,能源等等,许多新事物永远在发生,这会产生更多投资机会。

他们又赚了2000多亿

不知不觉,离巴菲特首次参加股东大会已经60周年了。

从1962年开始,巴菲特逐步买入一家濒临破产的纺织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1964年,巴菲特正式上任伯克希尔总裁,也就是在这一年, 34岁的巴菲特第一次参加伯克希尔的股东大会,并将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

随着“股神”的投资经历家喻户晓,投资者争相了解巴菲特对当下经济和投资的看法,而这样的机会,一次是在他为伯克希尔股东所写的致股东信中;还有一次就是公司股东大会上的提问。因此每年5月,全球投资者都来赴这场奥马哈的朝圣之旅。

岁月变迁,会场上,巴菲特和芒格两位最佳搭档已经白发苍苍,但话语间依然轻松活跃。会议之初,巴菲特照例介绍了伯克希尔·哈撒韦一季度的盈利情况。

具体来看,伯克希尔第一季度营收853.9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08.43亿美元;净利润355.0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00亿元),去年同期为55.8亿美元。此外,第一季度投资和衍生品收益暴增至347.58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亏损19.78亿美元;一季度营业利润为80.65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71.6亿美元增长了12.6%。

从持仓情况,我们可以一窥股神当下的投资倾向。2022年,苹果仍然是伯克希尔的第一重仓股,占整个投资组合的38.9%。相较2021年第四季度,伯克希尔对苹果公司的持仓金额增至1163.1亿美元。其次为美国银行、雪佛龙和可口可乐。

有趣的是,此次谈到苹果在伯克希尔的持仓,巴菲特直言,苹果跟消费者之间的密切关系是无与伦比的。“很多消费者愿意花1500美金去买这样一个电话,有人也可能会花3.5万才会去买第二辆车;但是如果让他们选择放弃手机还是汽车,他们会放弃自己的汽车。”对此,巴菲特也坦然承认,当初卖掉苹果的部分股票是一个愚蠢的行为。

从伯克希尔去年持股增加最多的五家企业来看,分别为西方石油、雪佛龙、惠普、派拉蒙、花旗公司,其中4家企业为2022年新仓。西方石油、雪佛龙两只能源股票也是加仓最多的两大股票。而相比之下,巴菲特对信息科技、金融股票减持金额最多,持仓金额分别减少398亿美元和231亿美元。

至于日本,巴菲特刚刚打了精彩一仗。众所周知,此前日本利息非常低,巴菲特趁势在日本市场上发了日元债券,用来买了日本五大商社的股票,资金成本极低。短短几年时间,他没有用到自己的资金就赚到了一倍左右回报。

如今,巴菲特和芒格管理着5008亿美元的资产,”面对未来,不管对市场还是商业前景,我们都没有很明确的态度。”巴菲特直言。尽管疫情和经济环境带来的不确定性还存在,但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仍然乐观。

93岁,巴菲特还没有退休

一年添一岁,伯克希尔由谁来继承,这几年一直是股东大会上必问的问题。针对投资者关心的接班人事宜,巴菲特指出,“阿贝尔一定会继承我的工作,他还会与贾恩一起协商,做最后的决策”。

格雷格·阿贝尔出生于1962年,在加拿大埃德蒙顿长大,以前曾是一名冰球选手。1984年,阿贝尔从阿尔伯塔大学毕业后,在埃德蒙德的普华永道分部工作,后来去往旧金山办公室。1999年,伯克希尔收购了中美能源,而阿贝尔在2008年成为了中美能源的首席执行官。

今年阿贝尔已经61岁了,如果在别的公司,他或许已经到了要退休年龄,但在伯克希尔这个特殊的公司,61岁还是一个黄金年龄。“他用一种传统方式来运营公司,没有改变一个体系,而是去改善一个体系。”巴菲特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

伯克希尔的另一位副董事长阿吉特·吉恩同样跟随巴菲特多年。巴菲特至今依然记得,他是在1986年的一个星期六遇到阿吉特,两人相谈甚欢,此后股神就雇佣了阿吉特。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直言,“阿吉特是全球十大最佳保险经理之一,而且是独一无二的人”。

这一次提到传承,巴菲特说得更加深入。他表示,公司传承在执行上并不是这么简单。管理伯克希尔不仅需要现在的五个下一代领导人,还要更多有能力的人,每一个公司的情况都不一样。

谈及接班后的问题,巴菲特和芒格都充满信心。“伯克希尔相比于美国其它企业,在未来12-15年仍是资产占比更大的企业。这会给阿贝特他们留下不菲的‘遗产’,但不太担心他们会滥用这些资金,导致伯克希尔的消亡。”

在巴菲特管理公司的数十年里,早已形成了特有的企业文化,有业内人士曾在此次大会前分析,即便没有巴菲特本人,伯克希尔也将会100%延续巴菲特的风格。正如此次巴菲特在一个遗嘱继承问题里的回答——“家长的行为、特质和价值才是最好的老师,遗嘱应该和家庭的价值挂钩,才能让孩子传承这一价值,并合理继承财产。”

谈到如何避免在投资和生活中犯下重大错误的问题,巴菲特说,“写下你的讣告,然后尝试过上实现你所写的人生,不要犯投资错误让自己退出游戏。

时至今日,巴菲特的投资理念、投资风格都十分明显,每年的演讲与答疑也都与此前一脉相承,但依然有大量的人前往奥马哈。有人说:“是否在个股建议上有信息增量已经不重要了,一年一度的股东大会,就是想听听他讲话。”

任何人生都逃不过退场这一幕。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