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巴菲特的关键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巴菲特的关键点

老派智慧的魅力。

文|市值观察  大师兄

编辑|小市妹

上个周末,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吸引了数万名投资者涌入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小城奥马哈。

巴菲特今年已经93岁,芒格99岁,两位仍在一线的投资大佬,依然拥有充沛的精力和卓越的智慧。虽然去年业绩不佳,今年也没有回答完60个问题,但是股神仍然表达了不会退休躺平的决心:

“明年再战!”

巴菲特的底气

过去一年,美股经历了腥风血雨,标普500指数全年暴跌19.44%,创下了2009年以来最大年度跌幅。

即使股神加持的伯克希尔,也难逃亏损的境地。2022年,伯克希尔营收3020.89亿美元,同比增长9.37%;归属公司股东的净亏损228.19亿美元,上一年为净利润897.95亿美元。

投资损失无疑是伯克希尔亏损的主要原因,由于美股大跌,公司去年投资亏损了536.12亿美元。尽管巴菲特去年大举买入了西方石油和雪佛龙等石油股,为其带来了丰厚利润,但是第一大重仓股苹果在2022年大跌了26.49%,给伯克希尔带来的损失超过300亿美元,拖累了公司业绩。

值得一提的是,业绩亏损并没有影响股价。伯克希尔去年小幅上涨4%,大幅跑赢美股大盘,成为美股市值前五中唯一逆势上涨的公司。投资者对于巴菲特掌舵的公司,显然仍充满信心。

▲伯克希尔年线图,来源:同花顺

投资者的信心,来自伯克希尔过往在美股市场的优异表现。

2022年年报显示,伯克希尔哈撒韦-A从1965年到2022年的58年间,累计涨幅约3.79万倍,相当于年化收益19.8%;同期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约247倍,年化收益9.9%。

遭遇投资亏损的巴菲特,也有足够的底气笑看风云。

事实上,股神从来不只是靠投资赚钱,伯克希尔也不仅是一家股权投资公司,保险、能源等庞大的实体业务,才是伯克希尔的基石。若撇开投资亏损,伯克希尔去年的营运利润高达307.93亿美元,同比增长12.2%,创下历来新高。

正是保险等稳定盈利的业务带来的充裕而低成本的现金流,以及理性的仓位控制,成为股神面对资本寒冬的底气。

数据显示,伯克希尔2022年底持有现金1286亿美元,今年一季度继续增长至1306亿。作为公司重要的投资弹药库,2022年伯克希尔的保险浮存金高达1640亿美元,自1976年以来增长了8000倍。

有了充裕的现金,巴菲特就能在市场恐慌性下跌时从容入场,获得廉价的筹码。

2022年,伯克希尔净买入了340亿美元的股票,而在疫情前两年的2020年和2021年,伯克希尔在股票上是净卖出。

与此同时,伯克希尔去年还合计回购了自家公司股份约78亿美元,2023年一季度,公司再度回购了44亿美元股票,创下近2年来的最大单季度回购金额。

低位吸筹已经有了收获。今年一季度,伯克希尔净利润355亿美元,其中投资和衍生品收益高达347亿,去年暴跌的苹果,今年大涨了33.8%,几乎完全收复了去年的损失。

老派智慧的魅力

在凶险的投资市场纵横数十年,巴菲特阅尽千帆,传统而保守,是老派智慧的典型代表。

他清醒地认识到技术的狭隘和人类的局限,崇尚简单之美,对复杂而充满风险的投资领域深恶痛绝敬而远之。

截至2022年底,伯克希尔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苹果、美国银行、雪佛龙、可口可乐、美国运通、西方石油、卡夫亨氏、穆迪、美国合众银行和比亚迪,前10大重仓股合计持股市值占比高达88.98%。股神的绝大部分投资,都集中在消费电子、银行、食品饮料和能源等商业模式简单的传统消费领域。

巴菲特从不避讳自己的无知和错误,也不担心错过时代的风口,始终把精力放在自己最有把握的领域。

在今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说,在对伯克希尔58年的管理中,我的大多数资本配置决策并不算好,总共大约有十几个真正好的决策就创造了伯克希尔的奇迹,大约每五年一个。

巴菲特还谈到了两个著名案例: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

1987-1994年,伯克希尔花费13亿美金买入了4亿股可口可乐,到2022年底,这笔投资的市值变成了250亿美金,光股息分红收入就累计高达100.9亿美元。

1995年,伯克希尔同样花费13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运通,如今市值变成了220亿美金,27年来的累计股息收入超过40亿美元。

询问巴芒对新事情的看法,是每年股东大会的保留节目。在投资者问答环节,巴菲特的老派智慧仍然充满魅力。

关于银行业风险,持有较多仓位的巴菲特保持了高度的警惕心,他认为衍生品和杠杆交易是风险的根源。

“我太守旧了,我更喜欢银行不做投资银行业务”。

关于加密货币。巴菲特仍然是嗤之以鼻,他认为加密货币成为法定货币纯属天方夜谭。

谈到人工智能时,巴菲特再次表现出老派保守者的态度。在股神看来,人工智能进步很快,但是不能消除人性的恐惧和贪婪,难以帮助人们在投资市场理性决策:

“AI可能会改变世界上的很多东西,但无法改变人类的思想和行为。”

谈到马斯克,巴菲特说,钢铁侠确实做了改变世界的重要工作,但是他的疯狂对自己和芒格是一种折磨。

从股东利益出发,股神显然更愿意找到容易跨越的一英尺栏杆,而不是为风险巨大的梦想买单。

“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老派的巴菲特,显然深谙古老东方智慧的精髓。

绝世拍档

每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人们关注更多的显然是巴菲特,作为伯克希尔副董事长,芒格通常较少发言。

每次巴菲特滔滔不绝的回答完问题,会转头问芒格的看法,你认为呢?

芒格的回答往往是,I have nothing to add(我没有什么要补充)。

芒格的低调,让外界低估了他对伯克希尔的重要性,也忽视了他对巴菲特的巨大影响。

今年股东会上,巴菲特将芒格称为伯克希尔的查尔斯国王,是自己最好的搭档。

在巴菲特看来,创业和投资成功的秘诀之一就是,“找到一个非常聪明的高级合作伙伴——最好比你年长一点,并认真地听取他的意见。”

认识芒格之前,巴菲特一直是格雷厄姆烟蒂股投资的忠实信徒,喜欢以极便宜的价格买入被市场抛弃的股票,然后在价格回归正常后卖出获利。

芒格告诉巴菲特,烟蒂股之所以便宜,大都是基本面存在重大瑕疵的公司,烟蒂投资就仿佛不断寻找不靠谱的合作伙伴,和他们合作一次后就绝交,再重新寻找下一拨目标。

这样的投资,你需要时刻关注对方会不会暴雷,便宜的价格看似提供了安全边际,其实蕴藏着很大的风险。

真正长久而伟大的投资,不是只买便宜的股票,而是要学会辨别什么是容易持续的好生意,要用合适的价格去投资一家真正优秀的、不需要过多操心其基本面变化的公司,并且长期持有,最好是永远都不需要卖出,通过分红就能回收成本。

在巴菲特看来,正是芒格的思想,拓展了他的投资视野和风险意识,让他实现了从猿到人的进化。

芒格带给巴菲特的全新投资思维,在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得到了充分体现,而对苹果的投资,则是这种投资思维的极致表现。

2016年,伯克希尔首次买入苹果公司股票的时候,其股价已经经历了巨幅上涨,估值并不便宜,但是苹果独特的商业模式、强势的品牌力和优秀的管理层,吸引了巴菲特。此后其一直不断加仓,累计投入超过300亿美元,在股神投资组合中的持仓占比超过了30%。

截至今年一季度,这笔投资已经为伯克希尔带来了超过1200亿美元的收益,成为巴菲特最成功的一次投资,也是人类二级市场投资史上收益最大的单笔投资。

如今,巴菲特和芒格都已经年过九旬。两人从1959年相识,到现在已经64年;从1962年开始合作,已经61年;从1978年正式成为同事,已经45年。跨越了半个世纪的友谊和共同成长,巴芒二老共同创造了奇迹般的投资业绩,书写了当今世界最伟大的投资传奇。

不管明年还能不能站在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的舞台,他们古老而朴素的投资智慧,仍将激励和滋养着无数处于迷茫中的投资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伯克希尔·哈撒韦

  • 巴菲特一季度卖了1.16亿股苹果
  • “一声查理,一世查理”,多位基金经理畅谈巴菲特股东大会感想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巴菲特的关键点

老派智慧的魅力。

文|市值观察  大师兄

编辑|小市妹

上个周末,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吸引了数万名投资者涌入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小城奥马哈。

巴菲特今年已经93岁,芒格99岁,两位仍在一线的投资大佬,依然拥有充沛的精力和卓越的智慧。虽然去年业绩不佳,今年也没有回答完60个问题,但是股神仍然表达了不会退休躺平的决心:

“明年再战!”

巴菲特的底气

过去一年,美股经历了腥风血雨,标普500指数全年暴跌19.44%,创下了2009年以来最大年度跌幅。

即使股神加持的伯克希尔,也难逃亏损的境地。2022年,伯克希尔营收3020.89亿美元,同比增长9.37%;归属公司股东的净亏损228.19亿美元,上一年为净利润897.95亿美元。

投资损失无疑是伯克希尔亏损的主要原因,由于美股大跌,公司去年投资亏损了536.12亿美元。尽管巴菲特去年大举买入了西方石油和雪佛龙等石油股,为其带来了丰厚利润,但是第一大重仓股苹果在2022年大跌了26.49%,给伯克希尔带来的损失超过300亿美元,拖累了公司业绩。

值得一提的是,业绩亏损并没有影响股价。伯克希尔去年小幅上涨4%,大幅跑赢美股大盘,成为美股市值前五中唯一逆势上涨的公司。投资者对于巴菲特掌舵的公司,显然仍充满信心。

▲伯克希尔年线图,来源:同花顺

投资者的信心,来自伯克希尔过往在美股市场的优异表现。

2022年年报显示,伯克希尔哈撒韦-A从1965年到2022年的58年间,累计涨幅约3.79万倍,相当于年化收益19.8%;同期标普500指数累计上涨约247倍,年化收益9.9%。

遭遇投资亏损的巴菲特,也有足够的底气笑看风云。

事实上,股神从来不只是靠投资赚钱,伯克希尔也不仅是一家股权投资公司,保险、能源等庞大的实体业务,才是伯克希尔的基石。若撇开投资亏损,伯克希尔去年的营运利润高达307.93亿美元,同比增长12.2%,创下历来新高。

正是保险等稳定盈利的业务带来的充裕而低成本的现金流,以及理性的仓位控制,成为股神面对资本寒冬的底气。

数据显示,伯克希尔2022年底持有现金1286亿美元,今年一季度继续增长至1306亿。作为公司重要的投资弹药库,2022年伯克希尔的保险浮存金高达1640亿美元,自1976年以来增长了8000倍。

有了充裕的现金,巴菲特就能在市场恐慌性下跌时从容入场,获得廉价的筹码。

2022年,伯克希尔净买入了340亿美元的股票,而在疫情前两年的2020年和2021年,伯克希尔在股票上是净卖出。

与此同时,伯克希尔去年还合计回购了自家公司股份约78亿美元,2023年一季度,公司再度回购了44亿美元股票,创下近2年来的最大单季度回购金额。

低位吸筹已经有了收获。今年一季度,伯克希尔净利润355亿美元,其中投资和衍生品收益高达347亿,去年暴跌的苹果,今年大涨了33.8%,几乎完全收复了去年的损失。

老派智慧的魅力

在凶险的投资市场纵横数十年,巴菲特阅尽千帆,传统而保守,是老派智慧的典型代表。

他清醒地认识到技术的狭隘和人类的局限,崇尚简单之美,对复杂而充满风险的投资领域深恶痛绝敬而远之。

截至2022年底,伯克希尔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苹果、美国银行、雪佛龙、可口可乐、美国运通、西方石油、卡夫亨氏、穆迪、美国合众银行和比亚迪,前10大重仓股合计持股市值占比高达88.98%。股神的绝大部分投资,都集中在消费电子、银行、食品饮料和能源等商业模式简单的传统消费领域。

巴菲特从不避讳自己的无知和错误,也不担心错过时代的风口,始终把精力放在自己最有把握的领域。

在今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说,在对伯克希尔58年的管理中,我的大多数资本配置决策并不算好,总共大约有十几个真正好的决策就创造了伯克希尔的奇迹,大约每五年一个。

巴菲特还谈到了两个著名案例: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

1987-1994年,伯克希尔花费13亿美金买入了4亿股可口可乐,到2022年底,这笔投资的市值变成了250亿美金,光股息分红收入就累计高达100.9亿美元。

1995年,伯克希尔同样花费13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运通,如今市值变成了220亿美金,27年来的累计股息收入超过40亿美元。

询问巴芒对新事情的看法,是每年股东大会的保留节目。在投资者问答环节,巴菲特的老派智慧仍然充满魅力。

关于银行业风险,持有较多仓位的巴菲特保持了高度的警惕心,他认为衍生品和杠杆交易是风险的根源。

“我太守旧了,我更喜欢银行不做投资银行业务”。

关于加密货币。巴菲特仍然是嗤之以鼻,他认为加密货币成为法定货币纯属天方夜谭。

谈到人工智能时,巴菲特再次表现出老派保守者的态度。在股神看来,人工智能进步很快,但是不能消除人性的恐惧和贪婪,难以帮助人们在投资市场理性决策:

“AI可能会改变世界上的很多东西,但无法改变人类的思想和行为。”

谈到马斯克,巴菲特说,钢铁侠确实做了改变世界的重要工作,但是他的疯狂对自己和芒格是一种折磨。

从股东利益出发,股神显然更愿意找到容易跨越的一英尺栏杆,而不是为风险巨大的梦想买单。

“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老派的巴菲特,显然深谙古老东方智慧的精髓。

绝世拍档

每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人们关注更多的显然是巴菲特,作为伯克希尔副董事长,芒格通常较少发言。

每次巴菲特滔滔不绝的回答完问题,会转头问芒格的看法,你认为呢?

芒格的回答往往是,I have nothing to add(我没有什么要补充)。

芒格的低调,让外界低估了他对伯克希尔的重要性,也忽视了他对巴菲特的巨大影响。

今年股东会上,巴菲特将芒格称为伯克希尔的查尔斯国王,是自己最好的搭档。

在巴菲特看来,创业和投资成功的秘诀之一就是,“找到一个非常聪明的高级合作伙伴——最好比你年长一点,并认真地听取他的意见。”

认识芒格之前,巴菲特一直是格雷厄姆烟蒂股投资的忠实信徒,喜欢以极便宜的价格买入被市场抛弃的股票,然后在价格回归正常后卖出获利。

芒格告诉巴菲特,烟蒂股之所以便宜,大都是基本面存在重大瑕疵的公司,烟蒂投资就仿佛不断寻找不靠谱的合作伙伴,和他们合作一次后就绝交,再重新寻找下一拨目标。

这样的投资,你需要时刻关注对方会不会暴雷,便宜的价格看似提供了安全边际,其实蕴藏着很大的风险。

真正长久而伟大的投资,不是只买便宜的股票,而是要学会辨别什么是容易持续的好生意,要用合适的价格去投资一家真正优秀的、不需要过多操心其基本面变化的公司,并且长期持有,最好是永远都不需要卖出,通过分红就能回收成本。

在巴菲特看来,正是芒格的思想,拓展了他的投资视野和风险意识,让他实现了从猿到人的进化。

芒格带给巴菲特的全新投资思维,在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得到了充分体现,而对苹果的投资,则是这种投资思维的极致表现。

2016年,伯克希尔首次买入苹果公司股票的时候,其股价已经经历了巨幅上涨,估值并不便宜,但是苹果独特的商业模式、强势的品牌力和优秀的管理层,吸引了巴菲特。此后其一直不断加仓,累计投入超过300亿美元,在股神投资组合中的持仓占比超过了30%。

截至今年一季度,这笔投资已经为伯克希尔带来了超过1200亿美元的收益,成为巴菲特最成功的一次投资,也是人类二级市场投资史上收益最大的单笔投资。

如今,巴菲特和芒格都已经年过九旬。两人从1959年相识,到现在已经64年;从1962年开始合作,已经61年;从1978年正式成为同事,已经45年。跨越了半个世纪的友谊和共同成长,巴芒二老共同创造了奇迹般的投资业绩,书写了当今世界最伟大的投资传奇。

不管明年还能不能站在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的舞台,他们古老而朴素的投资智慧,仍将激励和滋养着无数处于迷茫中的投资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