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领英失守最后阵地,9年“中国本土化”道路正式告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领英失守最后阵地,9年“中国本土化”道路正式告终

领英今后只为中国出海公司在海外提供相关服务。

图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姜菁玲

5月9日,领英中国对外宣布,其中国本土化求职招聘平台“领英职场”将于2023年8月9日正式停止服务。届时,所有领英职场的产品和服务将停止,包括移动端APP、桌面端网站和微信小程序。

“领英职场”推出于2021年12月,是领英面向中国推出的一个本土化求职招聘平台,用户可以利用这个平台申请全球企业的职位,招聘方可以在该平台上投放招聘广告、发布职位信息、挖掘中国市场的专业人才。

在2021年以前,领英面向中国市场提供“职场社交”产品。和领英在全球的产品定位一样,在领英中国的网站和App端,用户可以展示自己的职场履历,同时在发布自己在职场上的动态,并且拓展自己的人脉网络。

2021年10月,在合规和竞争压力下,领英方面对外宣布称,决定关停在中国的职场社交产品,推出一个不带分享和评论等社交媒体功能的纯招聘产品继续为中国市场服务。

从2014年开始,领英试图以本土化的路线进军中国市场。9年以来,这条道路的尝试大多以失败告终。

成立于2003年的领英是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截至目前在全球200余个国家拥有超过9亿的会员。领英官网数据显示,当前领英在中国拥有5400万用户,用户数仅次于美国、印度和巴西。

2014年,领英与国内两家风投机构红杉资本和宽带资本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决心采用“本土化”方式,解决合规问题,打开中国市场。

2015年,领英中国第一任总裁沈博阳曾说服领英全球总部,在中国推出一个移动职场社交App“赤兔”,集成了微信、网易邮箱等中国常用App的相关功能,优化界面使其更符合中国人的使用习惯。

“赤兔”是领英中国本土化路线的第一步。“领英只能吸引到讲英语的,海外背景的,有跨国公司背景的人。”沈博阳曾经这样解释领英的局限。而赤兔App将进一步提高中国本地公司的占比,让领英在中国“更接地气”。

不过,这一尝试很快宣告折戟。2017年,主导“赤兔”项目的领英中国CEO沈博阳辞职离开领英。次年,领英任命陆坚为中国区总裁,汇报给领英高级副总裁兼全球工程负责人Mohak Shroff。

2019年,赤兔正式宣告下线。沈博阳在个人公众号上对创立赤兔和运行三年来的跌宕进行了详细描述。在他的说明中,赤兔最终无法持续吸引用户最终失败的原因包括:外企应用迭代节奏过慢、赤兔无法与领英完全切割、没有切中中国市场职场社交的“匿名”需求、工作中领英内部阻力过大等等。

沈博阳对“匿名社交”这一因素的强调主要源于领英在国内的强大竞争对手脉脉。成立于2013年的脉脉同样定位于“中国职场社交平台”,但与领英主张开放公开的职场人脉网络社区相比,脉脉利用“匿名吐槽社区”这一功能快速成长,吸引了众多职场用户。

2018年领英中国第二任总裁陆坚上任后,领英在中国竞争情况变得更加激烈。除了脉脉的崛起,主打移动招聘的Boss直聘、智联招聘开始疯狂抢占招聘市场的份额。而执行“本土化”任务的领英仍受到多重掣肘。

陆坚上任后,曾高调提出“要打破外企在华魔咒”,帮助领英实现本地化成功。2019年,陆坚将领英在中国的产品策略更改为“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与“招聘平台”错开竞争,颠覆了“赤兔”要接地气往下走的策略,主打为中高端职场人士提供社交链接以及职业指南、职场必修课和薪资洞察等价值。同时,开始为中国企业出海提供人才和营销等服务。

不过,两年过去,这一战略同样并未为领英的中国本土化带来更多增色。两年之中,领英并未对外披露中高端职场招聘和职场发展业务的具体进展,陆坚多数时候对外谈论领英在出海业务上的市场潜力,并且强调“本质上领英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

直到2021年10月,领英宣布将彻底关闭社交媒体业务,领英本土化的困境才重新回到大众眼前。到今年的8月9日,“领英职场”停服以后,领英在中国市场的角色退回到和早已退出中国的Meta(原FaceBook)以及谷歌等公司一样——只为中国出海公司在海外提供相关服务。这也意味着,领英九年的中国本土化之旅正式宣告结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领英失守最后阵地,9年“中国本土化”道路正式告终

领英今后只为中国出海公司在海外提供相关服务。

图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姜菁玲

5月9日,领英中国对外宣布,其中国本土化求职招聘平台“领英职场”将于2023年8月9日正式停止服务。届时,所有领英职场的产品和服务将停止,包括移动端APP、桌面端网站和微信小程序。

“领英职场”推出于2021年12月,是领英面向中国推出的一个本土化求职招聘平台,用户可以利用这个平台申请全球企业的职位,招聘方可以在该平台上投放招聘广告、发布职位信息、挖掘中国市场的专业人才。

在2021年以前,领英面向中国市场提供“职场社交”产品。和领英在全球的产品定位一样,在领英中国的网站和App端,用户可以展示自己的职场履历,同时在发布自己在职场上的动态,并且拓展自己的人脉网络。

2021年10月,在合规和竞争压力下,领英方面对外宣布称,决定关停在中国的职场社交产品,推出一个不带分享和评论等社交媒体功能的纯招聘产品继续为中国市场服务。

从2014年开始,领英试图以本土化的路线进军中国市场。9年以来,这条道路的尝试大多以失败告终。

成立于2003年的领英是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截至目前在全球200余个国家拥有超过9亿的会员。领英官网数据显示,当前领英在中国拥有5400万用户,用户数仅次于美国、印度和巴西。

2014年,领英与国内两家风投机构红杉资本和宽带资本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决心采用“本土化”方式,解决合规问题,打开中国市场。

2015年,领英中国第一任总裁沈博阳曾说服领英全球总部,在中国推出一个移动职场社交App“赤兔”,集成了微信、网易邮箱等中国常用App的相关功能,优化界面使其更符合中国人的使用习惯。

“赤兔”是领英中国本土化路线的第一步。“领英只能吸引到讲英语的,海外背景的,有跨国公司背景的人。”沈博阳曾经这样解释领英的局限。而赤兔App将进一步提高中国本地公司的占比,让领英在中国“更接地气”。

不过,这一尝试很快宣告折戟。2017年,主导“赤兔”项目的领英中国CEO沈博阳辞职离开领英。次年,领英任命陆坚为中国区总裁,汇报给领英高级副总裁兼全球工程负责人Mohak Shroff。

2019年,赤兔正式宣告下线。沈博阳在个人公众号上对创立赤兔和运行三年来的跌宕进行了详细描述。在他的说明中,赤兔最终无法持续吸引用户最终失败的原因包括:外企应用迭代节奏过慢、赤兔无法与领英完全切割、没有切中中国市场职场社交的“匿名”需求、工作中领英内部阻力过大等等。

沈博阳对“匿名社交”这一因素的强调主要源于领英在国内的强大竞争对手脉脉。成立于2013年的脉脉同样定位于“中国职场社交平台”,但与领英主张开放公开的职场人脉网络社区相比,脉脉利用“匿名吐槽社区”这一功能快速成长,吸引了众多职场用户。

2018年领英中国第二任总裁陆坚上任后,领英在中国竞争情况变得更加激烈。除了脉脉的崛起,主打移动招聘的Boss直聘、智联招聘开始疯狂抢占招聘市场的份额。而执行“本土化”任务的领英仍受到多重掣肘。

陆坚上任后,曾高调提出“要打破外企在华魔咒”,帮助领英实现本地化成功。2019年,陆坚将领英在中国的产品策略更改为“一站式职业发展平台”,与“招聘平台”错开竞争,颠覆了“赤兔”要接地气往下走的策略,主打为中高端职场人士提供社交链接以及职业指南、职场必修课和薪资洞察等价值。同时,开始为中国企业出海提供人才和营销等服务。

不过,两年过去,这一战略同样并未为领英的中国本土化带来更多增色。两年之中,领英并未对外披露中高端职场招聘和职场发展业务的具体进展,陆坚多数时候对外谈论领英在出海业务上的市场潜力,并且强调“本质上领英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

直到2021年10月,领英宣布将彻底关闭社交媒体业务,领英本土化的困境才重新回到大众眼前。到今年的8月9日,“领英职场”停服以后,领英在中国市场的角色退回到和早已退出中国的Meta(原FaceBook)以及谷歌等公司一样——只为中国出海公司在海外提供相关服务。这也意味着,领英九年的中国本土化之旅正式宣告结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