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环球时报:中马走近冲击美“亚太再平衡”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环球时报:中马走近冲击美“亚太再平衡”

“长期低调务实”的东盟大国马来西亚,由总理纳吉布率领的豪华访华团却十分高调——来了就谈同意从中国购买四艘近海巡逻舰——这是中马两国历史上第一笔重要的防务交易。

2016年11月1日,北京,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访问中国,检阅三军仪仗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环球时报》驻马来西亚、新加坡特约记者 欧贤安 辛斌 柳玉鹏 丰豆 《环球时报》记者 谷棣

“别了,亚太再平衡!”奥巴马任期还没结束,就有股国际舆论开始给他的“政治遗产”泼冷水。11月的第一周,“长期低调务实”的东盟大国马来西亚,由总理纳吉布率领的豪华访华团却十分高调——来了就谈同意从中国购买四艘近海巡逻舰——这是中马两国历史上第一笔重要的防务交易。中马两国强化防卫和经济合作,一时间“杜特尔特效应”“东南亚多米诺骨牌倒下”“亚太再平衡受冲击”等说法出现在美、日、俄和东南亚等国的媒体上。当一度“波涛汹涌”的南海局势渐渐平息时,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与东盟国家的“大国平衡外交”相撞,又会激起什么样的浪花呢?

中马军售:四艘近海巡逻舰

马来西亚政府同意从中国购买四艘近海巡逻舰,并愿意通过与北京的双边对话解决南海争端。”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日报道了纳吉布此行的一大看点,同时援引中国外交部官员的话说,“很明显,中马双方开始海军合作对我们的双边关系非常重要,这反映出我们两国间非常高水平的政治互信”。文章说:“在南海局势仍然紧张之际,马来西亚依然和中国商谈了历史上第一笔重要的防务交易,这意味着美国在同中国争夺这一地区影响力的过程中遭遇到新挫折。”彭博新闻社形容这是“里程碑式的交易”。路透社报道说,纳吉布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大国应该公平对待小国,在内政方面前殖民主义国家不应对曾经剥削过的国家进行说教。在谈到南海时, 纳吉布说,“我们坚决认为,领土争端应冷静和理性地通过对话解决”。

10月31日,纳吉布开启2009年就任马来西亚总理以来的第三次访华之旅。“我相信,‘亚洲世纪’一定会到来。”“中国是马来西亚的真朋友和战略伙伴。”马来西亚主流媒体和重要网站11月1日、2日连续报道纳吉布出访,除关注双方的军事协议,还强调马来西亚在中国“一带一路”中的特殊位置。“真实新闻网”援引马来亚大学国际和战略研究中心学者苏拜亚的话说:“在当前经济不稳定的背景下,中国提供的协助有助于提振我国经济,同时有助于修补大马华裔与政府的关系。”他认为,纳吉布访华可以为两国南海主权争议降温。同时,纳吉布此刻访华有利提升其自身形象,对明年的选举有帮助。

日本《朝日新闻》在报道马来西亚首次购买中国防卫装备时称,此举可能对欲与马进行防卫合作的日本造成影响。文章称,中国造的近海巡逻舰上装有可供直升机起降的甲板,也能搭载导弹。四艘巡逻舰中两艘在中国国内生产,另外两艘将在马来西亚生产。纳吉布同时表示,如果该巡逻舰性能得到确认,两年内还将增购。马国防部长认为,从中国购买近海巡逻舰是因为“中国防卫装备比美欧便宜,且符合本国条件”。《日本经济新闻》称,这是中菲外交关系自上月出现改善迹象的延续,“中国尝试让亚洲部分国家脱离美国势力圈”令欧美深感担忧。文章还援引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一位亚太安保问题研究员的话说,这一大订单是中国直接与希望出售这一技术的美国和日本展开竞争。去年,中马两国还首次在马六甲海峡进行了联合军演。

“马来西亚也转向中国了。”菲律宾《马尼拉公报》2日以此为题报道说,纳吉布访华,还要签军售协议,这是他本人与美国关系恶化后出现的战略性转变,也是对华盛顿“重返亚太”战略的潜在打击。此前,美国的长期盟友菲律宾已向中国抛出橄榄枝。

美“重返亚太”已淹死在水中?

《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还引述东南亚政治分析人士布里盖特·威尔斯的话说,亚太地区出现新动态,“现在中国施展力量,美国在倒退。美‘重返亚太’已淹死在水中”。威尔斯表示,纳吉布此访将为资金短缺的马来西亚政府获得上百亿美元的合同。威尔斯说,纳吉布此访不但反映出马来西亚在地缘战略上向地区“金主”中国靠拢,而且也表明马国政府急于寻找除美国外的其他援助国。中国不断获得马来西亚的主要基建项目,多数人认为,中国公司将获得新马高铁项目。

在纳吉布来访前,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8月)、越南总理阮春福(9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0月)相继访华。美国舆论发现没能借中国与部分国家的南海争端“绑架”东盟、牵制中国后,的确有种失落感。《纽约时报》2日称,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维持着微妙平衡的纳吉布之前倾向美国,奥巴马2014年还成为“近半个世纪以来”首位访问马来西亚的美国总统,此后他还邀请纳吉布到夏威夷打过高尔夫。但这种相互好感今年7月变了味,美国司法部起诉马来西亚主权基金一马公司,并指责纳吉布身边的人借助一马公司洗钱。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南亚问题专家默里·希伯特说:“纳吉布的助手说他很愤怒,司法部根据美国的贪腐政府法规对他进行调查让他感到蒙受了羞辱。这促使他倒向中国。”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1日表示,美国对一些国家决定与中国改善关系、从而使地区紧张局势得到缓和表示祝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不涉及中国”,对于一些国家为了接近中国而疏远美国的说法,柯比认为“并不与事实相符”。尽管如此,新加坡《联合早报》2日评论说,“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明显有着中国因素”,而中国今天的外交重点和博弈对手主要也是美国。中美的大博弈,就有如当年的秦楚争霸,正在搅动整个亚洲的地缘政治格局,对夹在中间的东南亚国家也形成前所未有的挑战。柬埔寨需要中国的经济援助和投资,泰国军人政权不满美国的批评,也和华盛顿疏远。最具戏剧性的就是菲律宾,有反美情结的杜特尔特上台后甚至声言要脱美,令人不知所措。今天的形势看来确实很严峻。有些人甚至担心,东盟将有在中美两强合纵连横的拉扯中瓦解的危险。

“纳吉布是最新一个在北京走红地毯的东南亚领导人,东南亚的多米诺骨牌又要倒下吗?”《华尔街日报》2日报道称,先是菲律宾,现在又是马来西亚接连被纳入中国的“轨道”。最吸引眼球的是马来西亚要从中国订购军舰,这是吉隆坡在南海争端背景下首次从中国采购舰船,象征意义尤其明显。在提到马来西亚与美国合作打造两栖部队的计划被搁置时,文章还为“马作为一个海洋国家自废武功”感到失望。

“纳吉布访华可以被视作马来西亚与美国关系的最低点。尽管两国关系依旧紧张,但是南海的多米诺骨牌不会倒下。”《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最后还是想提振下美国的士气:“纳吉布不太可能在访华时步杜特尔特后尘,选择‘全面背叛’美国。纳吉布也不太可能放弃与西方防务伙伴的关系,马来西亚军方更珍视与西方的关系。纳吉布不太可能走得像杜特尔特那样远,他不像杜特尔特那样对美国有本能的敌意。在奥巴马任期行将结束之际,纳吉布正在重新调整与美国的关系,马来西亚很可能一步步规避可能挑衅北京的军演或其他举动。”

变化的背后是民心所向

“中国将马来西亚拉向自己轨道,马向中国购买军舰是两国关系升温的确凿证据。”俄罗斯《独立报》等媒体2日也做了相关报道。《独立报》认为,美国的亚太战略出现裂缝,俄专家表示,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与中国接近意味着“中国实现了自己的计划,美国后退了”,美国承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越来越变成一种幻想。俄“前夕”网认为,“马来西亚总理访华证明美国地区政策失败”,而不久前,中国似乎还处于美国设立的包围圈中,马来西亚也一直将中国视为对自己的海域构成威胁的国家。文章还提及越南允许中国军舰进入金兰湾,认为“这表明两国的信任达到较高水平”。因此,外界认为,这是继菲律宾之后,美国亚太政策的第二次挫败。俄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专家德鲁戈夫强调:“中马军售大单及菲总统访华都是中国在扩大对东盟国家影响力方面打赢美国的例证。大家都厌恶了美国人的政策。杜特尔特是发泄完菲律宾人长期受美欺压的不满情绪后才开始同中国发展合作的,他对奥巴马的谩骂并没有引起东南亚国家的谴责。东南亚国家看到美国中东政策带来的后果,非常害怕自己被夹在中美的亚太对抗中。”

“菲律宾触发了杜特尔特效应吗?”日本《外交学者》2日说,虽然纳吉布此次访华被一些人视为“北京继杜特尔特后的第二次外交胜利”,但其访华有着更复杂的因素,包括马中历史关系,如纳吉布父亲是主导对华建交的领导人,以及现实困境,该国正面对不景气的经济环境。虽然杜特尔特远美亲中产生的效应令人担忧,但其对东南亚国家影响不应被夸大。实际上,如果认为杜特尔特“远美亲中”带来多米诺效应,不但误读了东南亚国家战略调整的本质,也夸大了菲律宾在东盟中的地位,同时高估了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东盟是多样化、有能力的国家联合体,有能力应对地缘政治变化,更大的风浪都经历过。

马来西亚“真实新闻网”援引商业咨询服务公司鲍尔亚洲集团政治分析员阿斯鲁哈迪的话说,虽然马中关系比以往更密切,但不会影响马美关系,马美关系不会受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诉讼案的影响,“白宫依然视纳吉布为伙伴,特别是在共同对付东南亚恐怖主义的环节上”。也有舆论分析说,马来西亚一直是个“低调的务实者”,不能仅凭中马双方的军购就说“又一个东盟国家要与美国疏远”,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些国家确实又和中国走近了一步。

在中国学者看来,无论是杜特尔特改善对华关系,还是中马两国加强经济和防卫合作,某种程度上都说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受到冲击。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2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偏颇,更多是搞“军事平衡”,这给东南亚地区带来了不稳定因素。同时,与美国干涉一些东盟国家内政,甚至“谁不听话就让其位置不保”的做法相比,中国与东盟是相互尊重彼此的利益。但应该强调的是,不能简单以杜特尔特、纳吉布等东盟领导人与美国的个人恩怨来看这些国家在与中美交往时出现的变化。许利平认为,领导人个人因素不起决定性作用,变化背后体现的是地区大势和民心所向。菲律宾等国百姓渴望在国家交往中得到具体的实惠,而不是真刀真枪地和别的国家对抗,南海局势紧张,得利的是军火商,对百姓就业和生活改善没什么实际作用。

来源:环球时报

原标题:中马走近冲击美“亚太再平衡”

最新更新时间:11/03 16:04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环球时报:中马走近冲击美“亚太再平衡”

“长期低调务实”的东盟大国马来西亚,由总理纳吉布率领的豪华访华团却十分高调——来了就谈同意从中国购买四艘近海巡逻舰——这是中马两国历史上第一笔重要的防务交易。

2016年11月1日,北京,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访问中国,检阅三军仪仗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环球时报》驻马来西亚、新加坡特约记者 欧贤安 辛斌 柳玉鹏 丰豆 《环球时报》记者 谷棣

“别了,亚太再平衡!”奥巴马任期还没结束,就有股国际舆论开始给他的“政治遗产”泼冷水。11月的第一周,“长期低调务实”的东盟大国马来西亚,由总理纳吉布率领的豪华访华团却十分高调——来了就谈同意从中国购买四艘近海巡逻舰——这是中马两国历史上第一笔重要的防务交易。中马两国强化防卫和经济合作,一时间“杜特尔特效应”“东南亚多米诺骨牌倒下”“亚太再平衡受冲击”等说法出现在美、日、俄和东南亚等国的媒体上。当一度“波涛汹涌”的南海局势渐渐平息时,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与东盟国家的“大国平衡外交”相撞,又会激起什么样的浪花呢?

中马军售:四艘近海巡逻舰

马来西亚政府同意从中国购买四艘近海巡逻舰,并愿意通过与北京的双边对话解决南海争端。”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日报道了纳吉布此行的一大看点,同时援引中国外交部官员的话说,“很明显,中马双方开始海军合作对我们的双边关系非常重要,这反映出我们两国间非常高水平的政治互信”。文章说:“在南海局势仍然紧张之际,马来西亚依然和中国商谈了历史上第一笔重要的防务交易,这意味着美国在同中国争夺这一地区影响力的过程中遭遇到新挫折。”彭博新闻社形容这是“里程碑式的交易”。路透社报道说,纳吉布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大国应该公平对待小国,在内政方面前殖民主义国家不应对曾经剥削过的国家进行说教。在谈到南海时, 纳吉布说,“我们坚决认为,领土争端应冷静和理性地通过对话解决”。

10月31日,纳吉布开启2009年就任马来西亚总理以来的第三次访华之旅。“我相信,‘亚洲世纪’一定会到来。”“中国是马来西亚的真朋友和战略伙伴。”马来西亚主流媒体和重要网站11月1日、2日连续报道纳吉布出访,除关注双方的军事协议,还强调马来西亚在中国“一带一路”中的特殊位置。“真实新闻网”援引马来亚大学国际和战略研究中心学者苏拜亚的话说:“在当前经济不稳定的背景下,中国提供的协助有助于提振我国经济,同时有助于修补大马华裔与政府的关系。”他认为,纳吉布访华可以为两国南海主权争议降温。同时,纳吉布此刻访华有利提升其自身形象,对明年的选举有帮助。

日本《朝日新闻》在报道马来西亚首次购买中国防卫装备时称,此举可能对欲与马进行防卫合作的日本造成影响。文章称,中国造的近海巡逻舰上装有可供直升机起降的甲板,也能搭载导弹。四艘巡逻舰中两艘在中国国内生产,另外两艘将在马来西亚生产。纳吉布同时表示,如果该巡逻舰性能得到确认,两年内还将增购。马国防部长认为,从中国购买近海巡逻舰是因为“中国防卫装备比美欧便宜,且符合本国条件”。《日本经济新闻》称,这是中菲外交关系自上月出现改善迹象的延续,“中国尝试让亚洲部分国家脱离美国势力圈”令欧美深感担忧。文章还援引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一位亚太安保问题研究员的话说,这一大订单是中国直接与希望出售这一技术的美国和日本展开竞争。去年,中马两国还首次在马六甲海峡进行了联合军演。

“马来西亚也转向中国了。”菲律宾《马尼拉公报》2日以此为题报道说,纳吉布访华,还要签军售协议,这是他本人与美国关系恶化后出现的战略性转变,也是对华盛顿“重返亚太”战略的潜在打击。此前,美国的长期盟友菲律宾已向中国抛出橄榄枝。

美“重返亚太”已淹死在水中?

《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还引述东南亚政治分析人士布里盖特·威尔斯的话说,亚太地区出现新动态,“现在中国施展力量,美国在倒退。美‘重返亚太’已淹死在水中”。威尔斯表示,纳吉布此访将为资金短缺的马来西亚政府获得上百亿美元的合同。威尔斯说,纳吉布此访不但反映出马来西亚在地缘战略上向地区“金主”中国靠拢,而且也表明马国政府急于寻找除美国外的其他援助国。中国不断获得马来西亚的主要基建项目,多数人认为,中国公司将获得新马高铁项目。

在纳吉布来访前,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8月)、越南总理阮春福(9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0月)相继访华。美国舆论发现没能借中国与部分国家的南海争端“绑架”东盟、牵制中国后,的确有种失落感。《纽约时报》2日称,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维持着微妙平衡的纳吉布之前倾向美国,奥巴马2014年还成为“近半个世纪以来”首位访问马来西亚的美国总统,此后他还邀请纳吉布到夏威夷打过高尔夫。但这种相互好感今年7月变了味,美国司法部起诉马来西亚主权基金一马公司,并指责纳吉布身边的人借助一马公司洗钱。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南亚问题专家默里·希伯特说:“纳吉布的助手说他很愤怒,司法部根据美国的贪腐政府法规对他进行调查让他感到蒙受了羞辱。这促使他倒向中国。”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1日表示,美国对一些国家决定与中国改善关系、从而使地区紧张局势得到缓和表示祝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不涉及中国”,对于一些国家为了接近中国而疏远美国的说法,柯比认为“并不与事实相符”。尽管如此,新加坡《联合早报》2日评论说,“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明显有着中国因素”,而中国今天的外交重点和博弈对手主要也是美国。中美的大博弈,就有如当年的秦楚争霸,正在搅动整个亚洲的地缘政治格局,对夹在中间的东南亚国家也形成前所未有的挑战。柬埔寨需要中国的经济援助和投资,泰国军人政权不满美国的批评,也和华盛顿疏远。最具戏剧性的就是菲律宾,有反美情结的杜特尔特上台后甚至声言要脱美,令人不知所措。今天的形势看来确实很严峻。有些人甚至担心,东盟将有在中美两强合纵连横的拉扯中瓦解的危险。

“纳吉布是最新一个在北京走红地毯的东南亚领导人,东南亚的多米诺骨牌又要倒下吗?”《华尔街日报》2日报道称,先是菲律宾,现在又是马来西亚接连被纳入中国的“轨道”。最吸引眼球的是马来西亚要从中国订购军舰,这是吉隆坡在南海争端背景下首次从中国采购舰船,象征意义尤其明显。在提到马来西亚与美国合作打造两栖部队的计划被搁置时,文章还为“马作为一个海洋国家自废武功”感到失望。

“纳吉布访华可以被视作马来西亚与美国关系的最低点。尽管两国关系依旧紧张,但是南海的多米诺骨牌不会倒下。”《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最后还是想提振下美国的士气:“纳吉布不太可能在访华时步杜特尔特后尘,选择‘全面背叛’美国。纳吉布也不太可能放弃与西方防务伙伴的关系,马来西亚军方更珍视与西方的关系。纳吉布不太可能走得像杜特尔特那样远,他不像杜特尔特那样对美国有本能的敌意。在奥巴马任期行将结束之际,纳吉布正在重新调整与美国的关系,马来西亚很可能一步步规避可能挑衅北京的军演或其他举动。”

变化的背后是民心所向

“中国将马来西亚拉向自己轨道,马向中国购买军舰是两国关系升温的确凿证据。”俄罗斯《独立报》等媒体2日也做了相关报道。《独立报》认为,美国的亚太战略出现裂缝,俄专家表示,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与中国接近意味着“中国实现了自己的计划,美国后退了”,美国承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越来越变成一种幻想。俄“前夕”网认为,“马来西亚总理访华证明美国地区政策失败”,而不久前,中国似乎还处于美国设立的包围圈中,马来西亚也一直将中国视为对自己的海域构成威胁的国家。文章还提及越南允许中国军舰进入金兰湾,认为“这表明两国的信任达到较高水平”。因此,外界认为,这是继菲律宾之后,美国亚太政策的第二次挫败。俄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专家德鲁戈夫强调:“中马军售大单及菲总统访华都是中国在扩大对东盟国家影响力方面打赢美国的例证。大家都厌恶了美国人的政策。杜特尔特是发泄完菲律宾人长期受美欺压的不满情绪后才开始同中国发展合作的,他对奥巴马的谩骂并没有引起东南亚国家的谴责。东南亚国家看到美国中东政策带来的后果,非常害怕自己被夹在中美的亚太对抗中。”

“菲律宾触发了杜特尔特效应吗?”日本《外交学者》2日说,虽然纳吉布此次访华被一些人视为“北京继杜特尔特后的第二次外交胜利”,但其访华有着更复杂的因素,包括马中历史关系,如纳吉布父亲是主导对华建交的领导人,以及现实困境,该国正面对不景气的经济环境。虽然杜特尔特远美亲中产生的效应令人担忧,但其对东南亚国家影响不应被夸大。实际上,如果认为杜特尔特“远美亲中”带来多米诺效应,不但误读了东南亚国家战略调整的本质,也夸大了菲律宾在东盟中的地位,同时高估了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东盟是多样化、有能力的国家联合体,有能力应对地缘政治变化,更大的风浪都经历过。

马来西亚“真实新闻网”援引商业咨询服务公司鲍尔亚洲集团政治分析员阿斯鲁哈迪的话说,虽然马中关系比以往更密切,但不会影响马美关系,马美关系不会受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诉讼案的影响,“白宫依然视纳吉布为伙伴,特别是在共同对付东南亚恐怖主义的环节上”。也有舆论分析说,马来西亚一直是个“低调的务实者”,不能仅凭中马双方的军购就说“又一个东盟国家要与美国疏远”,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些国家确实又和中国走近了一步。

在中国学者看来,无论是杜特尔特改善对华关系,还是中马两国加强经济和防卫合作,某种程度上都说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受到冲击。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2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偏颇,更多是搞“军事平衡”,这给东南亚地区带来了不稳定因素。同时,与美国干涉一些东盟国家内政,甚至“谁不听话就让其位置不保”的做法相比,中国与东盟是相互尊重彼此的利益。但应该强调的是,不能简单以杜特尔特、纳吉布等东盟领导人与美国的个人恩怨来看这些国家在与中美交往时出现的变化。许利平认为,领导人个人因素不起决定性作用,变化背后体现的是地区大势和民心所向。菲律宾等国百姓渴望在国家交往中得到具体的实惠,而不是真刀真枪地和别的国家对抗,南海局势紧张,得利的是军火商,对百姓就业和生活改善没什么实际作用。

来源:环球时报

原标题:中马走近冲击美“亚太再平衡”

最新更新时间:11/03 16:04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