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独家】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业务调整:约三分之一员工并入菜鸟,其余内部转岗或裁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独家】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业务调整:约三分之一员工并入菜鸟,其余内部转岗或裁员

与这次组织变动一同传递出来的信号是,自动驾驶这一业务方向在阿里所受重视程度大幅降低。

图片来源:unsplash

界面新闻记者 | 伍洋宇

5月15日,针对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并入菜鸟集团一事,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此次业务调整并非整体并入,仅有近百人转入菜鸟集团,部门划归于菜鸟CTO下属技术团队,其余近200人将陆续内部转岗或者裁员,有“N+1”或“N+1+1”补偿方案。此后,达摩院本身将不再保留相关业务和团队。

转入菜鸟集团后,新的自动驾驶团队将由P9级别的卿泉(花名)带队。团队现任负责人沈加翔(花名“五福”)据称不会加入菜鸟集团。

据记者了解,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此前共有300余人,业务调整后,有80-90名员工接到转去菜鸟集团的选项,其余约200人将寻找内部转岗机会或被裁员。

裁员补偿方案分为两种,其一是本周五离职,可拿“N+1+1”(两个“1”分别为过去12个月平均工资以及每月基础base)和假期补偿;其二是下月离职,补偿方案为“N+1”。除去社保之外,两者的大致区别在于,下月离职的员工有缓冲期用于转岗或找新的工作。此外,达摩院对于团队中的应届生提供内部转岗机会。

界面新闻记者就此向阿里达摩院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暂无回应。 

一名阿里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达摩院自动驾驶团队无法被菜鸟整体吸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菜鸟愿意做的投入有限。并入菜鸟之后的团队将主要维持小蛮驴业务的运营,且不会做太大扩张。

“小蛮驴和菜鸟有业务联系,菜鸟还愿意做些投入。”他说,“大蛮驴投入太大,菜鸟不愿意投,其他业务线也没有意愿。”

小蛮驴是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旗下的无人物流小车产品,于2020年首次发布,主要落地于高校场景运送包裹,目前运营规模达千台左右。大蛮驴则是2021年启动研发的面向公开道路的无人卡车,与小蛮驴共享技术框架。而无人卡车在自动驾驶领域确属重资产赛道,往往由一家创业公司专注投入研发。

就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此前经历而言,据报道,团队先后有两任关键负责人离队,分别是阿里自动驾驶一号位,也是无人车业务从探索到初步落地的关键负责人王刚,以及阿里内部公认的“最想做自动驾驶的人”陈俊波。 

其中,王刚于2018年担任实验室负责人,三年之后卸任,期间推进了小蛮驴的量产及商用化运营;陈俊波在接棒王刚职务一年之后离职。有媒体报道称,两人均转入了清洁机器人领域开始创业。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两位负责人离职后,该团队由沈加翔(花名“五福”)负责。在此之前,沈加翔担任实验室的技术管理,有中科院计算所硕士学历背景,并于2008年加入阿里,曾在阿里云、淘宝等部门任职。

此次业务调整后,沈加翔的去处暂不明晰。天眼查App显示,沈加翔目前仍担任杭州小蛮驴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人,该公司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就业界观点看来,菜鸟集团的定位为物流服务,包括仓储运输、长途干线和末端配送,与小蛮驴的特性相互匹配。此次并入动作意味着阿里自动驾驶从实验室前沿科技探索,转入场景业务落地实战。 

不过,前述阿里内部人士同样表示,此次业务调整是阿里启动“1+6+N”组织变革的后续影响之一。自动驾驶属于重资产投入的业务,阿里达摩院作为“1+6+N”中的“N”,对于资源配置和业务效率将会更加敏感和谨慎。

据悉王刚在任时,曾于2021年对外界解析阿里巴巴自动驾驶战略布局,并在当时强调阿里将持续长期投入自动驾驶。但与这次组织变动一同传递出的信号是,自动驾驶这一业务方向在阿里所受重视程度大幅降低,短期之内或不会再有重大产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阿里巴巴

5.1k
  • 首个民航机场大模型应用上线
  • 飞猪:“五一”国内跟团游预订量倍增,出境游增长接近100%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独家】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业务调整:约三分之一员工并入菜鸟,其余内部转岗或裁员

与这次组织变动一同传递出来的信号是,自动驾驶这一业务方向在阿里所受重视程度大幅降低。

图片来源:unsplash

界面新闻记者 | 伍洋宇

5月15日,针对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并入菜鸟集团一事,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此次业务调整并非整体并入,仅有近百人转入菜鸟集团,部门划归于菜鸟CTO下属技术团队,其余近200人将陆续内部转岗或者裁员,有“N+1”或“N+1+1”补偿方案。此后,达摩院本身将不再保留相关业务和团队。

转入菜鸟集团后,新的自动驾驶团队将由P9级别的卿泉(花名)带队。团队现任负责人沈加翔(花名“五福”)据称不会加入菜鸟集团。

据记者了解,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此前共有300余人,业务调整后,有80-90名员工接到转去菜鸟集团的选项,其余约200人将寻找内部转岗机会或被裁员。

裁员补偿方案分为两种,其一是本周五离职,可拿“N+1+1”(两个“1”分别为过去12个月平均工资以及每月基础base)和假期补偿;其二是下月离职,补偿方案为“N+1”。除去社保之外,两者的大致区别在于,下月离职的员工有缓冲期用于转岗或找新的工作。此外,达摩院对于团队中的应届生提供内部转岗机会。

界面新闻记者就此向阿里达摩院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暂无回应。 

一名阿里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达摩院自动驾驶团队无法被菜鸟整体吸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菜鸟愿意做的投入有限。并入菜鸟之后的团队将主要维持小蛮驴业务的运营,且不会做太大扩张。

“小蛮驴和菜鸟有业务联系,菜鸟还愿意做些投入。”他说,“大蛮驴投入太大,菜鸟不愿意投,其他业务线也没有意愿。”

小蛮驴是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旗下的无人物流小车产品,于2020年首次发布,主要落地于高校场景运送包裹,目前运营规模达千台左右。大蛮驴则是2021年启动研发的面向公开道路的无人卡车,与小蛮驴共享技术框架。而无人卡车在自动驾驶领域确属重资产赛道,往往由一家创业公司专注投入研发。

就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此前经历而言,据报道,团队先后有两任关键负责人离队,分别是阿里自动驾驶一号位,也是无人车业务从探索到初步落地的关键负责人王刚,以及阿里内部公认的“最想做自动驾驶的人”陈俊波。 

其中,王刚于2018年担任实验室负责人,三年之后卸任,期间推进了小蛮驴的量产及商用化运营;陈俊波在接棒王刚职务一年之后离职。有媒体报道称,两人均转入了清洁机器人领域开始创业。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两位负责人离职后,该团队由沈加翔(花名“五福”)负责。在此之前,沈加翔担任实验室的技术管理,有中科院计算所硕士学历背景,并于2008年加入阿里,曾在阿里云、淘宝等部门任职。

此次业务调整后,沈加翔的去处暂不明晰。天眼查App显示,沈加翔目前仍担任杭州小蛮驴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人,该公司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就业界观点看来,菜鸟集团的定位为物流服务,包括仓储运输、长途干线和末端配送,与小蛮驴的特性相互匹配。此次并入动作意味着阿里自动驾驶从实验室前沿科技探索,转入场景业务落地实战。 

不过,前述阿里内部人士同样表示,此次业务调整是阿里启动“1+6+N”组织变革的后续影响之一。自动驾驶属于重资产投入的业务,阿里达摩院作为“1+6+N”中的“N”,对于资源配置和业务效率将会更加敏感和谨慎。

据悉王刚在任时,曾于2021年对外界解析阿里巴巴自动驾驶战略布局,并在当时强调阿里将持续长期投入自动驾驶。但与这次组织变动一同传递出的信号是,自动驾驶这一业务方向在阿里所受重视程度大幅降低,短期之内或不会再有重大产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