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拍给阿巴拉契亚的恋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拍给阿巴拉契亚的恋歌

阿巴拉契亚(Appalachia)指美国东部的纽约州南部、阿拉巴马州北部、密西西比州北部和佐治亚州北部一带。

“从这里切开”,2010年,于俄亥俄Chauncey

 

“大杰西抱着Kacey和Lacey”,2006,于俄亥俄阿森斯

 

“胶带”,2006年,于俄亥俄Chauncey

 

摄影师Matt Eich的第一个孩子在俄亥俄州出生。在孩子出生的前一年(2006年),当时还是大二的他开始了摄影生涯。他在俄亥俄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并且一直待到了2009年,即便是在最困难的2007年金融危机时期他们也坚持住在了俄亥俄。

《带我走,俄亥俄》(Carry Me Ohio)这本摄影集在他看来,是“一曲恋歌”。照片中的人们是旋律;而图片中那些伤痕累累的土地、威士忌酒和因在外太久而晒出的伤痕则是歌曲的和声。

自1820年代开始,阿巴拉契亚地区的各大城镇就吸引了许多采矿公司入驻;到20世纪中期时,这里的所有资源就几乎被消耗殆尽了。当地的居民在那时就受尽了折磨,而现在这种情况还在继续。一位名叫Kate Linthicum的记者在2009年加入了Eich的拍摄,他在摄影集里的随笔中写道,在阿森斯县(Athens County),每三位当地居民中就有一位的生活水平处于贫困线下。

尽管俄亥俄东南部的家庭几乎都被笼罩在恐惧与不安之中,但Eich还是从中找到了一丝抚慰的希望之光,就好像是从门框的缝隙中透过来的太阳光一般。而他也在位于俄亥俄Chauncey的塞勒斯一家中找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归属。

当Eich第一次见到塞勒斯的双胞胎女儿Kacey和Lacey时,她们才四岁。而在之后的十年间,他时不时地都在给这对双胞胎拍照摄影,记录下了她们从小女孩到进入青春期的全过程。Eich给了两个女孩一人一台拍立得,这样她们就能随时记录下家中的情况。不幸的是,这对姐妹都是聋哑人,不过她们现在都佩戴上了人工耳蜗。有关她们的照片也收录在了摄影集中。

“当我作为这对双胞胎的拍照模特,或者是在看她们拍照时,我回想到了创造这一过程的乐趣,”Eich写道。

Eich对单纯“拍摄”和人为“制造”照片的区别有着自己的见解。不像上个世纪的采矿企业,他从未从阿拉巴契亚人民手上拿走过什么。当遇到一些过于隐私的人或事时,他会放下手中的相机。

“我绝对不会摆拍照片,因为我不想单纯为了一张照片而特意设计他们,”Eich写道。但是,对于某些照片,他还是很后悔没有记录下来的,当时的他“太年轻,也没什么想法”,所以也就这样错过了。

在《带我走,俄亥俄》里的每张照片中,我都想表现出思乡之情对于一个地方,或是一个人来说是什么样子的。哪怕你就在自己的家乡,这种感情也会由于太过浓烈而让你产生乡愁。

Eich知道他的孩子在将来某一天一定会看到这本摄影集。当被问道他的女儿在这本摄影集中充当着什么角色时,他坦诚道,“我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不过他之后又说道:“我希望当我的女儿们看到这些照片时,她们能够了解别人的生活,想到自己的家人和家乡,以及那些心碎的时刻,还有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生活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你可以在这里看到更多有关《带我走,俄亥俄》的图片。

“戴夫家中长得相似的猫”,2007年,于俄亥俄盖斯维尔
“毕业舞会后”,2007年,于俄亥俄纳尔逊维尔

 

“Kacey和Lacey”,2007年,于俄亥俄Chauncey

 

“在冰箱旁的梅丽莎”,2007年,于俄亥俄阿森斯

 

“给雪貂洗澡”,2010年,于俄亥俄哥伦布

 

“斑马埃尔维斯”,2008年,于俄亥俄坎伯兰

 

“屋外墙壁上的涂鸦”,2008年,于俄亥俄格罗斯特尔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摄影师Matt Eich

(翻译:张子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来源:featureshoot

原标题:One Photographer’s Haunting Love Song to Appalachia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