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募资300亿,A股新能源最大IPO来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募资300亿,A股新能源最大IPO来袭

无论从那方面,华电新能此番的回A行程可谓又急又猛。

文|融中财经

从港股私有化退市两年多之后,中国华电集团公司(以下称“华电集团”或“华电”)旗下新能源板块正在谋求电力史上规模最大的IPO。

近日,上交所网站披露,华电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华电新能”)目前已递交招股书,并获得上交所受理。公司拟募资约300亿元,其中,210亿元用于风电、太阳能发电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约9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2年7月,华电新能就已预披露招股书,宣布了集团新能源板块的回A计划。目前,华电新能的上市之路已行至临门一脚。

一方面,从港股退市后一年半的时间内,华电新能迅速改头换面,完成新能源资产的整合重组,另一方面,其向外界发布了了发力新能源的巨额投资计划。其招股说明书显示,华电新能此次拟募资300亿元。若计划顺利成行,华电新能将再次刷新A股新能源板块募资纪录,成为史上规模最大IPO。

无论从那方面,华电新能此番的回A行程可谓又急又猛。

实际上, 作为华电集团旗下新能源业务最终整合的唯一平台,华电新能承担了暂时“落后”的华电集团在清洁化转型上追赶同行的勃勃雄心。

01、整合后的“新能源航母平台”

对于资本市场,华电新能并不算陌生。在踏上回A之路前,华电集团的新能源资产已经过一轮从港股上市又退市的过程。

华电新能的历史颇为复杂。2004年10月,华电在福建省设立全资子公司——华电福建发电有限公司,以管理福建的水电、火电以及核电。其后,该公司更名为华电福新能源有限公司,并与华电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进行重组改制,成立了华电新能的前身华电福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华电福新”)。

之后,华电将全国的风电及其他新能源项目划入华电福新,随后,华电福新于2012年成功在港股上市,并成为华电集团旗下的唯一一家多元化清洁能源上市企业。

但在港股上市8年后,华电却选择让旗下的福建华电福瑞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电福瑞”)以吸收合并的方式,将华电福新私有化并从港股退市。

实际上,在当时,华电福新从港股的“撤退”并非孤例。

自2019年起,在港股上市的新能源电力运营商之间似乎形成一股私有化浪潮,除华电福新之外,中国电力清洁能源、中电绿色清洁能源、哈尔滨电气及华能新能源均先后从港股退市。

究其原因,偏低的估值导致的融资能力丧失是华电福新以及上述企业退市的直接原因。彼时,尽管其业绩表现良好,但其股价却长期徘徊在2港元/股左右,市盈率难超10倍,市净率更是几乎停滞在0.8倍。

然而,在港股上市后,尽管华电福新业绩保持稳健增长,但华电福新价值长期被港股市场低估。2016年之后,其股价不断探底,长期徘徊在2港元/股左右,市盈率难超10倍,市净率更是几乎停滞在0.8倍。直到2020年9月,华电福新从港股退市,其市盈率也仅在5倍左右,远低于A股同类型上市企业。不仅如此,在港股低流动性下,华电福新的股权融资能力也被制约。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与港股相比,对于新能源企业而言,A股的融资环境明显更为宽松。

综合各方面因素,华电福新从港股撤退后回A上市已不可避免。

2020年6月,华电福新宣布,由华电集团设立的华电福瑞作为要约人,要约收购其H股股东股权。当年9月,华电福新私有化议案通过并完成退市。

不过,一位券商人士表示,考虑到同业竞争的问题,私有化后的新能源电力运营商作为独立平台想回A股上市,需要时间重新整合其旗下上市公司的清洁能源业务。

基于此,与同期从港股私有化退市的新能源电力运营商相比,华电在华电福清港股退市后仅一个月,立即启动了对旗下新能源业务的整合,节奏显得尤为紧锣密鼓。

2020年11月,包括华电福新在内的华电集团及其下属公司通过无偿划转、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139家新能源发电企业、11家分公司或风光电项目资产及2家核电企业和1家新能源发电企业的参股权通通注入华电福新发展。

2021年8月,华电集团旗下另一上市企业——华电国际宣布剥离风光资产,并将27家新能源公司的股权和资产全部出售给华电福新,并取得后者37.19%股权。2021年12月,华电国际召开股东大会,同意将第二批新能源资产、新能源股权及新能源前期项目以总对价约人民币52.89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华电福新发展。

去年3月,华电福新发展再次受让华电福瑞下属子公司1家新能源发电企业控股权、7 项新能源发电项目资产。

至此,华电集团几乎全部新能源业务被整合并入华电福新。

在结束资产的整合重组后,华电新能马又不停蹄地抛出了新能源融资计划。2022年7月,华电新能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募资300亿发展新能源业务,集资规模超越去年上市的三峡能源,或将创造新能源板块募资规模最大IPO纪录。

截至2022年6月30日,华电新能控股发电项目装机容量为2794.44万千瓦,其中:风电2066.71万千瓦(市场份额6.04%),太阳能发电727.74万千瓦(市场份额2.16%)。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2年6月30日,华电新能控股发电项目装机容量为2794.44万千瓦,其中,风电2066.71万千瓦(市场份额6.04%),太阳能发电727.74万千瓦(市场份额2.16%)。同期,公司风电业务收入实现97.1亿元,占总收入比重的80.55%,太阳能发电业务实现收入23.4亿元,占比19.45%。

从业务布局上看,华电新能基本全面覆盖了新能源几乎所有类型项目,包括集中式、大基地、海上风电、分散式风电、分布式光伏、光伏领跑者、农林渔光互补复合项目等。

02、加速“追赶”新能源的华电

如此“着急”地推动华电新能回A,华电意在“追赶”同行的“新能源”步伐。

实际上,华电可谓新能源转型的“先行者”,其清洁能源开发工作已进行了十余年,其清洁转型的底子也不弱。

公开资料显示,华电集团的新能源业务主要以风电、太阳能发电业务为主,风力发电业务收入系新能源业务主要的收入来源,比例保持在75%以上,经营规模呈现上升趋势。2022年,其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达47.2%,仅次于清洁化转型排头兵国家电投。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近年来,华电新能业绩无论是从质量上还是成长性上都表现颇佳。2019-2021年,华电新能净利润分别为34.88亿元、44.18 亿元和 78.4 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23%、26.9%、36.3%,其毛利率分别为51.42%、51.71%和55.49%,均呈逐年上升趋势。

事实上,自2017年前任董事长温枢刚掌舵华电集团以来,清洁化、低碳化始终是华电集团的转型方向。

2021年两会期间,时任中国华电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温枢刚更表示,“十四五”期间,华电集团力争新增新能源装机7500万千瓦,“十四五”末非化石能源装机占比力争达到50%,清洁能源占比接近60%,并努力于2025年实现碳排放达峰。

然而,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先行者”华电集团近些年的转型表现却难言领先。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发布的《2021 年中国风电吊装容量统计简报》显示,2021年华电集团新增风电装机容量253万千瓦,排名全国第七,落后于国家电投、华能集团、三峡集团、中国广核、中国电建和国家能源集团。

在累计风电装机总量上,华电集团也排名垫底,截至2021年底,华电集团累计风电装机容量2061万千瓦,在“五大”中排名第五,且与国能投、华能、国电投三家拉开差距。

在近年来的新兴赛道——海上风电的布局上,华电集团也行动迟缓,同样据《2021 年中国风电吊装容量统计简报》,2021 年华电集团海上风电新增装机量仅为50万千瓦,不及冠军三峡集团的零头。

图片

数据显示,2020年,华电集团天然气发电和水电的装机占比在总装机中占比达28.32%,而与之相对,其风、光的装机比例合计不足15%。业内分析,这样的电力装机结构,华电要想完成其“十四五”期间清洁能源装机占比由40%向60%的跨越,难度很大。

显然,华电集团意识到了上述问题。从2020年开始,其新能源发展突然提速,当年,华电集团新能源新增装机规模达692万千瓦装机,是上一年的5倍,累计装机达到2436万千瓦。

截至2022年6月30日,华电风光发电装机规模已进一步增长至2794.45万千瓦,相比2020年末增长14.71%,从2019年至2022年6月底,华电集团新能源装机规模已增长1050.44万千瓦。

然而,即便如此,与其他发电集团相比,华电集团的新能源业务进度仍显乏力。

统计数字表明,2021年,国家电投和国家能源集团的新能源新增装机规模已分别达1887万千瓦及1086.3万千瓦,超过华电集团近3年的新增新能源装机量。

种种迹象表明,在新能源业务的发展上,留给华电集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03、五大发电集团的新角力

迫切需要发展新能源的华电,无论从上市的推进节奏角度,还是从华电新能这次的融资规模角度看,都显的雄心勃勃。

招股书显示,华电新能本次计划募资总金额约300亿元,将在陆上清洁能源基地以及长三角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北部湾城市群、海南自贸区等区域建设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项目。其中,210 亿元用于风电、太阳能发电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约 90 亿元。而华电新能披露的新能源募投项目新增装机量将高达1516.55万千瓦,涉及总投资高达804.12亿元。

实际上,这210亿元只是华电接下来投资计划的一部分,其募资项目涉及总投资高达804.12亿元。

不过,虽然华电雄心勃勃,但市场普遍认为,即便回A一切顺利,华电新能源面临的挑战依旧巨大。

目前,五大发电集团均已公布了其清洁能源发展目标。2022年上半年,五大发电集团均公布了“十四五”期间风电、光伏装机目标。其中,国家能源集团宣布2025年底之前新增风电、光伏装机7000-8000万千瓦,华能集团拟新增8000万千瓦,华电集团7500万千瓦,国家电投仅光伏要新增5000万千瓦以上。

实际上,当前,加大新能源电力投资、确保风光装机持续高增是几乎所有发电集团的锚定的发展方向。对于这些央企巨头来说,新能源项目的开发在未来几年要全面进入快车道。

如此格局下,五大发电集团旗下的新能源各开发主体之间的角力也将进一步白热化。而华电新能源也不得不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在最新一版的华电新能在招股说明书中,华电新能就表示“优质风电或太阳能发电项目,公司面临同行业公司的竞争。随着 “双碳”目标持续深入,行业竞争日趋激烈。若未来风光资源竞争进一步加剧,公司获得项目资源的难度可能将进一步加大”。

另外,过去以风电为主、光伏为辅的新能源发展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早期风电开发更具成本优势、集中度较高,而光伏行业占地面积大、补贴更高等一系列因素,导致了五大集团普遍“重风电而轻光伏”。然而,随着近几年光伏的技术进步,该产业系统成本直线下降,光伏发电的竞争优势凸显,逐渐成为新能源的主力,和各家竞争日趋激烈的新战场。

2019年华能集团不仅加快了光伏的自建项目,还展开了对协鑫新能源项目的并购;大唐集团更是快马加鞭,2020年光伏采购招标竟多达550万千瓦,是该公司累计装机总量的近4倍。

据悉,2023年,五大发电集团手中均握有大量的待建新能源项目,目前待建项目大约合计1.1亿千瓦装机,其中光伏约7000万千瓦,风电约4000万千万。

图片

相比同行,虽然在传统风电行业,华电具有一定优势,但在光伏领域的布局速度,则显的相对滞后。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国家电投、中国华能、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大唐和中国华电的光伏装机量分别为4113万千瓦、912万千瓦、860万千瓦、534.76万千瓦、509万千瓦,华电居末。

过去一年,就新增装机方面,国家电投投产光伏电站1200万千瓦,再拔头筹;中国华能集团光伏电站投产装机800万千瓦,排名次席;国家能源集团投产光伏750万千瓦,位列第三。而中国华电光伏投产550万千瓦,排名第四,仅超过了中国大唐。

不容置疑的是,作为五大发电集团之一华电旗下的新能源平台,未来仍将是我国电力开发和建设的主力军,虽然新能源转型暂时落后同行,但也并非完全是坏事,放慢抢装的步伐也可能会带来效益上的补偿。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2年3月,华电新能的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665.74万千瓦。此外,2019-2021年,该公司太阳能发电业务上网电量分别为41.40 亿千瓦时、 47.62 亿千瓦时、57.61亿千瓦时和36.66 亿千瓦时, 呈上升趋势。

值得关注的是,2022年9月,华电集团清洁转型的接力棒已经从温枢刚传至江毅。作为国家电投原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董事, 江毅如何将国家电投的新能源基因移植到华电集团,华电集团又将其手中构建起怎样的清洁化的未来,各界仍将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国华电

2.1k
  • 赵晓东出任华电集团副总经理
  • 华电重工等成立海上风电运维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募资300亿,A股新能源最大IPO来袭

无论从那方面,华电新能此番的回A行程可谓又急又猛。

文|融中财经

从港股私有化退市两年多之后,中国华电集团公司(以下称“华电集团”或“华电”)旗下新能源板块正在谋求电力史上规模最大的IPO。

近日,上交所网站披露,华电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华电新能”)目前已递交招股书,并获得上交所受理。公司拟募资约300亿元,其中,210亿元用于风电、太阳能发电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约9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22年7月,华电新能就已预披露招股书,宣布了集团新能源板块的回A计划。目前,华电新能的上市之路已行至临门一脚。

一方面,从港股退市后一年半的时间内,华电新能迅速改头换面,完成新能源资产的整合重组,另一方面,其向外界发布了了发力新能源的巨额投资计划。其招股说明书显示,华电新能此次拟募资300亿元。若计划顺利成行,华电新能将再次刷新A股新能源板块募资纪录,成为史上规模最大IPO。

无论从那方面,华电新能此番的回A行程可谓又急又猛。

实际上, 作为华电集团旗下新能源业务最终整合的唯一平台,华电新能承担了暂时“落后”的华电集团在清洁化转型上追赶同行的勃勃雄心。

01、整合后的“新能源航母平台”

对于资本市场,华电新能并不算陌生。在踏上回A之路前,华电集团的新能源资产已经过一轮从港股上市又退市的过程。

华电新能的历史颇为复杂。2004年10月,华电在福建省设立全资子公司——华电福建发电有限公司,以管理福建的水电、火电以及核电。其后,该公司更名为华电福新能源有限公司,并与华电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进行重组改制,成立了华电新能的前身华电福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华电福新”)。

之后,华电将全国的风电及其他新能源项目划入华电福新,随后,华电福新于2012年成功在港股上市,并成为华电集团旗下的唯一一家多元化清洁能源上市企业。

但在港股上市8年后,华电却选择让旗下的福建华电福瑞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电福瑞”)以吸收合并的方式,将华电福新私有化并从港股退市。

实际上,在当时,华电福新从港股的“撤退”并非孤例。

自2019年起,在港股上市的新能源电力运营商之间似乎形成一股私有化浪潮,除华电福新之外,中国电力清洁能源、中电绿色清洁能源、哈尔滨电气及华能新能源均先后从港股退市。

究其原因,偏低的估值导致的融资能力丧失是华电福新以及上述企业退市的直接原因。彼时,尽管其业绩表现良好,但其股价却长期徘徊在2港元/股左右,市盈率难超10倍,市净率更是几乎停滞在0.8倍。

然而,在港股上市后,尽管华电福新业绩保持稳健增长,但华电福新价值长期被港股市场低估。2016年之后,其股价不断探底,长期徘徊在2港元/股左右,市盈率难超10倍,市净率更是几乎停滞在0.8倍。直到2020年9月,华电福新从港股退市,其市盈率也仅在5倍左右,远低于A股同类型上市企业。不仅如此,在港股低流动性下,华电福新的股权融资能力也被制约。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与港股相比,对于新能源企业而言,A股的融资环境明显更为宽松。

综合各方面因素,华电福新从港股撤退后回A上市已不可避免。

2020年6月,华电福新宣布,由华电集团设立的华电福瑞作为要约人,要约收购其H股股东股权。当年9月,华电福新私有化议案通过并完成退市。

不过,一位券商人士表示,考虑到同业竞争的问题,私有化后的新能源电力运营商作为独立平台想回A股上市,需要时间重新整合其旗下上市公司的清洁能源业务。

基于此,与同期从港股私有化退市的新能源电力运营商相比,华电在华电福清港股退市后仅一个月,立即启动了对旗下新能源业务的整合,节奏显得尤为紧锣密鼓。

2020年11月,包括华电福新在内的华电集团及其下属公司通过无偿划转、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139家新能源发电企业、11家分公司或风光电项目资产及2家核电企业和1家新能源发电企业的参股权通通注入华电福新发展。

2021年8月,华电集团旗下另一上市企业——华电国际宣布剥离风光资产,并将27家新能源公司的股权和资产全部出售给华电福新,并取得后者37.19%股权。2021年12月,华电国际召开股东大会,同意将第二批新能源资产、新能源股权及新能源前期项目以总对价约人民币52.89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华电福新发展。

去年3月,华电福新发展再次受让华电福瑞下属子公司1家新能源发电企业控股权、7 项新能源发电项目资产。

至此,华电集团几乎全部新能源业务被整合并入华电福新。

在结束资产的整合重组后,华电新能马又不停蹄地抛出了新能源融资计划。2022年7月,华电新能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募资300亿发展新能源业务,集资规模超越去年上市的三峡能源,或将创造新能源板块募资规模最大IPO纪录。

截至2022年6月30日,华电新能控股发电项目装机容量为2794.44万千瓦,其中:风电2066.71万千瓦(市场份额6.04%),太阳能发电727.74万千瓦(市场份额2.16%)。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2年6月30日,华电新能控股发电项目装机容量为2794.44万千瓦,其中,风电2066.71万千瓦(市场份额6.04%),太阳能发电727.74万千瓦(市场份额2.16%)。同期,公司风电业务收入实现97.1亿元,占总收入比重的80.55%,太阳能发电业务实现收入23.4亿元,占比19.45%。

从业务布局上看,华电新能基本全面覆盖了新能源几乎所有类型项目,包括集中式、大基地、海上风电、分散式风电、分布式光伏、光伏领跑者、农林渔光互补复合项目等。

02、加速“追赶”新能源的华电

如此“着急”地推动华电新能回A,华电意在“追赶”同行的“新能源”步伐。

实际上,华电可谓新能源转型的“先行者”,其清洁能源开发工作已进行了十余年,其清洁转型的底子也不弱。

公开资料显示,华电集团的新能源业务主要以风电、太阳能发电业务为主,风力发电业务收入系新能源业务主要的收入来源,比例保持在75%以上,经营规模呈现上升趋势。2022年,其清洁能源装机占比达47.2%,仅次于清洁化转型排头兵国家电投。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近年来,华电新能业绩无论是从质量上还是成长性上都表现颇佳。2019-2021年,华电新能净利润分别为34.88亿元、44.18 亿元和 78.4 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23%、26.9%、36.3%,其毛利率分别为51.42%、51.71%和55.49%,均呈逐年上升趋势。

事实上,自2017年前任董事长温枢刚掌舵华电集团以来,清洁化、低碳化始终是华电集团的转型方向。

2021年两会期间,时任中国华电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温枢刚更表示,“十四五”期间,华电集团力争新增新能源装机7500万千瓦,“十四五”末非化石能源装机占比力争达到50%,清洁能源占比接近60%,并努力于2025年实现碳排放达峰。

然而,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先行者”华电集团近些年的转型表现却难言领先。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发布的《2021 年中国风电吊装容量统计简报》显示,2021年华电集团新增风电装机容量253万千瓦,排名全国第七,落后于国家电投、华能集团、三峡集团、中国广核、中国电建和国家能源集团。

在累计风电装机总量上,华电集团也排名垫底,截至2021年底,华电集团累计风电装机容量2061万千瓦,在“五大”中排名第五,且与国能投、华能、国电投三家拉开差距。

在近年来的新兴赛道——海上风电的布局上,华电集团也行动迟缓,同样据《2021 年中国风电吊装容量统计简报》,2021 年华电集团海上风电新增装机量仅为50万千瓦,不及冠军三峡集团的零头。

图片

数据显示,2020年,华电集团天然气发电和水电的装机占比在总装机中占比达28.32%,而与之相对,其风、光的装机比例合计不足15%。业内分析,这样的电力装机结构,华电要想完成其“十四五”期间清洁能源装机占比由40%向60%的跨越,难度很大。

显然,华电集团意识到了上述问题。从2020年开始,其新能源发展突然提速,当年,华电集团新能源新增装机规模达692万千瓦装机,是上一年的5倍,累计装机达到2436万千瓦。

截至2022年6月30日,华电风光发电装机规模已进一步增长至2794.45万千瓦,相比2020年末增长14.71%,从2019年至2022年6月底,华电集团新能源装机规模已增长1050.44万千瓦。

然而,即便如此,与其他发电集团相比,华电集团的新能源业务进度仍显乏力。

统计数字表明,2021年,国家电投和国家能源集团的新能源新增装机规模已分别达1887万千瓦及1086.3万千瓦,超过华电集团近3年的新增新能源装机量。

种种迹象表明,在新能源业务的发展上,留给华电集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03、五大发电集团的新角力

迫切需要发展新能源的华电,无论从上市的推进节奏角度,还是从华电新能这次的融资规模角度看,都显的雄心勃勃。

招股书显示,华电新能本次计划募资总金额约300亿元,将在陆上清洁能源基地以及长三角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北部湾城市群、海南自贸区等区域建设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项目。其中,210 亿元用于风电、太阳能发电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约 90 亿元。而华电新能披露的新能源募投项目新增装机量将高达1516.55万千瓦,涉及总投资高达804.12亿元。

实际上,这210亿元只是华电接下来投资计划的一部分,其募资项目涉及总投资高达804.12亿元。

不过,虽然华电雄心勃勃,但市场普遍认为,即便回A一切顺利,华电新能源面临的挑战依旧巨大。

目前,五大发电集团均已公布了其清洁能源发展目标。2022年上半年,五大发电集团均公布了“十四五”期间风电、光伏装机目标。其中,国家能源集团宣布2025年底之前新增风电、光伏装机7000-8000万千瓦,华能集团拟新增8000万千瓦,华电集团7500万千瓦,国家电投仅光伏要新增5000万千瓦以上。

实际上,当前,加大新能源电力投资、确保风光装机持续高增是几乎所有发电集团的锚定的发展方向。对于这些央企巨头来说,新能源项目的开发在未来几年要全面进入快车道。

如此格局下,五大发电集团旗下的新能源各开发主体之间的角力也将进一步白热化。而华电新能源也不得不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在最新一版的华电新能在招股说明书中,华电新能就表示“优质风电或太阳能发电项目,公司面临同行业公司的竞争。随着 “双碳”目标持续深入,行业竞争日趋激烈。若未来风光资源竞争进一步加剧,公司获得项目资源的难度可能将进一步加大”。

另外,过去以风电为主、光伏为辅的新能源发展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早期风电开发更具成本优势、集中度较高,而光伏行业占地面积大、补贴更高等一系列因素,导致了五大集团普遍“重风电而轻光伏”。然而,随着近几年光伏的技术进步,该产业系统成本直线下降,光伏发电的竞争优势凸显,逐渐成为新能源的主力,和各家竞争日趋激烈的新战场。

2019年华能集团不仅加快了光伏的自建项目,还展开了对协鑫新能源项目的并购;大唐集团更是快马加鞭,2020年光伏采购招标竟多达550万千瓦,是该公司累计装机总量的近4倍。

据悉,2023年,五大发电集团手中均握有大量的待建新能源项目,目前待建项目大约合计1.1亿千瓦装机,其中光伏约7000万千瓦,风电约4000万千万。

图片

相比同行,虽然在传统风电行业,华电具有一定优势,但在光伏领域的布局速度,则显的相对滞后。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国家电投、中国华能、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大唐和中国华电的光伏装机量分别为4113万千瓦、912万千瓦、860万千瓦、534.76万千瓦、509万千瓦,华电居末。

过去一年,就新增装机方面,国家电投投产光伏电站1200万千瓦,再拔头筹;中国华能集团光伏电站投产装机800万千瓦,排名次席;国家能源集团投产光伏750万千瓦,位列第三。而中国华电光伏投产550万千瓦,排名第四,仅超过了中国大唐。

不容置疑的是,作为五大发电集团之一华电旗下的新能源平台,未来仍将是我国电力开发和建设的主力军,虽然新能源转型暂时落后同行,但也并非完全是坏事,放慢抢装的步伐也可能会带来效益上的补偿。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2年3月,华电新能的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665.74万千瓦。此外,2019-2021年,该公司太阳能发电业务上网电量分别为41.40 亿千瓦时、 47.62 亿千瓦时、57.61亿千瓦时和36.66 亿千瓦时, 呈上升趋势。

值得关注的是,2022年9月,华电集团清洁转型的接力棒已经从温枢刚传至江毅。作为国家电投原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董事, 江毅如何将国家电投的新能源基因移植到华电集团,华电集团又将其手中构建起怎样的清洁化的未来,各界仍将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