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裁员中的58同城:老问题难解、护城河难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裁员中的58同城:老问题难解、护城河难建

58同城和子公司们,陷入困局已久。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连线Insight 陈秋晓

编辑|周雄飞

“神奇的网站”58同城,正在经历一场阵痛。

近日,据第一财经等媒体报道,58同城被传出将裁员的消息,整体裁员比例或在30%以上,涉及多个业务线。

裁员传闻之下,是一个“廉颇老矣”的故事。

58同城成立于2005年,是主要提供分类信息服务的互联网平台,业务范围涵盖二手交易、房产、招聘等多个生活领域。

早期在PC互联网时代,58通过收购赶集网、中华英才网等方式,一度成为大而全的信息分类网站,占据超八成市场份额。58的商业模式也由此生长起来,即通过撮合用户和商家达成交易,并从中分别收取会员服务费和在线推广费,本质上是一门流量生意。

图源58同城官网

而随着互联网终端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58同城在投资并购潮中错过了向移动时代发展的先机。同时,在房产、招聘、二手交易等细分赛道,也有新的垂直玩家快速成长起来。

为了和各个垂直领域的玩家进行抗衡,58同城在2020年选择了从纽交所退市,并分拆出安居客、快狗打车、天鹅到家等各个领域的子业务,试图分点突围,并重新估值和分开上市。

不过,这些58系子业务们延续了集团的老问题,如对虚假信息治理不力,导致信任危机频频发生;又如流量至上、营销换流量等经营理念,导致销售成本过高而精细化运营不足等。

如今,安居客、天鹅到家仍未能顺利实现上市,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也无法抓牢自己的市场份额;而快狗打车虽已上市,但在同城货运赛道中,也常年处于行业老二的位置上,难以突围。

如此情况之下,58还在通过投资的手段来实现发展。近两年,58同城又成立了创投公司,将自己的投资触角不断延展至时尚、汽车等领域。

在逐步落后的境地下,通过投资风口企业是一种跟上时代的策略,但这并不能让58逆风翻盘,归根结底,58同城的问题,还是得一个个从根源上解决。

01 裁员背后,58同城没有护城河

上周,在脉脉平台上,有多名认证为58同城员工的用户称,58正进行一波大规模裁员,比例或高达30%-50%;TEG(技术工程事业群)、LBG(本地服务事业群)和HRG(人力资源及职业教育事业群)均受到影响。对此,截止发稿前,58同城尚未进行正式回应。

在微博的相关讨论中,网友反应主要分为“居然还没有倒闭”和“很多骗子”两类,这也透露出58同城不仅在行业内声量减退,且在广大公众心中的形象也较为消极。

58同城是成立于2005年的初代信息服务网站,以“大而全”为特征,曾经历过赴美上市、收购对手赶集网、占据超八成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份额等巅峰时刻。

58官网首页上有诸多信息分类和入口,截图自58同城官网

但近些年来,58越来越难了。

一开始,58同城定位信息分发平台,一方面为有搜索需求的用户提供信息,一方面为有广告、曝光需求的中小商家提供流量,相当于流量中介。

在打开一定市场后,58同城又先后推出了付费会员服务和竞价服务,既将C端“升级为”注册会员并收取费用,又向B端商家推出了“价高者得”的竞价服务。在这两个措施下,58同城的在2012年的毛利率一度达到了90%,并成功于2013年实现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国内首支赴美上市的分类信息股。

登陆美股后,58同城彼时并不能放松,因为它还要面对来自赶集网的挑战。由于58与赶集网的客户群体和产品模式都比较相似,在本地生活服务中分别占据了第一、第二的市场份额。而在拿到腾讯投资之后,58同城在2015年一举收购了赶集网,将自己的市场份额增至81.6%。

随后,58同城的野心越来越大。58同城CEO姚劲波在当年还公开表示,未来将继续投资100家O2O公司,通过持续扩张来形成58的生态体系。

58也确实这样做了,于2015年又先后收购了驾考平台驾校一点通、房地产租售服务平台安居客、人才招聘网站中华英才网等,通过多起并购,实现了对房屋租售、招聘求职、二手交易、宠物票务、餐饮娱乐等各类生活信息的多面覆盖。

不过,在此过程中,58同城被曝光存在许多虚假信息,其中虚假房源、虚假招聘都是重灾区,个人数据泄漏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平台上发布信息的商家也对58同城有着诸多怨言。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入驻商家、房东等均指出58同城存在先交钱再拟合同、而业务员推销与实际服务不符等乱象。

图源58同城官网

而由于58作为信息平台,其收入结构主要还是以佣金和会员费为主,在58同城退市前的最后一份财报中,2020年第一季度,来自在线推广服务和会员服务的收入,分别占据总营收的62.31%和31.86%,毛利率则高达87.9%。

这也意味着,58同城很难从根本上整治虚假信息,因为要管理和审核平台上的信息,必然会投入较大的管理成本,同时也无法从更多的商家处抽取佣金。

平台规模扩大、虚假信息泛滥带来信任危机的同时,58所面临的外部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随着2010年左右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快速到来,在与58同类型的本地生活领域,有美团借由移动端的团购业务迅速崛起;而在房产、招聘等细分赛道上,也有BOSS直聘、贝壳找房等移动互联网垂直平台快速成长出来。

反观,在那两年只顾着并购扩大规模的58同城,却错过了新的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入口,用户已经开始养成了新的使用习惯,即去往手机等移动端,在各种各样的App中进行实时搜索,而58同城此前用投资并购构建起来的“护城河”显得极为脆弱,很快蛋糕就被竞争对手们抢走不少。

受此趋势的影响,2015年-2019年,58同城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85.11%、69.54%、32.62%、30.48%和18.56%,始终在不断下滑。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58的营收增速变成了-15.5%。

为了改变这一颓势,2020年9月,58同城宣布从美股退市并进行私有化。这既宣告着58没跟上时代的步伐,也意味着58同城告别了过去,必须改变自己求生。58同城确实也这么干了,它通过分拆业务来正面迎接各垂直垂直赛道的竞争,这又是一场场难打的硬仗。

02 老问题还在,子公司们陷入围困

退市之后,58同城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分拆出天鹅到家、安居客、快狗打车等垂直产业互联网的平台,试图通过精细化运营并分开上市。

不过从结果来看,58同城分拆上市的计划并未如愿展开。2021年4月,安居客冲击港股上市,但半年后招股书失效,至今尚未重新提交;同年7月,天鹅到家冲击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最终也无疾而终;唯一实现港股上市的快狗打车,却在上市首日就暴跌22%。

这些58系公司仿佛陷入上市魔咒的背后,有着共同的问题。

首先,子公司们做的主要还是信息中介的生意,依靠流量来进行变现,因此无法做好对平台信息“优胜劣汰”的筛选,导致子平台中依旧延续了此前存在于58网站上的问题,即C端用户对搜索结果并不满意,而B端用户也抱怨收费项目“货不对板”。

比如,虚假照片、虚假定价等房源信息不实的问题,在安居客平台上也再次出现。在央视的调查中,房产中介公司要求员工自费在平台上发布房源信息,除了平台费之外,中介还需要另缴费参与竞价排名、才能让自己的房源出现在首页上。为了收回成本,中介便倾向于发布虚假房源吸引客户,以达到广告引流的效果。

其次,无法维护好平台环境的58系公司,只能靠烧钱营销来换取用户规模的增长,而巨额营销费用也反过来拖累了公司的发展,并无法让公司在本就竞争激烈的赛道中长期占领优势地位。

从招股书来看,2018-2020年,安居客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总营收的比重高达57.3%;天鹅到家在同一期间的营销投入分别为3.48亿元、4.31亿元、6.04亿元,获客成本也从2018年的330元/人提升至了2020年的561元/人。在2022年财报中,快狗打车的营销费用也高达3.21亿元,占营收比重高达41.53%。

除此之外,并购颇多的58同城,在同一领域常常有好几个团队在彼此内卷。如房产端,除了安居客外还有58房产和赶集网在做;汽车领域,赶集好车和58汽车互抢蛋糕,这导致集团整体精力较为分散,无法对业务进行更精细的运营。

具体来看,安居客未拓展收入渠道,天鹅到家未深入服务质量管理,而快狗打车则未拓展服务场景。

安居客的营收模式较为单一,一直是在通过向房产经纪人、房产开发商等卖曝光量、提供营销服务来赚取端口费用,未对收入模式进行进一步拓展。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安居客在线营销服务的收入分别为61.5亿元、73亿元和78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持续高于95%。

此外,安居客对平台信息的挖掘和审核也并不充分。以安居客平台上存在的虚假信息为例,可以看出58同城只是将其作为前端的流量入口,并未深度挖掘和审核信息本身的价值,导致其无法延长服务的链条和价值。

这也就导致安居客无法在体量上与贝壳相抗衡。2020年,安居客营收80.5亿元,不到贝壳同年营收(705亿元)的12%。而2020年安居客在线营销服务的收入仅增长6.8%,单个用户营收贡献由2018年的151元/人下降到2020年的117.8元/人,增长已经开始放缓。

2021年4月,安居客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同年10月招股书失效。此后,该公司再未提交新的招股书。

安居客出师未捷,58同城又开始把主攻家政服务的天鹅到家推向资本市场。2021年7月3日,天鹅到家正式递交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

孵化于58到家的天鹅到家,业务范围包括保洁、保姆和月嫂三大类,主要通过对家政服务进行抽成实现营收。而其最高可达30.7%的抽成比例(也就是单均在4000元以上的抽成),却引发了消费用户的诸多不满。

高抽成的同时,平台在自身运营上采取轻资产的方式,除了营销和平台研发之外,没有采取在员工管理、线下渠道拓展、服务人员质量把控等方面采取拥有的行动。而月嫂、保姆等服务行业人员的服务质量和态度,又恰恰需要统一培训和监管。这也就导致天鹅到家难以留住用户。

截至2020年12月底,天鹅到家平台总交易额为88.28亿元人民币,不到市场总量的1%。目前,天鹅到家的IPO计划也处于搁浅状态中。

至于快狗打车,虽然登陆了资本市场,服务场景却没有充分拓展,仍以为企业客户搬运、送货为主,并依赖于向企业、司机收取佣金。

图源快狗打车官方微博

本质上,这依然是一门撮合生意,护城河同样较为薄弱,因此,快狗并无法招架住其竞争对手货拉拉的激烈进攻。2022年,货拉拉、快狗打车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3.5%和2.3%,相差近20倍。截至5月19日,快狗打车的港股市值仅剩10.77亿港元,较发行时市值跌超九成。

子业务们纷纷陷入困局之中,58同城也一直在寻求新的增长解法,这几年,它也一直在押注新的风口,只不过是通过投资的方式。

03 靠投资,不能真正解58同城的困

集团本体和主力子公司都陷入困局58同城,没有放弃其通过投资来换取增长的惯用手段。

早在2015年,58同城就成立了投资部门,围绕招聘、房产、金融、汽车、教育、本地生活服务等领域展开了一系列布局。

IT桔子数据显示,58同城主导的投资事件已超过百起,其中对汽车交通、房产服务和教育领域的投资较多,合计占比47%。不过,58超过半数的对外投资都集中在A轮及之前。此外,2014年至今,58同城还并购了9家企业,包括赶集网、中华英才网、优信拍等。

不过,如此大规模的投资和并购,58同城却没有进行很好地消化。以对二手车业务的整合为例,由于国内二手车市场存在碎片化、标准化程度低的问题,58同城很难对二手车同时进行批量采购和质量管控,且难以进行统一定价。消化不了二手车业务的58同城,不得不付出更多成本来适应市场规模的扩大。

频繁的投资,也要面临一些风险。

以58同城对我爱我家旗下的长租公寓品牌“相寓”的投资为例。2018年,58同城以7.12元/股的价格高家买入,而由于相寓的亏损不断,58不得不在2023年4月宣布股份减持。以宣布减持当日4月7日我爱我家的股价计算,58只能以3.53元/股的价格卖出,累计亏损幅度可达50.42%。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58投资的脚步,2022年4月,58同城又与无锡神骐永诚私募基金等合作,成立了创投公司“无锡神骐”。不过,58一改此前高调投资的风格,并没有公布该公司在创投领域的布局和规划,只是称“会从这个公司重新梳理相关的规划”。在业内看来,58参与成立创投公司,目的还是为了寻找利润增长点。

而从2023年的情况来看,58同城对外投资的动作并不多,目前仅在时尚和动力电池领域进行了两笔合作:一是2月份对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红布林的注资,二是4月份与宁德时代进行战略合作。

从合作对象来看,前者正面临转型危机,或烧钱多于赚钱;后者则自有成熟强大的体系、有待磨合。

从红布林的状况来看,它自成立以来已融资7轮,颇受资本热捧,背后是在2020年已突破万亿的二手闲置物品交易市场。但值得注意的是,红布林在消费者之间的口碑同样不好。以黑猫投诉平台为例,红布林在黑猫上的累计投诉量达3512条,其中大部分是关于无法退款、买到假货或货不对板的问题。

图源红布林官网

这背后,是红布林正面临着用户增长缓慢、优质货源不足的问题,亟待转型。一方面,随着京东、阿里、抖音、快手等本就拥有巨大流量池的巨头们也开始布局二手奢侈品市场,红布林自身竞争力和差异性的不足开始凸显,也就难以维持流量。

另一方面,由于二手奢侈品行业本身鱼龙混杂,至今没有一套关于鉴别商品真伪的通用标准,红布林则并没有就这行业痛点做出突破,还不具备护城河。这导致了平台上优质货源不足、而用户无法买到满意商品。

针对这两个问题,是58作为信息中介平台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过、并未完全克服的。因此,红布林接受58同城的投资,或许是希望获得新的渠道和流量入口,但两家口碑不良公司的合作,也可能进一步引发不良消费者的抵触,两者的合作是否能形成“1+1>2”的效应存在不确定性。

至于58与宁德时代的合作,按照双方介绍,计划在新能源汽车、新能源二手车流通领域展开全面的合作。不过,在业内看来这两家体量庞大的企业想要有效合作,还有诸多需要磨合的地方,这同样需要时间。

总的来看,过去近20年通过并购、投资等动作,一口吞成大胖子的58同城,已经越来越难逃避自身发展的两难境地,“虚胖”带来的不是真正的实力。58同城此前的发展迅猛而快速,但针对不同业务的精细化运营则是一门慢功夫,它需要耐心解决一个个困扰已久的症结,才能真正实现突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58集团

3k
  • 智租换电完成数亿元C轮融资
  • 58同城、安居客携手华为启动鸿蒙原生应用开发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裁员中的58同城:老问题难解、护城河难建

58同城和子公司们,陷入困局已久。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连线Insight 陈秋晓

编辑|周雄飞

“神奇的网站”58同城,正在经历一场阵痛。

近日,据第一财经等媒体报道,58同城被传出将裁员的消息,整体裁员比例或在30%以上,涉及多个业务线。

裁员传闻之下,是一个“廉颇老矣”的故事。

58同城成立于2005年,是主要提供分类信息服务的互联网平台,业务范围涵盖二手交易、房产、招聘等多个生活领域。

早期在PC互联网时代,58通过收购赶集网、中华英才网等方式,一度成为大而全的信息分类网站,占据超八成市场份额。58的商业模式也由此生长起来,即通过撮合用户和商家达成交易,并从中分别收取会员服务费和在线推广费,本质上是一门流量生意。

图源58同城官网

而随着互联网终端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58同城在投资并购潮中错过了向移动时代发展的先机。同时,在房产、招聘、二手交易等细分赛道,也有新的垂直玩家快速成长起来。

为了和各个垂直领域的玩家进行抗衡,58同城在2020年选择了从纽交所退市,并分拆出安居客、快狗打车、天鹅到家等各个领域的子业务,试图分点突围,并重新估值和分开上市。

不过,这些58系子业务们延续了集团的老问题,如对虚假信息治理不力,导致信任危机频频发生;又如流量至上、营销换流量等经营理念,导致销售成本过高而精细化运营不足等。

如今,安居客、天鹅到家仍未能顺利实现上市,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也无法抓牢自己的市场份额;而快狗打车虽已上市,但在同城货运赛道中,也常年处于行业老二的位置上,难以突围。

如此情况之下,58还在通过投资的手段来实现发展。近两年,58同城又成立了创投公司,将自己的投资触角不断延展至时尚、汽车等领域。

在逐步落后的境地下,通过投资风口企业是一种跟上时代的策略,但这并不能让58逆风翻盘,归根结底,58同城的问题,还是得一个个从根源上解决。

01 裁员背后,58同城没有护城河

上周,在脉脉平台上,有多名认证为58同城员工的用户称,58正进行一波大规模裁员,比例或高达30%-50%;TEG(技术工程事业群)、LBG(本地服务事业群)和HRG(人力资源及职业教育事业群)均受到影响。对此,截止发稿前,58同城尚未进行正式回应。

在微博的相关讨论中,网友反应主要分为“居然还没有倒闭”和“很多骗子”两类,这也透露出58同城不仅在行业内声量减退,且在广大公众心中的形象也较为消极。

58同城是成立于2005年的初代信息服务网站,以“大而全”为特征,曾经历过赴美上市、收购对手赶集网、占据超八成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份额等巅峰时刻。

58官网首页上有诸多信息分类和入口,截图自58同城官网

但近些年来,58越来越难了。

一开始,58同城定位信息分发平台,一方面为有搜索需求的用户提供信息,一方面为有广告、曝光需求的中小商家提供流量,相当于流量中介。

在打开一定市场后,58同城又先后推出了付费会员服务和竞价服务,既将C端“升级为”注册会员并收取费用,又向B端商家推出了“价高者得”的竞价服务。在这两个措施下,58同城的在2012年的毛利率一度达到了90%,并成功于2013年实现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国内首支赴美上市的分类信息股。

登陆美股后,58同城彼时并不能放松,因为它还要面对来自赶集网的挑战。由于58与赶集网的客户群体和产品模式都比较相似,在本地生活服务中分别占据了第一、第二的市场份额。而在拿到腾讯投资之后,58同城在2015年一举收购了赶集网,将自己的市场份额增至81.6%。

随后,58同城的野心越来越大。58同城CEO姚劲波在当年还公开表示,未来将继续投资100家O2O公司,通过持续扩张来形成58的生态体系。

58也确实这样做了,于2015年又先后收购了驾考平台驾校一点通、房地产租售服务平台安居客、人才招聘网站中华英才网等,通过多起并购,实现了对房屋租售、招聘求职、二手交易、宠物票务、餐饮娱乐等各类生活信息的多面覆盖。

不过,在此过程中,58同城被曝光存在许多虚假信息,其中虚假房源、虚假招聘都是重灾区,个人数据泄漏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平台上发布信息的商家也对58同城有着诸多怨言。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入驻商家、房东等均指出58同城存在先交钱再拟合同、而业务员推销与实际服务不符等乱象。

图源58同城官网

而由于58作为信息平台,其收入结构主要还是以佣金和会员费为主,在58同城退市前的最后一份财报中,2020年第一季度,来自在线推广服务和会员服务的收入,分别占据总营收的62.31%和31.86%,毛利率则高达87.9%。

这也意味着,58同城很难从根本上整治虚假信息,因为要管理和审核平台上的信息,必然会投入较大的管理成本,同时也无法从更多的商家处抽取佣金。

平台规模扩大、虚假信息泛滥带来信任危机的同时,58所面临的外部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随着2010年左右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快速到来,在与58同类型的本地生活领域,有美团借由移动端的团购业务迅速崛起;而在房产、招聘等细分赛道上,也有BOSS直聘、贝壳找房等移动互联网垂直平台快速成长出来。

反观,在那两年只顾着并购扩大规模的58同城,却错过了新的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入口,用户已经开始养成了新的使用习惯,即去往手机等移动端,在各种各样的App中进行实时搜索,而58同城此前用投资并购构建起来的“护城河”显得极为脆弱,很快蛋糕就被竞争对手们抢走不少。

受此趋势的影响,2015年-2019年,58同城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85.11%、69.54%、32.62%、30.48%和18.56%,始终在不断下滑。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58的营收增速变成了-15.5%。

为了改变这一颓势,2020年9月,58同城宣布从美股退市并进行私有化。这既宣告着58没跟上时代的步伐,也意味着58同城告别了过去,必须改变自己求生。58同城确实也这么干了,它通过分拆业务来正面迎接各垂直垂直赛道的竞争,这又是一场场难打的硬仗。

02 老问题还在,子公司们陷入围困

退市之后,58同城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分拆出天鹅到家、安居客、快狗打车等垂直产业互联网的平台,试图通过精细化运营并分开上市。

不过从结果来看,58同城分拆上市的计划并未如愿展开。2021年4月,安居客冲击港股上市,但半年后招股书失效,至今尚未重新提交;同年7月,天鹅到家冲击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最终也无疾而终;唯一实现港股上市的快狗打车,却在上市首日就暴跌22%。

这些58系公司仿佛陷入上市魔咒的背后,有着共同的问题。

首先,子公司们做的主要还是信息中介的生意,依靠流量来进行变现,因此无法做好对平台信息“优胜劣汰”的筛选,导致子平台中依旧延续了此前存在于58网站上的问题,即C端用户对搜索结果并不满意,而B端用户也抱怨收费项目“货不对板”。

比如,虚假照片、虚假定价等房源信息不实的问题,在安居客平台上也再次出现。在央视的调查中,房产中介公司要求员工自费在平台上发布房源信息,除了平台费之外,中介还需要另缴费参与竞价排名、才能让自己的房源出现在首页上。为了收回成本,中介便倾向于发布虚假房源吸引客户,以达到广告引流的效果。

其次,无法维护好平台环境的58系公司,只能靠烧钱营销来换取用户规模的增长,而巨额营销费用也反过来拖累了公司的发展,并无法让公司在本就竞争激烈的赛道中长期占领优势地位。

从招股书来看,2018-2020年,安居客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总营收的比重高达57.3%;天鹅到家在同一期间的营销投入分别为3.48亿元、4.31亿元、6.04亿元,获客成本也从2018年的330元/人提升至了2020年的561元/人。在2022年财报中,快狗打车的营销费用也高达3.21亿元,占营收比重高达41.53%。

除此之外,并购颇多的58同城,在同一领域常常有好几个团队在彼此内卷。如房产端,除了安居客外还有58房产和赶集网在做;汽车领域,赶集好车和58汽车互抢蛋糕,这导致集团整体精力较为分散,无法对业务进行更精细的运营。

具体来看,安居客未拓展收入渠道,天鹅到家未深入服务质量管理,而快狗打车则未拓展服务场景。

安居客的营收模式较为单一,一直是在通过向房产经纪人、房产开发商等卖曝光量、提供营销服务来赚取端口费用,未对收入模式进行进一步拓展。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安居客在线营销服务的收入分别为61.5亿元、73亿元和78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持续高于95%。

此外,安居客对平台信息的挖掘和审核也并不充分。以安居客平台上存在的虚假信息为例,可以看出58同城只是将其作为前端的流量入口,并未深度挖掘和审核信息本身的价值,导致其无法延长服务的链条和价值。

这也就导致安居客无法在体量上与贝壳相抗衡。2020年,安居客营收80.5亿元,不到贝壳同年营收(705亿元)的12%。而2020年安居客在线营销服务的收入仅增长6.8%,单个用户营收贡献由2018年的151元/人下降到2020年的117.8元/人,增长已经开始放缓。

2021年4月,安居客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同年10月招股书失效。此后,该公司再未提交新的招股书。

安居客出师未捷,58同城又开始把主攻家政服务的天鹅到家推向资本市场。2021年7月3日,天鹅到家正式递交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

孵化于58到家的天鹅到家,业务范围包括保洁、保姆和月嫂三大类,主要通过对家政服务进行抽成实现营收。而其最高可达30.7%的抽成比例(也就是单均在4000元以上的抽成),却引发了消费用户的诸多不满。

高抽成的同时,平台在自身运营上采取轻资产的方式,除了营销和平台研发之外,没有采取在员工管理、线下渠道拓展、服务人员质量把控等方面采取拥有的行动。而月嫂、保姆等服务行业人员的服务质量和态度,又恰恰需要统一培训和监管。这也就导致天鹅到家难以留住用户。

截至2020年12月底,天鹅到家平台总交易额为88.28亿元人民币,不到市场总量的1%。目前,天鹅到家的IPO计划也处于搁浅状态中。

至于快狗打车,虽然登陆了资本市场,服务场景却没有充分拓展,仍以为企业客户搬运、送货为主,并依赖于向企业、司机收取佣金。

图源快狗打车官方微博

本质上,这依然是一门撮合生意,护城河同样较为薄弱,因此,快狗并无法招架住其竞争对手货拉拉的激烈进攻。2022年,货拉拉、快狗打车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3.5%和2.3%,相差近20倍。截至5月19日,快狗打车的港股市值仅剩10.77亿港元,较发行时市值跌超九成。

子业务们纷纷陷入困局之中,58同城也一直在寻求新的增长解法,这几年,它也一直在押注新的风口,只不过是通过投资的方式。

03 靠投资,不能真正解58同城的困

集团本体和主力子公司都陷入困局58同城,没有放弃其通过投资来换取增长的惯用手段。

早在2015年,58同城就成立了投资部门,围绕招聘、房产、金融、汽车、教育、本地生活服务等领域展开了一系列布局。

IT桔子数据显示,58同城主导的投资事件已超过百起,其中对汽车交通、房产服务和教育领域的投资较多,合计占比47%。不过,58超过半数的对外投资都集中在A轮及之前。此外,2014年至今,58同城还并购了9家企业,包括赶集网、中华英才网、优信拍等。

不过,如此大规模的投资和并购,58同城却没有进行很好地消化。以对二手车业务的整合为例,由于国内二手车市场存在碎片化、标准化程度低的问题,58同城很难对二手车同时进行批量采购和质量管控,且难以进行统一定价。消化不了二手车业务的58同城,不得不付出更多成本来适应市场规模的扩大。

频繁的投资,也要面临一些风险。

以58同城对我爱我家旗下的长租公寓品牌“相寓”的投资为例。2018年,58同城以7.12元/股的价格高家买入,而由于相寓的亏损不断,58不得不在2023年4月宣布股份减持。以宣布减持当日4月7日我爱我家的股价计算,58只能以3.53元/股的价格卖出,累计亏损幅度可达50.42%。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58投资的脚步,2022年4月,58同城又与无锡神骐永诚私募基金等合作,成立了创投公司“无锡神骐”。不过,58一改此前高调投资的风格,并没有公布该公司在创投领域的布局和规划,只是称“会从这个公司重新梳理相关的规划”。在业内看来,58参与成立创投公司,目的还是为了寻找利润增长点。

而从2023年的情况来看,58同城对外投资的动作并不多,目前仅在时尚和动力电池领域进行了两笔合作:一是2月份对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红布林的注资,二是4月份与宁德时代进行战略合作。

从合作对象来看,前者正面临转型危机,或烧钱多于赚钱;后者则自有成熟强大的体系、有待磨合。

从红布林的状况来看,它自成立以来已融资7轮,颇受资本热捧,背后是在2020年已突破万亿的二手闲置物品交易市场。但值得注意的是,红布林在消费者之间的口碑同样不好。以黑猫投诉平台为例,红布林在黑猫上的累计投诉量达3512条,其中大部分是关于无法退款、买到假货或货不对板的问题。

图源红布林官网

这背后,是红布林正面临着用户增长缓慢、优质货源不足的问题,亟待转型。一方面,随着京东、阿里、抖音、快手等本就拥有巨大流量池的巨头们也开始布局二手奢侈品市场,红布林自身竞争力和差异性的不足开始凸显,也就难以维持流量。

另一方面,由于二手奢侈品行业本身鱼龙混杂,至今没有一套关于鉴别商品真伪的通用标准,红布林则并没有就这行业痛点做出突破,还不具备护城河。这导致了平台上优质货源不足、而用户无法买到满意商品。

针对这两个问题,是58作为信息中介平台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过、并未完全克服的。因此,红布林接受58同城的投资,或许是希望获得新的渠道和流量入口,但两家口碑不良公司的合作,也可能进一步引发不良消费者的抵触,两者的合作是否能形成“1+1>2”的效应存在不确定性。

至于58与宁德时代的合作,按照双方介绍,计划在新能源汽车、新能源二手车流通领域展开全面的合作。不过,在业内看来这两家体量庞大的企业想要有效合作,还有诸多需要磨合的地方,这同样需要时间。

总的来看,过去近20年通过并购、投资等动作,一口吞成大胖子的58同城,已经越来越难逃避自身发展的两难境地,“虚胖”带来的不是真正的实力。58同城此前的发展迅猛而快速,但针对不同业务的精细化运营则是一门慢功夫,它需要耐心解决一个个困扰已久的症结,才能真正实现突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