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JMedia】颠覆OTA?拿了数亿元融资的他,要做的是教育分享住宿市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JMedia】颠覆OTA?拿了数亿元融资的他,要做的是教育分享住宿市场

谁真正有资金有团队有方法,在供应链和品牌上最终触达到了消费者,并且被更多的消费者使用,这个市场一定是他的。

作者:B12 高梦阳

从孵化蚂蚁短租,到成立小猪短租,陈驰始终都小心翼翼的怀揣着一个目标,完成对传统酒店的颠覆。如今,这段距离再次被缩短。

11月2日,小猪对外公布了已完成C+及D轮融资,总额达6500万美元。成立4年,小猪获得了投资人的持续认可,连接了国内301个城市的10万套房源,拥有了500万活跃用户。

但陈驰觉得,小猪到今天也不能说教育了市场,「我们只是证明这个逻辑是成立的」。

「虽然我们已经撬动了一部分房东,渗透了一部分城市、用户,但是市场中的增量还很大」。2016年,经历了多年的野蛮生长后,短租市场迎来了一波行业的整合潮。

途家在市场中不断的攻城略地,先是并购蚂蚁短租,在10月20日又宣布整合携程系内部的公寓、民宿业务;之前在国内市场举步维艰Airbnb在中国市场的布局也在加速,截止到10月29日,Airbnb已经与国内4座城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同时还与中国旅游研究院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

在外界看来,小猪的形势并不乐观。不过,陈驰却不以为然。

「未来,如果以分享经济为核心的非标住宿体量与用户规模能够超过传统的酒店,当然会影响到OTA的生意」。陈驰认为,短租行业没有到内部竞争的阶段,最后短租平台所面临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与OTA的竞争。

「谁真正有资金有团队有方法,在供应链和品牌上最终触达到了消费者,并且被更多的消费者使用,这个市场一定是他的」。

而陈驰希望,教育市场的人是小猪。

2016年的小猪,迎来了一次品牌上的自我蜕变。

今年6月,作为小猪短租的CEO,陈驰决定将小猪短租里的「短租」一词被摘掉,正式更名为小猪,slogan也从 「有人情味的住宿」变为「居住自由主义」。接着在8月2日,小猪成立四周年之际,推出全新小猪形象,陈驰宣布小猪在今后发展中将实现品牌IP化。

在对手忙着在市场中做资本运作时,小猪一面积极地拓展房源,一边坚持做起了调性上的拔高。

「今天用户的获取,不再是简单的线上引流就能做得到的,到最后,获取用户是一定要在品牌上占领用户的心智。」 陈驰说,商业的本质归根到底就是体验问题,用户并不在乎分享经济是什么,他们就是要住到一个像家甚至比家更舒适的房子里。 「我们希望房东能够提供高品质的服务,而不是廉价的、低水平的服务,这个平台的确就在向这个方向进化」。陈驰觉得,只有房东的服务比酒店更好、性价比更高,才能够命中不同用户、不同阶层的需求。 在陈驰看来,互联网企业其实与传统企业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就是把产品做好,创新做好,不断提升用户体验。

「这样才是解决用户获取、用户留存,降低用户获取成本的必由之路,今天的互联网不再是流量时代,流量的红利期其实已经完全过去了。」 陈驰认为,整个短租实际上是一个链条很长,且是由不同的短链拼成的一个服务行业,所以服务与体验就显得很重要做的足够好。他把如今的小猪的获客逻辑归纳为两点,第一就是把服务和体验做好,第二就是要占领用户的心智。

对品牌这一认知,都源于陈驰10多年的摸爬滚打。

「医生的经历,以及医学结构化的思维,对我影响很大」

从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到拜耳;从到3721、雅虎,再到奇虎、酷讯、赶集,陈驰的身份在医生、销售、经理、大区总监、创业者之间相互切换,但他却未必找到了最合适的职业定位。

「的确互联网这个行业,总是有泡沫起来又有泡沫在破灭,但这是这个行业的特点,在这个前所未有的大潮里,每个人就是非理性的想到要看到创新创业的机会」

进入酷讯后,陈驰费尽心机的想要在酒店行业中寻找到创新的模式,但往往无果而终。「我负责酒店方面的业务,当时一个很大的困扰是,垂直搜索的方式对酒店的供给与预定体验本质上改变不大」。

直到他与杨浩涌的那次对话。

「当时赶集的杨浩涌找到我,说想尝试分享住宿这个方向的时候,Airbnb还是一家很小的公司,我们还在酒店行业里打转呢。」经过一番仔细的琢磨,研究过Airbnb案例的陈驰觉得,自己发现了一片新大陆,「我不需要在酒店打转了」。

在分享经济在住宿业应用前,酒店都是在线下、OTA预订,希望通过比价搜索,让用户决策更加容易。陈驰认为,分享经济在供给端就开始改变预订体验,连接就与以为不同。 「分享经济把个性化的、个人的房源通过平台的方式,变身住宿供给」,让陈驰感觉一下子天地都变得极其的广阔,「这就是一个更颠覆性的创新,并非仅仅改变了预订的方式」,聊起那段记忆,陈驰现在还会激动。 酷讯的经历让陈驰与旅游业有着深度的接触,作为十多年的互联网老兵,他深知在国内做分享住宿的难度。经过自己的观察,陈驰觉得虽然从中国人的习惯与观念上出发,做住宿分享就很难,但分享经济在国内拓展最大的问题在于,国内的信用链条、决策链条、服务链条还不健全。

「说实话,当时分享住宿很难快速的做到一个很大的规模」。

这反倒激发了陈驰欲望,「这件事看起来难度非常大,反而有意思」。最终他选择加盟赶集,创立了蚂蚁短租,并且拉上了自己多年的老友兼同事,王连涛。

万事开头难,陈驰与王连涛在蚂蚁短租的尝试,还是出现了不少问题。

「外人看起来内部创业是一个很轻松的事,在前期的融资、启动时,就有流量、资源、技术的支持,但你战略方向的选择,长期的激励的措施,又会受到公司战略摇摆影响」,最终,陈驰与王连涛,选择了再次创业,创办了小猪短租。

蚂蚁短租的牛刀小试让陈驰与王连涛对分享住宿有了初步的认知,而在创立小猪短租后的日子让他们真正明白了分享住宿的逻辑。

「真正让自己坚定信念,在于2013年自己做房东的时候」。在小猪的初创期,房源难求,用户获取也很困难,陈驰带头与团队的高管都做起了房东。陈驰说,当自己开始把房间分享出来,接触了更多的房客,就能够从房东的角度去体会分享经济所带来的好处,发现做分享经济没有什么障碍。

陈驰自己已经接待了300多位房客,他还特地拿出手机,给我看了8月份的房东收入,5000元。「方向是正确的方向,只是需要时间。」

「早期,小猪运营是做的很重」。陈驰一脸无奈的说,今天整个生态里面所有的驱动方式不是自然而然的发生,实际上是与运营结合才发生的,「因为我们早期的运营做的很细。」为了教育房东提高房东分享的积极性,他们的很多服务都是非平台的方式提供给房东。

「在早期,要解决短租房源质量不断进化的问题,我们不能等他自觉发生。」陈驰介绍,房源的标题、描述、房东故事时候,团队会手把手为房东示范;好的房子,他们也会派专门的设计师团队去帮忙拍照,智能门锁、房源的硬装与软装他们也会介入。

「我们极端到什么情况,房子很少的时候,房子上线时候拍的照片我都要去过,首图放什么照片我都要去干涉。那时候做一个CEO事情很琐碎的,很多细节都要我们团队来做。」不过,在陈驰看来,这一切都值得。

而随着房源、房客的增加,示范作用的形成,平台的效应就显现了,后续的房东自己也会去研究,对比,什么样的房子会更受欢迎。

规模效应有了以后,小猪的品控反而更容易了。「在早期没房子时候,房子的生态系统是我们选择不了的,房东我们的人都会当做爷一样伺候,好多人都要围着他转,就算体验不好,也只能劝说他们改进改进」。陈驰苦笑着说,在现在这个生态系统,其实房东会知道必须要努力,才能获得房客的青睐,才会持续有更多的订单房源多起来以后,房东自己已经等不到小猪来帮忙软装,自己就会去提升房子的品质。

「整个价值的体现是,你的照片拍的好,你的描述写的清楚用户更容易会去选择你,你就会有更多的订单与点评,系统会给你更多的评分,小猪在未来还会给你一些类似超赞房东的标签、和一些正向的奖励机制给房东」。

「渐渐地,这些服务都已经变成了整个短租市场的基础服务」。

当然,陈驰再也不需要去干涉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很好的模板在哪里,良币驱逐劣币的效应就有了」。

如今的小猪,已经完成了从0到1的积累,都离不开早期运营沉淀下的体验与服务的贡献。

「短租的供求体验,服务链条都是在不断进化的。」

即便小猪拿了D轮融资,陈驰还是没为自己置办一间办公室,公司二楼东南角的工位,是他的自留地。半年来,在小猪做到了100000多间房源、10000多间夜、500多万用户后,陈驰反而常在工位上犯愁。

「今天比较大的压力反而是房东增长太快,用户端虽然也在增长,但是速度却有些跟不上。有些人真的是把这个当做类似淘宝的生意在做,当做专职,分享的味道就淡了。」

说到底,陈驰追求的,是供给、体验、服务、需求的平衡。这也是小猪在弱肉强食的旅游行业赖以生存的根基,在品牌、体验上与OTA的差异化也是小猪能够顶住压力的王牌之一。

陈驰反复强调,品牌的维系对很多互联网企业有很大的挑战,以前的互联网企业获取用户就是在线上用各种方式去买流量,做导流。但在今天,靠线上买流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因为它不能真正解决战略上的终极问题,「特别是在低频的市场」。

在途家整合携程系的非标住宿业务后,Airbnb也在国内市场频频布局,不少人开始揣测小猪的所面临的局势。而陈驰则看的很淡,「对于短租市场而言,小猪与Airbnb算是同行者,我们真正的竞争对手,是OTA」。

陈驰自己分析,国内的酒店业与欧美的市场不同点在于,欧美的酒店业是一个很成熟的行业,而国内的酒店业有一个特别怪的曲线。「经过前十年快速的增长,我们的酒店绝对量是过剩的,酒店业存在一个去库存的过程,今天很多星级酒店卖都卖不出去,只能以很低的价格销售」。陈驰认为虽然酒店的去库存化钳制了分享经济,但是分享住宿依然在快速发展,

「反过来,这个产业越大越成熟,OTA介入的深度与广度也会越大,从全球来看,airbnb最大的对手就是booking与Expedia,原因就是这样。」

由于传统OTA的预订体系与信息体系可以很顺利的接入到非标住宿领域,陈驰预测从OTA战略方向来说,未来这是一个不亚于酒店的市场,他们一定要去占领。

「你看,今天airbnb与booking的竞争已经慢慢浮出水面了,正面交锋了」。

聊到最后,陈驰仍然对分享住宿充满信心。

「我们不需要用科技去生产更多的东西,现在中国还需要再修房子吗?从本身来说是不需要的,还需要修更多的酒店吗?酒店实际上也是过剩的,车其实也是一样,有人还说需要买新车,但是存量的供给,能通过共享经济与互联网盘活他」。

在他心里,分享经济尤其降低了对资源的消耗,增加了收入,同时对社会的结构和信用体系有着巨大的改造。「一方面在改造,另一方面也在倒逼机制的形成。」而其中,就有信用体系的完善。

「现在可以用信用体系去提高效率,把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我们的重点是,把存量的房子加上人的认知盈余,形成新的链接,然后去分享它去撬动他,最后颠覆体验。」

陈驰透露,为了让商务人群也能方便使用,小猪还在努力把信用体系、发票问题解决掉,这样反过来也会刺激供给端给予更多的适合商务人群的房源。

「我们可能不见得 未来十年有巨大的科技创新,但是能够把原有几十年生产力所创造的巨大的社会资源,车、房、都通过共享经济充分利用起来,这何尝又不是一种重大的变革呢?」

说完,陈驰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