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违约债务增加、股价下跌,黄其森的泰禾将成又一家退市房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违约债务增加、股价下跌,黄其森的泰禾将成又一家退市房企

曾经高歌猛进的泰禾,如今也走到了退市边缘。

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

作为最早一批陷入流动性危机的房企,泰禾还未等来债务解决,反而正在一步步走向退市终局。

5月25日晚间,ST泰禾公告称,遭兴业信托申请强制执行,涉及四项纠纷,均因2019年为项目开发建设而向兴业信托申请的贷款,泰禾集团及实控人黄其森、叶荔夫妇为保证人。

上述四项纠纷合计贷款本金为31.86亿元,因债务到期未付,兴业信托申请强制执行本金及利息罚息。

对2020年就身陷现金流危机的泰禾来说,债务无法按期偿付被申请执行已不是新鲜事。

据公告补充称,截止今年4月底,泰禾集团(包括控股公司在内)除上述相关诉讼外,尚未披露的其他小额诉讼、仲裁事项共计463起,涉及金额4亿元,主要为金额较小的商品房合同纠纷及工程施工合同、租赁合同纠纷。

ST泰禾表示,公司生产经营等情况未发生重大变化,由于上述案件尚未执行完毕,其对公司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影响暂时无法准确估计。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至今,泰禾已有30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198亿元。同时,黄其森也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限制高消费。

这家曾靠打造豪宅风光无两的千亿房企,在陷入债务危机后业绩连年亏损,去年5月就因年报亏损38亿被戴上“ST”的标签。

当时泰禾实控人黄其森刚被带走协助调查,泰禾的总市值虽早已从2018年的500多亿元跌至44亿元,股价也没跌到“低于1元”的退市危险线,并且在年底黄其森回归、政策面释放利好下多次大涨。

但今年以来,虽然黄其森仍在积极奔走,一边招募新高管,一边在北京、长三角、福州、厦门等城市“下沉一线”,亲自带队调研项目,大有继续努力“自救”的风范,但泰禾的颓势还未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黄其森(左一)调研项目  图片来源:公司官微

首先是业绩方面,今年一季度泰禾的营收仅为9.69亿元,只有去年全年的11%,同时归母净利润继续亏损6.07亿元。

其次是整体债务规模继续增长,据此前公告显示,截至2023年4月28日,ST泰禾已到期未归还借款本金为582.03亿元,同时公司对外担保中实质性逾期债务对应的担保余额为54.16亿元。

最后则是惨淡的二级市场表现。截至5月26日收盘,ST泰禾股价报0.55元/股,已连续15天股价低于1元。此前,泰禾就曾发出多份“公司股票存在可能因股价低于面值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

对于如何争取撤销退市风险警示,ST泰禾还曾在5月15日召开的业绩会上表示,公司大股东与管理层正在讨论稳定股价的措施,如达到信披标准,公司会及时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披义务。

但照目前股价来看,即使ST泰禾之后5天连续涨停,股票价格也无法回到1元的“生死线”,已提前锁定面值退市。

实际上,走在退市边缘的房企不止泰禾一家,*ST蓝光、*ST中天已收到交易所拟决定退市前的“事先告知书”,正在停牌之中。

按照规定,蓝光发展和中天金融可以向交易所申请听证或者书面陈述和申辩,如果在放弃听证或者参加了听证但仍作出被终止上市的决定后,就将正式退市。

*ST蓝光和*ST中天外,ST美置、*ST嘉凯等A股房企也跟泰禾一样,已提前锁定“1元退市”。

据泰禾官微显示,5月19日,黄其森在厦门调研期间,正是ST泰禾已经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面临退市风险之时。

“泰禾的产品赢得了客户的认可,泰禾的股票却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黄其森对此痛心表示,在他看来,从2020年债务违约到现在,“其实已经从最艰难的时刻走出来了”。

据泰禾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23年4月底,集团已得到批复的政策性纾困资金额度为22.18亿元,其中已收到10.09亿元,泰禾全部在建的几十个项目除了1个项目外,全部复工复产。

在债务方面,在没有整体方案的情况下,泰禾正在进行项目层面的债务展期,今年5月份,北京大兴泰禾中央广场项目与五矿信托达成和解;北京公馆项目也和金融机构初步达成复销意向。

在历经高速扩张导致资金危局后,“以二次创业的心态做小而美、小而精的公司”,是黄其森对泰禾的新定位,其视察的多个复工项目则是遗留的基本盘。

黄其森还在调研的时候跟随行同事说,泰禾始终坚持保交付保品质这一最大策略。从来没有躺平,以后也决不会躺平,不管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泰禾一定要闯过去。

但已锁定退市的泰禾,不可避免地将面临品牌、信誉、融资渠道继续恶化,今后如何化解巨额债务,维护投资者利益、完成保交楼任务,仍将是黄其森需求面临的难题,也是其不可推卸的责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泰禾

  • 一周债市看点|多家城投因业务违规被处分,雅居乐债券评级遭下调
  • 渤海银行(09668.HK)起诉泰禾集团,涉金融借款纠纷19.43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违约债务增加、股价下跌,黄其森的泰禾将成又一家退市房企

曾经高歌猛进的泰禾,如今也走到了退市边缘。

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

作为最早一批陷入流动性危机的房企,泰禾还未等来债务解决,反而正在一步步走向退市终局。

5月25日晚间,ST泰禾公告称,遭兴业信托申请强制执行,涉及四项纠纷,均因2019年为项目开发建设而向兴业信托申请的贷款,泰禾集团及实控人黄其森、叶荔夫妇为保证人。

上述四项纠纷合计贷款本金为31.86亿元,因债务到期未付,兴业信托申请强制执行本金及利息罚息。

对2020年就身陷现金流危机的泰禾来说,债务无法按期偿付被申请执行已不是新鲜事。

据公告补充称,截止今年4月底,泰禾集团(包括控股公司在内)除上述相关诉讼外,尚未披露的其他小额诉讼、仲裁事项共计463起,涉及金额4亿元,主要为金额较小的商品房合同纠纷及工程施工合同、租赁合同纠纷。

ST泰禾表示,公司生产经营等情况未发生重大变化,由于上述案件尚未执行完毕,其对公司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影响暂时无法准确估计。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至今,泰禾已有30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198亿元。同时,黄其森也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限制高消费。

这家曾靠打造豪宅风光无两的千亿房企,在陷入债务危机后业绩连年亏损,去年5月就因年报亏损38亿被戴上“ST”的标签。

当时泰禾实控人黄其森刚被带走协助调查,泰禾的总市值虽早已从2018年的500多亿元跌至44亿元,股价也没跌到“低于1元”的退市危险线,并且在年底黄其森回归、政策面释放利好下多次大涨。

但今年以来,虽然黄其森仍在积极奔走,一边招募新高管,一边在北京、长三角、福州、厦门等城市“下沉一线”,亲自带队调研项目,大有继续努力“自救”的风范,但泰禾的颓势还未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黄其森(左一)调研项目  图片来源:公司官微

首先是业绩方面,今年一季度泰禾的营收仅为9.69亿元,只有去年全年的11%,同时归母净利润继续亏损6.07亿元。

其次是整体债务规模继续增长,据此前公告显示,截至2023年4月28日,ST泰禾已到期未归还借款本金为582.03亿元,同时公司对外担保中实质性逾期债务对应的担保余额为54.16亿元。

最后则是惨淡的二级市场表现。截至5月26日收盘,ST泰禾股价报0.55元/股,已连续15天股价低于1元。此前,泰禾就曾发出多份“公司股票存在可能因股价低于面值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

对于如何争取撤销退市风险警示,ST泰禾还曾在5月15日召开的业绩会上表示,公司大股东与管理层正在讨论稳定股价的措施,如达到信披标准,公司会及时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披义务。

但照目前股价来看,即使ST泰禾之后5天连续涨停,股票价格也无法回到1元的“生死线”,已提前锁定面值退市。

实际上,走在退市边缘的房企不止泰禾一家,*ST蓝光、*ST中天已收到交易所拟决定退市前的“事先告知书”,正在停牌之中。

按照规定,蓝光发展和中天金融可以向交易所申请听证或者书面陈述和申辩,如果在放弃听证或者参加了听证但仍作出被终止上市的决定后,就将正式退市。

*ST蓝光和*ST中天外,ST美置、*ST嘉凯等A股房企也跟泰禾一样,已提前锁定“1元退市”。

据泰禾官微显示,5月19日,黄其森在厦门调研期间,正是ST泰禾已经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面临退市风险之时。

“泰禾的产品赢得了客户的认可,泰禾的股票却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黄其森对此痛心表示,在他看来,从2020年债务违约到现在,“其实已经从最艰难的时刻走出来了”。

据泰禾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23年4月底,集团已得到批复的政策性纾困资金额度为22.18亿元,其中已收到10.09亿元,泰禾全部在建的几十个项目除了1个项目外,全部复工复产。

在债务方面,在没有整体方案的情况下,泰禾正在进行项目层面的债务展期,今年5月份,北京大兴泰禾中央广场项目与五矿信托达成和解;北京公馆项目也和金融机构初步达成复销意向。

在历经高速扩张导致资金危局后,“以二次创业的心态做小而美、小而精的公司”,是黄其森对泰禾的新定位,其视察的多个复工项目则是遗留的基本盘。

黄其森还在调研的时候跟随行同事说,泰禾始终坚持保交付保品质这一最大策略。从来没有躺平,以后也决不会躺平,不管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泰禾一定要闯过去。

但已锁定退市的泰禾,不可避免地将面临品牌、信誉、融资渠道继续恶化,今后如何化解巨额债务,维护投资者利益、完成保交楼任务,仍将是黄其森需求面临的难题,也是其不可推卸的责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