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检验菜鸟菜不菜的时候到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检验菜鸟菜不菜的时候到了

菜鸟要单飞,京东被惊动。

文|零态LT 齐秋实

编辑|胡展嘉

2023年,出海市场战况空前,中国创业者在海外纷纷摩拳擦掌,以期能够把中国的商业模式、创业理念、战略打法输出海外,他们依然坚信“时光机理论”,并希望提前押注20年前的中国。

零态LT特推出出海观察栏目《出海反光镜》,从多个维度记录中国企业出海新征程。本文是该系列第34篇,聚焦物流玩家菜鸟,离开阿里单飞的菜鸟,正式打响上市战,未来菜鸟在国际如何与物流巨头们竞争?

菜鸟不“菜”,它甚至被调侃是只“老鸟”了。

因为从成立时间来算,菜鸟已经整整成立十周年了,但更受外界关注的是前段时间的阿里拆分和菜鸟“单飞”。

5月18日晚间,阿里巴巴发布了2023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除了发布了经营数据,阿里巴巴还在财报中宣布启动了几大动作:云智能集团的分拆,寻求成为一家独立上市公司;阿里国际数字商业寻求对外融资、菜鸟探索上市流程,以及盒马实施上市计划。

对于上市时间表,菜鸟官方表示其预计在未来的12~18个月内完成上市计划,不久前曾有消息传菜鸟计划于2024年初在香港IPO,旨在募集20亿美元的资金。某种程度上来看,菜鸟冲刺上市显得姗姗来迟,因为国内几大物流巨头大多已完成上市,如顺丰控股、京东物流、中通快递、圆通快递等,仅有菜鸟和极兔快递少数还未登陆资本市场的。

对于菜鸟而言,今年是格外具有象征性意义的一年,近期的这一系列动作也让外界开始重新审视菜鸟这家企业。事实上,菜鸟的业务早已不再局限在物流领域,目前它已形成面向商家、消费者和物流合作伙伴3类客户的5大核心服务板块:全球物流、智慧供应链、消费者物流、全球地网和物流科技。

2023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菜鸟到底表现如何?为何会有这样的表现?近些年来,它在出海方面主要有哪些动作?对于业务过于依赖阿里、长期亏损这两大被外界诟病的点,菜鸟又将如何化解?

01 菜鸟单飞,惊动京东

长期以来,菜鸟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下、经营现金流为负,这也是外界解读其为何会开始寻求独立上市,即菜鸟意图通过上市增加募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这次,从阿里巴巴所发布的财报来看,在营收增长的同时,菜鸟已开始着力减少亏损额:2023财年菜鸟总收入合计为775.12亿元,相较2022财年增长16%;抵消跨分部交易的影响后收入为556.81亿元,同比增长21%。其中,2023年1-3月,菜鸟营收为189.15亿元人民币,抵消跨分部交易后同比增长18%。 对此,阿里巴巴解释称菜鸟的营收增长主要受国际物流履约解决方案服务每单平均收入增加,以及对消费者物流服务需求的增加所致。

2023财年,菜鸟经调整EBITA为亏损3.91亿元,相较上一财年亏损14.65亿元明显收窄。对于亏损减少,阿里巴巴也在财报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主要是得益于“国际物流履约解决方案服务的经营业绩有所改善,消费者物流服务和国内物流履约解决方案服务的运营效率有所提高。”

显然,菜鸟的营收在增加、亏损在减少,而菜鸟启动上市意味着其将准备“单飞”。阿里分拆,菜鸟上市。前者表明了阿里意在盘活内部资源,坚定地执行去去中台化的战略,未来拆分出的淘宝天猫商业也都可以成为菜鸟在B端的客户;后者意味着菜鸟正在把客户端服务变成了上游企业,未来可能会打通从C端到B端的供应链逻辑。

也正因如此,外界颇为看好菜鸟未来的发展前景。在胡润研究院4月18号所发布的《2023全球独角兽榜》榜单中, 菜鸟物流以第10位的排名入选榜单,其估值高达1850亿人民币。需要一提的是,胡润研究院给菜鸟的估值已经超过彼时京东物流839亿港元的总市值,近日,京东物流股价持续下跌,公司市值已不足800亿港元。

自诞生后,菜鸟就曾被一些人视为“第二个京东物流”,如今菜鸟单飞,势必会惊动到京东物流。从早期发展定位来看,菜鸟偏向于技术科技,希望用轻模式来解决淘宝的电商平台体验问题,即通过整合和集成资源来做电商平台配送。但随着电商平台的发展变化和消费者对于物流时效的要求越来越高,这种模式的弊端也开始展现出来,菜鸟需要进一步夯实自己在电商上的进化能力。

事实上,菜鸟也早已意识到这一问题,通过整合丹鸟和点我达等多家物流企业来进一步扩张规模、在国内和海外建立自建仓,看起来变得越来越“重”的菜鸟正在尝试补足自己的短板。

作为原本服务于阿里的物流体系,菜鸟似乎已经开始要“脱胎换骨”,因为在本季度,其总营收中有超过七成的为外部客户。而今年3月,菜鸟成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以下简称“WFP”)在中国的首个全球性物流合作伙伴,菜鸟将帮助WFP在全球紧急情况下缩短关键物资的配送时间,这更被认为是菜鸟在出海方面及业务成熟上的重要表现。

02 菜鸟PK物流巨头,全球化竞赛开打

早已出海的菜鸟将自身定位于“全球化产业互联网”公司,菜鸟CEO万霖也曾多次表示,菜鸟要坚定走产业互联网的路线,全球化是菜鸟的一大核心战略布局。

时至今日,根据菜鸟的官方宣传,菜鸟已在全球建设了6大核心物流枢纽,包括300万平方米的跨境仓库,触达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300多个港口的空运、陆运以及海运服务,平均日处理量超过9000万单。

事实上,2020年是菜鸟出海的一个重要节点。虽然早在2018年,菜鸟就启动了“国际物流大通道”,开始投入资源进行海外物流基建布局。但在2020年前,菜鸟国际物流干线主要依靠中外运等大货代,末端以及一些业务非核心国家主要依靠的是UPU邮政体系。

2020年疫情爆发,一方面,整个邮政体系基本崩溃,包裹运输停滞;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线上购物火爆,各大电商平台的订单量暴涨,这使得菜鸟国际开始下决心投入更多资金建设物流基础设施。

在这种情况下,2021年菜鸟国际物流发展迅速,根据阿里巴巴所发布的2021年Q4财报显示,菜鸟国际物流2021全年的日均跨境包裹量已经达到了450万个,虽然距离国际最大的快递巨头UPS日均包裹量2330万个尚有较大差距,但菜鸟国际确实已经织出了一张全球跨境包括网络。

在菜鸟所能覆盖到的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欧洲、俄罗斯属于菜鸟业务领域内较为老牌核心的区域,据了解,在这些地方,菜鸟的无忧标准物流产品可以做到10日达。自2022年以来,菜鸟又将业务范围扩展至更广的区域,比如在美国、墨西哥和巴西等美洲国家投入建设转运中心,开设直达航班等。

尤其是在巴西,因为物流基础建设还较为落后,所以菜鸟国际快递在巴西的末端物流建设上投入了很多资源,像是包括智能自提柜在内的快递柜和大大小小的驿站等,这一方面提升了客户服务体验,另一方面对快递同行也形成了较强的合作吸引力。

今年3月,菜鸟还与巴西邮政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为中国-巴西国际快递的履约提效。未来,菜鸟在巴西所打造出的“巴西模式”将可能会成为其进入更多国家和地区的范本。近些年来,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出海成为中国物流公司纷纷在做的事情。一般而言,中国物流公司出海的第一站常常都是东南亚,第二站是中东,再之后是非洲、拉丁美洲和欧洲国家。

中东拥有不亚于东南亚的人口基数,又有较高的人均消费能力,所以自去年开始,围绕着第二站中东,国内物流公司已经开始形成混战,菜鸟、顺丰和三通一达都是抢食这块蛋糕。譬如极兔中东区域总部已经落地沙特阿拉伯,据称已经建设了一支人员规模2000多人的本地团队,有着超1300辆运营配送车辆。

国内物流巨头均不甘示弱。

2019年,中通快递便联合易为控股成立了速达非,专注于中国与非洲、中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之间的跨境物流服务;京东物流自2020年开始就加速了其在德国、荷兰、法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地落地自营海外仓的进度,去年6月,京东物流美国首个自动化仓“洛杉矶2号”也正式启用。

03 长期亏损下飞离阿里,菜鸟到底“菜不菜”

成立十年,这是一个检验菜鸟到底“菜不菜”的较好窗口,长期以来,外界始终对于菜鸟存有疑虑,其中被提及较多的两点是其在业务上过于依赖阿里和在业绩上长期未能盈利。

诚然,菜鸟的成立初衷便是为了更好地服务阿里的电商业务:2013年5月,阿里联合顺丰、三通一达等快递企业,以及银泰、复星、富春等大型集团企业组建而成菜鸟。彼时,阿里更是强调菜鸟将以快递公司的身份“做快递公司做不了的事情,和快递公司不愿意做的事情”,这在后期被提炼成了“数据存储、数据分析以及构建整个优化系统链路的能力”。

但是随着菜鸟自身业务的发展以及阿里整个战略打法的转变,菜鸟在近些年来尤其是这几年已经展现出了越来越强的“单飞”能力,某种程度上,说其在业务上过于依赖阿里是一种对历史的沉溺和对现实的无视。

譬如正像前文所提到的,本季度,菜鸟总营收中有超过七成为外部客户所贡献,这也是过去几个财年菜鸟第三方客户收入不断提升的一个自然结果。2022财年三季度,阿里首次在财报中披露菜鸟运营数据和第三方收入占比,其中数据显示,该季度菜鸟外部收入占比就已达到了67%,且第三方商家数量还在持续增长。

此次菜鸟筹备上市,更是体现了菜鸟不仅在业务上,而且还在组织上完成一次“脱胎换骨”。那么,阿里为何会把菜鸟分拆出来单独上市?对于阿里而言,菜鸟的战略意义又是什么?

要回答这一问题,除了前文已提及到的阿里去中台化的大的战略背景,还有就是,菜鸟在阿里内部始终是被视为可以与阿里云和蚂蚁金服相提并论的领跑业务,菜鸟也曾被马云形容成自己的“最后一个梦想”。

阿里对于菜鸟的期许从来从来就不是一家传统的物流企业,而是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型互联网科技企业,在阿里的全球化战役中,菜鸟更是承担着建设全球数字物流基础设施的重任。除了补足阿里在快递物流领域内的角色之外,菜鸟更将面向更广阔的市场,即通过核心技术改造传统物流业,在全链路的数字化上,通过大数据和AI等前沿技术来为行业赋能、提效。

当然,为了配合阿里在跨境电商、即时零售、下沉市场等领域的扩张,菜鸟的业务模式确实变得越来越重,其迟迟未能实现盈利、短期内更可能难以走出亏损泥沼确实是摆在菜鸟面前的一道难题。

此外,想要走向独立的菜鸟也将在国内面临激烈竞争,如在菜鸟所布局的末端配送上,拼多多正在布局末端驿站,通过小卖部等来构建自己的末端物流体系;在菜鸟所押注的跨境物流上,其与UPS、FedEx、DHL这些真正的国际巨头们仍是差距明显,回本尚需时日,全球化征程只能算是刚刚起步。

但无论如何,菜鸟看起来都不再像是一只初出茅庐的“菜鸟”了,成立十周年更可看做是检验自身“菜不菜”的一把时间标尺,谋求上市的菜鸟已经表达了想要“单飞”的夙愿,且看它能飞多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菜鸟网络

186
  • 申通快递(002468.SZ):2024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9亿元,同比增长43.20%
  • 线下家居送装是难题,菜鸟却要发力这个物流细分市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检验菜鸟菜不菜的时候到了

菜鸟要单飞,京东被惊动。

文|零态LT 齐秋实

编辑|胡展嘉

2023年,出海市场战况空前,中国创业者在海外纷纷摩拳擦掌,以期能够把中国的商业模式、创业理念、战略打法输出海外,他们依然坚信“时光机理论”,并希望提前押注20年前的中国。

零态LT特推出出海观察栏目《出海反光镜》,从多个维度记录中国企业出海新征程。本文是该系列第34篇,聚焦物流玩家菜鸟,离开阿里单飞的菜鸟,正式打响上市战,未来菜鸟在国际如何与物流巨头们竞争?

菜鸟不“菜”,它甚至被调侃是只“老鸟”了。

因为从成立时间来算,菜鸟已经整整成立十周年了,但更受外界关注的是前段时间的阿里拆分和菜鸟“单飞”。

5月18日晚间,阿里巴巴发布了2023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除了发布了经营数据,阿里巴巴还在财报中宣布启动了几大动作:云智能集团的分拆,寻求成为一家独立上市公司;阿里国际数字商业寻求对外融资、菜鸟探索上市流程,以及盒马实施上市计划。

对于上市时间表,菜鸟官方表示其预计在未来的12~18个月内完成上市计划,不久前曾有消息传菜鸟计划于2024年初在香港IPO,旨在募集20亿美元的资金。某种程度上来看,菜鸟冲刺上市显得姗姗来迟,因为国内几大物流巨头大多已完成上市,如顺丰控股、京东物流、中通快递、圆通快递等,仅有菜鸟和极兔快递少数还未登陆资本市场的。

对于菜鸟而言,今年是格外具有象征性意义的一年,近期的这一系列动作也让外界开始重新审视菜鸟这家企业。事实上,菜鸟的业务早已不再局限在物流领域,目前它已形成面向商家、消费者和物流合作伙伴3类客户的5大核心服务板块:全球物流、智慧供应链、消费者物流、全球地网和物流科技。

2023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菜鸟到底表现如何?为何会有这样的表现?近些年来,它在出海方面主要有哪些动作?对于业务过于依赖阿里、长期亏损这两大被外界诟病的点,菜鸟又将如何化解?

01 菜鸟单飞,惊动京东

长期以来,菜鸟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下、经营现金流为负,这也是外界解读其为何会开始寻求独立上市,即菜鸟意图通过上市增加募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这次,从阿里巴巴所发布的财报来看,在营收增长的同时,菜鸟已开始着力减少亏损额:2023财年菜鸟总收入合计为775.12亿元,相较2022财年增长16%;抵消跨分部交易的影响后收入为556.81亿元,同比增长21%。其中,2023年1-3月,菜鸟营收为189.15亿元人民币,抵消跨分部交易后同比增长18%。 对此,阿里巴巴解释称菜鸟的营收增长主要受国际物流履约解决方案服务每单平均收入增加,以及对消费者物流服务需求的增加所致。

2023财年,菜鸟经调整EBITA为亏损3.91亿元,相较上一财年亏损14.65亿元明显收窄。对于亏损减少,阿里巴巴也在财报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主要是得益于“国际物流履约解决方案服务的经营业绩有所改善,消费者物流服务和国内物流履约解决方案服务的运营效率有所提高。”

显然,菜鸟的营收在增加、亏损在减少,而菜鸟启动上市意味着其将准备“单飞”。阿里分拆,菜鸟上市。前者表明了阿里意在盘活内部资源,坚定地执行去去中台化的战略,未来拆分出的淘宝天猫商业也都可以成为菜鸟在B端的客户;后者意味着菜鸟正在把客户端服务变成了上游企业,未来可能会打通从C端到B端的供应链逻辑。

也正因如此,外界颇为看好菜鸟未来的发展前景。在胡润研究院4月18号所发布的《2023全球独角兽榜》榜单中, 菜鸟物流以第10位的排名入选榜单,其估值高达1850亿人民币。需要一提的是,胡润研究院给菜鸟的估值已经超过彼时京东物流839亿港元的总市值,近日,京东物流股价持续下跌,公司市值已不足800亿港元。

自诞生后,菜鸟就曾被一些人视为“第二个京东物流”,如今菜鸟单飞,势必会惊动到京东物流。从早期发展定位来看,菜鸟偏向于技术科技,希望用轻模式来解决淘宝的电商平台体验问题,即通过整合和集成资源来做电商平台配送。但随着电商平台的发展变化和消费者对于物流时效的要求越来越高,这种模式的弊端也开始展现出来,菜鸟需要进一步夯实自己在电商上的进化能力。

事实上,菜鸟也早已意识到这一问题,通过整合丹鸟和点我达等多家物流企业来进一步扩张规模、在国内和海外建立自建仓,看起来变得越来越“重”的菜鸟正在尝试补足自己的短板。

作为原本服务于阿里的物流体系,菜鸟似乎已经开始要“脱胎换骨”,因为在本季度,其总营收中有超过七成的为外部客户。而今年3月,菜鸟成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以下简称“WFP”)在中国的首个全球性物流合作伙伴,菜鸟将帮助WFP在全球紧急情况下缩短关键物资的配送时间,这更被认为是菜鸟在出海方面及业务成熟上的重要表现。

02 菜鸟PK物流巨头,全球化竞赛开打

早已出海的菜鸟将自身定位于“全球化产业互联网”公司,菜鸟CEO万霖也曾多次表示,菜鸟要坚定走产业互联网的路线,全球化是菜鸟的一大核心战略布局。

时至今日,根据菜鸟的官方宣传,菜鸟已在全球建设了6大核心物流枢纽,包括300万平方米的跨境仓库,触达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300多个港口的空运、陆运以及海运服务,平均日处理量超过9000万单。

事实上,2020年是菜鸟出海的一个重要节点。虽然早在2018年,菜鸟就启动了“国际物流大通道”,开始投入资源进行海外物流基建布局。但在2020年前,菜鸟国际物流干线主要依靠中外运等大货代,末端以及一些业务非核心国家主要依靠的是UPU邮政体系。

2020年疫情爆发,一方面,整个邮政体系基本崩溃,包裹运输停滞;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线上购物火爆,各大电商平台的订单量暴涨,这使得菜鸟国际开始下决心投入更多资金建设物流基础设施。

在这种情况下,2021年菜鸟国际物流发展迅速,根据阿里巴巴所发布的2021年Q4财报显示,菜鸟国际物流2021全年的日均跨境包裹量已经达到了450万个,虽然距离国际最大的快递巨头UPS日均包裹量2330万个尚有较大差距,但菜鸟国际确实已经织出了一张全球跨境包括网络。

在菜鸟所能覆盖到的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欧洲、俄罗斯属于菜鸟业务领域内较为老牌核心的区域,据了解,在这些地方,菜鸟的无忧标准物流产品可以做到10日达。自2022年以来,菜鸟又将业务范围扩展至更广的区域,比如在美国、墨西哥和巴西等美洲国家投入建设转运中心,开设直达航班等。

尤其是在巴西,因为物流基础建设还较为落后,所以菜鸟国际快递在巴西的末端物流建设上投入了很多资源,像是包括智能自提柜在内的快递柜和大大小小的驿站等,这一方面提升了客户服务体验,另一方面对快递同行也形成了较强的合作吸引力。

今年3月,菜鸟还与巴西邮政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为中国-巴西国际快递的履约提效。未来,菜鸟在巴西所打造出的“巴西模式”将可能会成为其进入更多国家和地区的范本。近些年来,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出海成为中国物流公司纷纷在做的事情。一般而言,中国物流公司出海的第一站常常都是东南亚,第二站是中东,再之后是非洲、拉丁美洲和欧洲国家。

中东拥有不亚于东南亚的人口基数,又有较高的人均消费能力,所以自去年开始,围绕着第二站中东,国内物流公司已经开始形成混战,菜鸟、顺丰和三通一达都是抢食这块蛋糕。譬如极兔中东区域总部已经落地沙特阿拉伯,据称已经建设了一支人员规模2000多人的本地团队,有着超1300辆运营配送车辆。

国内物流巨头均不甘示弱。

2019年,中通快递便联合易为控股成立了速达非,专注于中国与非洲、中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之间的跨境物流服务;京东物流自2020年开始就加速了其在德国、荷兰、法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地落地自营海外仓的进度,去年6月,京东物流美国首个自动化仓“洛杉矶2号”也正式启用。

03 长期亏损下飞离阿里,菜鸟到底“菜不菜”

成立十年,这是一个检验菜鸟到底“菜不菜”的较好窗口,长期以来,外界始终对于菜鸟存有疑虑,其中被提及较多的两点是其在业务上过于依赖阿里和在业绩上长期未能盈利。

诚然,菜鸟的成立初衷便是为了更好地服务阿里的电商业务:2013年5月,阿里联合顺丰、三通一达等快递企业,以及银泰、复星、富春等大型集团企业组建而成菜鸟。彼时,阿里更是强调菜鸟将以快递公司的身份“做快递公司做不了的事情,和快递公司不愿意做的事情”,这在后期被提炼成了“数据存储、数据分析以及构建整个优化系统链路的能力”。

但是随着菜鸟自身业务的发展以及阿里整个战略打法的转变,菜鸟在近些年来尤其是这几年已经展现出了越来越强的“单飞”能力,某种程度上,说其在业务上过于依赖阿里是一种对历史的沉溺和对现实的无视。

譬如正像前文所提到的,本季度,菜鸟总营收中有超过七成为外部客户所贡献,这也是过去几个财年菜鸟第三方客户收入不断提升的一个自然结果。2022财年三季度,阿里首次在财报中披露菜鸟运营数据和第三方收入占比,其中数据显示,该季度菜鸟外部收入占比就已达到了67%,且第三方商家数量还在持续增长。

此次菜鸟筹备上市,更是体现了菜鸟不仅在业务上,而且还在组织上完成一次“脱胎换骨”。那么,阿里为何会把菜鸟分拆出来单独上市?对于阿里而言,菜鸟的战略意义又是什么?

要回答这一问题,除了前文已提及到的阿里去中台化的大的战略背景,还有就是,菜鸟在阿里内部始终是被视为可以与阿里云和蚂蚁金服相提并论的领跑业务,菜鸟也曾被马云形容成自己的“最后一个梦想”。

阿里对于菜鸟的期许从来从来就不是一家传统的物流企业,而是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型互联网科技企业,在阿里的全球化战役中,菜鸟更是承担着建设全球数字物流基础设施的重任。除了补足阿里在快递物流领域内的角色之外,菜鸟更将面向更广阔的市场,即通过核心技术改造传统物流业,在全链路的数字化上,通过大数据和AI等前沿技术来为行业赋能、提效。

当然,为了配合阿里在跨境电商、即时零售、下沉市场等领域的扩张,菜鸟的业务模式确实变得越来越重,其迟迟未能实现盈利、短期内更可能难以走出亏损泥沼确实是摆在菜鸟面前的一道难题。

此外,想要走向独立的菜鸟也将在国内面临激烈竞争,如在菜鸟所布局的末端配送上,拼多多正在布局末端驿站,通过小卖部等来构建自己的末端物流体系;在菜鸟所押注的跨境物流上,其与UPS、FedEx、DHL这些真正的国际巨头们仍是差距明显,回本尚需时日,全球化征程只能算是刚刚起步。

但无论如何,菜鸟看起来都不再像是一只初出茅庐的“菜鸟”了,成立十周年更可看做是检验自身“菜不菜”的一把时间标尺,谋求上市的菜鸟已经表达了想要“单飞”的夙愿,且看它能飞多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