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第一口万米深井开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第一口万米深井开钻

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在陆上钻达万米深度的国家。

图片来源:中国石油

界面新闻实习记者 | 薛昱婷

中国第一口万米深井开始钻探。

据中石油消息,5月30日11时46分,中石油深地塔科1井鸣笛开钻。该井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中国第一口万米深井,设计井深达11100米。

该井开钻,将推动中国成为全球第三个在陆上钻达地球万米深度的国家。

中国是一个“富煤贫油少气”的国家,国内高达83%的深地油气仍有待探明开发。万米钻探的突破,对于推动深地油气勘探开发、缓解国内油气资源短缺、战略资源接替落实、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也具有重要意义。

过去,浅层资源一直是油气勘探开发的重点,该领域开发难度小、成本低。随着中浅层油气资源进入开发中后期,加之地质理论、工程技术的不断进步,超深层油气已成为全球重要的接替能源。

对于国内中西部盆地而言,一般将埋藏深度4500米作为深层界线,6000米作为超深层界线。

据中石油介绍,全球新增油气储量60%来自深部地层,中国深层超深层油气资源占全国油气资源总量的34%,主要集中在塔里木、准噶尔、四川、柴达木四个大型含油气盆地。

塔里木深地油气资源丰富,先后发现富满10亿吨级大油气田,突破了一批超深探井。 截至目前,塔里木油田累计钻成8000米以上深井95口,6000米以深井1600余口,占全国超深井数量的80%以上。

除了发现油气之外, 深地塔科1井还肩负着科学探索任务,旨在探索万米级特深层地质、工程科学理论。

它的开钻,标志着中国向地球深部探测技术系列取得新的重大突破。直达深地是认识地球内部、探索深地科学最直观的手段。挑战深地钻井极限的同时,有助于深入探索地球内部结构和演化规律,为科学研究提供重要数据支持,解决一系列地球演化重大基础科学问题,夯实地球科学发展的重要基础。

万米超深井钻井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代表着一个国家钻井最高水平,也是综合国力的集中体现。

中国陆上超深层油气探索始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四川盆地实施了国内最早的超深井女基井(6011米)和关基井(7175米)。

2000年后,中国钻井技术突飞猛进,钻井深度纪录不断被刷新。目前,中国大陆科学钻探已跻身世界深部地学研究前列。

据中石油介绍,在地下万米探明油气资源,难度极大,犹如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看清雅鲁藏布江上的游船。

钻井深度持续增加时,地层的温度和压力随之升高,这对工具装备、工程材料等是前所未有的考验,会出现井壁稳定性突变、摩阻扭矩增加等世界级难题。

与此同时,井筒内1200多节相连的钻杆在给钻头传输动力时,其近700吨的自重也将给钻机带来极大负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中国石油

4k
  • 我国首条零碳沙漠公路生产绿电破500万度
  • 全面淘汰200万吨及以下炼油产能,小企业出路何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中国第一口万米深井开钻

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三个在陆上钻达万米深度的国家。

图片来源:中国石油

界面新闻实习记者 | 薛昱婷

中国第一口万米深井开始钻探。

据中石油消息,5月30日11时46分,中石油深地塔科1井鸣笛开钻。该井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是中国第一口万米深井,设计井深达11100米。

该井开钻,将推动中国成为全球第三个在陆上钻达地球万米深度的国家。

中国是一个“富煤贫油少气”的国家,国内高达83%的深地油气仍有待探明开发。万米钻探的突破,对于推动深地油气勘探开发、缓解国内油气资源短缺、战略资源接替落实、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也具有重要意义。

过去,浅层资源一直是油气勘探开发的重点,该领域开发难度小、成本低。随着中浅层油气资源进入开发中后期,加之地质理论、工程技术的不断进步,超深层油气已成为全球重要的接替能源。

对于国内中西部盆地而言,一般将埋藏深度4500米作为深层界线,6000米作为超深层界线。

据中石油介绍,全球新增油气储量60%来自深部地层,中国深层超深层油气资源占全国油气资源总量的34%,主要集中在塔里木、准噶尔、四川、柴达木四个大型含油气盆地。

塔里木深地油气资源丰富,先后发现富满10亿吨级大油气田,突破了一批超深探井。 截至目前,塔里木油田累计钻成8000米以上深井95口,6000米以深井1600余口,占全国超深井数量的80%以上。

除了发现油气之外, 深地塔科1井还肩负着科学探索任务,旨在探索万米级特深层地质、工程科学理论。

它的开钻,标志着中国向地球深部探测技术系列取得新的重大突破。直达深地是认识地球内部、探索深地科学最直观的手段。挑战深地钻井极限的同时,有助于深入探索地球内部结构和演化规律,为科学研究提供重要数据支持,解决一系列地球演化重大基础科学问题,夯实地球科学发展的重要基础。

万米超深井钻井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代表着一个国家钻井最高水平,也是综合国力的集中体现。

中国陆上超深层油气探索始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四川盆地实施了国内最早的超深井女基井(6011米)和关基井(7175米)。

2000年后,中国钻井技术突飞猛进,钻井深度纪录不断被刷新。目前,中国大陆科学钻探已跻身世界深部地学研究前列。

据中石油介绍,在地下万米探明油气资源,难度极大,犹如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看清雅鲁藏布江上的游船。

钻井深度持续增加时,地层的温度和压力随之升高,这对工具装备、工程材料等是前所未有的考验,会出现井壁稳定性突变、摩阻扭矩增加等世界级难题。

与此同时,井筒内1200多节相连的钻杆在给钻头传输动力时,其近700吨的自重也将给钻机带来极大负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