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夏天的“背刺”:昔日老领导要给董明珠一点颜色看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夏天的“背刺”:昔日老领导要给董明珠一点颜色看看

用“格力”杀死格力。

文|阿尔法工场

朱江洪很忙。

炎夏已至,这位董明珠的老领导、前格力董事长,正带队飞利浦空调,誓要拿下格力电器(000651.SZ)半壁江山。

五一以后,全国多地出现高温现象。据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分析,今年是厄尔尼诺发展年,预计今明两年整体都会出现偏热现象。

高温也将空调销售推向了白热化。家电品牌以炎夏为契机,大力加码营销。早在5月下旬,618家电大促已打响。京东平台的家电竞速榜数据显示,5月31日至6月1日,空调品类销售排名前三的是格力、美的和海尔。

来源:京东APP

除了这三巨头,新晋品牌也想分走一杯羹。与那些籍籍无名的小品牌不同的是,飞利浦空调几乎是“平移”了格力的原团队人马。

今年4月,朱江洪公开为飞利浦空调站台,宣称要让经销商挣更多钱,似乎没有给老部下董明珠留下多少颜面。

有观点认为,朱江洪和飞利浦空调的来势汹汹,甚至影响到了格力的分红政策。

01 朱江洪的格力往事

出生于1945年的朱江洪,比董明珠大九岁。与长期暴露在公众视野下的董明珠相比,格力前任董事长朱江洪很低调。

朱江洪在任一把手期间,董明珠是其得力助手。因大幅下调提成、导致销售员出走的危急时刻,董明珠坚定站在了朱江洪一边。即使董明珠行事作风彪悍,朱江洪也没有排斥,反而对其委以重任。

“朱董”配合下,格力跻身空调一线梯队。朱江洪卸任后,成为新掌舵人的董明珠,与老领导的关系却越来越疏远。

2017年,沉寂多年的朱江洪一反低调常态,公开对外推销自传。他在《朱江洪自传:我执掌格力的24年》一书中回应了“谁是格力创始人”的争议。在朱江洪的描述中,“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句话或许有一定道理,但他并不认可“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的说法。

前董事长朱江洪,在自传中不为现任董事长董明珠站台,当时就引发了外界猜想:他们两人闹矛盾了?

几年后,朱江洪选择站队飞利浦空调,“格里芬(格力粉丝自称)”们心中想必有了清晰的答案。

被誉为“格力之父”,足以证明朱江洪的江湖地位。24年工作经历,犹如一根绳索,将朱江洪与格力牢牢栓在一起。

朱江洪与格力电器的渊源,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开始。1988年,朱江洪回到故乡,任职雄塑胶工业公司总经理,后兼任海利空调器厂厂长。海利空调,就是格力空调的前身。

1992年,格力电器组建,朱江洪出任总经理。四年之后,格力电器成功上市。出任董事长后,朱江洪带领格力乘风破浪,使公司一跃成为数一数二的空调巨头。

朱江洪执掌格力早期,就对公司产品质量和技术就非常重视。这种经营理念,为格力后来成长为巨头奠定了基础。

1995年,朱江洪到意大利考察时,当地一位客户抱怨格力空调噪音大。经调查,是由于格力工人操作不严谨导致的产品质量出现问题。

朱江洪非常重视,下令要求格力员工狠抓质量。除了出台禁令文件外,格力还建立了行业独一无二的零部件筛选分厂,并成立了“质量宪兵队”,队长由朱江洪亲自担任。

那时候,朱江洪嘴边常挂的一句话是,“我们绝不能把消费者当试验品!”

除了产品质量,朱江洪对自主技术的重要性也有很深的理解。

2001年,朱江洪带技术团队赴日本考察,他想用一笔钱买日本企业的顶尖技术,却遭到对方拒绝。日本方面对技术封锁十分严格,朱江洪连散件也没能买回来。

朱江洪在日本碰壁后,他决定带领格力自立更生。在仅有一本说明书的情况下,格力技术团队短短两年时间研发出了“多联式中央空调”技术,打破了日本企业的技术垄断。

朱江洪曾提醒格力同事,“一个没有脊梁的人永远挺不起腰,一个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永远没有脊梁”。朱江洪卸任格力电器董事长之前,这句话一直贴在格力总部的墙上。

任人唯贤、注重产品质量与技术发展的朱江洪,担任董事长十二年,成绩有目共睹。

2001年4月至2012年5月,格力电器营业总收入规模从65.88亿增长至1001亿,增长幅度逾15倍;归属净利润从2.613亿增长至73.80亿,增长幅度逾28倍。

资本市场也给予朱江洪治下的格力高度认可。从2001年至朱江洪卸任的2012年,格力电器累计上涨超过16倍(按后复权计算),为股东带来高额回报。

格力电器2001年-2012年股价走势

格力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朱江洪当年的付出。

现在,随着朱江洪彻底倒向飞利浦空调,格力新增一位劲敌。

02 渠道、渠道还是渠道

2023年4月17日下午,78岁的朱江洪现身飞利浦空调滁州产研基地,参与了主题为“少说空话,多干实事”的分享会。

在会上,朱江洪分享了企业经营管理经验,同时盛赞飞利浦空调的工艺、技术和品质。他还特别提到,“必须让广大经销商挣到钱,挣更多的钱!”

朱江洪维护经销商的利益,他认为线下是空调市场重要销售渠道。GfK中怡康推总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家用空调市场零售量为4357万台,线上、线下零售量分别为2219万台和2138万台,占比分别为50.93%和49.07%。

在分享会现场,格力前“二号人物”黄辉,以及格力昔日最大的线下经销商—河北新兴格力电器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徐自发出席。

董明珠曾经的亲密队友变成对手,这种局面与格力渠道改革不无关系。

从2019年开始,格力电器实施销售体系改革,疫情期间更是加码线上,销售流量向“格力董明珠店”汇聚。2020年,格力电商渠道贡献率首次超过50%,2022年贡献率上升至57.8%。

董明珠推行的渠道改革,动了经销商的“奶酪”,更是导致其重要经销商“倒戈”的导火索。

2022年8月份,徐自发公开表示不再卖格力空调,并希望自己的生意伙伴们支持飞利浦空调。徐自发曾任格力电器董事,现在仍然是格力电器三股东京海互联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并通过河北新兴格力电器销售有限公司持有格力电器的股权。

来源:天眼查APP

在徐自发之前,格力电器一批重要高管已加入了飞利浦空调。例如,原格力电器执行总裁黄辉现任飞利浦空调董事长,原格力电器总裁助理胡文丰现任飞利浦空调总裁。根据时代周报报道,截至2021年末,飞利浦空调运营总部170多位员工中,约80%曾在格力工作过。

格力的成功,得益于一批精英骨干、过硬的产品质量、售后服务保障和强大的线下经销商体系。现在,朱江洪振臂一呼,黄辉、徐自发即加持飞利浦空调,剑指格力电器。

这样看来,即便退隐江湖多年,他的人脉和号召力,丝毫不亚于现在的董明珠。

就工艺、技术、质量管理、人才和经销商的布局看,朱江洪现在做的,相当于企图从外部复制出一个当年的格力。

一个几乎可称得上普遍的共识是,既然朱江洪当年从弱到强构建出格力帝国,也有能力再造一个新格力,至少能成为与目前格力相抗衡的实力竞争对手。

03 影响深远

多位高管跳槽、重要经销商出走、产品多元化前途未明、空调行业天花板已至,格力电器当下的“内忧”自不消说;外患则是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

而格力面临的外部隐忧,也同样发生在飞利浦空调身上。

2022年,国内空调市场全渠道销量同比下降3.3%。三年持续下滑,直接打破了“大小年”的市场规律。

并且,地产红利逐渐削弱,中国家电行业三巨头美的集团(000333.SZ)、格力电器、海尔智家(600690.SH)割据,并未给小品牌留下足够多的生存空间。。

据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2年,格力、美的、海尔家用空调出货量排名前三,而飞利浦排名在第13名开外。飞利浦空调与上述三家企业相比差距还很大。

为了快速提升竞争力,飞利浦空调放出百亿手笔。

2022年3月,投资100亿元的飞利浦空调产研基地在安徽滁州开工,一期家用空调项目达产后年产500万套空调。这有利于解决飞利浦空调长期靠“贴牌代工”的劣势。12月20日,该产研基地投产,并从建设期转入了生产运营期。

飞利浦空调百亿投资,来源:滁州市政府官网

2022年8月,飞利浦空调在新产品发布会上首次公布提出“健康+空调”的定位,与同行形成差异化。

飞利浦空调董事长黄辉表示,健康空调时代已然来临。飞利浦空调强调的“健康”不以牺牲制冷制热能力、节能等基本性能参数为前提,目标是给消费者提供一台好空调。

与格力类似,飞利浦空调也十分注重服务品质升级。一方面通过传统渠道中的优质合作伙伴,另一方面将品牌价值贯穿到消费全链条中,从用户购买空调开始,实现派送、安装、清洗、检测、报废、回收的完善服务。

自称“革新者”的飞利浦空调,却被同行视为“搅局者”。

今年以来,飞利浦空调与格力的关系十分紧张,双方甚至卷入专利官司。董明珠继续选择反击,不久前,董明珠建议国家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还喊出“员工跳槽,下一家单位应该赔偿我培训费”的言论,矛头指向飞利浦空调。

但是,有朱江洪站台,有格力原高管、经销商合力协作,产业基地首台空调下线,飞利浦空调的发展势头正盛,空调江湖即将迎来一场恶战。

如果,朱江洪带队的飞利浦空调最终将董明珠管理的格力拉下马,再次证明朱江洪是董明珠的“师父”。那么,这也将成为行业内的一次标志性事件,并对整个空调市场的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董明珠

  • 雷军造车,绕不过董明珠
  • “钛”失望?王健林、刘强东含泪转股,董明珠攒的“友情局”散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夏天的“背刺”:昔日老领导要给董明珠一点颜色看看

用“格力”杀死格力。

文|阿尔法工场

朱江洪很忙。

炎夏已至,这位董明珠的老领导、前格力董事长,正带队飞利浦空调,誓要拿下格力电器(000651.SZ)半壁江山。

五一以后,全国多地出现高温现象。据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分析,今年是厄尔尼诺发展年,预计今明两年整体都会出现偏热现象。

高温也将空调销售推向了白热化。家电品牌以炎夏为契机,大力加码营销。早在5月下旬,618家电大促已打响。京东平台的家电竞速榜数据显示,5月31日至6月1日,空调品类销售排名前三的是格力、美的和海尔。

来源:京东APP

除了这三巨头,新晋品牌也想分走一杯羹。与那些籍籍无名的小品牌不同的是,飞利浦空调几乎是“平移”了格力的原团队人马。

今年4月,朱江洪公开为飞利浦空调站台,宣称要让经销商挣更多钱,似乎没有给老部下董明珠留下多少颜面。

有观点认为,朱江洪和飞利浦空调的来势汹汹,甚至影响到了格力的分红政策。

01 朱江洪的格力往事

出生于1945年的朱江洪,比董明珠大九岁。与长期暴露在公众视野下的董明珠相比,格力前任董事长朱江洪很低调。

朱江洪在任一把手期间,董明珠是其得力助手。因大幅下调提成、导致销售员出走的危急时刻,董明珠坚定站在了朱江洪一边。即使董明珠行事作风彪悍,朱江洪也没有排斥,反而对其委以重任。

“朱董”配合下,格力跻身空调一线梯队。朱江洪卸任后,成为新掌舵人的董明珠,与老领导的关系却越来越疏远。

2017年,沉寂多年的朱江洪一反低调常态,公开对外推销自传。他在《朱江洪自传:我执掌格力的24年》一书中回应了“谁是格力创始人”的争议。在朱江洪的描述中,“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这句话或许有一定道理,但他并不认可“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的说法。

前董事长朱江洪,在自传中不为现任董事长董明珠站台,当时就引发了外界猜想:他们两人闹矛盾了?

几年后,朱江洪选择站队飞利浦空调,“格里芬(格力粉丝自称)”们心中想必有了清晰的答案。

被誉为“格力之父”,足以证明朱江洪的江湖地位。24年工作经历,犹如一根绳索,将朱江洪与格力牢牢栓在一起。

朱江洪与格力电器的渊源,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开始。1988年,朱江洪回到故乡,任职雄塑胶工业公司总经理,后兼任海利空调器厂厂长。海利空调,就是格力空调的前身。

1992年,格力电器组建,朱江洪出任总经理。四年之后,格力电器成功上市。出任董事长后,朱江洪带领格力乘风破浪,使公司一跃成为数一数二的空调巨头。

朱江洪执掌格力早期,就对公司产品质量和技术就非常重视。这种经营理念,为格力后来成长为巨头奠定了基础。

1995年,朱江洪到意大利考察时,当地一位客户抱怨格力空调噪音大。经调查,是由于格力工人操作不严谨导致的产品质量出现问题。

朱江洪非常重视,下令要求格力员工狠抓质量。除了出台禁令文件外,格力还建立了行业独一无二的零部件筛选分厂,并成立了“质量宪兵队”,队长由朱江洪亲自担任。

那时候,朱江洪嘴边常挂的一句话是,“我们绝不能把消费者当试验品!”

除了产品质量,朱江洪对自主技术的重要性也有很深的理解。

2001年,朱江洪带技术团队赴日本考察,他想用一笔钱买日本企业的顶尖技术,却遭到对方拒绝。日本方面对技术封锁十分严格,朱江洪连散件也没能买回来。

朱江洪在日本碰壁后,他决定带领格力自立更生。在仅有一本说明书的情况下,格力技术团队短短两年时间研发出了“多联式中央空调”技术,打破了日本企业的技术垄断。

朱江洪曾提醒格力同事,“一个没有脊梁的人永远挺不起腰,一个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永远没有脊梁”。朱江洪卸任格力电器董事长之前,这句话一直贴在格力总部的墙上。

任人唯贤、注重产品质量与技术发展的朱江洪,担任董事长十二年,成绩有目共睹。

2001年4月至2012年5月,格力电器营业总收入规模从65.88亿增长至1001亿,增长幅度逾15倍;归属净利润从2.613亿增长至73.80亿,增长幅度逾28倍。

资本市场也给予朱江洪治下的格力高度认可。从2001年至朱江洪卸任的2012年,格力电器累计上涨超过16倍(按后复权计算),为股东带来高额回报。

格力电器2001年-2012年股价走势

格力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朱江洪当年的付出。

现在,随着朱江洪彻底倒向飞利浦空调,格力新增一位劲敌。

02 渠道、渠道还是渠道

2023年4月17日下午,78岁的朱江洪现身飞利浦空调滁州产研基地,参与了主题为“少说空话,多干实事”的分享会。

在会上,朱江洪分享了企业经营管理经验,同时盛赞飞利浦空调的工艺、技术和品质。他还特别提到,“必须让广大经销商挣到钱,挣更多的钱!”

朱江洪维护经销商的利益,他认为线下是空调市场重要销售渠道。GfK中怡康推总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家用空调市场零售量为4357万台,线上、线下零售量分别为2219万台和2138万台,占比分别为50.93%和49.07%。

在分享会现场,格力前“二号人物”黄辉,以及格力昔日最大的线下经销商—河北新兴格力电器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徐自发出席。

董明珠曾经的亲密队友变成对手,这种局面与格力渠道改革不无关系。

从2019年开始,格力电器实施销售体系改革,疫情期间更是加码线上,销售流量向“格力董明珠店”汇聚。2020年,格力电商渠道贡献率首次超过50%,2022年贡献率上升至57.8%。

董明珠推行的渠道改革,动了经销商的“奶酪”,更是导致其重要经销商“倒戈”的导火索。

2022年8月份,徐自发公开表示不再卖格力空调,并希望自己的生意伙伴们支持飞利浦空调。徐自发曾任格力电器董事,现在仍然是格力电器三股东京海互联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并通过河北新兴格力电器销售有限公司持有格力电器的股权。

来源:天眼查APP

在徐自发之前,格力电器一批重要高管已加入了飞利浦空调。例如,原格力电器执行总裁黄辉现任飞利浦空调董事长,原格力电器总裁助理胡文丰现任飞利浦空调总裁。根据时代周报报道,截至2021年末,飞利浦空调运营总部170多位员工中,约80%曾在格力工作过。

格力的成功,得益于一批精英骨干、过硬的产品质量、售后服务保障和强大的线下经销商体系。现在,朱江洪振臂一呼,黄辉、徐自发即加持飞利浦空调,剑指格力电器。

这样看来,即便退隐江湖多年,他的人脉和号召力,丝毫不亚于现在的董明珠。

就工艺、技术、质量管理、人才和经销商的布局看,朱江洪现在做的,相当于企图从外部复制出一个当年的格力。

一个几乎可称得上普遍的共识是,既然朱江洪当年从弱到强构建出格力帝国,也有能力再造一个新格力,至少能成为与目前格力相抗衡的实力竞争对手。

03 影响深远

多位高管跳槽、重要经销商出走、产品多元化前途未明、空调行业天花板已至,格力电器当下的“内忧”自不消说;外患则是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

而格力面临的外部隐忧,也同样发生在飞利浦空调身上。

2022年,国内空调市场全渠道销量同比下降3.3%。三年持续下滑,直接打破了“大小年”的市场规律。

并且,地产红利逐渐削弱,中国家电行业三巨头美的集团(000333.SZ)、格力电器、海尔智家(600690.SH)割据,并未给小品牌留下足够多的生存空间。。

据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2年,格力、美的、海尔家用空调出货量排名前三,而飞利浦排名在第13名开外。飞利浦空调与上述三家企业相比差距还很大。

为了快速提升竞争力,飞利浦空调放出百亿手笔。

2022年3月,投资100亿元的飞利浦空调产研基地在安徽滁州开工,一期家用空调项目达产后年产500万套空调。这有利于解决飞利浦空调长期靠“贴牌代工”的劣势。12月20日,该产研基地投产,并从建设期转入了生产运营期。

飞利浦空调百亿投资,来源:滁州市政府官网

2022年8月,飞利浦空调在新产品发布会上首次公布提出“健康+空调”的定位,与同行形成差异化。

飞利浦空调董事长黄辉表示,健康空调时代已然来临。飞利浦空调强调的“健康”不以牺牲制冷制热能力、节能等基本性能参数为前提,目标是给消费者提供一台好空调。

与格力类似,飞利浦空调也十分注重服务品质升级。一方面通过传统渠道中的优质合作伙伴,另一方面将品牌价值贯穿到消费全链条中,从用户购买空调开始,实现派送、安装、清洗、检测、报废、回收的完善服务。

自称“革新者”的飞利浦空调,却被同行视为“搅局者”。

今年以来,飞利浦空调与格力的关系十分紧张,双方甚至卷入专利官司。董明珠继续选择反击,不久前,董明珠建议国家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还喊出“员工跳槽,下一家单位应该赔偿我培训费”的言论,矛头指向飞利浦空调。

但是,有朱江洪站台,有格力原高管、经销商合力协作,产业基地首台空调下线,飞利浦空调的发展势头正盛,空调江湖即将迎来一场恶战。

如果,朱江洪带队的飞利浦空调最终将董明珠管理的格力拉下马,再次证明朱江洪是董明珠的“师父”。那么,这也将成为行业内的一次标志性事件,并对整个空调市场的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