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对话博纳董事长于冬:行业三年蒸发1000亿票房,博纳准备40亿保证新创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对话博纳董事长于冬:行业三年蒸发1000亿票房,博纳准备40亿保证新创作

“我预计今年大盘应该在580亿左右,恢复到2019年的85%以上,甚至百分之接近90%。如果票房实现600亿,那对行业来讲是很重要的。”

“今年爱奇艺连着两个季度盈利,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它实际上冲击着电影产业。而经过这三年疫情,实际上电影市场丢失了近30亿的观影人数,蒸发了1000亿票房。”

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开幕论坛上,博纳影业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就着重提及了剧集对电影的冲击,他笑称:“博纳今年再拍一个剧集《上甘岭》,我都不敢再拍电影了。”

6月11日,上影节期间,博纳影业举办2023年新片单发布会,片单会后的采访环节,面对媒体,于冬又再次重申中国电影行业已经来到好莱坞走过的分水岭,需要重回讲故事、塑人物的核心上,“一味地追求工业化,追求特效骗局,实际上是把市场让给了剧集。”

发布会上,于冬一口气公布了20部电影、5部剧集,每部的主创、剧情他都谙熟于心,他在采访中透露,为了拍这些新片,他准备了30亿的资金,但“说是30亿,实际上要准备40亿才能保证拍完”。

片单中,博纳为暑期档准备了两部影片,周润发和袁咏仪主演的《别叫我“赌神”》将在下周上映,陈凯歌执导的《少年时代》定档8月17日。林超贤执导的《红海行动》续集《红海行动2:虎鲸行动》被提上日程。此外,春节档《无名》后,程耳导演将再度合作博纳和王一博《人鱼》,影片即将开机。

于冬与《别叫我“赌神”》主创

博纳出品的2022年春节档《长津湖之水门桥》上映后收获40.67亿票房,于冬当时以为已经在一季度完成了全年的业绩,但是没想到影院拖累了业绩。去年博纳单体影院关店时间60天,造成了博纳2010年美股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虽然亏损的这个理由是不可抗力,但是我依然不能够原谅自己,没有更好地调整好策略。”他预计,2023年博纳将迎来起势之年,对数据敏感的于冬又算了一笔账,如果全年总票房能超过530亿,博纳影院就可以实现盈利。此外,他大致估算今年票房大盘会在580亿上下,恢复到2019年的85%以上,甚至百分之接近90%。

2023年是电影行业的关键之年,防疫政策调整和电影专资阶段性免征政策公布后,整个行业有望迎来复苏,博纳则将迎来上市一周年,从美股上市到回归A股,为了做“长跑型选手”,博纳不能再只拍过去两三年的类型,要配合“周末档”和常态化观影,推出多元化类型,比如片单中的古装、商战和谍战等。

ChatGPT、AIGC、苹果Vision Pro等技术和产品引发行业焦虑,于冬对此持审慎态度。在开幕论坛上,他调侃称,“谁家概念炒得好,谁家股票就涨得好。”他承认AI为电影置景道具降低成本,但博纳不会去“玩概念”,要紧紧围绕着电影产业的上下游的主业布局。

博纳拥有《红海行动》《长津湖》等系列化作品,IP长线运营将是下一步规划,不过,曾经的大规模开发已经不适用于资金紧张的电影行业。于冬称,博纳不计划从拿地开始,去做庞大的主题公园,“现在也没有这个力量”,而是和现有的主题公园、实景娱乐合作,轻资产化运营。

“除了阿里、腾讯之外,行业普遍缺钱,这是现实。”于冬无奈表示,“失去的1000 亿是整个行业的现金流,整个电影行业也普遍缺乏金融资本、海外资本的支持,现在都靠各家电影公司的自有资金在运转,其实都是在最艰难的时刻,博纳希望用好每一分钱。”

于冬在上影节开幕论坛上 图源: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以下为片单发布后媒体群访于冬内容,为篇幅考虑有一定删减。(Q为媒体提问,A为于冬回答)

对话博纳影业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

准备40亿拍新片,重启自选任务

Q今天发布的片单有哪些变化,你在制作上有哪些新的感受?

A今天发布的这个片单,不是今年才准备的,每个项目都有 5 年以上的准备时间。今年借着电影行业春天的到来,博纳完成了上市的一个关键举动,接下来我要准备至少要 30 亿的资金来匹配这一批的主题创作。

其实疫情期间博纳把拍摄时间延后,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准备剧本。这些年博纳很多是主旋律创作,但是我们剧本的研发储备这块没有停过。

这几年博纳因为疫情做了很多重点片的任务,自选任务就停下来了。今天我们提倡电影的主旋律,但是更加呼唤多样化,繁荣电影市场,尊重创作的艺术规律、制作规律,而且还要尊重经济规律。

上面新的选题都是要投入巨大资金的,除了博纳自有资金、上市募集资金,还要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来支持。我说用30亿的钱,实际上我要备40亿的钱来保证这批片能够完成。

如果有变化,可能类型的多样化是一个。比如这么多年来,中国电影其实没有拍过金融题材,很多年前我们拍《窃听风云》时,讲的是港股的交易内幕,这一次金融题材我想拍华尔街。博纳在美股上过市,又回归A股,这里边有我熟悉的故事。

美国人也拍过《华尔街之狼》《大空头》,这个类型很多国内编剧是陌生的。但包括那些做空的手段,内幕交易的一些的真实故事,都是我身边的企业家所经历的,我想把这个拍成一部商战大片。

Q是不是也感受到了之前的主旋律观众有一些审美疲劳?然后怎么把观众再拉回影院?

A我在开幕论坛上谈到了这一点,要强化讲故事、叙事能力,科技进步给电影带来了无限可能性,但最终是为了讲故事。

我经常说,80年代、90年代时,我们看过很多经典好莱坞的电影,举不胜举,《阿甘正传》《肖申克但救赎》《漂亮女人》《不道德交易》等等,后来改变这些的是什么?就是奈飞的崛起。英剧、美剧开始用电影的方法去拍故事,以电影制作的手段,一季一季的剧集的形式,它实际上是一部长电影,但是换了一批新演员。

然后这个时候的好莱坞开始去拍特技、特效,好莱坞实际上是被美剧、英剧从拍好人物推向了拍续集、漫威、特效大片,这时候《蜘蛛侠》就出来了。

今天中国电影非常像2000年前后的好莱坞,一味地追求工业化,追求特效骗局,实际上是把市场让给了剧集。今年《狂飙》《漫长的季节》这一批现象级的长剧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讲故事的能力、质量明显提高,另外就是画面制作明显提升。

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爱奇艺《狂飙》播完后,会员激增。会员是什么概念?就是当你买一个月的时候,你买的是这个片子,买一年时,实际上他是相信你的平台一年的节目都好,爱奇艺就把会员吸附住了,本质上这是一种预售。

所以今年爱奇艺连着两个季度盈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它实际上在影响着、冲击着电影产业。

经过这三年疫情,实际上我们丢失了近30亿的观影人次,蒸发了1000亿票房。这1000亿怎么来的?2019年票房是641亿,按不增长算,到2022年这三年,乘以3不增长是1900亿,但是实际上这三年总票房是900亿,所以少的1000亿我们流失了。观众去哪了?成了爱优腾的会员。观众预支一年的会员费给平台时,也给了爱优腾做更好质量的积极的信心。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还不去强化讲故事能力,就会重蹈好莱坞(覆辙),去拍高工业概念的特效片,但是这个并不能够解决常态化观影的问题。

将来的电影市场应该是一个橄榄球型的,头部是可以三年打造一部航母级的大片的,市场是需要现象级大片的,但是小成本的跑出来的黑马电影,中间这一块5000 万到1亿以下的中型制作,可以形成至少两、三亿的常态化票房,能够实现盈利,这个是一个正常的生态。

但恰恰是这部分电影的质量不够,所以我希望博大影业不能都拍《长津湖》三年磨一剑,都去打造航空母舰,要有我们的护卫舰,要有中型制作,今天的片单中很多都是这个量级的片子。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选题,得新颖、独到,是市场上不多见的片子,包括科幻片、谍战片。

于冬(左)与《人鱼》导演程耳

市场在恢复,但仍在最艰难时刻

Q博纳上市快一年了,能不能谈谈对市场的感受?

A博纳上市最重要的是要做长跑型运动员,我们不是百米冲刺,而是要跑赢到最后。不能让股价影响公司的长期发展。

我们要用好募投资金,也要用好社会投资,不要去玩概念,紧紧围绕着电影产业的上下游的主业布局,投资完善产业支撑。

Q说到最近比较热的AIGC,想问一下博纳会在哪些环节中运用到AI技术?

AAI技术有很多方面,我觉得对于置景道具这个方面可以大大降低成本。比如我们要在《上甘岭》里生成一张报纸,只需要美术师在软件里输入年代,我们过去要翻阅大量资料,要美术做很多的特效,现在能很大程度降低成本。

Q防疫政策优化以后,博纳的业务恢复到了几成?未来产业的前景如何?

A2022年对博纳来讲比较艰难,虽然我们《长津湖之水门桥》是春节档、年度票房冠军,有40亿票房,第二名是《独行月球》26亿,中间都没有30亿的电影。

我们本来以为我们在第一季度就把全年的任务完成了,但是没想到影院去年影院拖累了业绩,去年博纳单体影院关店时间60天,造成了博纳2010年美股上市以来首次亏损,虽然亏损的这个理由是不可抗力,但是我依然不能够原谅自己,没有更好地调整好策略。

我觉得博纳2023年应该是起势之年,今年的电影院不会再像去年一样亏。我们算了一笔账,去年博纳的电影院业务实际亏损超过3亿,去年全国票房是刚好300亿,但是博纳电影院线是跑赢大盘的,上座率、单体影院的产出排名第二。

今年如果全年票房能达450亿,现在已经突破230亿了,马上暑期档就来了,还是有望实现的,我们是现金流打平,如果大盘票房超过530亿,博纳跑赢大盘,我们电影院实现盈利。

我预计今年大盘应该在580亿左右,恢复到2019年的85%以上,甚至百分之接近90%。如果票房实现600亿,那对行业来讲是很重要的。

Q:现在行业还是缺钱。

A除了阿里、腾讯之外,行业普遍缺钱,这是现实。失去的1000 亿是整个行业的现金流,整个电影行业也普遍缺乏金融资本、海外资本的支持,现在都靠各家电影公司的自有资金在运转,其实都是在最艰难的时刻,博纳希望用好每一分钱。

Q:艰难时刻还要持续多久?

A可能三年时间能超越2019年电影市场的最高峰,年票房能突破1000亿,我希望博纳到时依然能够保持行业前三的位置,成为有一定世界影响力的电影公司。

于冬(左)与《少年时代》导演陈凯歌

想进全球前六,靠资助不能解决困境

Q:博纳有没有出海的计划?

A电影行业历来都是一个全球化的事业,博纳经历过海外上市,又跟众多好莱坞公司有过紧密的合作,我一直有一个理想,就是我们中国电影公司能够提升到世界前十。

2019年全球总票房是411亿美元,第一名是迪士尼,这一年他们合并完了福克斯,票房达到 110 亿。第二名是70亿美元的华纳,第三名是47亿美元的索尼,到第六名是派拉蒙,那一年是12亿美元。

而博纳2019年是83亿元人民币,折算成美元是12亿美元。所以我就说六大电影公司之外,七、八、九名应该都是中国的电影公司。如果未来的十年之内,博纳能够保持年票房占市场总量10%左右的话,随着中国市场的增长,博纳应该能进入到全球前六。

Q除了拍电影之外,博纳有没有其他的计划,比如像迪士尼一样把IP做得更大?

A这个是博纳未来布局的很重要的一环,我们希望跟现有的主题公园、实景娱乐合作,打造博纳的电影IP街区,我们不需要去从拿地开始,去做这样一个庞大的主题公园概念,我们现在没有这个力量。

但是在现有的文化产品中输出IP,形成博纳特色的轻资产,这种量级的投入是完全可以实现的。目前在大湾区,我们有这样的构思和规划,会有博纳的主题商店,所有博纳电影院大堂会有IP产品,片里的道具、文化T恤等。

Q对未来的政策有没有什么期许?

A我就说一点,现在我们要拿出当年电影产业被逼入绝境之后的的改革的勇气,这话是毛局说的,改革的勇气需要政府部门、有关主管部门以及市场活跃的企业支持。

电影市场的复苏,尤其是周末党的回归,需要一大批好片、新片定档,所以说好片任何时候都是档期。实际上就是要我们积极地储备项目,开拍更多的重量级、现象级的影片,这才是电影市场复苏的源头活水,靠政策补贴,靠一时的资助并不能根本解决电影市场的困难。

Q5月23日,财政部、国家电影局发布了关于阶段性免征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政策公告,这个对行业有什么利好?

A这一次的减免意义非常重大,首先今年它是从5月1号到10月31号,半年时间的专资减免,覆盖了五一档、暑期档、国庆节档期三个非常重要的档期,这是给电影行业休养生息的一个重要举措,感谢有关部门。

其次,这一次不是先征后返,是直接减免,里面有3.8%直接返给影院,2.2%返给这段时间内上映电影的制片方,反哺了重要的制片端,所以这个政策对于今年的市场复苏是一个极大的利好和推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博纳影业

117
  • 传媒板块震荡拉升,博纳影业、思美传媒涨停
  • 王毅同法国总统外事顾问博纳通电话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对话博纳董事长于冬:行业三年蒸发1000亿票房,博纳准备40亿保证新创作

“我预计今年大盘应该在580亿左右,恢复到2019年的85%以上,甚至百分之接近90%。如果票房实现600亿,那对行业来讲是很重要的。”

“今年爱奇艺连着两个季度盈利,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它实际上冲击着电影产业。而经过这三年疫情,实际上电影市场丢失了近30亿的观影人数,蒸发了1000亿票房。”

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开幕论坛上,博纳影业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就着重提及了剧集对电影的冲击,他笑称:“博纳今年再拍一个剧集《上甘岭》,我都不敢再拍电影了。”

6月11日,上影节期间,博纳影业举办2023年新片单发布会,片单会后的采访环节,面对媒体,于冬又再次重申中国电影行业已经来到好莱坞走过的分水岭,需要重回讲故事、塑人物的核心上,“一味地追求工业化,追求特效骗局,实际上是把市场让给了剧集。”

发布会上,于冬一口气公布了20部电影、5部剧集,每部的主创、剧情他都谙熟于心,他在采访中透露,为了拍这些新片,他准备了30亿的资金,但“说是30亿,实际上要准备40亿才能保证拍完”。

片单中,博纳为暑期档准备了两部影片,周润发和袁咏仪主演的《别叫我“赌神”》将在下周上映,陈凯歌执导的《少年时代》定档8月17日。林超贤执导的《红海行动》续集《红海行动2:虎鲸行动》被提上日程。此外,春节档《无名》后,程耳导演将再度合作博纳和王一博《人鱼》,影片即将开机。

于冬与《别叫我“赌神”》主创

博纳出品的2022年春节档《长津湖之水门桥》上映后收获40.67亿票房,于冬当时以为已经在一季度完成了全年的业绩,但是没想到影院拖累了业绩。去年博纳单体影院关店时间60天,造成了博纳2010年美股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虽然亏损的这个理由是不可抗力,但是我依然不能够原谅自己,没有更好地调整好策略。”他预计,2023年博纳将迎来起势之年,对数据敏感的于冬又算了一笔账,如果全年总票房能超过530亿,博纳影院就可以实现盈利。此外,他大致估算今年票房大盘会在580亿上下,恢复到2019年的85%以上,甚至百分之接近90%。

2023年是电影行业的关键之年,防疫政策调整和电影专资阶段性免征政策公布后,整个行业有望迎来复苏,博纳则将迎来上市一周年,从美股上市到回归A股,为了做“长跑型选手”,博纳不能再只拍过去两三年的类型,要配合“周末档”和常态化观影,推出多元化类型,比如片单中的古装、商战和谍战等。

ChatGPT、AIGC、苹果Vision Pro等技术和产品引发行业焦虑,于冬对此持审慎态度。在开幕论坛上,他调侃称,“谁家概念炒得好,谁家股票就涨得好。”他承认AI为电影置景道具降低成本,但博纳不会去“玩概念”,要紧紧围绕着电影产业的上下游的主业布局。

博纳拥有《红海行动》《长津湖》等系列化作品,IP长线运营将是下一步规划,不过,曾经的大规模开发已经不适用于资金紧张的电影行业。于冬称,博纳不计划从拿地开始,去做庞大的主题公园,“现在也没有这个力量”,而是和现有的主题公园、实景娱乐合作,轻资产化运营。

“除了阿里、腾讯之外,行业普遍缺钱,这是现实。”于冬无奈表示,“失去的1000 亿是整个行业的现金流,整个电影行业也普遍缺乏金融资本、海外资本的支持,现在都靠各家电影公司的自有资金在运转,其实都是在最艰难的时刻,博纳希望用好每一分钱。”

于冬在上影节开幕论坛上 图源: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以下为片单发布后媒体群访于冬内容,为篇幅考虑有一定删减。(Q为媒体提问,A为于冬回答)

对话博纳影业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

准备40亿拍新片,重启自选任务

Q今天发布的片单有哪些变化,你在制作上有哪些新的感受?

A今天发布的这个片单,不是今年才准备的,每个项目都有 5 年以上的准备时间。今年借着电影行业春天的到来,博纳完成了上市的一个关键举动,接下来我要准备至少要 30 亿的资金来匹配这一批的主题创作。

其实疫情期间博纳把拍摄时间延后,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准备剧本。这些年博纳很多是主旋律创作,但是我们剧本的研发储备这块没有停过。

这几年博纳因为疫情做了很多重点片的任务,自选任务就停下来了。今天我们提倡电影的主旋律,但是更加呼唤多样化,繁荣电影市场,尊重创作的艺术规律、制作规律,而且还要尊重经济规律。

上面新的选题都是要投入巨大资金的,除了博纳自有资金、上市募集资金,还要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来支持。我说用30亿的钱,实际上我要备40亿的钱来保证这批片能够完成。

如果有变化,可能类型的多样化是一个。比如这么多年来,中国电影其实没有拍过金融题材,很多年前我们拍《窃听风云》时,讲的是港股的交易内幕,这一次金融题材我想拍华尔街。博纳在美股上过市,又回归A股,这里边有我熟悉的故事。

美国人也拍过《华尔街之狼》《大空头》,这个类型很多国内编剧是陌生的。但包括那些做空的手段,内幕交易的一些的真实故事,都是我身边的企业家所经历的,我想把这个拍成一部商战大片。

Q是不是也感受到了之前的主旋律观众有一些审美疲劳?然后怎么把观众再拉回影院?

A我在开幕论坛上谈到了这一点,要强化讲故事、叙事能力,科技进步给电影带来了无限可能性,但最终是为了讲故事。

我经常说,80年代、90年代时,我们看过很多经典好莱坞的电影,举不胜举,《阿甘正传》《肖申克但救赎》《漂亮女人》《不道德交易》等等,后来改变这些的是什么?就是奈飞的崛起。英剧、美剧开始用电影的方法去拍故事,以电影制作的手段,一季一季的剧集的形式,它实际上是一部长电影,但是换了一批新演员。

然后这个时候的好莱坞开始去拍特技、特效,好莱坞实际上是被美剧、英剧从拍好人物推向了拍续集、漫威、特效大片,这时候《蜘蛛侠》就出来了。

今天中国电影非常像2000年前后的好莱坞,一味地追求工业化,追求特效骗局,实际上是把市场让给了剧集。今年《狂飙》《漫长的季节》这一批现象级的长剧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讲故事的能力、质量明显提高,另外就是画面制作明显提升。

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爱奇艺《狂飙》播完后,会员激增。会员是什么概念?就是当你买一个月的时候,你买的是这个片子,买一年时,实际上他是相信你的平台一年的节目都好,爱奇艺就把会员吸附住了,本质上这是一种预售。

所以今年爱奇艺连着两个季度盈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它实际上在影响着、冲击着电影产业。

经过这三年疫情,实际上我们丢失了近30亿的观影人次,蒸发了1000亿票房。这1000亿怎么来的?2019年票房是641亿,按不增长算,到2022年这三年,乘以3不增长是1900亿,但是实际上这三年总票房是900亿,所以少的1000亿我们流失了。观众去哪了?成了爱优腾的会员。观众预支一年的会员费给平台时,也给了爱优腾做更好质量的积极的信心。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还不去强化讲故事能力,就会重蹈好莱坞(覆辙),去拍高工业概念的特效片,但是这个并不能够解决常态化观影的问题。

将来的电影市场应该是一个橄榄球型的,头部是可以三年打造一部航母级的大片的,市场是需要现象级大片的,但是小成本的跑出来的黑马电影,中间这一块5000 万到1亿以下的中型制作,可以形成至少两、三亿的常态化票房,能够实现盈利,这个是一个正常的生态。

但恰恰是这部分电影的质量不够,所以我希望博大影业不能都拍《长津湖》三年磨一剑,都去打造航空母舰,要有我们的护卫舰,要有中型制作,今天的片单中很多都是这个量级的片子。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选题,得新颖、独到,是市场上不多见的片子,包括科幻片、谍战片。

于冬(左)与《人鱼》导演程耳

市场在恢复,但仍在最艰难时刻

Q博纳上市快一年了,能不能谈谈对市场的感受?

A博纳上市最重要的是要做长跑型运动员,我们不是百米冲刺,而是要跑赢到最后。不能让股价影响公司的长期发展。

我们要用好募投资金,也要用好社会投资,不要去玩概念,紧紧围绕着电影产业的上下游的主业布局,投资完善产业支撑。

Q说到最近比较热的AIGC,想问一下博纳会在哪些环节中运用到AI技术?

AAI技术有很多方面,我觉得对于置景道具这个方面可以大大降低成本。比如我们要在《上甘岭》里生成一张报纸,只需要美术师在软件里输入年代,我们过去要翻阅大量资料,要美术做很多的特效,现在能很大程度降低成本。

Q防疫政策优化以后,博纳的业务恢复到了几成?未来产业的前景如何?

A2022年对博纳来讲比较艰难,虽然我们《长津湖之水门桥》是春节档、年度票房冠军,有40亿票房,第二名是《独行月球》26亿,中间都没有30亿的电影。

我们本来以为我们在第一季度就把全年的任务完成了,但是没想到影院去年影院拖累了业绩,去年博纳单体影院关店时间60天,造成了博纳2010年美股上市以来首次亏损,虽然亏损的这个理由是不可抗力,但是我依然不能够原谅自己,没有更好地调整好策略。

我觉得博纳2023年应该是起势之年,今年的电影院不会再像去年一样亏。我们算了一笔账,去年博纳的电影院业务实际亏损超过3亿,去年全国票房是刚好300亿,但是博纳电影院线是跑赢大盘的,上座率、单体影院的产出排名第二。

今年如果全年票房能达450亿,现在已经突破230亿了,马上暑期档就来了,还是有望实现的,我们是现金流打平,如果大盘票房超过530亿,博纳跑赢大盘,我们电影院实现盈利。

我预计今年大盘应该在580亿左右,恢复到2019年的85%以上,甚至百分之接近90%。如果票房实现600亿,那对行业来讲是很重要的。

Q:现在行业还是缺钱。

A除了阿里、腾讯之外,行业普遍缺钱,这是现实。失去的1000 亿是整个行业的现金流,整个电影行业也普遍缺乏金融资本、海外资本的支持,现在都靠各家电影公司的自有资金在运转,其实都是在最艰难的时刻,博纳希望用好每一分钱。

Q:艰难时刻还要持续多久?

A可能三年时间能超越2019年电影市场的最高峰,年票房能突破1000亿,我希望博纳到时依然能够保持行业前三的位置,成为有一定世界影响力的电影公司。

于冬(左)与《少年时代》导演陈凯歌

想进全球前六,靠资助不能解决困境

Q:博纳有没有出海的计划?

A电影行业历来都是一个全球化的事业,博纳经历过海外上市,又跟众多好莱坞公司有过紧密的合作,我一直有一个理想,就是我们中国电影公司能够提升到世界前十。

2019年全球总票房是411亿美元,第一名是迪士尼,这一年他们合并完了福克斯,票房达到 110 亿。第二名是70亿美元的华纳,第三名是47亿美元的索尼,到第六名是派拉蒙,那一年是12亿美元。

而博纳2019年是83亿元人民币,折算成美元是12亿美元。所以我就说六大电影公司之外,七、八、九名应该都是中国的电影公司。如果未来的十年之内,博纳能够保持年票房占市场总量10%左右的话,随着中国市场的增长,博纳应该能进入到全球前六。

Q除了拍电影之外,博纳有没有其他的计划,比如像迪士尼一样把IP做得更大?

A这个是博纳未来布局的很重要的一环,我们希望跟现有的主题公园、实景娱乐合作,打造博纳的电影IP街区,我们不需要去从拿地开始,去做这样一个庞大的主题公园概念,我们现在没有这个力量。

但是在现有的文化产品中输出IP,形成博纳特色的轻资产,这种量级的投入是完全可以实现的。目前在大湾区,我们有这样的构思和规划,会有博纳的主题商店,所有博纳电影院大堂会有IP产品,片里的道具、文化T恤等。

Q对未来的政策有没有什么期许?

A我就说一点,现在我们要拿出当年电影产业被逼入绝境之后的的改革的勇气,这话是毛局说的,改革的勇气需要政府部门、有关主管部门以及市场活跃的企业支持。

电影市场的复苏,尤其是周末党的回归,需要一大批好片、新片定档,所以说好片任何时候都是档期。实际上就是要我们积极地储备项目,开拍更多的重量级、现象级的影片,这才是电影市场复苏的源头活水,靠政策补贴,靠一时的资助并不能根本解决电影市场的困难。

Q5月23日,财政部、国家电影局发布了关于阶段性免征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政策公告,这个对行业有什么利好?

A这一次的减免意义非常重大,首先今年它是从5月1号到10月31号,半年时间的专资减免,覆盖了五一档、暑期档、国庆节档期三个非常重要的档期,这是给电影行业休养生息的一个重要举措,感谢有关部门。

其次,这一次不是先征后返,是直接减免,里面有3.8%直接返给影院,2.2%返给这段时间内上映电影的制片方,反哺了重要的制片端,所以这个政策对于今年的市场复苏是一个极大的利好和推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