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刘益谦豪赌网游:身家380亿,布局15家上市公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刘益谦豪赌网游:身家380亿,布局15家上市公司

网游龙头去年巨亏71亿,资本狂人却竞拍入场,刘益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文|野马财经  苏影

编辑|武丽娟

尽管网游龙头世纪华通(002602.SZ)去年亏损近71亿,但在法拍市场,依然是备受资本青睐的香饽饽。

6月14日,世纪华通发布了公司股份法拍进展,股东上海曜瞿如网络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被摆上货架的4亿股股权全部成交,由国华人寿、浙商证券、贪玩信息、嘉兴旭恺和自然人王杰各拿下8000万股股份,持股比均为1.07%。

从京东法拍平台数据来看,此次拍卖颇受瞩目,5笔资产报名人数在8-10人不等,合计超15万人次围观,均经过几十轮竞价才被竞买人摘得,最终成交价也明显高于市场价。

来源:京东法拍平台

在5位买家中,一家名为国华人寿的企业则引起了野马财经注意,它是市场上知名险企,也是资本大佬刘益谦手中重要资本运作平台之,伴随刘益谦征战资本市场,成就其380亿的身家地位。

事实上,早在2016年12月,前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曾发言“希望资产管理人不能当土豪、妖精、害人精”,而后几年,多家险资主动从股市撤退。直到2018年10月后,银保监会连发《关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修订版、《保险资金投资股权管理办法》等文件,险资入市才再次受到明确鼓励和支持。2019年,刘士余也因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如今,险资入市升温五年后,国华人寿选择斥资5.6亿元杀入一家去年巨亏的网游公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对于国华人寿等资本的进场,二级市场反应较为热烈,6月15日,世纪华通报收7.89元/股,涨幅4.78%,总市值588亿元。

国华人寿为何选择世纪华通?

世纪华通成立于2005年,早期做汽车零配件业务起家,2014年开始拥抱互联网游戏产业,通过对七酷网络、天游软件、点点互动、盛趣游戏等公司收并购逐渐成长为网游领域龙头之一,代表产品包括《热血传奇》《传奇世界》《龙之谷》《庆余年》等。

整体来看,世纪华通的基本面较为不错。在转型游戏领域后,上市公司营收一度从2013年末的12.27亿元涨至2020年的149.83亿元,虽然此后2021和2022两年有所下滑,但整体规模仍在百亿以上,超百款游戏产品或许正是其稳定收入的底气。

此外,2020年后,上市公司还通过布局深圳数据中心项目、腾讯长三角人工智能先进计算中心等,新增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板块,且合作了腾讯云和华为云等重要客户。

世纪华通介绍,预计2023年下半年,公司上海、深圳两地数据中心项目将正式步入首批交付机柜的运营期,开始产生营业收入,并预计在2025年净利润转正。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分析,世纪华通是游戏概念股,目前游戏概念股的表现、特别是和AI结合的潜力巨大,而这或也是上市公司被资本看中的优势。

对此,国华人寿方面表示,公司参与世纪华通股权拍卖一事,源于公司有二级市场股票资产配置需求,且法拍较二级市场股价折价,具有财务投资价值,因此参与竞拍。

此次拍卖之后,世纪华通仍然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且前两大股东并未发生改变,董事长王佶及其一致行动人上虞吉运盛和上虞吉仁合计持股14.86%为第一大股东,林芝腾讯则以10%的持股比位列第二。

值得注意的是,野马财经发现,2021年,王佶在购买上市公司5%股权时,曾向腾讯大地贷款27.95亿元,利息为年化8%复利,期限3年。而腾讯大地和林芝腾讯均归属于腾讯集团。

在此背景下,尽管王佶和腾讯均曾承诺不以谋求控制权为目的,且双方并无一致行动关系,但世纪华通的控制权应该较为稳定。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也提到,刘益谦此时选择买入世纪华通股权,或也是看中了对方无实际控制人的可能操作空间。

对于后续是否有增持计划,国华人寿虽未正面回应,但其表示,目前,世纪华通上市公司总股本为74.53亿股,此次公司拍得8000万股,占上市公司股份比例仅为1.07%,比例较低。

不过,尽管世纪华通的业务前景较为不错,但事实上,被多方资本选中的世纪华通也存在着一定风险。

2022年,世纪华通曾交上了一份亏损70.84亿元的成绩单,为上市以来首亏,主要原因就和计提大额减值损失有关。其中,仅游戏业务方面,上市公司计提的商誉减值损失就高达54.28亿元。

来源:世纪华通公告

年报发出当天,深交所问询函紧随其后,要求上市公司方说明减值依据、以及是否存在利用当前市场环境进行业绩“洗大澡”的行为。对此,世纪华通在两次延迟回复后,否认了 “业绩洗澡”的质疑,回应称减值准备计提金额审慎、合理。

而截至2023年3月底,一季度报显示,上市公司还有119.89亿元的商誉。这是否会成为悬在上市公司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呢?

沈萌认为,商誉减值只是账面上的处理,虽然影响账面利润,但并不会对企业财务实际造成什么新的冲击,所以计提只不过是将原本账上的负担清理掉,反而有利于轻装继续。

但《证券日报》此前也曾报道称,商誉是种会计手段,其也是把双刃剑。如果真心为上市公司发展布局,即便高商誉,市场也会接受。其实,更令大家担心的是上市公司通过高溢价收购形成高商誉,后续业绩无法兑现,又通过一次性计提商誉减值实现财务甩包袱,这就必然会对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造成严重伤害。

背后老板刘益谦:资本狂人、收藏骚客

此次竞拍事件中,国华人寿的老板刘益谦是资本市场的风云人物,一手打造了整个“新理益”帝国,曾被“新华社”等媒体称为“资本狂人”。而他的创业故事,也有着颇多传奇意味。

刘益谦1963年出生于上海,与一干出身望族,生于书香门第的“幸运儿”不同,刘益谦是靠着自己的闯劲,运气以及头脑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初中刚刚毕业的他,给昔日同窗留了一句“你们读书吧,我赚钱去了”的临别赠言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校园,投身商海。

他自己做过皮包,当过出租车司机,还开过百货店,混的不好不坏。恰逢时代召唤,让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刚刚成立的证券市场中发现了机会。

有道是时势造英雄,他的第一桶金来自100股“豫园商城(600655.SH)”股票。由于那时我国的证券市场刚刚起航,行业规范尚有提升空间,大众对金融的认知有限,靠着市场整体的疯狂炒作,仅用一年时间刘益谦就把1万元买入的股票以100万的价格卖出,赚足了甜头。

企业评论员杨建远曾表示,刘益谦的这100万,与其说是第一桶金,其实更像是天降横财。而这是这100万的“横财”,让刘益谦体会到,资本市场的钱真是好赚。

身处上海同时有志于资本市场的他,近水楼台先得月。

除了股票买卖,炒卖国库券、尤其是收购股票认购证也是其日常营生的一部分。彼时“股票认购证”刚刚登上历史舞台,已经腰缠百万的刘益谦当仁不让成为了第一批炒家。经过他计算后的炒作模式,能够使进价30元一张的股票认购证以6000元左右的高价卖出,令人瞠目。也是在同一时段他开始涉足股票一级市场,大约1995年起刘益谦开始瞄准了国债期货,并凭借着自己精明的头脑在327国债事件中躲过一劫。

已经有了丰富见识的他此时已不满足于个人投资者的身份,毕竟,未曾流通的国有股和法人股两块宝藏是禁止个人投资者涉足的,因此2000年初,他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资”(后更名为“新理益集团”),拉开了“新理益”资本系族的大幕。

与刘益谦成功果实一同发展的,还有他的古董收藏爱好,现如今他也是一名公认的收藏家。在他的藏品库中,有3.08亿元拍得的王羲之草书《平安帖》、2.25亿港元到手的张大千巨作《桃源图》等艺术珍品,件件价值连城。

2014年,刘益谦曾以2.81亿元竞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交接过程中他用鸡缸杯喝了一口茶,“豪”气冲天。可见,纵使社会地位在变,财富在变,但刘益谦这份少年时期的狂放之气在中年时依旧未变。

金融、实业砌起“新理益系”,千亿资产,参股15家上市公司

自上海新理益投资成立后,这家公司也成了刘益谦资本运作的重要载体,而法人股则是被刘益谦最先被选中的沙场。

早在2000年10月,新理义投资便通过竞拍的方式拿下琼能源(现“绿景退”)的约950万股法人股,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北大车行、威达医院、安琪酵母、百科药业(现“天茂集团”)等上市公司的股权也接连被其收入囊中。

刘益谦的广撒网布局很快就迎来了收获。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通过后,法人股流动性好转,股价大涨,刘益谦的身家也水涨船高。次年,刘益谦就以12亿元的身家迈入胡润百富榜。如今,刘益谦家族的财富已经积累到380亿元,并在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中位列第513位。

来源:《胡润全球富豪榜》

回看刘益谦长袖善舞30余年的资本生涯,金融和实业均属于“新理益系”中浓墨重彩的两笔,而这均要从18年前开始说起。

2004年,新理益集团收购了天茂集团前身百科药业20%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刘益谦首次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当年年底,刘益谦开始涉足保险,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和天茂集团联合上海益科创业投资、海南浦海实业等多家公司成立了天平汽车保险(后称:安盛天平保险),获得了财险资质。三年后,二者又联合上海汉晟信投资、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海南博伦科技等资本玩家,发起国华人寿,再下一城,收获寿险牌照一张。

此后,“财寿”双全的刘益谦还将目光转向长江证券。并在2015年斥资100亿元拿下青岛海尔投资手中的的14.72%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当时,刘益谦表示,不同于以往财务投资的角度,这次是出于战略投资介入长江证券。

而在全方位布局金融版图期间,刘益谦的定增脚步也并未停歇。

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2015年间,刘益谦曾参与包括东方电气、保利地产、金地集团、浦发银行、首开股份、京东方A、五矿稀土、天齐锂业等20余家上市公司的定增,涉及总资金约160亿元.

2018年,刘益谦还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云从科技投资5000万元,并在2019年继续追投5000万元。目前,其仍是云从科技第五大股东,持股比3.28%。

除云从科技外,截至2023年一季度,刘益谦个人还在国民技术、广晟有色两家上市公司持股。而刘益谦家族的“新理益系”则实控亨迪药业(总资产33.58亿元)、天茂集团(总资产2994.15亿元)两家上市公司,并在长江证券担任第一大股东(该公司无控股股东和实控人)。

此外,国华人寿及其相关保险产品如万能三号、自有二号、传统一号等还位列9家上市公司股东席位,包括天宸股份、海航科技、新世界、龙宇股份、佳禾食品、王力安防、长江证券、新潮能源和北部湾港,持股比分别在0.01%-24%不等,合计持仓总市值约57.07亿元。

依此计算,截至2023年一季度,刘益谦家族及“新理益系”合计控股及参股14家上市公司,累计持仓总市值约为273.13亿元。

如今,随着国华人寿入局A股世纪华通,刘益谦家族的资本版图还在进一步扩张,参股上市公司也涨至15家。

在资本市场中,刘益谦是一位独树一帜的人。从青年辍学从商,到辗转江湖几十载,刘益谦以一种洒脱不羁的方式开辟了属于自己的“新理益系”,打破了顶层成功人士在人们心中固有的低调内敛、深不可测印象。

但他并非是蒙眼狂奔的侥幸者,反之,他是在那个独有政策盲点和市场机会下抓住“法人股受让”和“定向增发”时代机遇的人,而这期间积累的财富与投资经验,为其后续打造自己的金融、实业两手抓千亿商业版图埋下伏笔,也让其区别于其他豪赌金融的民营资本系族“掌门人”。

刘益谦曾在访谈中承认自己的双重性格,“我有天马行空的一面,也有八面玲珑的一面,我是针对事情采取不同的方式,但骨子里我不是这样的。”

你玩过世纪华通出品的网游吗?对于纵横资本市场30余年的大佬刘益谦,你怎么看?欢迎评论区聊一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世纪华通

2.4k
  • 传媒板块盘初走弱,天娱数科跌停
  • 算力概念震荡回升,浪潮信息大涨7%

国华人寿

900
  • 天茂集团:实控人、董事长刘益谦提议以5000万元-1亿元回购公司股份
  • 天茂集团:控股子公司国华人寿前4月累计原保险保费收入178.45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刘益谦豪赌网游:身家380亿,布局15家上市公司

网游龙头去年巨亏71亿,资本狂人却竞拍入场,刘益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文|野马财经  苏影

编辑|武丽娟

尽管网游龙头世纪华通(002602.SZ)去年亏损近71亿,但在法拍市场,依然是备受资本青睐的香饽饽。

6月14日,世纪华通发布了公司股份法拍进展,股东上海曜瞿如网络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被摆上货架的4亿股股权全部成交,由国华人寿、浙商证券、贪玩信息、嘉兴旭恺和自然人王杰各拿下8000万股股份,持股比均为1.07%。

从京东法拍平台数据来看,此次拍卖颇受瞩目,5笔资产报名人数在8-10人不等,合计超15万人次围观,均经过几十轮竞价才被竞买人摘得,最终成交价也明显高于市场价。

来源:京东法拍平台

在5位买家中,一家名为国华人寿的企业则引起了野马财经注意,它是市场上知名险企,也是资本大佬刘益谦手中重要资本运作平台之,伴随刘益谦征战资本市场,成就其380亿的身家地位。

事实上,早在2016年12月,前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曾发言“希望资产管理人不能当土豪、妖精、害人精”,而后几年,多家险资主动从股市撤退。直到2018年10月后,银保监会连发《关于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专项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修订版、《保险资金投资股权管理办法》等文件,险资入市才再次受到明确鼓励和支持。2019年,刘士余也因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如今,险资入市升温五年后,国华人寿选择斥资5.6亿元杀入一家去年巨亏的网游公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对于国华人寿等资本的进场,二级市场反应较为热烈,6月15日,世纪华通报收7.89元/股,涨幅4.78%,总市值588亿元。

国华人寿为何选择世纪华通?

世纪华通成立于2005年,早期做汽车零配件业务起家,2014年开始拥抱互联网游戏产业,通过对七酷网络、天游软件、点点互动、盛趣游戏等公司收并购逐渐成长为网游领域龙头之一,代表产品包括《热血传奇》《传奇世界》《龙之谷》《庆余年》等。

整体来看,世纪华通的基本面较为不错。在转型游戏领域后,上市公司营收一度从2013年末的12.27亿元涨至2020年的149.83亿元,虽然此后2021和2022两年有所下滑,但整体规模仍在百亿以上,超百款游戏产品或许正是其稳定收入的底气。

此外,2020年后,上市公司还通过布局深圳数据中心项目、腾讯长三角人工智能先进计算中心等,新增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板块,且合作了腾讯云和华为云等重要客户。

世纪华通介绍,预计2023年下半年,公司上海、深圳两地数据中心项目将正式步入首批交付机柜的运营期,开始产生营业收入,并预计在2025年净利润转正。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分析,世纪华通是游戏概念股,目前游戏概念股的表现、特别是和AI结合的潜力巨大,而这或也是上市公司被资本看中的优势。

对此,国华人寿方面表示,公司参与世纪华通股权拍卖一事,源于公司有二级市场股票资产配置需求,且法拍较二级市场股价折价,具有财务投资价值,因此参与竞拍。

此次拍卖之后,世纪华通仍然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且前两大股东并未发生改变,董事长王佶及其一致行动人上虞吉运盛和上虞吉仁合计持股14.86%为第一大股东,林芝腾讯则以10%的持股比位列第二。

值得注意的是,野马财经发现,2021年,王佶在购买上市公司5%股权时,曾向腾讯大地贷款27.95亿元,利息为年化8%复利,期限3年。而腾讯大地和林芝腾讯均归属于腾讯集团。

在此背景下,尽管王佶和腾讯均曾承诺不以谋求控制权为目的,且双方并无一致行动关系,但世纪华通的控制权应该较为稳定。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也提到,刘益谦此时选择买入世纪华通股权,或也是看中了对方无实际控制人的可能操作空间。

对于后续是否有增持计划,国华人寿虽未正面回应,但其表示,目前,世纪华通上市公司总股本为74.53亿股,此次公司拍得8000万股,占上市公司股份比例仅为1.07%,比例较低。

不过,尽管世纪华通的业务前景较为不错,但事实上,被多方资本选中的世纪华通也存在着一定风险。

2022年,世纪华通曾交上了一份亏损70.84亿元的成绩单,为上市以来首亏,主要原因就和计提大额减值损失有关。其中,仅游戏业务方面,上市公司计提的商誉减值损失就高达54.28亿元。

来源:世纪华通公告

年报发出当天,深交所问询函紧随其后,要求上市公司方说明减值依据、以及是否存在利用当前市场环境进行业绩“洗大澡”的行为。对此,世纪华通在两次延迟回复后,否认了 “业绩洗澡”的质疑,回应称减值准备计提金额审慎、合理。

而截至2023年3月底,一季度报显示,上市公司还有119.89亿元的商誉。这是否会成为悬在上市公司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呢?

沈萌认为,商誉减值只是账面上的处理,虽然影响账面利润,但并不会对企业财务实际造成什么新的冲击,所以计提只不过是将原本账上的负担清理掉,反而有利于轻装继续。

但《证券日报》此前也曾报道称,商誉是种会计手段,其也是把双刃剑。如果真心为上市公司发展布局,即便高商誉,市场也会接受。其实,更令大家担心的是上市公司通过高溢价收购形成高商誉,后续业绩无法兑现,又通过一次性计提商誉减值实现财务甩包袱,这就必然会对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造成严重伤害。

背后老板刘益谦:资本狂人、收藏骚客

此次竞拍事件中,国华人寿的老板刘益谦是资本市场的风云人物,一手打造了整个“新理益”帝国,曾被“新华社”等媒体称为“资本狂人”。而他的创业故事,也有着颇多传奇意味。

刘益谦1963年出生于上海,与一干出身望族,生于书香门第的“幸运儿”不同,刘益谦是靠着自己的闯劲,运气以及头脑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初中刚刚毕业的他,给昔日同窗留了一句“你们读书吧,我赚钱去了”的临别赠言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校园,投身商海。

他自己做过皮包,当过出租车司机,还开过百货店,混的不好不坏。恰逢时代召唤,让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刚刚成立的证券市场中发现了机会。

有道是时势造英雄,他的第一桶金来自100股“豫园商城(600655.SH)”股票。由于那时我国的证券市场刚刚起航,行业规范尚有提升空间,大众对金融的认知有限,靠着市场整体的疯狂炒作,仅用一年时间刘益谦就把1万元买入的股票以100万的价格卖出,赚足了甜头。

企业评论员杨建远曾表示,刘益谦的这100万,与其说是第一桶金,其实更像是天降横财。而这是这100万的“横财”,让刘益谦体会到,资本市场的钱真是好赚。

身处上海同时有志于资本市场的他,近水楼台先得月。

除了股票买卖,炒卖国库券、尤其是收购股票认购证也是其日常营生的一部分。彼时“股票认购证”刚刚登上历史舞台,已经腰缠百万的刘益谦当仁不让成为了第一批炒家。经过他计算后的炒作模式,能够使进价30元一张的股票认购证以6000元左右的高价卖出,令人瞠目。也是在同一时段他开始涉足股票一级市场,大约1995年起刘益谦开始瞄准了国债期货,并凭借着自己精明的头脑在327国债事件中躲过一劫。

已经有了丰富见识的他此时已不满足于个人投资者的身份,毕竟,未曾流通的国有股和法人股两块宝藏是禁止个人投资者涉足的,因此2000年初,他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资”(后更名为“新理益集团”),拉开了“新理益”资本系族的大幕。

与刘益谦成功果实一同发展的,还有他的古董收藏爱好,现如今他也是一名公认的收藏家。在他的藏品库中,有3.08亿元拍得的王羲之草书《平安帖》、2.25亿港元到手的张大千巨作《桃源图》等艺术珍品,件件价值连城。

2014年,刘益谦曾以2.81亿元竞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交接过程中他用鸡缸杯喝了一口茶,“豪”气冲天。可见,纵使社会地位在变,财富在变,但刘益谦这份少年时期的狂放之气在中年时依旧未变。

金融、实业砌起“新理益系”,千亿资产,参股15家上市公司

自上海新理益投资成立后,这家公司也成了刘益谦资本运作的重要载体,而法人股则是被刘益谦最先被选中的沙场。

早在2000年10月,新理义投资便通过竞拍的方式拿下琼能源(现“绿景退”)的约950万股法人股,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北大车行、威达医院、安琪酵母、百科药业(现“天茂集团”)等上市公司的股权也接连被其收入囊中。

刘益谦的广撒网布局很快就迎来了收获。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通过后,法人股流动性好转,股价大涨,刘益谦的身家也水涨船高。次年,刘益谦就以12亿元的身家迈入胡润百富榜。如今,刘益谦家族的财富已经积累到380亿元,并在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中位列第513位。

来源:《胡润全球富豪榜》

回看刘益谦长袖善舞30余年的资本生涯,金融和实业均属于“新理益系”中浓墨重彩的两笔,而这均要从18年前开始说起。

2004年,新理益集团收购了天茂集团前身百科药业20%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刘益谦首次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当年年底,刘益谦开始涉足保险,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和天茂集团联合上海益科创业投资、海南浦海实业等多家公司成立了天平汽车保险(后称:安盛天平保险),获得了财险资质。三年后,二者又联合上海汉晟信投资、上海日兴康生物工程、海南博伦科技等资本玩家,发起国华人寿,再下一城,收获寿险牌照一张。

此后,“财寿”双全的刘益谦还将目光转向长江证券。并在2015年斥资100亿元拿下青岛海尔投资手中的的14.72%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当时,刘益谦表示,不同于以往财务投资的角度,这次是出于战略投资介入长江证券。

而在全方位布局金融版图期间,刘益谦的定增脚步也并未停歇。

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2015年间,刘益谦曾参与包括东方电气、保利地产、金地集团、浦发银行、首开股份、京东方A、五矿稀土、天齐锂业等20余家上市公司的定增,涉及总资金约160亿元.

2018年,刘益谦还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向云从科技投资5000万元,并在2019年继续追投5000万元。目前,其仍是云从科技第五大股东,持股比3.28%。

除云从科技外,截至2023年一季度,刘益谦个人还在国民技术、广晟有色两家上市公司持股。而刘益谦家族的“新理益系”则实控亨迪药业(总资产33.58亿元)、天茂集团(总资产2994.15亿元)两家上市公司,并在长江证券担任第一大股东(该公司无控股股东和实控人)。

此外,国华人寿及其相关保险产品如万能三号、自有二号、传统一号等还位列9家上市公司股东席位,包括天宸股份、海航科技、新世界、龙宇股份、佳禾食品、王力安防、长江证券、新潮能源和北部湾港,持股比分别在0.01%-24%不等,合计持仓总市值约57.07亿元。

依此计算,截至2023年一季度,刘益谦家族及“新理益系”合计控股及参股14家上市公司,累计持仓总市值约为273.13亿元。

如今,随着国华人寿入局A股世纪华通,刘益谦家族的资本版图还在进一步扩张,参股上市公司也涨至15家。

在资本市场中,刘益谦是一位独树一帜的人。从青年辍学从商,到辗转江湖几十载,刘益谦以一种洒脱不羁的方式开辟了属于自己的“新理益系”,打破了顶层成功人士在人们心中固有的低调内敛、深不可测印象。

但他并非是蒙眼狂奔的侥幸者,反之,他是在那个独有政策盲点和市场机会下抓住“法人股受让”和“定向增发”时代机遇的人,而这期间积累的财富与投资经验,为其后续打造自己的金融、实业两手抓千亿商业版图埋下伏笔,也让其区别于其他豪赌金融的民营资本系族“掌门人”。

刘益谦曾在访谈中承认自己的双重性格,“我有天马行空的一面,也有八面玲珑的一面,我是针对事情采取不同的方式,但骨子里我不是这样的。”

你玩过世纪华通出品的网游吗?对于纵横资本市场30余年的大佬刘益谦,你怎么看?欢迎评论区聊一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